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卿非未良人无弹窗章节列表在线试读】主角郁馨瑶慕容

【卿非未良人无弹窗章节列表在线试读】主角郁馨瑶慕容

时间:2020-06-30 08:40:19编辑:陈嘉嘉 作者:七十一呀 人气:

《卿非未良人》是七十一呀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卿非未良人》精彩章节节选: 牧祁昇在如何宠自己与自己的皇儿,也只是宠,没有爱,而这许多的宠,很多时候,都是因为郁馨瑶,以及看着她母家一族人微言轻,上不了台面

卿非未良人

推荐指数:10分

《卿非未良人》在线阅读

《卿非未良人》 第十五章 免费试读

牧祁昇在如何宠自己与自己的皇儿,也只是宠,没有爱,而这许多的宠,很多时候,都是因为郁馨瑶,以及看着她母家一族人微言轻,上不了台面,不成气候,才加以多年的荣宠,他知道他们翻不出多大的浪来,真是可悲。

由着她被人侮辱欺凌,放着她去争去抢去头破血流,可她却偏偏失去不了这宠爱,真是可悲。

“来人,秦王劳苦尽心,赏黄金千两,珠宝以百!”

秦王起身谢恩,“谢父皇恩赏,这是儿臣应该做的。”

“朕知你孝顺,如今你母妃虽有了钰儿在身边,你也要时常入宫探望,不让她牵挂,”

“是,父皇,儿臣定会好好孝敬父皇与母妃的。”

于是这一场宴席,便也就是如此。

每个人说些口不对心的话,时辰一到,就各自散去了。

宴席散去,各位大臣也纷纷出宫去了,韶华殿的那位娘娘,也自行回了宫,今儿个,也是难得,陛下并没有露出留宿韶华殿的意愿,而是一个人回了自己的寝宫。

“皇兄留步,”兰贵妃成年的那个儿子,也就是兰渠的秦王,牧天齐。

在众人离散后,唤住了靖阳太子。

“皇兄走的好生着急,一眨眼就不见了,可让弟弟好找,莫不是急着私会佳人?”言语间的懒散随意与放纵,显而易见。

兄弟之间本应可以如此的,但他们到底是君臣,不过牧凌天也都习惯了,毕竟有旁人在的时候,秦王可是个规矩守礼的恭顺形象。

“二弟笑言了,对了,还不曾恭喜二弟,今日受赏,”牧凌天倒是时刻严谨。

牧天齐看着他这副人善虚伪的样子,就恶心,如今旁若无人,装什么装,想起父皇平日里对他不闻不问,太子可立也可废,说到底不过是个不得宠的皇子罢了。

“皇兄客气了,父皇宠爱母妃,对我自然也是多多疼爱的,可再如此,也比不得皇兄,虽然母亲早逝,可到底父皇还是念着她的,惠及于儿女,不像是六皇子,母亲不受宠,连带着自己小小年纪也同着去了,父皇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命人把他依礼安葬了就是,”秦王的话是越说越放肆了。

他话语中提及的六皇子,先母本也是世家女儿,被封为妃。因族中获了罪,抄了家,牧祁昇念及她入宫的早,又在深宫多年,便不按罪论处,一样按照从前妃嫔的礼制对待。可终究是失了势的女人,没有过命的恩宠,又不得母家的阴泽,还要因母家的罪过,受此连累,哪里能在这深宫安稳的存活下去,不久,就在内湖中,发现了她的尸首,说是失足落水,过了整整一夜,无人问津。听说被打捞起来的,整个人都被水泡的青紫面目全非了,星象还纰漏她是为不吉,到底也是年少时被帝王宠爱过得女子,裹了个草席,带出宫匆匆埋葬了。

只是可怜了六皇子,亲眼目睹母亲的惨死,父亲的凉薄,人心的恶毒,当天受了惊吓,染了风疾,没过几日,便去世了。

宫中的女人就是这般,宫中的孩子也是这般。

总归这深宫后院,也不缺这一个不受宠的女人与这一个不要紧的孩子。

“秦王殿下!”

这个声音很显然不是太子的,而是身后走来的朝歌的。

这样的话,若是被他人听了去,可是要遭罪的,倒时又是一番是非,自己也脱不了关系。

“今日贵妃大喜,秦王莫不是高兴贪了杯,酒后胡言了?”朝歌走到牧凌天的身边,站在秦王眼前,这般说道,明明就是带着玩味的笑语,可偏偏气势凌人。

牧天齐看着一身红装的朝歌,在这有些灰暗的宫墙底下,显得那般与众不同,仿佛生来的高贵。明明就是个尚未成年的小儿,偏生就有这种魔力,是哪里来的这般自信与骄傲,让她天不怕地不怕。

说她幼稚天真,可眉宇间露出的野心与稳重自持,又是为哪般?

说她心机深重,可这纯然一副任性骄躁的女儿家姿态,又是为哪般?

倒是真叫人看不懂了。

突然想起,父皇对她的宠爱,与众不同的宠爱,像是好像只有她,才是自己的孩儿,以及母妃日日看到郁后画像时,眼神里流露出来的妒恨。

想起很多年前,母亲无意间对自己提到过得话,若她为男子,天下必将为他所掌,郁朝歌绝不能成为第二个郁后。

这个母亲后怕的,从前他始终不得解,总觉得母亲是妇人之见,忧心过重,如今倒是有几分不一样了。

“你这是何意?”秦王不免有些结舌。

太子牧凌天是个隐忍容易被欺负的,可公主牧荣凰可不是,她就像是呆在他身边的一个小刺猬,亦或者一把剑。

“何意?不如回去问问你的母...妃,”朝歌对不聪明的人,从不喜欢多言。

“哥哥,我们走!”便拉着自己的哥哥走了,留下秦王一人在原地一脸懵逼。

“愚蠢!”

秦王来韶华殿向母亲问安的时候,今夜本是母亲开心的日子,可父皇并没有在身边陪同,作为人子自然是要多加宽慰的。

聊起了刚才同牧凌天兄妹二人之间的对话内容,心情本有些宽慰的兰贵妃,突然生起气来,将手中的茶盏用力掷在了桌案上,杯中的茶,洒了几滴出来。

一旁站着服侍的奴婢,皆纷纷下跪,连带着吓着一旁的小皇子,嗷嗷大哭,任凭乳母怎么哄,也不见好。

就连绿英,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今日是怎么了,自家娘娘,生了这许多的气。

兰贵妃对着绿英使了个眼色,绿英便会意,遣散了众人,连带小皇子和他的乳母。

寝殿内便只有那母子二人了。

“母妃这是何意?儿臣不知做错了哪里?”秦王此时跪在一旁,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依他的智商,确实也不足以理解的。

“本宫问你,如今你已是亲王,往上便是太子,你同那靖阳又差在哪里?”

“儿臣,儿臣不知。”

兰贵妃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是身份,名正言顺的身份!而这个身份差的是什么!是兵,是行军派兵!陛下今日虽褒奖了你,可过多,赏赐的也不过是金银锦缎,并无实权。”

而且今日,明眼人都知道的,陛下的赏赐,也不过止于对秦王办差得力的嘉奖罢了,风头,皆是被郁朝歌给抢了去的,哪里是我们占了上风!怕是过了今日,朝堂上的那些个臣子,又要察言观色,见风使舵了。

“当年因了郁后嫁与陛下为后,将其子立为太子,寄以江山,兰渠才得以黎族的倾囊帮助,将之纳为麾下,如今郁后去世多年,黎族忝据一方,日益壮大,今日荣凰借故提起郁后,陛下虽念着旧情,有所动容,但更多的是忌惮,到底太子是郁后嫡出,背后站着的是整个黎族!陛下不敢马虎,”兰贵妃言辞恳切,她倒是看的清明,

“什么父子情深,德才用之,都是骗骗外人的,陛下子嗣颇多,不论当初提拔你,还是今日的赏赐,不过是为了制横太子,你偏生还以为自己占了便宜,去找那靖阳炫耀指责,做着让人得了口舌之事,传到了陛下耳中,本宫怎么会有你这么愚蠢的儿子!”

兰贵妃指着牧天齐的脑袋,真是愚蠢至极。幸好太子素来是个软弱谨小慎微之人,而朝歌也是个骄傲的人,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不屑于这些小人勾当,。不然,此事一旦被加以利用,传到牧祁昇的耳朵里,怕是她们韶华殿要倒了大霉了。

卿非未良人

卿非未良人

作者:七十一呀 类型:武侠 状态:连载中

《卿非未良人》这本书写得很真实,不像别的书那么无脑,人物塑造也很生动,推荐看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