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成仙手札》主角季清童子完本全文试读

《成仙手札》主角季清童子完本全文试读

时间:2020-07-31 06:02:10编辑:陶佳 作者:佘清 人气:

佘清新书《成仙手札》由佘清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季清童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季清已拜得一好师尊。便只剩下秦慕涯佘筠两人。秦慕涯一身红衣,张扬肆意,羽扇轻摇,搭着白玉似的脸庞煞是风流招摇,仿佛浊世公子。只是

成仙手札

推荐指数:10分

《成仙手札》在线阅读

《成仙手札》 第四章 剑主杀伐 免费试读

季清已拜得一好师尊。便只剩下秦慕涯佘筠两人。

秦慕涯一身红衣,张扬肆意,羽扇轻摇,搭着白玉似的脸庞煞是风流招摇,仿佛浊世公子。

只是想起那十二的年华却是可爱招摇。

他道:“凡人一世,不过匆匆百年,他们看不得海底千滋百味,寻不得高山积雪,经不得百年算计,如此我定要修仙。与天挣那千年万年寿命,找寻众人皆不得的美景,搅和这苍茫大地,算计那天道,这便是我的道。”

一语落下,登仙台上呼吸可闻。

算计天道,万年来又有何人做到,茫茫众生不过在大道五十中寻一线生机罢了。

若真能算计天道,怕是丢了性命也不悔。

珠盈峰峰主若归剑修当即大声道:“你这小子和我胃口,算计天道也敢说,妙哉妙哉。”

若归笑的畅快,千百年来都没今日这般舒心,终于有人把他想做却不敢做的事说出来,怎么能不畅快。

秦慕涯张扬道:“我这可不是说说罢了。”

若归剑修回道:“若有一天做了,可要算我一个。”

心意一动,若归剑修狡黠一笑,接着说:“昨日我便算了一卦,今日定能得个合心意的弟子,我观你我有缘。秦慕涯,可愿拜我为师。”

秦慕涯心想着这借口不错,嘴里却是应下了。他这师尊也是真当有趣。

清净峰和狂战峰峰主听得,直直摇头。以前只觉珠盈峰那群剑修多智近妖,未曾想这群人疯起来,竟连天道都敢算计。

狂战峰那群只知道干架的疯子,也比上这两个疯得不知自己叫什么的人。

秦慕涯拜了师,便只剩下佘筠。

宗主道:“接下来便由佘筠说说自己的道。”

新结成的师徒二人,没有离开,站在一旁,听着佘筠的道。他们还想听听有没有更出人意料的道。

佘筠抱剑而立,面目庄严肃穆,眼神诚恳,一身黑衣显得孤寂肃然。

他说:“我只有剑。他人来犯,拔剑相拼。迷雾难勘,持剑而上。诚于剑,诚于心,便是我的道。”

佘筠的道简单干脆。人若阻我,我便拔剑相向。物若挡我,我便持剑破物。天若阻我,我便一剑破天。

秦慕涯轻笑,对佘筠的道并无意外。佘筠这人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只凭自己本心,意外的干脆。全身上下,他只表示一句:不服,来战。

何等霸气自由。

若归剑修拉着自家徒弟,低声说:“你这朋友大抵多年不动脑,珠盈峰的弟子可不能像这傻小子一样,一言不合就撸袖子干一架。”

秦慕涯无言以对。心想着,若归师尊,你再小声,不用传音,这登仙台上谁人听不见。

不过,倒是有一个听不见的。

狂战峰峰主若战,此时正红着眼,身体颤抖的注视着佘筠。

直看得佘筠身体僵硬,手更是紧紧握剑,若有异动,便打上一场。

众人对这两人,当真无奈。

若战剑修问道:“你修的什么剑。”

佘筠坚定回曰:“剑主杀伐。”

若战剑修更激动了,一旁的宗主都忍不住望向他。在场的峰主都是知道这六师弟是什么德行。若战若战,单一个战字便让他们这些做师兄的头痛不已。这小子好战成性,可没少让他们擦屁股。若战那一群只知道干架的弟子,更是让他们无可奈何,偌大剑宗,当属狂战峰毁坏的物品最多。

若战剑修激动道:“可愿拜我为师。”

佘筠毫不犹豫便点头。他与若战剑修的大道极为吻合,那滔天剑意,极对他胃口。

拜完师,两人往一侧站立。

秦慕涯叹道:“今日,真当痛快。”

若归剑修笑着带自家徒弟走了,万事安排妥当,该听得也都听了,再留下也没什么意义。他家小徒儿什么都好,就是太过狂妄,希望听过这两人的道,能收敛些许。

修真界最不缺的是天才,更不缺的是陨落的天才。

没有一定能力,碰到大能还是夹着尾巴做人吧。这些,小辈们都还不懂。

若归剑修悠远的声音传到秦慕涯的耳里:“切记莫要慧者自伤。”

秦慕涯嗤笑:“慧者自伤,如此之人,怎能称为智者。”

若归剑修嘴角带笑,不再提点小徒弟,这么狂妄的小徒弟,还是等他受伤求师尊安慰吧。

佘筠也被战意满满的师尊带走了。

剑尾划过的青芒煞是好看。

若寒剑修望着盯着剑尾的徒弟,祭出飞剑,提着徒弟的腰带飞身而上,御剑往忘情峰去了。

“师尊,弟子是女子。”

季清冷着脸瞧着若寒,提着女弟子的腰带可不是什么长脸之事。

她后知后觉的想,莫不是拜了一个不靠谱的师尊。

若寒的语气倒是平淡:“修仙之人不分男女。”

这话说的季清却是不信的,那些男修何时在修为方面正眼瞧过女修,她本以为凭自己的女子身份最多做个外门弟子,未曾想竟做了若寒的弟子。

女修资质再好也差了男修一截,毕竟从未有女子成仙。

季清抬眼,脸上是和若寒一致的冰冷淡漠。

她道:“弟子定要成仙。”

若寒并未回话,他看了季清一眼,眼里没多少波澜。不一会又转回去,专心御剑。

飞剑速度极快,周边景物模糊,不知身在何处。季清看着心便静了,纷纷扰扰,比不过飞剑上一站,看云卷云舒,读天地寂静。

往事随风淡去,季清愈发平静。

缓慢落地,若寒剑修收剑,对季清说:“切记过刚易折。”

季清行事种种,若寒有这反应当属平常,更何况若寒是渡劫期的修为,比他人看看到的东西更多。

季清行礼,道:“徒儿知晓。”

然而有些事却是不能退怯的。他人语言不善,可退。他人欺上门来,不可退。修仙一途更加不能退。至于季家,总有一天她会讨回来。

季家的糊涂账,若寒自是非常清楚的。他虽是季清的师尊,却不能过多插手她的家事。

说到底,那笔烂账,不过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只是苦了季清。

“仙道渺渺,无大毅力难以登仙。你若是誓要成仙,定要断了尘缘。”

季清低头,表情晦涩难明。

“若是太过困难,不必勉强,你是师尊小弟子,师尊不会不管你。”若寒剑修依旧那副淡然的面容,说的却是熨帖的话。

季清看着师尊冷峻的面容,墨绿的眸子直直注视着若寒剑修,道:“情之一字,不怕,我有剑。季家亦不惧,我仍然有手中剑。”

季清从储物袋中拿出母亲赠与的‘慕情’,稚嫩的双手高高举起剑身,寒声说道:“弟子有它,便不怕。”

那是母亲赠与的宝剑,有它便不怕了。

成仙手札

成仙手札

作者:佘清 类型:仙侠 状态:连载中

《成仙手札》书中虽然文笔有点幼稚,但是也慢慢走向成熟。。并且文笔自然,情节松弛有度。没有其他小说一成不变的套路,人物性格明显。。个人觉得值得一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