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暴君盛宠:一品女婢

更新时间:2021-03-08 03:56:18

暴君盛宠:一品女婢 已完结

暴君盛宠:一品女婢

来源:落初 作者:虫二画不成 分类:言情 主角:冷宫太后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虫二画不成的原创小说《暴君盛宠:一品女婢》,主角冷宫太后,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苍天已死,她是卑微婢女,也是帝国历史上最后的卖国贼,她天生反骨,离经叛道。她说:天底下最难写的,就是自己的名字,签在这辱国条约上就是千古骂名,王爷,你还年轻,路还长着呢,让我来吧;他是对天下人都十恶不赦,唯独对她温柔体贴的暴君。司空阙:爱,比不爱可悲,就当我爱过你吧!她给的希望是什么?是娼妓。她对谁都蛊惑,天下为棋盘,她只是朕的棋子罢了。来人,将这又老又丑的贱婢赏给列位爱卿亵玩。当露浓花瘦,倚门回首,细嗅青梅时,他才发现这染血的江山如画,却终是不及她腮边一汪带着浅浅梨窝的笑。秦胤:我看遍天下病,行尽天下医,却为她病如膏肓。当狼烟四起,却不见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是负了天下,还是亡了自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及秦灭之后,楚、汉分争,又并入于汉。

汉朝自高祖斩白蛇而起义,一统天下,后来光武中兴,传至献帝,遂分为三国。”

“推其致乱之由,殆始于桓、灵二帝。桓帝禁锢善类,崇信宦官。

及桓帝崩,灵帝即位,大将军窦武、太傅陈蕃共相辅佐。

时有宦官曹节等弄权,窦武、陈蕃谋诛之,机事不密,反为所害,中涓自此愈横。”

“建宁二年四月望日,帝御温德殿。方升座,殿角狂风骤起。只见一条大青蛇..........”

建章十一年的新春,不知不觉中,在李轻眉给司空阙讲三国演义的时候,悄悄来临。

“殿下,吃了平安果,平平安安过大年'

李轻眉将唯一的苹果递给了司空阙,只见司空阙接过苹果,轻轻一掰开,将苹果分成了两半。

“这么大一个苹果,本王怎地吃的下,且分你一半。”

说完,他将苹果塞进了李轻眉的手中,然后自己优雅的小口吃了起来......

大年初一,空气中弥漫着喜庆的硝烟味,司空阙如往常般起了个大早,推开房门,看到院中的女子,愣了愣神。

“轻眉你在作甚?”

只见李轻眉束紧了袖口,正拿着小锄头在热火朝天的锄地,此时已经开出了不小的一块齐整的空地。

“殿下,新春新气象,奴婢看着这里空着也是浪费,就大胆做主,打算种点果蔬苗木什么的,等雪融了正好利于苗儿生长。您稍坐一会儿,就快忙好了”

说完她又抡起了锄头继续翻地。

金色的晨曦洒在她微汗的面庞,一滴晶莹的汗珠,顺着她细细的娥眉,滑到了她的颈间。

司空阙愣了愣神,唇角微微一翘,露出了一弯浅浅的微笑。

“本王帮你”

说完就要去抢李轻眉的锄头,身娇肉贵的皇子怎么可能会做这些粗鄙的农活,能将最简单的播种这个环节做好已经很不易了,李轻眉匆忙将地翻好。

拿起了一边的菜籽和花籽,细细教了司空阙如何播种。

主仆二人分工,一个种菜一个种花,忙的不亦乐乎。

临近晌午,不大的空地被种满了丝瓜,南瓜,韭菜,豆角,萝卜等菜籽。

李轻眉还随手将一颗从御花园捡来的紫色葡萄籽也种在了墙角。

终于忙好了,她支起了腰,呼出了一口气,再转身看一旁的司空阙,此时他正蹲在墙边,全神贯注小心翼翼的将花籽塞进翻松的泥土中。

他还别出心裁的用石子堆出了几个圆形的图案,将花籽包围其中,倒也赏心悦目。

看他有模有样的种着花籽,李轻眉匆忙将香椿苗和梨树苗挪到了墙边早已经挖好的两个深坑边。

此时司空阙也拍着手里的土走了过来,二人很有默契的一个扶着树苗,一个将土填进坑中。

大风帝国尊贵的皇子,在满身泥渍和一身辛勤的汗水中,度过了新年的第一天。

天阶夜色凉如水,此时李轻眉正盖着半新的棉被,轻拍着司空阙的后背讲着三国演义,'云长再三劝住。

玄德仍命二人出门外等候。望堂上时,见先生翻身将起,忽又朝里壁睡着。童子欲报。”

“玄德曰:且勿惊动。又立了一个时辰,孔明才醒,口吟诗曰:“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孔明吟罢,翻身问童子曰:“有俗客来否?”童子曰:“刘皇叔在此,立候多时。”孔明乃起身曰:“何不早报!尚容更衣。”遂转入后堂.......”

“优秀的政客除了长袖善舞于庙堂之上,还要知道收买人心,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对待人才要不拘一格,礼贤下士。”

“刘备出身寒微,却三分天下,称雄一方,他知人善任,善于借势,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

在血雨腥风的年代,在艰难的境况下,刘备屹立不倒,走向成功,并非凭借运气。

是不屈不挠的精神,成就了他的伟业。所以,面对逆境,更要将尘埃踩在脚下,不屈不挠,像打不死的小强,唔,是打不死的蟑螂一般坚韧”

司空阙认真的点了点头,忽然朗声答道:

“本王觉得曹孟德才是真豪杰,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

李轻眉扯了扯嘴角,这孩子果然是睚眦必报,看来自己还要加把劲纠正他的三观才行,熄灭了床头的油灯,李轻眉习惯性的将司空阙揽进了温暖的怀中.........

大风建章十一年春,中宫皇后诞下皇子,但小皇子还未满月,却患上了恐怖的痘疹。

还在月子中的皇后娘娘顿时无措,最后在皇帝陛下的主持下,小皇子被送到京郊安平皇家别院避痘。

奈何小皇子最终未熬过满月,中宫唯一的嫡子,就这么静悄悄的死在了别院。

连尸首,也因为担心痘疹扩散传播,被皇帝陛下含着泪派人一把火焚尽.......

凤藻宫内,此时皇后司徒沁正伏在皇帝陛下的怀中。

丧子之痛,纵是这对大风帝国最尊贵的夫妻,也忍不住泣不成声。

身披明黄九龙袍,头带金冠的建章帝司空耀,此时眉头微皱,薄薄的双唇紧紧的抿着,一脸悲恸。

他轻轻的一下下拍着皇后的背安慰道:

“沁儿,你还年轻,我们总会再有孩子的........“

“皇上,臣妾福薄,未能保住皇子,臣妾无能,呜呜.......”

皇帝扶着期期艾艾的司徒沁安心躺下,哄着她渐渐入睡,直到皇后睡着,又替她掖好被子,才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凤藻宫。

许是过于哀伤,连到了门槛,都忘了抬起脚来,差点跌倒,幸亏身边的德喜公公眼疾手快扶住了他的手臂........

待到皇帝走远,此时床上的司徒沁刷的一下睁开了眼睛,她盯着床帐,幽幽问道:

“容儿,这次小皇子痘疹的事情,你查看后是否有可疑之处?”

“娘娘,奴婢仔细盘查了这件事情,这次痘疹首先是从延禧宫中的小太监德安身上开始的,德安和小皇子的奶娘似乎有旧,之后小皇子就开始染病,而德安也在几日前发了痘疹暴毙了。

奴婢查到,这个德安曾经是废后宫中的一个洒扫太监,但只是服侍了一月便被废后赶出了中宫,是以我们清扫余孽的时候独独漏了他”

中宫大宫女容儿一脸惶恐的跪趴在沁凉刺骨的汉白玉地面上,小心翼翼的等着司徒沁的指示。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吗?她都已经死了,还有这么大的神通,生生断送我儿性命'

司徒沁目露凶光,眼神死死地盯着帐顶,紧紧捏着被角的指节,暴露了狂怒不安的情绪。

“想办法,不惜一切手段,让冷宫那个小杂种也试试这痘疹的滋味”

“诺”

昭明殿中,幽幽的龙涎香笼罩着龙椅之上睥睨众生,不怒自威的建章帝。

此时他嘴角噙着温柔的笑容,柔柔的捧着一张洗的泛白的汗巾,汗巾上图案简单大气,只绣了一个金黄的耀字,揉在一朵朵棉白的云彩中。

他轻轻抚着汗巾,眼神缱绻。

“蕊儿,你一个人在下面冷吗?你放心,等朕将我们的孩子扶上皇位,就来陪你,你一定要等我”

皇帝将汗巾温柔的贴到脸颊,仿佛她的气息近在咫尺。

“你放心,当年害你的人一个都跑不了,包括....包括我自己”

他的蕊儿气量小,容不下他的三宫六院,但他是皇帝,又如何能许她一生一世一双人。

看到她眼中的醋意,他病态的觉得淡淡的欢喜。

但再也看不到了,哪怕从她眼中看到的是滔天的恨意,只要她还好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他也甘之如饴。

哼,皇后的位子,从来都不是那么好坐的,他的皇后之位,若坐的不是他最爱的人,那就只能是他最恨的人,帝王独宠之爱,也是催命符咒,有一种恨,叫捧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