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修仙界最强咸鱼全文阅读精彩试读完整版 林鱼老先生完结版小说精彩阅读

修仙界最强咸鱼全文阅读精彩试读完整版 林鱼老先生完结版小说精彩阅读

时间:2020-07-03 09:20:12编辑:乐提 作者:歌谭市市长 人气:

主角是林鱼老先生的小说《修仙界最强咸鱼》此文是歌谭市市长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救……救……”他的双唇发紫,牙齿不断打颤,声音几乎听不见。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见到这种凶狠的生物,可没预料到自己居然会是这幅样子

修仙界最强咸鱼

推荐指数:10分

《修仙界最强咸鱼》 第八十五章:铁傀儡 免费试读

“救……救……”他的双唇发紫,牙齿不断打颤,声音几乎听不见。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见到这种凶狠的生物,可没预料到自己居然会是这幅样子。

那只狼由于腿脚不便的关系,没有扑过来,而是一步一步靠近林琳,喉咙里发出低吼。

“完了完了完了。”林琳绝望地想着,想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呼救,希望那个黑袍人能够听见,可是身体越是用力就越是僵硬,嗓子也越紧,根本发不出声音。

那只狼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林琳的脖子咬去。林琳这才意识到自己不是唯一的跟踪者,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只狼就是黄雀,他隔着一定的距离跟着黑袍人,却不知道在进入山林的那一刻起自己就成了猎物。

林琳绝望的闭上了眼。

周围温度瞬间升高,冲天的蒸汽暴起,似乎要填满整个天空。

齿轮转动缝合的声音响起,铁制的部件相互碰撞,清脆却不响亮,不像刀剑相交发出的声响那样令人心慌,那些声音密集交错,有种异样的协调感。空气中飘着若隐若现的硫磺味道。

林琳发觉异样睁开了眼,却发现那只狼已经不见了。

它狂奔在丛林之中,仓皇逃窜,瘸着一只脚奔跑的样子十分滑稽。它全然没有了之前对待林琳那样的气势,它认得这个声音,也记得这个气味……

狼,本是群居动物。

“那是……”林琳惊呆了。

蒸汽逐渐消散,树叶上凝结了水珠,巨大的身影逐渐显现,可那不是黑袍人,而是一个浑身被钢铁所包裹着的接近两米高的怪物,双眼在黑暗中闪烁着红色的光芒。

“跟了我那么久,你应该累了吧?”那个钢铁怪物开口了,语调听起来很是异常,而且口齿不清。他的声音极其地嘶哑与低沉,就像是墓地上起伏的乌鸦。

“我还好奇为什么你最近都没有来我这里买米呢……不过也罢,饿了吗,我这里还有烤串,虽然冷了,不过热热还能吃……看起来你最近过得不错,我的小顾客,人总是自以为是地认为着自己看到的事物,就如同你自以为是的认为你在监视我,可你错了,我才是暗中的盯梢者……”钢铁的怪物靠近林琳,铁制的面甲被塑造成可怖的模样,十分狰狞。

一把小刀稳稳地放在了林琳的肩膀上,但“小”只是对于那个高大的怪物而言,这把刀子对于林琳来说,这无异于一把菜刀的大小,在黑夜中他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脖子碰到了刺刺的东西,那是“小刀”背部的棱刺。

“愿意,帮我一个忙吗?”他向着早已呆滞的林琳伸出被黑色盔甲所包裹住的满是尖刺的手来……简直就像是魔鬼的邀请。

令人不敢拒绝。

***

清晨,林鱼早早地就起来了,昨晚跟于山训练到天亮,他再也没有躲过第二剑,因为于山的剑势更加凶猛了,与那把光滑的木剑上反射出的光泽相比,就连群星也为之暗淡。

所以他回来后洗过澡上过膏药,躺在床上,睡意还没怎么涌上来,太阳倒是先出来了。

“先去炒饭吧,别让那小子等太久了……”林鱼掀开被子一边穿衣服,一边嘟囔道,“真麻烦,这跟我向往的每天睡到自然醒的那种日子不一样啊,这么早就起来做饭……”

不过没办法,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嘛,也不差这点时间了,等到你妈病完全好了,我可就撒手不管喽!

林鱼想着,洗漱完毕下了楼。

“哟,客官早上好,吃早点不?”店小二笑嘻嘻地问道。

“不了,我自己刚在后院吃过了。”

林鱼刚炒完饭从后院走出来,就被店小二给叫住了。

“对了,客官,我今早天不亮时在门口打扫卫生,发现您从东南方的那片废弃宅子走过来的?”店小二突然神秘兮兮地问道。

“额……这又怎么了?”林鱼一愣。

“哎呀,客人我劝您还是离那个地方远一点,那地方可去不得!”店小二一脸焦急,却压低了声音,“那是不祥之地啊!”

“不祥之地?”林鱼一听来了兴趣,“你说说看,我刚来洛水城不久还不怎么知道这些事儿。”

其实他也早就对那块区域感到好奇了,一大片的废弃宅屋,其中被破坏掉的还有不少,可是那片区域也算小有规模,重新修建房屋的话对洛水城的地产经济会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可是李明基却从来没有碰过那块地方,以他通过拐卖儿童到青楼来赚钱的这种人渣敛财性格,不可能对于这么大一块肥肉不感兴趣,可他就是不去碰,仿佛那块地方是烫手山芋,一摸手上就是一个泡。

“嗨!”店小二叹了口气,“那是我岁数也不大,才八九岁左右的样子……那块区域,以前是曾属于一个人的,他的名字叫林宏,一个挺好的地主,跟上任城主,也就是李明基上台前的那个老城主关系很好,为人呢,也很正义,为老百姓打抱不平,经常给穷人散发钱财和分配工作,让他们自劳其食……只可惜好人不长命,就在十年前左右的一天晚上,那个地方被人血洗了!”

“血洗?”林鱼眉头一皱。

“没错,就是字面意思,血洗,林家上下一百多口人,包括管家和佣人,还有林宏那三妻六妾,全被杀得干干净净,林宏恐怕是绝后了吧,惨啊。”店小二摇头叹息,“听闻直到现在那个地方还会传出冤魂的哭声,大家都不敢过于靠近那个区域。”

“城里的官兵呢?没有人管吗?”林鱼好奇地问道。

“嗨呀,这还不是因为林宏,当初他修房子的时候就专门找了个清净宽敞的地方,周围几十米都没有人家居住,更何况他还雇佣了好些看门的打手呢,只不过也在一夜之间被杀了,第二天尸体堆得老高了,那叫一个惨啊!”店小二说起来心有余悸,看样子他当初也看到了尸体堆积如山的样子,这给当时他年幼的心灵造成了不小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