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复仇皇女

更新时间:2021-03-04 03:45:35

重生之复仇皇女 已完结

重生之复仇皇女

来源:落初 作者:心随所愿 分类:言情 主角:凌若尘青鸾 人气:

《重生之复仇皇女》是心随所愿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重生之复仇皇女》精彩章节节选:她本是北月帝国天资卓绝的唯一嫡女,皇位继承人。  一场意外失了才能,失了那唾手可得的至高之位。  却得一翩翩公子满腔柔情。  本以为得大于失,倾尽所能助其欣赏的姐姐登上皇位。  哪知登基之日竟是她二人成婚之时。  断其经脉,伤其心肺,从此沦为二人逗乐的玩物。  或许老天还长着眼睛,意外之人夺了王位,从此回归一方净土。  只是我的仇,我的恨岂会如此简单。  自愿沦为亚特兰星系的实验品。  只要让我逆了这天,毁了这些虚伪的假面。  且看重生嫡女携复仇之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改天换地,逍遥自在。  本文一对一,《穿越之爱你成瘾》姊妹篇  女主性格残忍狠厉、杀伐果断。对待敌人绝不手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留情居,北月最大的青楼舞坊,也是北月官方唯一承认的奴隶调教、择主的会所。

入了留情居的大门,任何人都必须严格遵守留情居的规矩,无人可以例外,只因留情居隶属于北月皇室,是北月收押调教囚奴及供皇室玩乐的场所。

而能入留情居的非皇室成员,也必须是达官显贵才能入内,门槛之高令大部分人望洋兴叹。

留情居不同于一般青楼只有倌儿,还有不少婠儿存在,而在北月女子本就稀少,因此留情居的婠儿自然会吸引不少来客。

在这里要特意说明一下,北月虽然女子为尊,但却并不会限制男性发现,因此在北月会有不少有能力的男子入朝为官,甚至是如其他国家一样,娶妻生子而非嫁为人夫,当然他们只能求娶一人,甚至这些女子大部分还是来自留情居的婠儿或者女奴。

留情居每年还会举办三到五次的奴隶择主仪式,这些奴隶大部分都是有罪之人,当然也有被人暗算设计误落留情居的,但没有人会在乎这些。总之一旦进入留情居,被人打上梅花烙,便将永远为奴,任人差遣玩弄。如果在择主仪式上被选中,或许还是幸运的,毕竟那时只要让主人一人满意即可,但如果失败了,那就要永远留在留情居做最下等的奴隶供人玩乐。

“殿下,到了。”沧澜停下马车,拉开帘布轻声唤道。

凌若尘揉了揉紧锁的眉头睁开眼睛,看着这曾经流过自己血泪的地方,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却是滋生腐烂的深渊。

凌若尘一步跨出马车,淡淡的对着娇笑着走来,只着一缕轻纱的倌儿吩咐,“扶公子下马车。”

完全不理会小小倌儿幽怨的眼神及马车里伸出一半手臂,有些尴尬的苏清染。

苏清染深吸一口气,隐了厌恶,若无其事的绕开倌儿的手,自己倾身下了马车。但看向凌若尘的目光却有些复杂,这个三殿下和他了解的完全不同,竟然对他全然的不在意……

“尘尘,你也来了,快快,上来,有好玩意让你看。”凌若离探出个头向凌若尘招手,指了指展台,明显好玩意在那展台之上。

凌若尘听着高台上的调教者所说,大概知道了台上现在正在展览的是周边来犯小国的战奴。

战奴?凌若尘记得前世北月有名的战将原来就是战奴,听说被凌若离折磨的几次濒死后被凌若汐所救而效忠凌若汐,最后为救凌若汐而死。

是在这次么?凌若尘加快了脚步走到凌若离身边。

凌若离见凌若尘过来后又指了指展台道:“尘尘,看见最边上那个没,上次我去军营历练,竟差点被他所伤。如今还不是被他效忠的王送到我们北月手里,等我将他领回去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凌若尘顺着凌若离指的方向望去,一个身材高挑健硕的男子被铁链捆绑着跪在地上,头低低的垂着,浑身上下更全是深可见骨的鞭伤,烫伤,可见是被重点教训了。

展台上这时也开始介绍这名男子,“各位夫人,小姐及各位公子,这个是黎国战奴,身体结实健硕,可供各位随意使用。”说着台上的女子拿起鞭子开始狠狠的抽打,引起不少的叫好声。

“若离姐,他险些伤了你么?”凌若尘看向被抽打的歪倒在展台上微微抽搐的男子淡淡的问道,声音中隐藏着些可以让人听出的冷意。

凌若离点点头,刚要出声要了底下的战奴,凌若尘便先一步开口道:“这个本宫要了。”

说完,凌若尘看向凌若离道:“妹妹帮若离姐报仇。”

而凌若尘开口,哪有人敢争,凌若离也只能哑巴吃黄连的陪着笑感动凌若尘的仗义。

不一会儿,几个侍卫便拖着男子来到凌若尘及凌若离所在的房间,凌若尘扫向呼吸微弱,浑身是血的男人,正对上男子冰冷怨毒的眼神,有些嫌弃的道:“拖下去洗干净了,脏死了。再给他上上药,送到清尘殿。本宫可不想还没开始玩,他就死掉了。”

“是,三殿下。”一名管事打扮的女子作揖拱手道,又有些犹疑的问道:“三殿下,这名奴隶是否需要印上梅花烙。”

凌若尘见男子听到后,眸色更冷的看着她,凤眸微眯,懒懒的道:“他是本宫的奴隶,又不是你留情居的,为何要印上梅花烙。”

声音虽然慵懒,却带着明显的不悦,管事不敢再多说,陪着笑道是挥挥手,便与侍卫再次拖着人离开。

接下来,陆陆续续的又上来些女奴,引起了些少爷们的哄抢。之后便是倌儿、婠儿们的表演,直到女皇出现。

“女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张倩,人调教的如何?”凌洛英看向展台上的女子冷冷的问道。

张倩跪伏在地恭敬的回道:“回禀陛下,奴家经过没日没夜的调教,终于使天辰皇子在极度的痛苦中那处也会兴奋,又因为奴家用的深渊已有半年,天辰皇子对痛苦的感知力已达到数十倍,现如今哪怕是极轻微触碰也会让他仿若凌迟。奴家又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对天辰皇子不间断的用了三日欢,使他的身体对于欢愉之事的承受能力大为增强,可以长时间承受各种花样,绝对不会被轻易玩残玩坏,而且天辰皇子现如今已经完全无法自主发泄,绝对会令人得到最大程度的享受。”

凌洛英唇角微勾,如此就好,天屠,你容忍你儿子玩弄囚禁我的儿子,我就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深渊和三日欢而已,如何平了我儿的怨气。

凌洛英想到那个坐在他腿上,奶声奶气的叫着母皇的孩子,那个吃力的端着硕大脸盆,笨拙的要为自己洗漱的孩子,那个厌恶皇家无情,笑着离开皇宫四处游历,最终死于东雀的孩子。

“母皇,我离了这皇宫便只是您的儿子,请不要忘了止儿。”

凌恒止的声音在凌洛英耳边回想,凌洛英冰冷肃杀的声音响起,“带上来,给他上二十一银针锁穴!”

凌若尘听到凌洛英的声音,微微皱眉,凌恒止到底是凌洛英的第一个孩子,感情上的确有所不同。

想要像刚刚那个战奴那么简单的要来,看来是不行了,眯了眯眼,凌若尘看向苏清染,你不是同情那个天辰么,那我就让你的善良被人所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