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爱妃在上:邪王请上榻

更新时间:2021-01-14 06:34:55

爱妃在上:邪王请上榻 连载中

爱妃在上:邪王请上榻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指纤纤 分类:言情 主角:香雨小溪 人气:

主角叫香雨小溪的小说是《爱妃在上:邪王请上榻》,它的作者是指纤纤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从青楼到舞娘,再到……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她做不到。 一舞倾城,且看傲娇公主玩转天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六章 画中美人

浓浓淡淡的水墨调染出一幅美人图,鬓发如松涛,袖飞舞如蝶,竟欲飞翔。

眉间一点圆墨,是痣?是墨迹?只润染了万千风情,那眉眼,那樱一样的唇,这女子,七分神似,三分貌似,竟是她吗?

只是她从未以女装示他,难道他用了记忆里的那个容颜,把男装换成了裙装画了一幅千娇百媚的伊璃吗?

画中人,绝美脱尘俗,只如仙子。

心中有些欣喜,有些愁怨。

欣喜他画中的‘她’,却对未来泛起无限清愁。

轻轻将那画物归原位。

对镜照红妆,雪白裙装外罩薄如禅翼的轻纱,面无脂粉却颜如红酡,惹人欲醉。

理好了短靴,藏在裙里,犹疑着不敢出门。

“好了吗?”千呼万唤始出来,他的嗓音低淳浑厚,引来她的轻颤无限。

“好了。”娇羞一语,却未掀帘而出。

倒是他一闪而入竹屋,抬首望她,“真是一样的美。”他由衷地惊叹她为天人。

一样?心中暗奇,是与画中的女子一样的美吗?

同一个人,美岂会有两样?

“那画好美。”是赞那画风,细腻如赏,把‘她’画得太过玄美。

他未迎言,只牵了她的手,顾左右而言它,“一起去看桂花。”

出了竹屋,穿过竹林,远处一座座山连绵起伏,眼前却豁然开朗,却是漫山的桂花,花开万顷,风乍起,抖落花雨飞满天,万千旖旎,芬芳满香,果真是绝佳的一处风景。

与竹林,一个清幽,一个娇艳。

子淳没有骗她,果真是天堂一样的美景。

绛唇展袖揽空寂,妙舞斑驳洒花间。

伊璃轻甩长袖,随风起舞……

忽而乐声响起,是子淳。

随手拈来的一片竹叶,唇轻含,吹之,悠扬而简单的音乐奏响,仿如天籁,与伊璃的舞浑然天成……

优美的旋律,翩然的舞姿,仿佛那远古荒芜的古道,仿佛那奔放灼热的异域风情,伴着浓浓的桂花香,一姿一式,一颦一笑,天地为之倾倒,观者为之动容……

伊璃的舞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竹叶曲毕,舞袖合拢,静静立于桂花树间,他望着她痴痴无语,久久无声。

什么天荒地老,什么海枯石烂,万千情意,尽在眸中。

终于他扶了她的手坐在碧翠的草坪上,“好象‘雪儿’飘飞的感觉,好美”,他轻叹。

“随意的一舞,公子见笑了。”

“花间起舞,只翩翩若蝶。”

“只凡人一个了。请问公子贵姓?”再不想错过,总要知道他是何许人也。

“慕容淳。”

“公子可是复姓慕容?”慕容是当朝天子的大姓,再想起她身上这套裙装的质料,这子淳莫非与皇家有关?

倘若如此,她如何惹得起。

“正是。”

“公子此番可是从京城来。”伊璃暗暗试探他的身份。

“不是,我从边域孟江而来。伊璃叫我子淳即可。”

先是暗暗松了一口气,不是京城的人就好。随后却惊讶了,子淳刚刚可是叫了她的名字了。

“怎么,子淳早知道我是谁了。”有些不服气,他何时查清了她的女儿身份,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一清二楚。

她还躲着他,看来真是没有必要。

如此一来,她的出身香间坊,他不是也早已知晓了。

所以这一个月来,他不屑来找她吗?

原来竟是如此。

喉头一哽,心下恻然,只想远远的逃开。

从山下的再相遇,这短短的两个时辰来他竟未拆穿她,已是给足她面子了吧。

“早想去拜访,只是忙于公事。”他搪塞的有些聪明。

那个地方,去了,是玷污了他的身份吧。

他的话音才落,伊璃已茫然而应,“对不起,我还有些事,失陪了。”忽然间心里感伤,只想逃开。

疾步而离,如墨的靴子飞逐在花间,身后却没有他追来的身影与脚步声,心凄然。

他笔直的身影伫立在桂花树下,正欲追她,突然间额上冷汗涔涔,眉头紧蹙,跌坐在草间,无助着望着她的背影慢慢的消逝在他的视线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