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修真不寂寞

更新时间:2021-03-04 03:53:58

修真不寂寞 连载中

修真不寂寞

来源:落初 作者:女王狐 分类:言情 主角:白皙金丹 人气:

《修真不寂寞》作者:女王狐,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白皙金丹,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修真路上,一定要有那么多惊心动魄的大场面么?  修真路上,一定要有那么多杀机暗藏的勾心斗角么?  修真路上……  没有空间种田,却有可靠神器,没有世家父母,却有强大养娘,没有多少心机,却有坚强早熟……  不一定是最波澜壮阔,最温柔婉约,最惊险悬疑,但是请相信,我们的修真路上,一点都不会寂寞。  =============================王狐有话说==================  尼玛不会写文案啊!!嘤嘤嘤嘤,其实王狐就是想写一个在修真路上的故事,主线不是复仇也不是感情,也会有阴谋诡计,也会有爱恨情仇,就是一个女修士的人生路而已。王狐还是第一次写这个类型的小说,所以可能会各种崩,请大家见谅的呀!  顺便一说,至于更新问题,现在改为一日一更,每章2000+!【握爪】,所以,亲们,不要大意的推荐和收藏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一次的别离,带给花语白的是巨大的改变。

她更加发奋的修炼,不,那简直就是在拼命,她每日吧自己的日程都安排得满满当当连一丝休闲时间都没有,似乎是那样就能让她不去想那个走出自己世界的少年。

后来,渐渐长大了,不在意了,也就习惯了那种忙碌的生活,偶尔也会忙里偷闲,随着月一梦四处游荡,生活十分的惬意舒适。

而在自己的修炼过程中,也秉持着不骄不躁,从容不迫的态度,不贪多,不嫌少,就像是学毛笔字一样,每一笔每一划都认真对待,落笔不悔。

转眼间,八年匆匆一过,原本的七岁小丫头,也长成了十五岁的清秀佳人了。

十五岁,按照凡人的礼数来算,已然及笄了。

而那日,也是花语白要离开月一梦,离开天籁阁的日子,她就要去江湖闯荡了,那年,她炼气八层。

月一梦为她带上敛息符,为她束起了发,戴上了发簪,亲自将她送出了似水城门。

背着长长的剑匣,穿着武士服,簪这青莲发簪的少女抿着嘴,眼里有说不出的眷恋,但她仍旧挥了挥手,祭出飞剑,转瞬便消失在天际。

似水城是在东元大陆的最南一端,也是在整个东元大陆灵气最薄弱的地方,不过也是最为平和之地,而她现下要去的,是东元大陆赫赫有名的历练场所——迷梦幽森!

那里是众多妖兽的聚集地,但也是机缘之地,若想要磨练自己,那绝对是她的不二之选。

一路向北,花语白足足飞了三天三夜,才渐渐临近迷梦幽森,她决定徒步走完接下来的路程。

花语白摊开事先准备好的地图,细细查看现在自己的位置。

她现在大概是在东元大陆北域的边境,在往前走便是琅嬛门的管辖范围,那里有不少城池坊市,她可以在那里休息补给,然后往西北方向直走就差不多是迷梦幽森的边缘地带了,她现在还只是炼气八层,边缘地带也已经足够让她历练了。

花语白顺手摸了摸自己的储物袋。虽然自己不缺灵石,但是她可不嫌钱多,而且正好到大城池看看有没有上好的朱砂或是妖兽血液贩卖,那对写符作用可是非常的大呢。如果能写出**的符箓那可就最好了。

八年的时间,足够她成为一个符箓专家,虽然理论知识非常的丰厚,但她现在也只能勉强炼制四阶下品的符箓,不过若是灵力供应足够,五阶符箓应该不成问题,对于灵力的Cao控,神识的Cao作,还有笔杆子的使用她早已经得心应手,在这方面绝没有别的修士比得过她。

终于,在太阳西落的时候,她来到了属琅嬛门管辖下的一个中型城池——秦阳城。

进城依旧需交一块下品灵石,这是所有城池都相同的入门费用,没有例外。

进城的人不少,出城的人却寥寥无几,因为这个地方已经临近迷梦幽森,故而妖兽不少,甚少修士会选择在外露宿,危险颇多。

花语白丢了一块下品灵石过去,就施施然的进了城。

这秦阳城与她这八年来见过的城池没有什么区别,一样的繁荣,一样的人声鼎沸。

花语白兜转这进了秦阳城内最好的客栈,要了一间上房,然后吃了点灵食,就出外逛街了。

自打小以来,她最喜欢做的除了修炼就是逛街了,无论买来的东西好不好,她都享受那份过程。

她走进了一家名叫【聚宝斋】的店铺,这还是个老字号。

“您好,请问您需要点什么?”见她进门,一个穿着青色衣裳的女修就走了过来,花语白眼一扫,炼气四层。

“我看看。”花语白微笑道,那女修也不恼,平平静静的笑着,气度颇好,一路上花语白看见了什么,她也非常和气的一一介绍。

这店铺难怪能做如此长久,光这待客的态度,就着实不错。花语白感叹。

其实不然,花语白刚刚进门的时候,那女修便打量了她片刻。

她虽然穿着低调,但身上的这套武士服乃是月一梦派人量身定做,上面还刻了一些除尘阵,防御阵之类的小型阵法,放到外面少说也要数千下品灵石才拿得下来的好货。而她身后背的剑匣也是莫邪大师当初炼制寒阳宝剑时特地铸造的,能够防止宝剑寒气,热毒外泄,更能够蕴养宝剑,也是一个宝贝。更何况她头上的青莲簪子也是一柄下品防御法器。

这一身行头,想让人怠慢都不行啊……

这聚宝斋中,贩卖的不仅是符箓,丹药,法宝,阵盘,还有一些灵药,灵食之类,这让花语白有些惊喜,不但买了数十打上品符纸和上品朱砂,二阶妖兽的血液,还买了几个阵盘和一大堆的灵食干粮,花费不少。

出了聚宝斋,已然天黑,花语白满载而归。

但走着走着,她便感觉出不对,身后似乎有人,仔细一想,她就知道了,这些年随着月一梦出外的次数不少,也见了不少修士自己的龌龊事,那些见财起意的,杀人夺宝的不在少数,而她刚刚明显就是钱财露白,引来人觑视了。

不过在各大城池中倒是不能明目张胆的对决,不过若是自己出了城……花语白眼眸微眯,快步回到了客栈。

在修真界中,城池里的暂居地客栈都是需要官方认证,经有质量保证的,所以虽然回客栈不是必然安全,但总可以甩掉那可恶的小尾巴的。

回到自己的房间,花语白取出刚刚买来的二品防御阵盘布下了防御阵法,这才觉得安心不少。

取出刻有聚灵阵的蒲团,花语白端坐在上,细细思量。

她很显然就是做错了事情。她不应该钱财露白,不懂得徐徐图之,太过着急,抵御不住诱惑,一致招人耳目,她可是出来历练的,又不是出来显摆的,果然还是太嫩的。

【你知道就好,小丫头,不单单如此,就凭你的剑匣,衣服和簪子,别人一眼就看出你是一只嗷嗷待宰的大肥羊,所以说,在没有什么实力的时候你还是低调一点吧。】姽婳道。

花语白有些狐疑的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很高调么?她觉得很低调啊……后来细细一看才知道,原来的确如此。

“那我该如何是好?”花语白虚心询问。

【见招拆招。】姽婳只丢给她一句话,就沉默了。

花语白也沉默了,良久,一声叹息。也只能如此了……

那一夜,花语白并没有入定,反而是坐了一整夜,被人盯上了的恐慌让她无法进入那种空灵的状态,她整夜都在筹划和反省。

次日,旭阳高照——

花语白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似乎在拍掉灰尘一般。

她细细想了一夜,终于把自己的恐惧丢掉。她没有必要恐惧,又不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正好也借这次让她练练手,若打不过,她还跑不了么?

退掉了房间,花语白换成了一桌丰富的早餐,那被人监视的感觉依然还在,她不动声色的吃着。

然后,她出了城……

她没有上飞剑,只是在城边转悠了片刻,就往附近的山脉里去。

渐渐的人烟稀少了……

花语白停下脚步。“阁下还不出来么?”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花语白转身,她一点也不想把后背背对敌人。

没想到,那只是调虎离山之计,赫赫的掌风从背后袭来。

临危之际,花语白反倒不慌不忙起来了,她轻轻一侧身,急速后退,便闪开了攻击。

那人是一个长相平凡的男人,没约炼气九层左右,他一击不中,脸色稍显不霁,他脚步交错,如影子一般闪了过来。

咦,这步法倒是极好。花语白眼睛一脸,轻轻一跨便与他缠斗起来。

她没有拿出剑,还在试探。

这些年,她一直被月姨教导这要精不要通,故而拿得出手的技能只有那么几样,苦练了多年的剑法就是压轴技,不能轻易拿出手。

男人的步法极好,有好几次让她连眼睛都看不住他到底在哪。

试探完毕,她身形一震,放出了炼气八层的修为,在不掩盖,男人眼中闪过一抹惊色和恼色,看来原本是想着一个炼气五层的小绵羊也翻不出什么花浪,没想到竟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罢。

她双手掐诀,轻喝一声。“水箭,出!”空气中渐渐凝结起淡蓝色的水箭,她身影一错,双指轻弹,一支支水箭激射而出。

男人轻蔑的笑了笑,身随影动,刹那就消失在水箭前进的路程。

通常来说,炼气修士所使用的水箭术会在片刻后消失,但是这种疾风水箭可是在小琉璃宝典中学来的,哪有这么简单?花语白狡黠的笑了笑。

她手指微动,那一柄柄水箭就如长了眼睛一般掉头疾飞而来,男人的预感很好,闪开了几道水箭,但仍被刺伤了后臂。

“贱人,敢伤我,纳命来!!”男人忽然暴怒起来,身影更显鬼魅,分出一个个幻影来,让人辨识不清到底哪一个才是他的真身。

这功法居然有混淆神识之能……花语白大惊,但她很快就平静下来,面目沉静,闭上了双眼。

或许是这个男人倒霉,碰上了她这个预感比神识还要强劲的家伙,她很快便找出他的真身。

拔剑出鞘,如风一般猛攻而去。

《风十三式》第一式,清风拂面

剑尖如蜻蜓般轻轻触点,但却划开了道道血痕,男子身法被破,一时被快得出现了好几道幻影的剑尖刺中,一时竟呆住了。

趁他病要他命!花语白眼神一厉,使出了第二式,风光旖旎!

剑影更快,竟化作一道淡水色的花儿,缓缓开放,美得令人移不开双眼,只是那藏不住的杀意冷气让人不寒而栗。

噗——花,开了。

“呼……”轻轻吹落剑上的血花,看着地上横尸的男子花语白脸色也有些苍白。

若不是她这些年都在致力于冲破窍Xue增加真元的储存量,或许连剑式的第二招都用不出来吧。

一拍储物袋,她取出回气丹咽下,冷眼看着地上的男子,心中暗想。

这个男子修为比她高出不多,但是步法极好,只是却没见他用什么法术或是符箓,想来是想要留后招,想用步法拖着她耗干真元,然后一击必杀吧,只是没想到她的剑法如此凌厉,才不觉被杀死了。

只是这修真界就是如此,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花语白怕迟则有变,迅速的把男子的储物袋摘了便跑。

她跑进了山脉内部,轻易的凿开了一个小小的洞Xue,然后便进去了。

在洞口布下了迷阵,她才安心的打坐调养。

调养了片刻,她的真元便全部恢复,她也不急着上路,便拿出东西一边吃一边思索。

将这一次的战斗从头到尾再细细咀嚼一次,让她发现了不少致命点和不足之处,她取出玉简,将这一次的战斗经历刻录下来,一方面要提醒自己,一方面也给未来的自己留点念想。

然后,她拍了一个传讯符回去给月姨保平安,便收起阵法上路了。

这一次,她学乖了,不再御剑飞行,而是买了匹普通的灵马上路,除了想要沿途看看风光,放松放松,她也是不想错过一些城市。

她想要买一些炼器的材料……

她的本命法宝是姽婳和惊天,但严格来说,她现在根本用不了,不,是在金丹期之前根本无法使用,然而即使她修剑,但是她得了妙画仙君的传承,她主要还是一个笔修,那么笔修没有一支笔那怎么可以?

虽然这八年来月姨也曾经带她去看过,笔形法宝虽然稀少但也不是没有,只是一直没有符合她心意的法宝,所以她还是觉得自己收集材料,自己的法宝自己炼好了,反正最近的写符一道也无法再进阶了,除非自己能在短期内筑基。

但这基本就是在做梦!

她朝着西北方向,扬鞭起航了!

她相信还有更多的东西在前方等着她,或灾难,或机缘,但她是剑修,是笔修,剑,出鞘不回;笔,落笔不悔!

既然要变强,就不能后悔,不是么?!

==================王狐有话说===================

啊啊,果然还是描写打斗不能啊纠结……不过王狐会努力的,大家别嫌弃呀……请收藏谢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