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dota电竞之皇帝归来

更新时间:2021-01-13 05:57:53

dota电竞之皇帝归来 连载中

dota电竞之皇帝归来

来源:落初 作者:黛达萝丝 分类:游戏 主角:麦克风老东家 人气:

主角叫麦克风老东家的小说是《dota电竞之皇帝归来》,它的作者是黛达萝丝最新写的一本游戏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dota皇帝,终身没有ti冠军。高龄选手,再战一年。既是老板,也是队员。转型4号位,职业第二春。复仇者联盟,干翻前队友。但我现在还需要一个顶级的中单,一个能1V9的中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正打算起身行动的时候,青役冷静了下来,然后又躺了回去,仔细思考这一切的来龙去脉。

Swordgaming的人也来了这里,目标也是自己想要的人,甚至派出了该俱乐部最优秀的公关陆安俊,连贴吧论坛的水友都知道这号人物,对其冠以挖人哥的称号,也就是他从某二三线队挖来的中单把青役换掉了。不得不说这人的眼光确实毒辣,居然能从二三线队伍里挖出一个ti冠军来。

更没想到swordgaming野心也这么大,已经想好要从500名开外的选手挑选青训队伍了。

但这也更加证实了青役的想法,这个选手绝对有必要争取!

青役依旧没有行动,仍旧躺在床上休憩,他知道现在自己已经被抢先一步了,就算自己现在真的以最快速度赶到指定地点,说不定正好能撞见陆天俊与那位选手的交谈,到时候只会更加尴尬。

不如晚一点去,后发制人,无论陆安俊条件开的多诱人,想必那位选手也不会马上签约。

最关键的是,青役现在真的很困,要知道,职业选手的一天可是从中午开始的。

......

夜幕降临,马尼拉市繁华璀璨,号称亚洲纽约的它正爆发出国际大都市的夜生活魅力。

跟随导航走到了指定的地点,青役愣住了。

这里是中央商务区,高端的住宅公寓楼地段,能在这里安家的家庭收入往往非常可观,与青役想象中的菲律宾家庭有很大出入。财富决定一个人的眼界和开明,能住在这种地方,有国际视野的家长应该不会阻挠孩子进军职业电竞才对。

不再多想,进入电梯搭上25层,按响2506的门铃,房门很快就打开了。

“你好,是跃神吗?”开门的是个相貌标致的男性年轻人,还在读大学的样子,皮肤是东南亚华裔特有的古铜。“我是要去您队伍里打职业的那个人的哥哥。”

“你好你好,我很欣赏你弟弟的天赋,觉得他是个可造之材。”大方地握手和寒暄之后,青役也走进了屋内。

在进军电竞职业圈的道路上,哥哥往往是弟弟最坚实可靠的一盏路灯,在国内就有长兄贴吧发帖,推荐弟弟打职业的佳话。

“能让我见一下你弟弟吗?”必要的寒暄过后,青役问。

年轻人忽然面露难色:“其实被您看中的这个人,不是我弟弟,是我妹妹,一个女孩子。”

“女......”青役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女子电竞在最近几年一直都被炒得很火热,女子电竞水平也越来越从娱乐化转向专业化了,无论是哪个游戏领域都是如此,在dota里也确实涌现过不少前200的高端女玩家,也尝试进军过职业圈,但都以失败告终。

最主要的原因不是技术,而是性格,还有生活上的摩擦,都让女性无法融入到这个以男性为主的团队中。

见青役皱眉深思,年轻人也焦急而道:“是这样的,跃神,我妹妹从8岁的时候就已经在打dota了,现在她已经16岁了,整整8年,她一直都在玩这个游戏,她非常有天赋,也非常爱这个游戏。”

他表现得很恳切,青役的目光也在这间屋子里游荡,找寻一些女孩子的痕迹,但很少,只有入口处摆着一双女式的凉鞋。

“她还有在上学吗?”青役问,

年轻人依旧面带难色:“很早就没上了,从小学四年级起就休学了,因为被同学欺负了。”

青役缓缓移动的步子一停。

“那一年中菲争端很严重,菲律宾几乎全民反华,我的妹妹也是在那时候被同学欺负的,然后她就不去上学了,为此还患上了抑郁症。”年轻人的声音多出了一丝颤抖,拳头捏紧,隐怒的青筋跳动。

他继续说:“那时我是妹妹唯一的交流对象,我打dota她在旁边看,然后她就自己去打,打得越来越好,抑郁症也好了很多,还喜欢上了电竞圈......昨天晚上,跟跃神您发邮件的其实是我,我希望您能把我妹妹带出去看看。”

青役怔住了,回过头来直视对方的眼睛。

男人确实是种其妙的生物,可能会把私生子一脚踹开,但绝不会对私生女不闻不顾,可能会兄弟间反目成仇,但肯定是会保护妹妹的。

“那你们父母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呢?”

“父母还在出差,很反对这件事,但不是反对电子竞技,而是不希望女儿受伤害,去打职业也相当于进入了社会,进到社会也难免面对压力......更何况是去中国打,任哪个家长肯定都不会同意。”

青役漫不经心地点头,微露棘手之意。

对于当今的时代来说,能用钱解决的往往不叫事,真正难做成的是用钱解决不了的事,比如父母的爱。

“那你妹妹本人又是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但我觉得她应该是很想打职业的。”年轻人回答。

青役不知不觉走到窗户前,看了看繁华的城市夜景,揣摩着“很想打职业”究竟是怎样一种心态。

“大概懂了,我会尽力争取的。”青役的话让青年倍感安心,但下句话锋一转,“在此之前我想问一下,在我之前,swordgaming的人是不是来过这里一趟?”

对方心头一震,但也只能尴尬承认,他同时与两边的买家接触,多少显得有些诚意不足。

“陆安俊......swordgaming开出了怎样的条件?”青役不带任何逼问,他已经做好了与对方竞价的准备。

“一开始他给出的条件还算合理,但知道他要找的人是女性后,价格就变得非常丰厚了,不仅是工资,还包括包装宣传等等......”

“就像经纪公司哄小女孩一样。”青役意味深长地一笑,年轻人听得一愣,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比喻确实一针见血,其中的讽刺之意也淋漓尽致。

“swordgaming的人有与你妹妹面谈过吗?”青役又问。

“还没有,但她已经看过合同了,很受动摇。”

“那能带我去见一见你妹妹吗?”青役向对方一笑,理了理自己西装的领口,本来这身行头是要见家长的。

“应该没问题,如果是跃神的话,我想我妹妹会接受的,她可是您的粉丝啊。”年轻人也跟着一笑,也暗示之前陆安俊想见人时吃了闭门羹。

来到屋子最深处的门前,年轻人提醒青役:“我妹妹打游戏很投入的,不准别人吵到她,在她打完一局之前都不要发出太大声音。”

门被静悄悄地打开,二人蹑手蹑脚进去,仿佛做贼。

房间内光线昏暗,只有电脑屏幕的光在闪动,窗帘严严实实,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蹲在电竞椅上,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鼠标和键盘噼啪作响,猫耳形的耳机非常显眼。

她背对着大门,浑然不觉自己的闺房已经出现了两位男性。

青役的目光在房间里转动,这是一个看不到丝毫少女气息的房间,满墙的动漫壁纸和dota电竞明星海报,死宅与热血交织,他也看到了自己的海报,地板上杂乱的弃置着零食袋和漫画书,俨然就是我国当代女大学生在外租住的现状。

墙柜上摆满了各类手办和电竞周边,像是圣物一样被供了起来,一张青役签过名的swordgaming队服尤其显眼。

女孩正在使用的英雄是puck,数据是华丽的15/3/6,但装备却是杂技到极致的点金飞鞋辉耀跳刀。

这种出装的puck只在捕鱼局里存在,高端局里这样玩怕是要被队友喷死。

但在这一局中,这套出装还是很有说法的,敌方的幻影长矛手显然是最后一手点出来的,打己方的毫无大口径AOE阵容,只要幻象一拥而上,团战就自动胜利,但puck的辉耀却给予了幻影长矛手一定的杀伤性,puck能够长时间存活在战场,配合自身的技能增强天赋效果更佳。

当然,输了背全锅,赢了也说明不了自己多厉害,如果不是奉行快乐dota的人,多半是不会这么出装的。

一波野外抓人,顺势上夜魇的高地,刚从野店买出龙心的幻影长矛手正要TP回家守高,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puck忽然出现,一个梦境缠绕将其留在原地。

怎么回事?Puck不是正在推高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远古野店?

站在女孩后方的青役看清了这一切,puck早早就从高地上退下,脱离敌方的视野,看到幻影长矛手收完最后一波兵线把头扭向了野外商店,迅速就飞鞋到下路的下一波兵线上,跳入阴影,波过去,但极限距离只能达到河道,看不见野店的情况。

她一个扫描,发现野店有人,随即果断放大。

Tp被断的幻影长矛手被迫与puck玩了起来,目送两路高地被拆。

操作很流畅,思路很特别,如果是青役操刀这个puck,多半会选择正面上高,迎接龙心猴子的正面团战。

这把打完之后,她的哥哥立刻走过去在其耳旁低声几句,女孩立刻就像被踩中尾巴的猫一样慌张回头,稚嫩打结的声音从嘴里漏出:“飞飞飞!飞跃?”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