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网游之神级分解师

更新时间:2020-03-23 08:42:36

网游之神级分解师 已完结

网游之神级分解师

来源:落初 作者:青烟一夜 分类:游戏 主角:江铭哈 人气:

《网游之神级分解师》由网络作家青烟一夜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江铭哈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深渊恶魔:低微的人类,受死吧!江铭:给我分解,化作我的材料吧!敌人:我的武器呢?江铭:呵呵,都化作材料在我背包里呢,想要回去吗?掏钱!竞技之王‘不动铭皇’,在一场比赛遭人暗算,双手被废,神级操作无法使用,被踢出公会,流浪贫民区,一次机遇让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路小跑,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江铭终于回到了贫民区。

摸了摸口袋中放着的银盒子,气喘吁吁的他脸上露出一抹激动的表情,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朝着杂乱不堪犹如垃圾场的贫民区内走去。

他始终没有发现,在他身后二三十米外,一只黑色的野猫直勾勾的盯着他,他走野猫也走,他停野猫也停。

“呦,小铭呀,咋流这么多汗呐,要不来大姐这里剪个头发洗个澡呀,算你便宜点。”

路过一个灯光忽明忽暗的发廊的时候,一位年约三四十岁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妇女对着江铭招手说道。

江铭尴尬的对着那妇女笑了笑,逃似的快步离开,心中暗道:以一敌五的战绩,我可受不了,就算倒贴我钱我也不要,再说了老子还是纯情的处男呢,怎么可能便宜了你。

“小铭,今天怎么走着回来的?你的宝马三轮车呢?”

没走几步,路边卖烧饼的大爷对着江铭打趣道。

江铭笑着摇了摇头,“车子坏了,卖掉了,李大爷,给我两个烧饼。”

“小铭,有你的快递。”

路径贫民区唯一一家快递公司门口的时候,里面一位‘如花’对着江铭喊道。

我的快递?我妹妹三年前被我送往国外念书,前段时间刚联系过,不可能给我寄快递,那是哪来的快递?难道是有爱的‘客户’给我寄得吗?江铭心中有些疑惑,走进快递公司,签了字,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包装,看着上面的确写着自己的名字,而寄件人则被‘如花’不小心打翻的墨水给盖住了,看不到了,他抖了抖肩膀,拿着往家走去。

……

啃着干巴巴的烧饼,穿过几条臭烘烘的街巷,他终于回到了家中。

打开咯吱咯吱作响的门,摸索着灯线,拉着,一间约三四十平方的简陋住房出现在他的面前,看着房间里面的堆放着的一些回收利用的家具和用品,他嘴角露出一抹哭笑。

穿过到处堆满的杂物,他来到床上坐了下来,拿起手中的那个包装打量了一番,然后将其拆开。

“嗯?”

拆开包装后,他发现,里面是一个精美的黑色盒子,他微微一愣,想到了什么,连忙将其打开。

只见,一块青色的坠表放在里面,正是《神州》的终端。

“《神州》终端!什么人会送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我?”江铭看着盒子中的青色坠表,他有些震惊的想道。

《神州》终端分为三个级别,青铜、白银和黄金。

青铜终端虚拟真实度78%售价28888,白银终端虚拟真实度88%售价288888,黄金终端虚拟真实度98%售价2888888。

至于他手中的水晶终端,整个华龙国仅有三枚,据说虚拟度可以达到99。99%,价值非常的高昂,有钱都未必能买的到。

虽然手中的青铜终端属于最低级的,但是若是他没有得到水晶坠表前,这个价格对他来说也是天文数字,根本买不起。

所以莫名其妙收到这么一件价值将近三万龙币的东西,他不感到震惊才怪。

“铃铃铃……”

就在这个时候,他那破旧的诺基亚的铃声响了起来。

“嗯?我记得除了她,没人知道我的手机号,难道她打电话给我?”

他离开阎罗公会后,只把手机号给了一人,那就是他心爱的女子,蓝歆。

不过在最后一次在《荣耀》巅峰对决的前一天,他被自己公会里面的人出卖,手筋被废,导致最后一场重大比赛失利。

原本以为十拿九稳,压上了所有身家,准备赢了比赛后向蓝歆家提亲,不了却发生如此变故,导致他一无所有,又因为成为废人,被阎罗公会给踢了出去。

心灰意冷之下,他离开了那座繁华都市,来到了贫民区苟延残喘过着饱腹生活。

突然来的电话,让他想起了辉煌的过去,眼神变得暗淡了起来,点着了一根香烟,没有理会手机铃声。

“铃铃铃……”

很快,手机铃声断了,不过过了一会,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断断续续,他的手机响了十三次,断了十三次。

“铃铃铃……”

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江铭丢掉第六根烟头,叹了一口气,将手机拿了起来,按了一下接听键。

“哈哈哈,铭哥,你终于接电话了,我是小东,你知不知道我要了多久她才把你手机号给我……”手机里面传来一阵激动的声音。

小东,名叫廖文东,是阎罗公会的一员,也是他唯一知心的兄弟,不辞而别后,两人便没有了联系。

听到手机里面传来的声音,江铭再次点着一根香烟,想起了蓝歆最后一次跟他所说的话,“铭,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等你重拾信心之后再给我打电话吧,这段时间我不会打电话给你,也不会把你手机号告诉任何人,记住,我在等你!”

甩了甩脑袋,他语气有些低沉的问道,“小东,《神州》终端是你寄给我的?”

“唉……”廖文东叹了一口气道,“的确是我寄给你的,你因为无法拿鼠标退出了游戏圈,这款游戏不需要鼠标,我希望你走出三年前的阴影,重新振作起来,所以才买了一个终端给你,我不知道你的住址,只知道你在贫民区,就寄了过去,没想到你真的收到了,真是太……”

“谢谢!”江铭深吸一口香烟,深邃的眼眸望着烟雾轻声道。

手机对面沉默了。

没多久,一阵抽泣声从手机对面传了过来。

“大老爷们,哭个屁,不准哭!”

江铭对着手机对面喝道,夹烟的手却不自觉的抹了一把眼角,手上多了一片泪渍。

“铭哥,我想你了。”廖文东低声道。

“滚,我不搞基。”江铭再次喝道。

对面沉默了一会继续说道,“铭哥,有件事我想了想,决定还是要告诉你一下。”

“什么事?”江铭疑惑道。

“歆姐……今天要跟阎宏订婚了,距离订婚典礼开始还有两个小时,你现在赶过去还……”

“不用说了,没啥事我要挂了。”

听到廖文东这句话,江铭身体一颤,眼眶湿润了,一滴泪水滑落在嘴角,他舔了舔嘴角苦涩的泪水,仰面道。

“铭哥!你知不知道今天我问歆姐要你电话时她说什么吗?她说,无论你贫富贵贱她都愿意嫁给你。”廖文东咆哮起来,“三年,她足足等了你三年,你知不知道她每天都会盯着手机里面那串号码呆滞的看着,而你始终没有给她打过一次电话,前段时间,因为家里逼得紧,而她在你身上已经看不到任何希望,才答应了阎宏。”

说着,廖文东又吼了起来,“你知道阎宏这个人,他就是个人渣,你忍心看到你心爱的女人嫁给一位人渣?”

“她有她的选择,我有我的选择,我只不过就是一个捡垃圾的,自己还养不活怎么可能给她幸福,阎宏不错啊,阎罗老板的儿子,很有钱,她应该会很幸福的……”

“放屁……你知不知……”

“好了,没事我挂了。”

江铭不等廖文东说完,就将手机挂断了,然后关机将手机仍在一旁,而他脸上已经被泪水所淹没。

“哇啊啊……”

廖文东的话显然让江铭受到了很强的打击,悲伤的他双手紧攥在一起,脑袋埋在双腿之间,嚎啕大哭起来。

他没有发现,随着他的哭喊声,房间内的一些器物都颤抖起来。

哭了许久,他呆坐在床上足足三四个小时,终于稳定了自己的情绪,抽了一根香烟后,他取出水晶坠表和青铜坠表一手拿着一个。

“游戏,我回来了,只有你才是真正属于我的!”

说着,江铭擦掉眼角的泪水,将水晶坠表戴在脖子上,轻按了一下坠表旁边的一个按钮,下一刻,坠表后方弹射出几根银针,狠狠扎进了他的胸膛,紧接着,坠表上面的三根指针开始快速的转动着。

当三根分别停在神州元历0001年,12点,游戏时间上的时候,江铭眼前一黑,身体倒在了床上,而他的意识,则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

“嗖……”

就在他进入游戏之后,一只黑色野猫从他破旧房门的门缝中窜了进来。

它那一对蓝幽幽的目光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江铭,又看了看江铭手中的青铜坠表,它眼珠子转动了一圈,缓缓走到青铜坠表旁。

只见,它用嘴巴将青铜坠表掉起,轻轻一抛,坠表的链子便挂在了它的脖子上。

又看了一眼江铭,它跃下床,走进床底一处黑暗的角落,躺在地上,用猫爪按了一下坠表旁的按钮,瞬间,坠表后面弹射出几根银针,刺进它的体内,紧贴它的胸前,而它脖子处的链子随即伸展,变得与它脖子适中。

诡异的是,它嘴角竟然泛起一丝微笑,随即闭上眼睛,躺在了地面上。

PS:新书求施肥灌溉,让它成长起来吧,谢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