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寒门主母》主角夏青李氏章节目录精彩章节在线试读

《寒门主母》主角夏青李氏章节目录精彩章节在线试读

时间:2021-05-11 10:04:03编辑:杨向东 作者:吕_高_ 人气:

《寒门主母》是吕_高_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寒门主母》精彩章节节选:“夫人,入夜了,天又冷,您还是在屋里等大公子吧。”开门时,秋蛾的声音响起,就见她扶着穿了一身貂绒披风的方婉儿出来,此时的方婉儿已挽

寒门主母

推荐指数:10分

《寒门主母》 第13章 免费试读

“夫人,入夜了,天又冷,您还是在屋里等大公子吧。”开门时,秋蛾的声音响起,就见她扶着穿了一身貂绒披风的方婉儿出来,此时的方婉儿已挽了个妇人发髻,风姿绰约,举手投足之间已然是一大户人家夫人的模样了。 方婉儿的目光与夏青对上的瞬间,也当是个路人没在意,但下一刻,她猛的再次看向夏青,睁大了眼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人。 “少,少,少……”秋蛾也看到了夏青,主朴二人像是见到了鬼似的眼晴都瞪得大大的看着夏青三人。 廖嬷嬷和水梦可没料到他们才到应家门口就会碰到这个她们假想中的少夫人最大的对手,一时倒也是愣了下。 反倒是夏青,依旧是那一脸平淡无波的样子,只是很平常的道了个问候:“方姑娘,好久不见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从诧异中回过神,方婉儿看着夏青的眼里就充满了嫌弃和厌恶。 廖嬷嬷走了出来,气势有些凌厉:“瞧方姑娘问的,少夫人自然是回家了。” “回家?”方婉儿的声音尖锐了起来:“你早就被赶往乡下了,只是有着应家少奶奶的名头而已,这里根本就不是你的家,也没有你的一席之地。” “不管怎么说,少夫人这是回来了,还不让开?”廖嬷嬷走到了方婉儿面前,厉望着她。 对于廖嬷嬷这般模样,水梦显然看多了,并不为意,倒是夏青,一直望着廖嬷嬷,无波的眼底露着一丝淡淡的趣味,似乎觉得挺欣奇的模样,但若不细看,夏青这种眼神的变化很难让人发觉。 “你们就算进去了 ,还是会被赶出来的。”方婉儿自然不会让夏青进去,好不容易她嫁给了辟方,又好不容易把所有旧的下人都撤掉,让新来的下人都认为她是夫人,如果让这个乡下小蹄子进去了,那不是让下人看她笑话?说着,朝秋蛾使了个眼色。 秋蛾会意,立即要进门叫护卫出来赶人,可惜水梦快一步挡住了她的去路。 秋蛾虽然平常小心思很多,但毕竟只是个小小年纪的下人,看到水梦冷厉的表情,心里也有些发虚:“你,你,你让开。” “该让开的是你们。”水梦毫不客气的推开秋蛾,朝着夏青福了福说:“少夫人,请进吧。” 就在夏青动了一脚时,方婉儿在身后喊道:“夏青,你怎么能低贱到这般无耻的地步?辟方爱的人根本就不是你,要的人也不是你,如果不是老夫人的遗言,他早就休了你,现在让你住在祖宅对你已经是仁至义尽。你还要不要脸了?” “方姑娘真爱说笑,”廖嬷嬷走到了方婉儿面前,一双本是和蔼的双眼在眯起时多了几份锐利:“妻就是妻,妾就是妾,什么低贱无耻?少夫人的姻缘是已逝的太老爷和太夫人做的主,明正言顺,更是县老爷亲自下的成亲令,明媒正娶,要真说低贱无耻的,也应该是你。” 一句妻就是妻,妾就是妾戳中了方婉儿的痛处,她的脸瞬间苍白:“那又如何?辟方爱的人是我。”想她方家虽然不如应家大户,但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若不是因为爱辟方,又怎会甘居小? “门外吵吵闹闹的怎么回事?”应母充满了困意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 应家大门又敞开了些,几名护卫先走了出来,接着便是应母。 “娘——”一看到应母,方婉儿走了过去就轻轻拿出绢帕抽泣起来。 应母正奇怪这让她最满意的媳妇怎么突然哭了,却见到站在一旁的夏青时,一如方婉儿看到夏青的模样瞪大了眼,随即提高声音:“你怎么会在这里?” “夫人说的这是哪里的话,”廖嬷嬷的神情不若方才那般锐利,反而有些卑微:“这是少夫人的家啊,少夫人自然是回家了。” “回家?可笑,这个女人早就被赶到乡下去了,早就与我应家不相干了。”应母一对上夏青的脸,眼底就是嫌弃与厌烦,再看到她的大肚子时,更是冷笑:“怎么?是想辟方承认你这个孩子吗?休想,还不离开。” “夫人?”廖嬷嬷还想说什么,应母就喝道:“闭嘴,你只是个下人,这里哪轮得到你来说话?” “可是夫人,少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毕竟是应家的嫡子啊。落在外,这像什么话啊?”廖嬷嬷急道。 “辟方的孩子自然得从婉儿肚子里生下的才是好的,门当户对生下的孩子,那得多优秀啊。”应母鄙夷的看着夏青:“就她这种没爹教没娘疼连下人都不如的女人,根本就不配生辟方的孩子。”又是这种不是黑就是白的眼神,又是这副毫无朝气只有乡下人土气的样子,应母看着夏青的目光要说多厌烦就有多厌烦。 “夫人,给少夫人看病的大夫已经说过了,少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个男孩。”廖嬷嬷拿出了最终的王牌,自然,她们没找大夫看过,但离生产的这一个月,只要能住进应家,总是有法子留下的。 “男孩?嗬,”应母讽笑说:“就算是男孩又怎样?也只不过是乡下女人生下的而已,能有什么出息?还不离开——” 廖嬷嬷与水梦心里皆一慌,她们认为只要一口咬定少夫人肚子里怀的是男孩,就算夫人心存不满至少也会让少夫人待到生产之日,这期间她们有足够的信心能让少夫人留在应府,可没想到…… 应母看向始终一言不发的夏青,走到她面前,原是好好的心情只要一见到这个女人就会被破坏殆尽,想到自己这般优秀的儿子娶了这样的元妻,又因为老夫人的临终遗言而不能休了这个女人,应母抡起手就狠狠朝夏青的脸煸了下去。 ‘啪——’极重的一记巴掌声。 廖嬷嬷,水梦,方婉儿三人都惊喊了下。 “少夫人——”廖嬷嬷与水梦忙走到了夏青的身边,心疼的看着她脸上迅速红肿的五指印。 方婉儿也是讶异的看着盛怒中的应母,没想到平常看起来和善的婆婆竟然也会这样出手,自然,她心中更为痛快,忙走到应母身边说要:“娘,何必为了这样的人动气?天黑了,我们快进去吧。” 见夏青既不闪躲也不避让,而是硬生生的受下了这下巴掌,眼底也没波动,甚至连应该有的愤怒也没有,应母心里更是燥得很,对着护卫道:“你们听着,要是这几个女人胆敢再敲大门,拿了棒子就给我打,不用顾忌什么。” “是。” 应家的大门‘砰——’的一声关上。 天更黑了,夜风吹来,冷冷的。 “少夫人,都是老奴的错。”廖嬷嬷跪在夏青面前,痛哭流泪。 水梦也跪下,悄悄的擦去眼角的泪水,她与廖嬷嬷一直跟随在老夫人身边,哪受过这样的屈辱,而且,也没有想到这应母会真的这样下狠心,要是早料到,断不会让少夫人来受这样的侮辱的。 此时,夏青却是轻轻叹了口气,一手抚上被打的脸颊,一碰就是陈刺痛,应母的手下的挺重的:“你们饿了吗?” “什么?” “咱们先吃点干粮充饥吧。晚上大家都没吃过东西。都起来吧。”说着,夏青从马车上拿出了肉干来分给二人。 水梦与廖嬷嬷起身接过,可哪吃得下,只是一个尽的闷掉泪。 “少夫人,您骂我们吧。”水梦哽咽道:“您骂我们,我和嬷嬷心里会好过点。” “是啊,少夫人。”廖嬷嬷愧疚的道:“是老奴太自以为是了,以为,以为夫人她会……”说到一半,悄悄拿帕拭去眼角的泪水,却已难过得讲不出话来。 “不饿吗?快吃吧,等会还要做事呢。”夏青笑笑看着二人 “做事?”二人奇怪的看着她,水梦问道:“少夫人还要做什么事吗?奴婢和嬷嬷现在根本就吃不下,少夫人有事就吩咐吧。” 夏青看了二人一眼,从马车的底下拿出了二把砍柴刀,一把交给了水梦,见水梦与嬷嬷都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笑笑,随即大深了口气,‘哈’了声,使劲砍向了马车。 “少夫人?”水梦和嬷嬷二人惊叫:“您这是干什么啊?” “天冷,想砍柴取火来着。”夏青若无其事的再砍了下去,这次砍的是马车的轴子,一砍下去,马车已倾斜了一半,前头的马轻啼了声。 “少夫人,”嬷嬷忙夺下她手中的砍柴刀,哭道:“老奴知道您是受刺激了,都是老奴的错,可您若是砍了这马车,咱们拿什么回乡下啊?” “你不是说我的家在这里吗?”夏青指了指身后的应家。 廖嬷嬷一怔:“话,话是这么说,可,可……夫人不让我们进去。” “哦。”夏青轻哦了声,淡淡说了句:“不要听她的就是了。” 这句话让水梦和嬷嬷又是一怔,不听主母的话?任二人多么大的胆子,这种事情她们可从来没有想过,更别说去做了。 在她们怔忡中,夏青将自己手中的砍柴刀给了嬷嬷,淡淡一笑,说道:“我累了,嬷嬷你来砍会吧。”说着拿了马车上的垫子放到墙角,坐下吃起干粮来。 看着一边吃干粮,一边望着自己和水梦的夏青,嬷嬷是豁出去了,大声说了句:“砍——” 砍马车是件体力活,再加上这马车车架实在结实,三人轮流着砍,边砍边休息,边休息边吃干粮补充体力,砍到后夜时分也算大功告成,当夏青打了点火石,当马车的车架变成了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时。 廖嬷嬷和水梦多多少少明白夏青这位少夫人心中所想了。 “少夫人,您这是想清楚了?”廖嬷嬷哽咽的问。 “什么想清楚了?”夏青疑惑的看着廖嬷嬷。 “想清楚不管发生什么事就是要待在应家了?” 哪知夏青却是摇摇头:“不待。” “那您烧毁马车这是干什么?”水梦一头雾水。 PS:么么,谢谢大家的支持,今天二更送上,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