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生存游戏

更新时间:2022-11-10 05:07:59

生存游戏 已完结

生存游戏

来源:落初 作者:那时烟花 分类:游戏 主角:仓安乐死 人气:

《生存游戏》是那时烟花写的一本游戏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生存游戏》精彩章节节选:这是一场真正的厮杀。  不分性别,不分地位。只有强者可以活下来。  120亿的人口最终只有40亿活到最后,这其中,提供给女性的位置只有18亿。15%的存活率是夏末所有的希望,在遭遇背叛后死亡的她,重生的目标是18亿分之一的席位。  生存游戏,即将开始。  你,准备好了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章自给自足

不过是在转过眸子的一瞬间,夏末的眼前好像又影影绰绰的回到了当时的那一刻。她于无意之间出手救了她,她也是用这样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自己,含着水汽,好似袅袅的荡着波涛的湖面一样。在末世的选拔中,她们就这样结识,相互依存,她强,而她弱,所以她事事护着她,却不想,到了最后,到了可以活下去的最后,那个将自己一切希望生生掐灭的人却是这个人。

夏末垂着眸子,似乎又看见了那双眼睛,那双让她知道了末世里的善良是最无用的废物的眼睛。她的唇角抿得紧了,然后更紧了,最后竟然绷成了一条尖锐的直线,似乎随便就能将脆弱肢解得粉碎。最终,那双眸子还是轻轻的闭上了,而后,她又睁开,再也不见什么情绪,似乎从头到尾都是那冷冰冰的麻木和漠然。

她望着那肌肉男身边那块木板,弯腰捡了起来,这木板的最前端有一颗粗粗的钉子,锋利极了,她想,刚才自己之所以会痛不欲生,只怕就是这枚钉子的缘故吧。木板上满是血迹,大概有很多人的血迹,比如刚才那对兄弟的,当然,还有自己,看起来真是血腥无比。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东西最后还不是落到自己的手里。而后,她又将这横笛的一身衣服扒了下来,她自然没有力气将衣服完整的弄下来,难免撕开了。然后将这件破烂的衣服丢进了包裹里。

嘴角勾了勾,跟脸上那麻木冷漠的表情格格不入,她最后撇了一眼那具躺在地上早就失去了生命的赤Luo尸体,他叫什么来着?横笛还是竖笛?真奇怪,不过短短的时间她竟然已经不记得了,不过,又有什么关系,这不过是自己走向最后的屠戮开端罢了,没有什么重要。

夏末不再将注意力放在地上这具尸体上,转身就朝着密林深处走去。

林子里面静悄悄的,其实,也不算是安静。虫鸣鸟叫,风声肃立,只是,相比较起来,属于人的声音实在是太少了,除了夏末在森林里那沉稳却略显拖沓的脚步。

背后的伤口火烧一般的疼,虽然这种疼痛在夏末看来并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这样疼痛会降低人物的敏捷,对于行动力是有一定的限制的。所以,尽管不怕疼,但是,受了伤还是要尽快治疗好,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长时间的行走让夏末的身体一直处于一种疲倦的状态,远处有流水的声音,她毫不犹豫的朝着有流水传来的方向走去。没有行走一会,就看见一条小溪从茂密的森林中穿流而过,清澈的流水冲击在大大小小的石头上,积攒起了白白的水花,岸边则是长着厚厚的青苔,这里一片的静谧。夏末吸了吸鼻子,只发现这里空气中回荡着一片湿漉漉的水汽,吸一口只觉得连肺里面都是凉凉的潮湿。

这一番的折腾,她觉得有点口渴了,警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危险后,就快速的走到了溪水边,俯身捧了几捧水贪婪的喝了起来。而后,她又将自己脸上和手上的污血清洗了干净,这时候才觉得舒服了一点,虽然在逃命的时候夏末连最肮脏的下水道也可以藏身,但是,她骨子里还是有点洁癖的,没有条件的时候怎么都可以将就,但是有这个条件的时候,她是绝对不允许自己邋遢的。

背上伤口火辣辣的疼一直提醒着她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夏末也就没有多矫情,只是让自己看起来好一点之后便迅速起身,又朝着森林走去。她现在有明显的伤口,要治疗外伤,最好的药材是三七、红花、血竭、没药等等,不过,这些药材在新人村附近的地图是不会有的,她就只能暂时找点大蓟止血保命。

大蓟在森林里并不算难找,只是,夏末现在是没有学过采集术的,再加上现在她这身体可没有什么特长,所以,连续采集了几株大蓟都不成功,要不就是抓了一把叶子,要不就是断了根茎,大大的折了药效。

好在现在刚刚开始游戏,几乎所有玩家都还在探索摸索游戏的过程早期,并不知道很多游戏的细节,就连药材这种事也是鲜少知道的。长时间传统游戏的侵润,让玩家们单一的认为药品都是要靠采集药材炼制好才能用的,并不了解在尘埃里,其实很多药材可以采集来就直接使用。再加上,现在玩家们个个都如惊弓之鸟,忙着逃命都来不及,谁还有闲心来学习什么采集术来采药。

所以,在森林里的大蓟也实在是多,就算是夏末如此糟蹋也让她采了不少。

拿了这么多的大蓟,夏末又再次回到了小溪,随手采了一片大大的水草叶子,垫在一块大石头上,又在溪水里摸了一块圆溜溜的小石头出来,就着那清凉的溪水将这些大蓟全部打得稀烂,便脱掉了上衣,抓着这些烂糊糊就朝着背后的伤口敷去。还好,她的柔韧Xing很好,就算背后的伤口,背着手也能敷的上去。

弄完这些之后,夏末将刚才横笛的那件衣服拿了出来,先将干净的地方撕成四指宽的绷带,嘴上咬着一边,手臂翻转拿着另一边缠了几缠。这种自己给自己包扎的本事其实也是一个需要学习的技术活,不过,经过上一世的历练,夏末早就熟悉得手到擒来,几下就弄得板板整,最后她将绷带的两头在胸口前打了一个结,又站起来活动了几下,确定绑紧了之后这才将自己的衣服和那剩下的半件衣服放在溪水里洗了干净,便摊在了一块大岩石上。

正午的太阳很大,要不了多大一会就能干。夏末站在溪水边,观察了一下四周,很快就发现在不远处有一个相对平缓的水面,那里面可是有不少鱼儿悠闲自得的徜徉着,她看了看包裹里系统附赠的打火石,沉了沉眸子,略作思考后便有所行动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