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高门嫡女之再嫁

更新时间:2021-02-23 04:05:37

高门嫡女之再嫁 已完结

高门嫡女之再嫁

来源:落初 作者:清风逐月 分类:言情 主角:陈玉涛小姐 人气:

《高门嫡女之再嫁》为清风逐月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长安被绑着巨石沉入水底的一刹那,往事如片断般在脑中闪过,原是她的夫君,亲手将沈家送上了断头台。重生,她回到成亲的第三年,俩人还未圆房,命运还未翻开那血腥的一页,一切都还可以改变!且看她如何与公婆周旋,惩治心思歹毒的小妾,踢开色胆包天的小叔,再与这包藏祸心的丈夫顺利和离,走出一片锦秀芳华!--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老太爷本也算是书香门第,耐何家族没落,自己又才华有限,考上了秀才之后便再无精进,也不会什么求生的活技,两夫妻生活算不得富裕,还时常需要姚氏娘家接济,生下三个孩子后甚至还过上了一段很拮据的日子。

幸而大儿子陈玉涛从小便聪慧,科考又一路得利,如今金榜题名,总算是光耀了门楣,让陈姚两家一跃成为了临淄城内的新贵之家,之后陈家再与沈家联姻,虽然背后受尽了嘲笑与奚落,但到底得到的实惠也让众人羡慕不已,端看如今陈老夫人的穿戴打扮就能知道一二。

陈老夫人虽然不喜欢长安这个药罐子,但到底也不敢得罪沈家,是以,对长安她还是维持着表面的客气,可刚进得屋里,看着长安斜靠在榻上,依旧是记忆中那幅软绵绵的病态,不由皱了眉,嫌恶的目光从眸中一闪而逝。

红绡目光四处扫了一圈,她不常来,但每次看得这屋中的布置摆设便是暗暗咬牙,被家人捧在手心里的武国公独女,自然是要什么有什么,恐怕整个陈府的布置与装潢都比不上长安这一间屋里的。

大周国手的山水墨画,精致的汝窑瓷瓶,对月交颈的粉彩鸳鸯壶,锦绣仕女采花图的夹缬屏风,就连长安躺的那张软榻上的竹席听说也是南岳的幽竹编织而成,舒爽透凉,轻若无物。

红绡目光一一扫过,眸中是掩饰不住的羡慕嫉妒恨。

紫琦已经自动上前给陈老夫人搬了个锦凳,老夫人刚待坐下,红绡有些尖细的声音却倏地响起,“老夫人来了屋里,夫人也不见礼,没得说出去让人觉得国公府出来的小姐不懂规矩。”

红绡早就拿捏住了长安的性子,这就是个安静的主,不争也不夺的,这才由着她长久地霸占着陈玉涛,可只是这样她又怎么能够满足?没能生下个一子半女的,她始终不能被记在陈家的宗祠族谱,算不上个正经主子。

今儿个借着老夫人的势,她说什么也要让心中所愿得偿,所以眼下给长安来个下马威那是很有必要的。

陈老夫人刚欲坐下的身形僵在了半空中,肥胖的身子一时之间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额头之间立马浮上了一层细汗,忍不住抬眸瞪向了红绡。

她如今也不是从前的小门小户经得苦受得累,这两年多的安养造就了这一身膘肥体胖,如今就只是这样半僵着一会儿,那小腿肚子也忍不住在打着颤,心里又将红绡骂了又骂,果然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若不是看着这丫头照顾着玉涛还有几分尽心,她怎么会替红绡出这个头?

陈老夫人从前也不怎么与长安相处,这个媳妇本就体弱,晨昏定醒也是给免了的,偶尔来这一趟双方虚应一下也就习惯了自坐自的,在她印象中长安说不上三句话就直喘气,哪里还能赶着给她见礼?

红绡这丫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真正是将她给僵住了。

“红绡姑娘这话可说错了,”长安淡淡的抬了眸子,身形却是一动未动,“老夫人怜惜长安病弱是以不多加要求,那是老夫人心善……可有些人见到了主子却这样不懂规矩,我倒不知道这是陈府教出来的下人礼数?”

“噗”!

紫云就站在门帘处,没忍住给笑了出来,薄薄的竹帘哪能挡住这笑声,红绡登时涨红了脸,两手在身前绞着,那模样尴尬无比。

长安一个眼神过去,紫琦忙过去扶了陈老夫人,老夫人的目光沉了沉,干巴巴地应道:“媳妇说得在理。”这才重重地坐了下去,却忍不住抬眸打量起长安。

纤长的睫毛如蝴蝶的羽翼轻颤,那双眸子虽然似疲惫间的欲增欲合,但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气势,淡定而沉稳,就像园里的那颗老松柏一般,风吹不动,雨打不惊。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棂洒在长安的侧面,那静白如瓷器的肌肤更多了一层莹润,看起来细腻柔滑,全然不似从前那病态的苍白。

老夫人心中咯噔一下,这长安明明还是和记忆中那柔弱的模样没差几分,但今儿个的感觉怎么完全不一样了?

“红绡姑娘,你可是初次向夫人行大礼,我这就去给你取个蒲团垫子,可别跪坏了腿。”

紫琦轻咳了一声,说出这貌似好心的一番话来,回身便转入次间去寻那蒲团垫子了。

紫云捂着唇在帘后偷笑,紫雨愣愣地看着屋顶,唇角却微微上翘。

长安眸中闪过一丝笑意,不禁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看了过去,红绡一张脸红得好似着了火一般,咬了咬唇,目光求救似地看向了陈老夫人。

从前仗着是陈玉涛的通房丫头,她哪里给过长安半分尊重,就算是行礼也是草草带过,如今要她正经地给长安行礼,不是承认了她低人一等的身份,这可是她心底最深的痛。

红绡本就心气高,哪里咽得下这口气?是以,才向陈老夫人望了过去,希望她看在陈玉涛的面子上将这份尴尬给化解了去。

陈老夫人眸中光芒一闪,又看了一眼长安,这才点了点头,沉声道:“是了,红绡该给长安好好行个礼,这往后抬了姨娘可不就是天天要向主母请安问好,这规矩还是得立着,莫让外人笑话我们陈府的人没礼数!”

陈老夫人说完这话,目光却是扫向了长安,隐含一丝冷厉之色,看来她从前是小瞧了这个媳妇。

屋内的薄荷百合香袅袅飘散着,吸入众人的鼻端却不都是一个味儿,有人急迫,有人心焦,有人满怀探寻,更有人了会之后暗自得意。

长安不由在心中冷哼一声,从前的她一心要讨好陈家的人,对陈老夫人自然是多有容忍,就算卧病在床,在称呼礼数上也从来不会亏了去,可如今再看着这副嘴脸,她实在是提不起任何兴致来虚应。

更何况,这一次陈老夫人带着红绡来,是明明白白地要给这丫头抬了姨娘的身份,让她有机会在主母之前诞下子嗣。

这欺负人都欺负到自个儿门上了,若不还以颜色,这些人恐怕真是要蹬鼻子上脸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