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弃妃要出嫁

更新时间:2020-12-05 07:10:30

弃妃要出嫁 已完结

弃妃要出嫁

来源:落初 作者:瑜玥 分类:言情 主角:凌厉麻木 人气:

经典小说《弃妃要出嫁》由瑜玥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凌厉麻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当她想要摆脱血腥生活的时候,却遭到了组织的劫杀;当她决定用死来遗忘那些前尘往事,让其随之灰灰湮灭的时候,老天却跟她开了一个玩笑,给了她一个新的身份,让她有了重新做人的机会。如今,却又想收回他一时无心的施舍吗?丫丫的,欺负人也不带这样的吧?老娘不发威,还真当老娘好欺负呢!于是,红颜一怒,化身为凤,开始了她的纵横之路。片段一:“这是本王拟好的休书,从今以后,不要再让本王看见你!”男子冷漠倨傲的眼眸带着一抹不屑。“王爷,不要啊,臣妾自嫁给王爷以来,自认为紧守妇道,不曾逾越。你叫臣妾今后还有何脸面见人?臣妾不要。。。不要成为天下人的笑柄!呜呜。。。”女子泪流满面的乞求着男子,希望男子能够收回即将改变她一生命运的那封休书。男子眼里有了一丝迟疑,但,很快就被厌恶所替代,冷声说道:“不要让本王改变主意收回这些珠宝,滚!”兴许是被吓到了,兴许是心疼那些金灿灿的黄金珠宝,只见女子浑身一颤,像是见鬼一般,赶忙带着十几箱的珠宝,破门而出。“哇,阳光,我来了!我终于自由了!”刚走出王府大门,就张开双臂大喊。嘴里吹着口哨,打着响指,丝毫不逊色街上的流氓混混。王府里的下人们都觉得她是伤心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祥之人?”云泷帝眼神复杂的扫了一眼月翎,流露出来的质疑被月翎清楚的看进了眼里。

“对,他贺月王朝首先给本朝送来这样一名不堪入眼的女子,首先就已经是辱没了两朝几百年来一直没有保持的盟友关系;其次,以千年玉冰蝉相赠,说明他们目中无人,在向我朝炫耀他们的财力,更是一帖无言的战书;这些且都还不算什么,臣还听说,贺月王朝在和亲公主临行前夜,该疯的都疯了,该傻的,一夜之间全部痴傻,就连太医,都无法诊断出是何原因。试问,这样的女子,有何资格可以配得上我朝赫赫有名的炎王?”曹费说的慷慨激昂,口水直喷!

“啊?原来真有这回事啊?原来还以为是谣传呢!”

“是啊,前段时间,我也有听说过此事,但,后面却无法得到证实,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原来是真的!!!”

“也是呢,当初我也听说过此事!”众大臣开始在下面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似乎,都不解贺月帝为何送来这样一名女子,难道真的是为挑衅云龙王朝的尊严?

“月翎公主,你对待这件事,要怎么说?”云泷帝最终将目光锁定在月翎的身上。

“月翎无话可说!只是。。。月翎心有不甘!”这云泷帝若真听信了那些小人的谗言,又怎会问她?他不过是想向她要个解释,一堵众口之忧罢了,她又怎么不明白?“月翎为了两朝共续和平,几经周转,颠沛流离的来到贵国,贵国不理解也就罢了,居然还要制造流言蜚语来污蔑月翎,月翎心有不服!”

“不服?制造流言蜚语?你是说我皇不分是非吗?”曹费很巧妙的讲话题转给了云泷帝。

“你们云龙王朝的皇帝,年纪轻轻,就将周边想香没云泷王朝的小国给并香了,这中间虽然少不了你们这些大臣的辅佐,但,同时也证明云泷帝君是一位有谋略,有手段的皇帝。这点,是有目共睹的,就连我父皇,也曾不止一次的在我们耳旁夸奖云泷帝治国有方。云泷帝君更是我们众多皇兄姐妹心中的楷模。可如今一见,心中惊觉传闻果然不能当真,他虽没有到是非不分的地步,不过,用了一批你这样的是非不分的大臣,月翎还真是为他感到悲哀呢!”月翎一语双关,即给云泷帝戴了一顶高帽,又打压了曹费的气势。这样,就算云泷帝觉得她放肆了,也不会过多的怪罪于她。

“你。。。”曹费当场就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他已在**上摸爬滚打的混了数十年,有谁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数落他?就连当今皇上,说话还得看他一个高兴不高兴呢。如今,却被一个小丫头片子数落的连话都说不出。叫他今后还有何威严在朝堂之上呼风唤雨?“你这妖女。。。你。。。”

“那你要怎么解释?你们贺月王朝在你临行前夜发生诸多怪事,一夜之间,皇宫里竟丢了数名宫女太监,杳无音讯!难道,这些还不够证明你是不祥的吗?难道这些都是巧合?”曹费咄咄逼人的质问道。“皇上,臣还听说,16年前,眼前这位公主出生之时,整个贺月皇宫处处蔓延着漫天流火,直到这位小公主顺利产下,发出哭声,大火才离奇的消失。而后,又有百鸟在空中飞旋,久久不散。这说明什么?说明她就是一妖女降世!”虽然,事后被贺月帝君制止了流言,将相关的人都秘密致死。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可是一直都在观察着贺月的一举一动,准备随时香掉这一大国。

“无中生有,何患无辞?”月翎突然觉得眼前这位大臣真的很会编故事。她若真有那么大的魅力,可以火烧皇宫,后又百鸟呼应,放在古时候这么朝代,怕是早已夭折了吧?还能活到今日?“云龙陛下,若是贵国真的不想联姻,直说便是?何必这样侮辱我们贺月王朝?践踏我朝的诚意?”

她承认,出嫁前是将那些曾经欺负过这具身体的主人统统的教训了一遍,她也不过是在二公主的房里演了一场皮影戏,谁知道她想见鬼了一样,就那样疯了。然后,顺道在将那些欺负过她奴才送进了敬事房呆了一个晚上,谁知道他们那么胆儿小,在什么都没有做的情况下,就那样让他们静静的呆了一夜,谁知道第二天却全部痴傻掉!那能怪谁啊?

“曹将军,此事可有根据?不要信口雌黄,听信了小人的谗言,从而毁坏了我们两朝百年来的情谊!”云泷帝严肃的问道。他可不想一个不小心就将两朝的关系置身在水深火热之中。

“这。。。”曹费有些为难起来。此事早就在16年前被贺月帝给封锁了,如今要他拿出证据,还真是有些为难呢。

“怎么?让这位将军为难了吗?还是,你们云泷根本就未将我贺月放在眼里?早在多年前就已在我朝布下了细作?”月翎一针见血的将曹费担忧的事情给揭发了出来。她深知,这件事打死那位叫做曹将军的男子,他也不敢承认,否则,两国的关系将会无法继续维持下去,战争一发不可收拾!

“曹爱卿,可有此事?”不怒而威的语气,让原本被气得说不出话来的曹费,吓的一个哆嗦!慌忙下跪辩解。

“臣惶恐!请皇上明察,为臣做主,不要听信了小人的片面之词!”原本趾高气昂架势,瞬间变成霜打的茄子般,蔫了下来。他要是能拿出证据,就等于承认了他背着皇上,在别国安排了细作;若是不承认,那么,这次的事情,只能打掉牙往肚里香了。心下恨恨道:“看来这小妮子不简单。三言两语就让他成为众人的焦点。更将皇帝的注意力引像了他不忠的假象。也难怪,长的这幅德行,却能够深得贺月帝君的喜爱,看来,也是有两把刷子的。否则。。。怎么可能会完好无缺的活到今日?”

周边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静,出奇的静,除了静,还是静!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叫做紧张的气氛,大家小心翼翼的等待着上头的判决,谁也不敢吭声,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成为出头的鸟儿。

“哟,发生什么事了吗?这么热闹啊?真是可惜,看来,本王又来晚了一步!”一道还未睡醒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眼球,纷纷转头看向门口,只见,流澈无非一副没精打采,睡眼惺忪的样子朝这边走来。

“你还知道上朝?”云泷帝愤愤道。心下却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皇兄一大早就将臣弟未来的王妃给迎进宫里,臣弟怎能不来?”流澈无非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要是不来,事后,耳朵还不定会受到怎样非人的折磨呢。“发生什么事了吗?”

“本来是有事的,不过,现在没事了!”既然有人都开口认了这个王妃,云泷帝又怎会继续这个话题呢?除非他傻,毕竟,这个曹费是两朝元老,现在还不是得罪他的时候;然而,那个公主嘛,又是别国的使者,更是不能得罪了。他可不想看见边关战乱,民不聊生的下场。“对了,炎王,你与贺月公主的婚礼筹备的怎么样了?朕还等着和喜酒呢。”

“让皇兄挂念了,一切都已准备妥当,就等着新娘了!”随后,暧昧的看了一眼月翎,不清楚的人,还以为是两人早已热恋多年似得。害的满朝文武的鸡皮疙瘩一个劲儿的向地上蹦跶开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