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侯王帝相(主角巫白雨胥姬)章节列表免费试读章节目录

侯王帝相(主角巫白雨胥姬)章节列表免费试读章节目录

时间:2020-03-31 08:10:41编辑:水墨鱼 作者:新初二 人气:

《侯王帝相》是新初二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侯王帝相》精彩章节节选: 巫白雨失忆的第一天,淡定。巫白雨失忆的第二天,装作淡定,巫白雨失忆的第三天,啥叫淡定?!毋庸置疑,她横梁上那东西就是京城里正沸沸

侯王帝相

推荐指数:10分

《侯王帝相》 第四章:初次遇侯爷 免费试读

巫白雨失忆的第一天,淡定。巫白雨失忆的第二天,装作淡定,巫白雨失忆的第三天,啥叫淡定?!

毋庸置疑,她横梁上那东西就是京城里正沸沸扬扬查的,这下可愁翻巫白雨了。

抬头有尸体,低头被下毒,纵观侯爷府,根本没出路!

走,是必须的!

昨天晚上,她脑子发热,根本没有做任何准备,所以才失败了。这次她要勘察好路线,然后找准时机,溜出去。当然,巫白雨也清楚自己的状况,她失忆了,对侯爷府“人生地不熟”。一个人出去,容易出事,何况胥姬还特意交代她了,最好不要一个人出门。所以,巫白雨打算让胥姐姐带着自己逛一圈,于是她自信满满去找胥姬了。

然而,巫白雨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是一个路痴!按宛儿说的,直走拐个弯儿就到的茗元居,到了巫白雨这里就成了死胡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巫白雨总算是七拐八绕的……彻底迷路了。

侯爷府真不是一般的大,巫白雨云里雾里走了许久,路上遇到行色匆匆的下人或侍卫,看到她后也大多选择无视,只埋头干自己的活计。巫白雨也不好上去问路,只好跌跌撞撞自己找出路。

又不知走了多久,巫白雨在一道拱门前停住。那拱门是用大理石砌成,雕着精美的花纹,顶上龙飞凤舞题了三个大字……

“呃……”

巫白雨一个也不认识!

“我竟然不识字!”巫白雨指着自己鼻子,觉得非常的匪夷所思。她一直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不是“睁眼瞎”,可是,上面的字却陌生的一塌糊涂。

“可能,大概,也许……我只是恰巧不认识这三个字……”巫白雨摸着胸口,诛心地自我安慰了一下,随后走进了拱门,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周围,景色很美,漂亮的亭阁,以假乱真的山林,还有诗情画意的小桥流水,景色越深也愈来愈迷人。

“又想“咔擦”了……”巫白雨搓搓手,自言自语着,她也不逛了多久,差点将自己出来的目的都忘了。

“探路!探路!”巫白雨拍拍脸,终于想起了正事。

“饶命!饶命啊!求您饶了我吧!”一阵惊吓过度的声音,伴随着某种毛骨悚然的兽类低吼声,从面前的假山后面传过来。

“饶了你?”另一个声音透着悠闲也传了过来,和刚刚的惊恐声音形成鲜明的对比。

巫白雨听着纳闷,心下好奇,蹑手蹑脚得靠近假山,只见凉亭下有一个书生打扮的人,正缩着身子哆哆嗦嗦,战战兢兢跪在地上,他身旁站了个灰衣人,面无表情得牵着三条凶恶的恶狗,恶狗背部高高弓起,挣着牵绳,冲着书生龇牙低吼,蓄势待发。

凉亭里还有第三个人,正翘着二郎腿坐在石凳上居高临下看着那书生,因为那人是侧身对着巫白雨的,看不清全貌,但只看侧脸,那刀劈斧凿的线条也足已说明这人绝对长相不俗。

“饶你?本侯凭什么饶你?”坐着的男子开了口,“我好心收留你在我府上做食客。你不仅勾引了本侯的夫人还教她装失忆争宠,甚至妄想将你们的野种儿推到本侯头上,你说,本侯怎么饶你,嗯?”那人声音波澜不惊,但毫不掩饰的阴冷杀意,让躲在一旁的巫白雨也不由一颤。

一旁的书生更是脸色惨白,忙不迭磕头求饶:“侯爷!我求您大人大量!饶过我!!我没有主动招惹孙夫人。是她失宠于侯爷,按捺不住来勾引我的,是她把我灌醉了,我才做了糊涂事……”

“她耐不住寂寞,本侯就一下子赏了她很多男人。她管不住自己的双腿,本侯就帮她打断了。”那人的声音低沉,似乎还带着笑,你呢?你说本侯该怎么罚你?”

“侯爷!求您饶了我吧!饶了我这条狗命吧!都是她,一切都是她的主意啊!”

“将你们的野种说成是本侯的,也是她的主意?”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那孩子或许真的是您的!我……”

“本侯的孩子?”那人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大笑了起来,只是笑声有点毛骨悚然,而后忽然收了笑声,声音骤然阴冷下来,“不妨告诉你,本侯的每个女人都不可能怀上本侯的孩子。”

“什,什,什么?!”那书生猛然抬起头,涕泪横流的脸上,表情已经不是惊吓了,而是惊悚。

他听到了什么……

“侯爷饶命!侯爷饶命!!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没听到啊!侯爷求您饶了我吧!!”书生脑子反应过来,语无伦次磕头求饶,额头都磕破了,浑然不觉。

“本侯可以饶你一命。”那人拉长了语调,“那就要看你跑的快不快了……”

“不,不要!”书生闻言,濒临崩溃的尖叫一声,癫狂地不停地摇着头,“您杀了我吧,您还不如杀了我,求您一剑杀了我吧!”

“准备好了。”那人不为所动,甚至津津有味地欣赏着书生的崩溃,冷冰冰开口道,“我数三个数。”

“一。”

躲在假山后的的巫白雨一头雾水,数数?

“二。”

已经崩溃的书生从地上猛地弹起来,发疯了一样冲出了凉亭……

“三……”

话音落下,一直站在旁边灰衣人松开了手里的牵绳,三只面容狰狞的恶狗得了自由,腾空而起,飞扑向书生。只是一个瞬间,书生被扑倒在地,恶狗的锋利的尖齿凶悍迅猛的撕咬住书生的脖颈,鲜血喷溅,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

一直躲在后面的巫白雨,瞪大了眼睛,随即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那书生的惨叫仅仅只有两声,之后,大概是被咬断了喉管,只能发出漏风一样的哀鸣,整个人抽搐了几下,在地上滚成了血人。恶狗们扑在他身上,“嘎吱嘎吱”的撕肉声让不远处的巫白雨脊背阵阵发寒。

而那个始作俑者的人,依旧坐在凉亭里,连姿势都没有换,翘着二郎腿,扫过去一眼,看着书生被撕咬的场景,那眼神,就跟看到路边的一株野花似的,书生惨嚎时就如同初见,他还露出了那么点儿兴趣,但当那书生没了气息,不再挣扎,破布一样摊在地上时,初见的兴致便寡淡无味了,那人意兴阑珊地起身,伸了个懒腰,吩咐道一旁的灰衣人:“等它们吃饱了,剩下的一把火烧了。”

“是!”

巫白雨身体僵直,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人,心口抑制着想逃跑的冲动,她不敢发出任何动静,生怕自己惊动了那人,心中不停祈祷着那人赶快离开!

而那人如巫白雨所愿,转身了。

快走!快走!巫白雨在心中默念。

那人不疾不徐走下了凉亭,向着巫白雨反方向走去,眼看着背影越走越远……紧紧绷在在巫白雨心口的绳索,慢慢松了些,巫白雨轻提在嗓子眼的心脏总算能稍稍归位了。

巫白雨轻轻松了口气。

“有刺客!!抓刺客!!”忽然,不知哪个方向,传来几声大喊!声音有些遥远,巫白雨下意识往声源方向望去。

结果……没有任何防备的,巫白雨跟那人的视线撞上了,那个本要离开的人,不知何时竟停住了脚步,目光正看向巫白雨,视线仿佛杀气未退的利刃,淬着戾气,飞掷而出。

“嗡……”地一声,巫白雨脑中一片空白,就跟兔子被猎狗发现了一般,本能反应,拔腿就跑!

虽说惊恐极了,但好在巫白雨脑子没罢工,她没有傻乎乎沿着大路逃跑,而是钻进了一旁的假山,那人也紧随其后,进入了假山。

巫白雨没头苍蝇似得逃着,心里,脑中,只有一个声音,千万不能被抓住!千万不能被抓住!

后面脚步声似乎在步步紧逼,巫白雨急得一头冷汗,七上八下的心里一团乱麻,眼前甚至出现了那书生被撕咬的惨状,接下来,该不是她吧?!

脚步声越来越近!

巫白雨一路狂奔,根本不知道自己逃到了哪里。回过神时,她已经跑出了假山林,脚下是一片池塘,池塘宽广,两边依傍着假山,前面根本没路!

身后脚步声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就跟拿着锁链索命的鬼怪一样,正在向巫白雨步步逼近。

巫白雨脸色发白,决不能被抓到!绝对不能!想到这里,巫白雨低头看了着脚下的池塘,蹲下身子,深吸了一口气,捏着鼻子,一闭眼,小心翼翼滑进池塘中了。

现在是初秋,池水已经泛凉,但也好在是初秋,池塘上还覆盖着大片大片的荷叶,巫白雨滑入池中,倒也有藏身的地方。

接下来她的命就取决于她憋气的时间了。

巫白雨潜进水中,躲在莲叶下面,透过晃荡的水波,看到了追到池塘边的那人。不只是那人,紧接着,大一群侍卫竟也出现了,围在那人身边说了些什么,巫白雨隐隐约约只能听到,什么刺客之类的。

“给我仔细搜!”那人命令道。

巫白雨憋气憋的很难受,心里盼着那群人赶紧离开!

然而………

岸上的情况与巫白雨渴望的结果与之背道而驰,那群人不仅没有离开,反而正沿着湖边仔细搜索。

…………

巫白雨也不知道自己在水中藏了多久,只觉得肺部跟烧着了一样火辣辣的疼,耳朵嗡嗡作响,脑内一片沉昏,本来没有感觉的水流跟发了疯一样,往她眼睛,耳朵里钻,又激起一阵带着恶心的晕眩。

巫白雨觉得自己快不行了,她想呼吸,大口大口的呼吸,就跟沙漠遇难者渴望水源一样,不!她更渴望。

可,那人就在岸上……

可那又怎样!

巫白雨的求生本能战胜了对那人的恐惧,比起那人的暴戾,她极度渴望呼吸!宁可上岸被那人放狗咬死,她也要呼吸!巫白雨咬紧牙关,摆动双臂向上游去,可刚动了动双腿,双脚突然传来一阵抽疼。

抽筋了!竟然还是双脚一起抽!

“咳……”巫白雨呛了一口水,胸口最后一丝空气被压榨殆尽,刁恶的浑水四面八方涌来,将她吞噬,一时间脑子犹如被撕裂开一般,一声尖锐的嗡鸣后,巫白雨彻失去了挣扎,双手直直向上伸着,可身体却在缓缓下沉,似乎有一只邪恶的水怪掐住了她的脚踝,将她往水底最黑暗的深处拖去。

巫白雨伸着双手,什么也抓不住,只能眼睁睁看着岸边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