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养了个女神大人

更新时间:2020-02-02 13:40:15

养了个女神大人 已完结

养了个女神大人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我是红薯 分类:言情 主角:王王父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我是红薯原创的言情小说《养了个女神大人》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王王父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此篇文,造谣中伤,歪曲事实,泯灭传说,胡言乱语,尽毁三观! 看者,无一不对生平所学产生怀疑,但内容却实打实的胡编乱造。 那么……你,敢看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六章 香炉?是丹炉

上官翎羽直接对刘忠堂说道:“刘爷爷,您千万不要上了他的当!”

刘忠堂被喊得莫名,有些凌乱。

“你这又是……”

上官翎羽道:“他左说右说,说白了还不就是为了骗走这件宝物嘛?您想想,他所做的一切还不都是为了带走它?”

一语中的!

王昃背后冷汗那个冒啊,心想这小丫头片子怎么就这么聪明?

果然是胸大无脑啊,她胸部那么小,果然是‘有脑’的很啊!

但王昃不准备解释,所谓言多必失,有时太过激进的解释,反而会让人生疑。

果然,刘忠堂刘老爷子代替了这个角色,他高声喝道:“你不要再胡闹了!平时爷爷们疼爱你,并不是你用来耍泼的资本!这是关系到整个刘家存亡的问题,你到底在胡搅蛮缠些什么?你说他要骗走宝贝?可是就连我都不知道这里藏着祖辈的东西,他一个外人又怎么可能知道?又怎么能来骗我?而且是我们主动找的他,这是机缘,我们刘家难得的机缘,你自己遇到了本也是好事,我还指望利用你这次机缘,好好给我那老伙计化解化解,可谁知道你……竟然越来越过分!你们上官家现在是个什么境地,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

一番话把小姑娘骂愣住了,她委屈极了。

女人就是这样,她认为是对你好的事,她做了,即便结果会很糟,但她依然会感觉很正义,如若像这般被骂,她不会感到‘恍然大悟’,反而只会感到委屈。

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她把一腔委屈都发在王昃的身上。

上官翎羽指着王昃娇喝道:“就他?还是机缘?我呸!好,您说机缘是吗?那我今天见到他了,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你说,你能给我什么机缘?要是没有的话……我就我把这香炉砸了,也不可能让你带走!”

女人耍了横,神魔都退避三舍,何况一个小小的王昃?

而更过分的是,他脑袋里的女神大人比他反应还大,说要是今天带不走这丹炉,就同归于尽!

你看,女神大人耍起横来,连‘王昃死了她还会活着’的谎话都不说了。

王昃一个脑袋两个大,感受着两个女人‘隔空’耍横,他心下一横,想着所幸自己干脆也耍横。

但男人啊……天生就是怒气值来的快,退的也快那种。

叹了一口气,王昃挤出一点微笑,但怎么看怎么狰狞。

他说道:“既然有刘老爷子从中介绍,也算得上是一份机缘,那么……我便给你一份天大的机缘好了。”

这话让在场所有人都一愣。

谁也没想到,本来就是‘说说’的一句话,竟然真的要实现它。

王昃看着上官翎羽的脸,惋惜的说道:“本来是个极漂亮的小姑娘,可惜这道疤伤在‘命坎’之上,哦,这是面相的说法,此地有伤……即便最好的医术也不能完全去疤。”

上官翎羽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脸上闪现一阵痛苦。

不过她却说道:“我喜欢,怎么着吧?我就中意我脸上有疤!”

王昃呵呵笑道:“既然如此,这机缘却是给不得你了……如果你承认自己想要去掉疤痕,想要恢复美丽样貌,我便能帮你实现,反之……那也不错,本来镇压如此大凶之物,实在耗费心神,你若打破它,到省了一番周折。”

刘忠堂一听就不愿意了,说道:“这是什么话?她又不是我们刘家的人,怎么能由她来决定?小先生你可别因为气这个小丫头,耽搁了大事啊!”

而此时的上官翎羽则进入了一种天人交战的状态。

要说她不信王昃,但由于王昃真的从这古屋中找到了宝贝,又让她信了百分之一。

而百分之一的‘信’,对于能恢复自己的容貌而低个头,这显然已经足够。

女人一辈子最重要的是什么?这张脸绝对能排进名次。

如若一个样貌丑陋的那也便了,可上官翎羽长得却是极美,自己也无数次用半张脸折出一张照片,里面那美丽的人儿,她也是十分喜欢的。

犹豫半响,她用细若蚊鸣的声音说道:“真……真的能去掉?”

为了这道疤,上官家可谓是访遍名医。

而王昃敢说出‘命坎’的理论,也是知道上官家的人肯定想了一切能想的办法,而现在那道疤还在,就能说明很多事情,也给王昃一个很好的编谎话的理由。

王昃只问:“你想不想?”

上官翎羽一咬牙,大声说道:“想!”

王昃现在都想好好嘲笑她一番,可惜这跟自己目的……有些冲突。

他默默不语的从怀里拿出一个看着就古老的小瓷瓶,手指在那瓶口来回移动了三四次,才一咬牙轻轻拧开了它。

数百年,这个瓶子第一次被人打开,而作为‘动手者’的王昃,他感觉到心疼。

很小心很轻柔的,几乎免去了一切能产生颤动的动作。

甚至说话声音都很小。

“谁去给我拿个容器?”

闻言,就有人拿来一个碗。

王昃狠狠瞪了那人一眼,说道:“小点的!”

于是又有人拿来一个酒盅。

这下王昃才满意,而他的这番谨慎入微的举动,也让在场所有人对他手中的瓷瓶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尤其刘海蓝父子,这俩货就喜欢淘弄一些古玩,远远看着瓷瓶就觉得是有年头的物件,恨不能直接抢过来把玩把玩。

王昃轻轻的扣动瓶身,从里面倒出了极少的一点,连自己都感觉有些‘寒碜’,又倒出了一点,随后马上盖上瓶口揣进怀中,这时才重重的喘了几口气。

不是他紧张,全因为自己刚才都没敢太用力的呼吸。

上官翎羽把小脑袋挤到他旁边,焦急的问道:“这是什么?这是药?呃……真抠门!”

当她看到仅仅浮在杯底那一小点粉末,不免奚落了几句。

王昃使劲瞪了她一眼,他本性倒不是小抠,那种拉完屎用手指抠屁股,还会放在嘴里品一品的事……他是干不出来的。

但这东西实在太珍贵,用一点就少了一点,如果用光了,祖辈唯一留下的东西也就没了。

王昃对刘忠堂说道:“有酒吗?要好酒。”

刘忠堂一面急切的想让王昃帮他们刘家改气运,一面又好奇这粉末到底是什么东西,破天荒的竟然拿出了自己珍藏三十年的一瓶好酒。

这酒没有商标,或者说年头太久,商标已经看出是什么了,光看那经岁月磨砺得不成样子的陶瓷瓶,也能知道这酒的不凡。

就连不好酒的刘海蓝,见老爸将这瓶酒拿了出来,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有些‘酸’的说道:“爸,您还真舍得。”

酒瓶方一打开,一股特异的酒香就飘散开来,围绕正房久久不绝。

王昃接过酒瓶,虽然知道酒好,但再好也不及自己的药珍贵啊,毫不犹豫的就倒了一些在酒盅中。

但酒一出瓶,王昃就心道‘浪费了。’

酒如凝脂,色如琥珀,细闻如丝竹空明。

只有解放前,那些国际知名的老酒坊才能酿出这种酒,这也是喝一点就少一点的东西啊。

酒液很快混合了那些粉末,奇异的一幕出现了,瑰丽的琥珀色竟然迅速的褪去,只留下一种粘稠的白。

王昃看着酒瓶,看了又看,实在忍不住竟然当着人家主人的面,直接抬起来喝了一口。

这让在场所有人都齐刷刷愣了一下。

王昃不好酒,甚至不会喝酒,但还是没经受住酒香的诱惑,犯了一次‘美丽的错误’。

他陶醉了好一阵,见现场气氛不太美好,有些尴尬的说道:“我……我就是看看这酒跟这药和不和,呵呵……呵呵……”

刘海蓝气愤的说道:“那也要在你倒之前试啊!这都倒了还试什么?”

刘忠堂伸手制止了儿子的咆哮,还瞪了他一眼,又对王昃说道:“既然小先生喜欢,便送与你吧。”

说着话的时候,王昃明显能看到他嘴角有些颤抖。

刘忠堂是心疼,但他也明白一个道理,向王昃这类的‘神仙人物’,如果能接受你的定点好处,来日必会换你更大的好处。

比如曾经自己见过的那个‘三语少年’,若不是自己请他吃了半只烧鸡,想来也是不可能对自己说那么多的,而他也时常后悔,怎么就不多请他几只?又不用什么钱。

王昃刚要拒绝,刘忠堂又说道:“你若不收,我便砸了它,就当祭奠先祖了。”

王昃只得尴尬一笑,心想骗了人家宝贝不说,还要骗人家好酒,自己这是……果然有神棍的潜质啊。

正当他们为了一瓶酒推来推去,上官翎羽实在等不及了,娇喝道:“接下来怎么弄啊!快点说啊!”

一群大老爷们被一个小丫头片子如此对待,都有些尴尬。

王昃挠了挠脸颊,说道:“这个……我也是第一次用,或者说……”

他突然眼神一正,沉声说道:“数百年以来,这药今天第一次被使用。”

“几百年?还真是古物?”

“几百年?那……那这药不是早就过期了,能用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