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水浒攻心计

更新时间:2020-11-26 06:01:02

水浒攻心计 连载中

水浒攻心计

来源:落初 作者:清樽一笑 分类:言情 主角:潘伊怜武大郎 人气:

《水浒攻心计》作者:清樽一笑,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潘伊怜武大郎,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枚考古女汉纸,魂穿成了水浒平行世界里的……金莲妹砸。北宋朝廷摇摇欲坠,北方金兵大辽虎视眈眈,前有伏虎,后有恶狼。但这还不算最坑爹的……“嫂嫂,你下来,武松有话说”呃,当年梦中美娇娘摇身一变,成为混迹在【一百零五个男人和三个女人之间】的女汉纸,新一代的开山怪???撩汉子,养妹子,占山头的日子很滋润。这种糙汉子的诡谲画风是怎么回事?---------起点独发,坑品好,日更,请放心入坑。感谢支持我的作品,也感谢支持正版阅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哪里过。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却把去填河”。

你游山玩水走亲戚地来到一个山村小店,随便要了一屉笼肉馅馒头。

刚吃了两个半,却发现手里剩下的半拉馒头里,忽然出现了一道弯弯曲曲,又黑又亮的短毛。

待你细思恐极地琢磨着这毛是从何处而来的时候,你却觉得自己好像手脚开始发麻,脑袋也开始犯晕,然后不知怎的天昏地转起来。

接下来你就变成了别人手里的“新宰割的又肥又嫩黄牛肉,童叟无欺”的大好肉馒头了。

而另外一个人,又重新开始上演你曾经经历过的这套戏码。

就像美国大片《人皮客栈》里演的那样,你正在兴高采烈地撩着妹子,吹着牛皮,捧着酒瓶,忽然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剥光洗净锁在了板凳上,任人宰割亵玩。

抛去所谓的“劫富济贫”,这种行为居然也能被称得上是‘好汉’的作风了?

这个观念,她实在不能苟同。

但潘伊怜也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古人好吃人肉的,的确不少见。

比如“见比丘尼有姿色者交亵而杀之,合牛羊肉煮而食之”“爱妾盛放盘中烹煮,赐与宾客共尝之”的那个变态石虎皇帝。

再比如那个吟出“满城尽带黄金甲”的黄巢以人为粮,将人唤做行走的“两脚羊”。

史书中记载,黄巢为了能够快速地补充粮草,制作了数百个巨型石臼,然后把四处掳掠的乡民,无论男女悉数投入石臼内,日夜不停地碾出肉糜,分给士兵吃。

“纵兵四掠,自河南、许、汝、唐、邓、孟、郑、汴、曹、徐、兖等数十州,咸被其毒”。四周的百姓都给吃光了。

这道流水作坊到底吃掉多少人,已经无从考证了。

瞧瞧,他们都把自己的同类当作了与猪狗无异的“两脚羊”了,其心性之残忍,可见一斑。

还有那个被封建统治者歌功颂德的“保皇室正统,效忠朝廷”的张巡,为了抵抗安史之乱叛军进攻睢阳,在城内弹尽粮绝的时候,为了填饱士兵的肚皮,几乎将整座睢阳的人口吃光了。

到了最后城破,整整三万余口的人被当作“两脚羊”吃了。

整整四万的城中百姓,最后仅仅剩余四百来人。

坚持自己的政治理念,没有错。

坚持抵抗叛军的侵略,效忠朝廷,这也没有错!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不能建立在对人民视为猪狗的极度剥削上。

你可以当忠臣,但不可以愚忠,更不能眼里只有高高在上的封建统治者,却将人民看作是随意抛弃处置的玩物,任意剥夺他们的生存权利。

对人民视为猪狗,这也就是为何唐朝在此之后迅速地衰败了下去,那么庞大的帝国只落得苟延残喘的地步,毫无招架之力。

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已忘却了唐太宗的那句名言警示:

水可载舟,也可覆舟。

作为英雄,杀人如麻,保家卫国,一将功成万骨枯,但这是不可避免的事。

但是英雄吃人如麻?

英雄吃遍了几座城池?

就连最青红皂白不分的史学家也不敢为这等残暴的行径歌功颂德,也会极力试图遮掩消除,或者是转移视线。

鲁迅先生说封建礼教吃人,这却不是甚么虚无漂渺的形容,而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惨状。

与张巡的所作所为形成鲜明对照的,则是在蒙古铁骑大军之下,坚持守了钓鱼城长达三十来年的王坚将军。

这位王坚将军可谓是真正的,为国为民的中华英雄。

在这长达三十年之久的坚守之中,连蒙古大汗都阵亡在了此城的脚下,也不曾迈过此城的一寸土地!

直到坚守到南宋灭亡,忽必烈又答应了此时的守将王立绝不伤害城中百姓,守城的32名将军这才弃城投降,但弃城的那一刻,没有一个人乞求怜悯,32名将军全部拔剑自刎,可谓忠烈千秋,令人万世敬仰!

保护国家,捍卫每一寸国土,维护民族的尊严。

其最终本质上,是为了保护这个国家的人民。

也只有真正发自内心底尊重生命,尊重人民的尊严和意志,才能够让一个国家长治久安。

所以,这就是无论潘伊怜当初怎么抱怨过自己国家内部的各种不理想的现状,但仍是发自内心地感激那个解放祖国的开国领袖和组织,让她无忧无虑地在一个和平的时代,没有战争的区域慢慢长大成人,还能够拥有自己的人生理想和爱好。

可现如今这个水浒世界,再也不是那个周遭和平的世界了……

几不可闻的重重叹息。

她忍不住暗中捏紧了拳。

虽说内心对这十字坡有着抵触心理,但此刻连自身都难自保,而这母夜叉孙二娘等人又是当地盘根错节多年的地头蛇,势力范围非同小可,也只得暗叹一声,等今后有了能力再来试图阻止。

而当下,她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要做。

潘伊怜躲在一处隐蔽性十分好,四周又是青葱灌木丛的青石堆旁,顺着青石缝隙,偷窥着对面不远处的十字坡酒店。

小酒馆里面似乎有几条人影在墙壁上不停地晃动,但不消一盏茶的时光,又重新归于了平寂,没有任何人要出来的迹象。

一轮红日渐渐地挂在了西边树枝上,快要接近地平线了。

远处层层叠叠的群山在金红色的彩霞里面翻滚着,然后沉沉地变成紫褐色的一抹。

时侯差不多了,该是收网的阶段。

一队蚂蚁匆匆扛着一些飞蛾、甲虫的尸体,绕过她的脚面,朝着青石板下方的裂口钻了进去。

潘伊怜静静地瞧着,慢慢地数着。

两百五十,两百五十一,两百五十二。

她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坚定而又沉稳。

“嫂嫂使不得,那人不能动啊!嫂嫂使不得!”

大树十字坡酒店的前厅突然冲进来一道瘦弱的身影。

***

人肉作坊里间。

墙壁上绷着两三张人皮,横梁上挂了几条皱巴巴的人腿,已经略微有些风干的迹象。

旁边有两个汉子憋红了脸,气喘吁吁地将一个身无寸缕,浑身湿漉漉,身量大约八尺来长,壮硕的汉子勉强抬到了一张剥人凳上。

“给老娘滚一边去!整天就知道吃酒吃肉,什么活也干不好!”孙二娘横眉倒竖,挽起了衣袖,瞪了一眼刚刚因为地面潮湿不慎滑了一跤,脸不幸着地的汉子。

这几日,日头毒辣,过往路人比以往要少了将近五成。今日这夯货倒是分量极沉,那几个粗人笨手笨脚,才洗刷褪毛干净了就累得像狗一般喘。这回少不得还得她自己亲自操刀。

孙二娘随手提起了一把剔骨刀,轻轻抚摸了一下刀刃。

刀是精铁打造的,昨日新磨,开了利刃,掂在手里,极有分量,却不知用起来手感如何。

也不知自家那痴汉卖完了肉馅馒头不曾。

孙二娘一边想着,一边举起了刀。

“嫂嫂使不得,那人不能动啊!嫂嫂使不得!”

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大叫。

这是哪来的痴汉,吃了豹子胆,敢跑到她的地盘上讨野火?!

刀子狠狠地扎下,插在了旁边的案槽上。

***********************************

剧场:

*

某日,你忽然发现自己穿越了,心中大喜!

作为一个知晓古今的现代人,终于可以凭借手中所掌握的各种技能大开金手指,叱咤风云!

“大娘,这是什么朝代啊?”你拉住一个瘫在一个乱树枝胡乱围成的栅篱里,眼神无光,穿着破烂的老妪。

只见头发花白的老妪似是根本听不见你的言语,只是在不停地低声呢喃:

“死了……都死了……”

“死了……”

“死了……”

你问了好几遍,也不见她回应,心里忖道:【这人什么毛病,受了这么大的刺激?】

想问其他正常一点的人,但却奇怪的是,路边凌乱地出现的大都是这种意识不清的人,找不到一个正常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行了一段路,终于在一个转角处撞见了几个兵卒。

只是奇怪的是,他们手中并未拿着武器,而是拿着绳索,镰刀之类的物什。

你喊住了他们:“几位官差大人!请问这是什么年间啊?”

只见那几个士卒大喜,快步朝你奔来:“快!那人看上去肉多汁嫩!”

“卧槽什么玩意?!”你大惊失色,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们手中的套索拴住了脖颈,手脚也被缚起来。拉着你踉踉跄跄地往前走。

只听见他们一路对你品头论足:“寻了这么久,没有想到这城里居然还有这等货色的两脚羊!膘肥体壮,张大人交代下来的任务可算完成了!”

前方各处堆积着毛骨悚然的累累白骨,还有众多的人在凄厉哭喊……

两个破败的大字高高悬挂在一座城池的上方:

睢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