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英雄联盟之黎明破晓

更新时间:2020-01-14 03:14:03

英雄联盟之黎明破晓 连载中

英雄联盟之黎明破晓

来源:落初 作者:英雄饶命呀 分类:游戏 主角:明哥唐总 人气:

《英雄联盟之黎明破晓》是英雄饶命呀写的一本游戏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英雄联盟之黎明破晓》精彩章节节选:欢乐青年,热血联盟,一起坑一起笑,匹配排位,五杀超神,神奇走位,怒抢人头,不要说大龙是你家的,小龙才是你家的,大龙,抱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风驰电掣,景物如梭。江南的气息未尽,北方的秋意来袭。黄玉看着窗外,苍茫大地,风烟正起。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江南的水,江南的花,还有江南的城,总是别有趣味,不像北方,暮霭沉沉,生机萎靡,想想也是难见蓝天白云。她轻轻的掏出自己的手机,又是一条家信。

她轻轻地把屏幕锁上,把手机放到桌子上,支起下巴看窗外,“停留十分钟,嗯,也好。”

“为什么不多停留一下子呢?”

“为什么要多留一下子呢?”

她的脑袋里似乎有两个人,在不停地对话,一个正着说,一个反着说。

“几千里,都没有耽误什么睡眠。”她抿着嘴笑了,笑得很苦涩。谁也没法从她那薄薄地嘴唇间看出她的心思,只有那双水灵灵的眼睛,想着心事的时候,会有一层淡淡的水雾。

难道那就是泪吗?

她当然不相信,自己怎么可能流泪呢,自己才不会傻到为了他掉眼泪呢。

思绪良久,她还是打开手机,看着家信。信息的时间是深夜十二点多,谁会在深夜未休眠,给她写信息呢。

“北方有城,是为北京,思之既久,憾未成行。儿去之已是三秋四夏,未见半点信息。吾既老,亦无所求,惟汝平安无事,吾可高酣而卧也。然,汝既无半点信息,亦无半点音讯,早前索求相片一张,亦未有之!曾寄思,窗外寒梅开时,可补相片于侧,奈何京城重雪,道路阻隔,梦想又破碎!桌前小椅,盖有小碗,依稀幻影共早餐。难记三只小糖包,两碗稀米饭,你两个,我三只。”

“岁寒也,门外寒露结成霜,毛衣尚可抵挡,吾抚之良久,睹物思人,不觉泪千行。既是母女,何有仇怨?错兮皆为无心,汝既入名学重府,学士不以乡人粗鄙,当可谅解。万盼今朝寒梅开,花丛中,留晚照。”

黄玉笑了笑,又把手机屏幕锁上。她虽然笑,眼眶泪儿转。

“待到寒梅开,幽香独自来。Chun天花来笑,疑是枯树儿。”

“未到寒食晓轻烟,路人皆寻探梅林。林深雾重山光复,唯有蛩声伴人行。”

寒梅,她轻轻地翻开相册,寒梅正艳。“寒霜须胜雪,梅香天地行。从此杳无踪,唯有画中人。”哼,你做的不错,她非常赞赏。

一语成谶难有梦,两山隔绝易**。

她叹了口气,收起相册,“今朝回去,又是深秋了吧。那么,只要他好,一切不都好吗?深秋也罢,寒梅也好,总之是尘缘往事,就让它随风而去吧。”她又支起自己的下巴,眼睛朦胧地看着窗外。

章台监狱。

高狱长提着他的警棍,巡视一圈之后,停在一个牢房门口,道:“铁风,快点。”

昏暗的牢房里,一个沉重的声音道:“高狱长,什么时候了?”

“什么时候了?你想呆到什么时候,快点起来,马上滚到外面去!”

另外一间牢房的门打开,伸出一个光头,他名字张子强,绰号“光头强”,因调戏强Jian未遂而坐牢。“狱长,我们可以走了吗?”

高建道:“当然可以,你们难道还想这里过年吗?”

光头强连忙把头缩了回去,道:“高狱长,我马上收拾,马上就走!”

高建看到铁风这里没啥动静,敲着门大声道:“铁风,快点收拾,十点外面集合。”

监狱门口。

光头强看着铁风手里简单的行李,道:“怎么,不想走啊,是不是怕我报复啊。”

铁风冷哼一声。

光头强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好受的,你对我做的一切我都会慢慢补偿给你的,你尽然为了一个女人,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跟我翻脸。”

铁风还是没说话,他只是盯着地面在看。他看起来很年轻,容颜也很精致,标准的一个Nai油小生的样子,怎么就跟光头强这样的人杠上了呢。

光头强过来,拍拍他的肩,道:“怎么,怕出去,怕没地方呆?老子坐了这么多年牢,外面的生意依然如故,可是你呢,小子,你还有什么?当年没有我,你就只有饿死在义章市了。”

铁风道:“谢谢你,强哥。”

光头强愤怒地说:“你特么的还有脸叫我强哥,我什么时候亏待过你,你,你竟然让我在这里过了两年。”

铁风道:“对不起,强哥。”

“一个对不起就完了吗?小子,你以为这样就完事了吗?你错了,我告诉你,我一定会让你好看的。”他拿着铁风的衣领子,露着牙齿,差点一口咬到铁风的脖子上。

高建拍着桌子道:“怎么,你们想造反吗?不想出去了?”

光头强放下铁风,恶狠狠地盯了他一眼,道:“你给我小心了。”然后他笑容满面地走过去,对高建说:“高狱长,没事,我就和铁风聊聊天,你也知道,我们很熟的。”

高狱长看了光头强一眼,道:“你不要太嚣张,你要再犯事,还是要到这里来的。”

光头强连忙点头哈腰地说:“高狱长,你放心,经过这么多年你的教诲,我已经深深地领悟了做错事就会受到处罚,违法乱纪的事我是不会干的了,以后我会好好做人,争取给社会做出贡献。”

高建冷啍地声,道:“你不要给社会增乱,就已经是烧高香了。”他等光头强把字签了,大声道:“铁风,你也过来。”

高狱长看了他良久,道:“你本来是要去少儿管教所的,是我要把你留在这里,你还年轻,虽然受了折磨,但是也要宽宏大量,不能去怨恨谁。”

铁风道:“我知道。”

高建道:“我知道你知道,可是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做人,一定要走正道啊!”

铁风抬起头,看着远方,道:“如果我有选择。”他提起自己的行李,慢慢走了出去。

天空慢慢地下起了雨,就像他进来的时候一样。

“不管你是谁,我都不会后悔当时的所作所为。”他脚步坚定地走出去,走向远方。

金风细细水波动,林木雀儿吟。不为誓言再流泪,只因相思已成灰。借你一万年,不再追逐,蝴蝶与流星。

铁杰端坐在台阶上,看着紧闭的院门。

前面是活泼可爱的女儿,旁边是温柔美丽的妻子,一切就像花丛中的花,美丽幸福。

女儿蹦蹦跳跳地跑过来,环抱着他的脖子,道:“爸爸,抱抱。”女儿已经三岁了,越来越显得调皮可爱。

铁杰把她抱起,站起来,向院中的秋千走去。

女儿抗议地说:“爸爸,你的胡子好扎人哦,你不要亲我啦!”

刘菲笑着跟着他们父女俩,边走边拿着女儿可爱的小玩具,“冰冰,你又乱扔东西了。”

铁念冰道:“妈妈,我没有啦,我只是让小熊在草地上睡一下,等会我会叫它回家的。”

刘菲笑着帮她整理了衣角,把她身上的杂草摘下来,“小淘气,还狡辩呢。”

铁念冰吐了三下舌头,鼓了几下眼睛,道:“妈妈,你好可爱哦,我觉得你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了。”

刘菲听了,微笑着说:“冰冰真乖。”

铁念冰道:“不过我是借用别人的话哦,妈妈,这是爸爸说的,是我偷听的。”

铁杰差点跪下,这个小鬼,现在怎么这样说话了,我什么说过那样的话啊,明明是你自己的编的吧。

刘菲挨着铁杰坐下,拢了拢自己的秀发,道:“杰,你不开心吗?”

铁杰把女儿放到秋千上,慢慢的晃动着,道:“没有啊,我很开心的。”

铁念冰道:“爸爸不开心,我看到爸爸哭了。”

铁杰笑着说:“冰冰,你什么时候看到爸爸哭了呀,你这小丫头,又乱说话了。”

铁念冰大声说:“我才没有说谎呢,你明明哭了好不好,外公外婆早上来,说了你一直在家打游戏,说你不工作,你就躲到洗手间半小时不出来,害得我在外面等你那么久。”

刘菲道:“冰冰,外公外婆今早上来了么?”

铁念冰“哎呀”一声说:“妈妈,你怎么这么笨呢,外公外婆不把我送回来我能自己回来么。”她摇了摇自己的小脑袋,道:“妈妈,我可没有钱坐公交车呀。”

刘菲笑着说:“那外公外婆走的时候说了啥呀?”

“外公外婆说爸爸没用,一个大男人只会在家里打游戏,然后,然后,爸爸就哭了,我看到爸爸掉眼泪了,”她故作哭泣状,道:“哭得样子就和我一样。”

铁杰都被她逗得笑了,道:“冰冰,爸爸只是去洗手,没有哭哦。”

铁念冰把头偏开,道:“我不信,你就骗骗我妈妈还可以,我可不是三岁的小孩了。”

刘菲笑着说:“那冰冰是几岁的小孩了啊?”

铁念冰吐着舌头说:“人家已经三岁半了,外公外婆说了,等我再过半岁就可以上幼儿园了呢。”

刘菲把铁念冰从秋千上抱下来,道:“冰冰,你是喜欢爸爸妈妈还是喜欢外公外婆啊?”

铁念冰道:“当然是喜欢爸爸妈妈啦,妈妈,你是最好的妈妈,还有爸爸,也是最好的爸爸。”

铁杰转过头去,泪儿已落下。冰冰,爸爸不是最好的爸爸,爸爸是最不负责的人,最没有出息的人,爸爸只会打游戏,什么都不会。冰冰,你知道吗?你长这么大,爸爸连件衣服都没有给你买过,又怎么会是世上最好的爸爸呢?冰冰,请你不要再夸爸爸了,好吗?

刘菲递过一张纸币,道:“杰,你怎么了?”

铁杰道:“我没有事,只是眼睛进了沙。”

铁念冰从刘菲的怀里跳出来,道:“爸爸,你别动,我来给你吹吹,我知道,进了沙,吹出就好了。”

刘菲连忙把铁念冰拉回来,道:“爸爸没事,刚才沙子就被风吹过了呢。”

铁念冰道:“哦,这样子啊,妈妈,我觉得有点不公平呢。”

刘菲笑着说:“什么事觉得不公平呀?”

铁念冰道:“妈妈,你都可以靠在爸爸的肩膀上,人家只能躺在他的怀抱里,所以觉得不公平,我也要靠在爸爸的肩膀上。”

刘菲哭笑不得地说:“你这孩子,胡说些什么呀?”

烟花的生命,要在一个黑暗的夜空,绽放自己的光芒,那样才有价值;人的生命,要在一个黑暗的角落,度过坠落的余生吗?

那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杰,你还没睡着?”

铁杰道:“我有点失眠,睡不着。”

“你是不是想回家了。”

“不想。”

刘菲把着铁杰,道:“你想回家就回吧,也带冰冰去见见她的爷爷NaiNai。”

铁杰轻声说:“我想一个人走。”

沉默良久,铁杰道:“我先回去看看,以后再带你们回家。”

刘菲抚摸着他的头,道:“什么时候都是一样的,杰,你不要生我爸爸妈***气,好吗?”

铁杰道:“傻瓜,你怎么会生气呢。”

刘菲道:“可是有时我妈说话不是很中听,你不要往心里去,这次回去你能带证明回来吗,我们把结婚登记了,冰冰要上学了,也要用到户口本了。”

铁杰头脑发胀,把自己的肩膀从刘菲的手下挣脱,道:“菲菲,我们先不说这个好吗?”

刘菲道:“可是冰冰要读书怎么办呢?”

铁杰道:“能不能,能不能叫你爸爸想个办法。”他说完这句话,自己都冒出了冷汗。

刘菲低声说:“孩子上学总得有个户口啊,你能不能,咱们,先为冰冰想想,杰,我知道你心里有事,如果你不想这里住,想回家的话,帮冰冰把户口办下来再,再走,好吗?”

铁杰道:“我,我,菲菲,我们不要说这个好吗?”

刘菲“嗯”了一声,道:“好,你明天把胡子刮了吧,冰冰老讨厌你的胡子了。”

铁杰“嗯”了一声说:“明天你爸爸妈妈是不是又要来这里吃饭了?”

刘菲道:“吃饭的事不要你Cao心,明天呢,你就带着冰冰玩就好,不要让她太淘气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