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世家庶女

更新时间:2021-01-20 03:51:10

世家庶女 已完结

世家庶女

来源:落初 作者:如小果 分类:言情 主角:明玉老太太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世家庶女》是如小果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明玉老太太,书中主要讲述了:淮安陈家,百年传书世家大族。明玉只是这百年望族里身份卑微的庶女,安分守己。只望将来嫁个四肢健全的夫君。却不料飞来横祸,原本与堂姐订了亲事的未来堂姐夫,突然上门退婚,要娶了她为妻,将她推向了万劫不复的境地,她能否在逆境中杀出一片锦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顾妈妈是顾氏的陪房,忠心耿耿在顾氏还没出嫁的时候,便赐了她顾姓,后来陪着顾氏嫁来陈家。顾妈妈跟了顾氏多年,多少也摸清了顾氏的行事作风,揣度道:“太太是怀疑青音?”

“你也说十三不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事儿……希望,这一次我没有看错眼!”

顾妈妈叹了口气:“太太还没吃午饭,奴婢先传饭吧。”

话音刚落,明菲从外头进来,一边行了礼一边道:“娘怎么把十三妹锁了起来?这般锁了起来,娘莫非也信了那背信弃义登徒子的混话?”

顾氏看着女儿,她这个女儿,聪明是聪明,然而做事太冲动,顾氏端了矮几上的茶,来不及与女儿说上一句话,大丫头香莲站在门口恭恭敬敬回道:“几位姨娘过来服侍太太用饭。”

“今儿不用了,叫她们都回去。”

香莲应了一声,明菲这才想起午饭的事儿来,一叠声地吩咐香莲传饭,亲自去收拾了桌子,饭菜还没上桌,外头又传来一阵问好声,是四老爷回来了。

顾氏起身相迎,四老爷才从外头回来,身上的斗篷都来不及脱,一脸怒意,一进门便朝顾氏怒道:“瞧瞧你教养的女儿,现如今惹下这样出格的事儿,你不嫌弃丢人,我还嫌弃丢人。若早早听了我的话,将她送走,如何能得罪了三婶婶!”

明菲呆住,顾妈妈忙走过来拉着她道:“十小姐先回去吧。”

明菲由着顾妈妈拉了出来,回想起父亲的模样,又担心地扭头望去,顾妈妈低声道:“老爷不知在哪里吃了酒,横竖上头还有老太太,十小姐莫要担心。”

屋里隐隐约约传来顾氏微带薄怒说话声:“她是我女儿,难道就不是你女儿?”

四老爷被堵得脸色绛红,冷哼一声道:“就因为她是我的女儿,我将她养这么大,难道她就不该回报我一二么?她不报恩就罢了,还惹出这样的事儿来,我以后还如何抬得起头做人?!”

顾氏忍不住捏紧了手里的绢子,冷笑一声道:“老爷打得好算盘,你既说她是你女儿,难道就不是明菲的妹子?明菲要嫁去京城,你也要将她送去京城,明菲嫁过去是正经侯府少奶奶,妹子却是一个老头子的妾!老爷是打算叫别人瞧明菲的笑话,还是瞧老爷的笑话?或者老爷的意思是送去了就不是明菲的妹子了。既然不是明菲的妹子,还能是老爷的女儿么?不是老爷的女儿,老爷还叫她孝顺老爷?这是个什么道理!或者,老爷连明菲也不打算认了?!”

这拐来拐去的一席话,把四老爷饶得晕了,顾氏平常不是话多的人,但倘或与四老爷说话,十回里头四老爷也不会赢一回。

顾氏早就对四老爷寒了心,但现在不可避免地又寒了一回心。面上蒙了一层冰霜,叫四老爷百口莫辩,咬牙道:“这件事看你怎么了结?!”

说罢,又怒气冲天地出了门。

顾氏气得浑身瑟瑟发抖,送走明菲的顾妈妈返回来,想劝两句,却不知从何处开始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顾氏由父母做主嫁来陈家,初初还有一段夫妻恩爱的日子,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变得?

顾妈妈心疼地看着顾氏,顾氏却已整理好情绪,平静地开口:“先传饭吧,十三哪里也把饭菜送去。”

顾妈妈点着头,趁机又回了一件事儿:“听门上的婆子,今儿早上咱们走了没多久,便有一位自称京城来得姓楚的年轻人递了帖子要拜访太太,太太不在家,那人留了话改日再来。”

顾氏看了一眼顾妈妈递过来的帖子,脸上终于有了点喜色,然而这喜色没维持多久便散了。顾妈妈深知其中的缘故,见顾氏这般,也忍不住替明玉惋惜:“原本是门不错的亲事……”

这头由顾妈妈服侍顾氏吃饭不提,明玉却没胃口,香桃看着逐渐冷掉的饭菜,出声劝道:“十三小姐千万别这般消沉,果真没有的事儿,太太万万不会冤枉了十三小姐。”

顿了顿,语气更为慎重了几分:“十三小姐想想,青音和青桔可是太太给十三小姐选的人!”

眼前的迷雾因为这句话劈出一道光来,三太太讽刺顾氏的话犹在耳边——“……就算你瞧得上志远,也该选个配得上的……”

原来三太太这话并非是无缘无故地说起,明玉自个儿是被整件事唬得全乱了方寸,认为顾氏也不相信她是清白的,可若是不相信,自然会将她交给三太太处理,不会将她领回来。她已是戴罪之身,更不会将香桃派过来服侍她。

香桃十四岁就被顾氏提了起来做大丫头,香桃的地位井然和顾妈妈等同,明玉还曾觉得怪异。

原来,这才是香桃真正的好。再想顾氏说有始有终的话,顿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只是,这件子虚乌有的事儿,顾氏能给她一个清白么?明玉知身为女儿身的悲苦,顾氏这般好的出身,还是嫁了四老爷这么个人。而她纵然是清白的,又能嫁给什么样的人?就算最后给了她清白,她似乎也只有死路一条。

陈家的女孩儿这么多,她一个庶出,死了就死了,谁又会去追究。而罪魁祸首王志远,至多不过说他风流罢了,而这风流的背后,还有陈家女儿如邱家女儿那般不知检点的缘故在里头。就是死了,也是被人唾弃的野鬼。

明玉看不到一点儿希望,怔怔地坐着,心一点一点沉下去。目光无意识地落在小跨院紧闭的门板上,她连逃的机会也没有……

陈老太太回来的时候外头的天已经全黑了,三太太冒着雨去二门上迎接,早蓄了一眼框的泪,还没见着陈老太太的面,便哭天抢地地闹起来,说明珍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她也不活了。

陈老太太板着一张脸,斥道:“你是想嚷嚷的全淮安人都知道才甘心?!”

三太太这才住了口,陈老太太回来的消息送到顾氏屋里时,顾氏正在看明玉抄好的经文。香桃在一旁说明玉的情况:“……午饭也吃了,写了一下午。”

顾氏的脸隐在阴影里,香桃看得不真切,顿了顿继而道:“奴婢斗胆,奴婢始终觉得此事不真,志远大爷来咱们这头,也都是去了六爷屋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