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逼婚99天:首席爱宠小甜妻

更新时间:2020-11-22 06:19:43

逼婚99天:首席爱宠小甜妻 已完结

逼婚99天:首席爱宠小甜妻

来源:落初 作者:琴止 分类:言情 主角:刘若依张盼盼 人气:

新书《逼婚99天:首席爱宠小甜妻》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琴止,主角刘若依张盼盼,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绝色美少女酒后遇上微服俊总裁?可人家有未婚妻了唉!算了算了争不过,刘若依默默遁走,却发现竟然怀孕了!算了人家结婚了,当个单身小妈咪也不错!可是为什么,又要遇见他?小妈咪果断撇清关系:总裁,我们不太熟!总裁将她捆成人肉粽子吊起来,冷笑:小丫头别想逃,今生你只许做我的妻!新书连载,《国王的秘密:前妻,偷偷约》快来支持哦!PS:读者群号80306493。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啊?!”刘若依一声惨嚎,转身扑倒在了床上,半晌之后她抬起头十分沮丧地道,“何老师,我昨晚喝多了……”

“我知道。”

“所以我不记得我昨天晚上对你做过什么了……”刘若依继续解释。

“嗯?”何天瑞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跟不上趟了。然后,接下来,他听到了匪夷所思的一段解释:“何老师,我知道你是有未婚妻的人,我……虽然没有男朋友,但是我没准备破坏你的婚姻……所以,你不会叫我对你负责的吧……”

……

……

何天瑞眉头急抖了几下,他终于明白过来:这小女生竟然不是叫自己对她负责,而是在解释,或者说是正在撇清跟自己的关系,她说她不想对自己负责!

她不想负责!

只听刘若依十分惭愧地低头:“我的记忆只到昨天晚上在酒吧我抱着你的头……亲了你……后面的我就都不记得了……”

因为惭愧,到后面她的声音几不可闻……

何天瑞沉默了足足十秒钟,他突然很想仰天长笑三声:这傻妞,她还真是不了解自己,若是自己不愿意,这天下的女人有谁敢强行要他?

没想到她竟然忘记了昨天晚上是自己主动要的她?

“你昨天是第一次。”何天瑞突然开口。

刘若依很不好意思地点头承认,脸红得像个猴子屁|股。

自己的第一次,竟然把老师给睡了!这酒果然不是好东西,能乱Xing啊!平时那么矜持淡定的一个女生,喝多了竟然敢扑倒老师!

这跟老鼠喝多了敢吃猫有什么两样?

“你不想负责?”何天瑞挑眉,她还真是太傻,竟然没有意识到,她或许可以向自己提些什么要求的,而自己,并不是一个对枕边女人小气的男人。

刘若依十指交缠纠结,一边扒拉着自己的手指头,一边低着头嘟囔:“你很帅,讲课也讲得很好,你是个好人……”

何天瑞很想仰天大笑一声:哈!这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发好人卡!发好人卡的目的,当然是拒绝和疏远!莫名的怒气开始聚集。

只听刘若依接着道:“虽然昨天我是第一次,但你不是第一次啊,所以你跟我那个……也没吃亏对不对?虽然我……没有男朋友,但是你有未婚妻啊,我不能破坏你的婚姻,所以,你能不能不要叫我对你负责或者赔偿什么的?我听说你很有钱的……可是我没钱……”

“你对你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难道就没有什么期许?或者,你可以反过来跟我要钱?”何天瑞试探着问道。

他最想不通的就是这一点。

一个女生唯一的第一次,醒过来竟然首先想着要撇清关系,这是什么脑子?

“我又土家里又穷……第一次……呵呵……有那么珍贵吗?”刘若依突然失控地掉下泪来,笑看着他问道。

随后却又迅速萎靡下去,她耷拉着脑袋:“你那么帅,你未婚妻那么有钱有地位,你还是我老师,我把你给那啥了……你和她不找我麻烦就不错了,我哪里还敢反过来敲诈你……我还没有活够……”

脑海中陡然想起昨天晚上芮晨刚那些足以剜心的话,刘若依心头像是被针扎了一般疼。

何天瑞气笑了,他刚才还怜惜这蠢女人是第一次,真实不做作,还那么珍而重之地帮她清洗,天知道,人家并没有将第一次看在眼里,更是将昨晚的一切忘得一干二净!

竟是如此地不知自爱自重!

那自己这算什么?表错了情?自以为是?还是什么?

也好,既然她自己都不在意,那就好办了!

原想转身就走,可看着她蜷缩在浴巾中的玲珑曲线,何天瑞双眸一黯,冷冷地道:“不想负责也可以……”

“真的?”刘若依惊喜地抬头。

那抹惊喜落在何天瑞眼中,越发觉得刺眼和讽刺,他咧嘴,露出一个冷酷的笑容来:“你必须再陪我一次!”

“什么?”刘若依失声惊呼。

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也就发生了,如今自己可是清醒的,他怎么能……这不是君子所为啊!

何天瑞此时已经失去了所有耐心,他脑海中浮现出昨晚那具玲珑的美丽躯体,呼吸陡然粗重起来,上前一把就将浴巾拉开。

“呀!”肌肤乍凉,刘若依惊呼一声,双手本能地抱住了胳膊,双腿也紧紧蜷缩在了一起,想要遮掩所有的美好。

何天瑞咧嘴冷笑:“怎么,你觉得你能对我负责了?”

刘若依身子僵住,她茫然地看着何天瑞,明明刚才还神色温和轻松,怎么突然变成这样?

修长有力的大手握住了她的手腕,放在头顶摁住,那美好到极致的风景就那样无遮无拦地肆意袒露出来。

刘若依感受何天瑞手的力道,知道自己反抗不了,正在羞窘交加,却听何天瑞又道:“反正昨晚都已经给我了,再给我一次又何妨?或者,你打算对我负责,准备去跟我的那个未婚妻谈判?”

何天瑞说起姚熙媛的时候咬牙切齿,刘若依听到这个名字却心惊胆战:去跟姚熙媛谈判?她铁定会杀了自己吧?自己可是用了她的男人啊……

刘若依本能地摇头,紧闭着地双眼根本不敢去看何天瑞的身子,这男人腰上只围了一条浴巾,如今又咄咄逼人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她哪里还敢看?

然而事情并不会因为她当鸵鸟就会停止,当她的身体被彻底打开,她终于绷不住了,狂乱地摇着头落下泪来:“不要……求你……”

不过是看了这么两眼,甚至都还没怎么触碰她那些诱人的地方,何天瑞此时就已经如同体内挂起了台风,再看她梨花带雨无助落泪的样子,更添几分清纯可人,早知如此,何必刚才说得那样无所谓?

此时的何天瑞已经没有办法停下来,他一只手扶住了她的下颌,逼迫她看着自己,声音粗哑地命令道:“记住,这就是我的味道。”

话音一落,他猛地撞入!

如此清醒的情况下,被他这样强势的侵入,刘若依刹那间被那个地方传来的异样疼痛惊得顿住了呼吸!双眸茫然地看着身上的男子,四目相对,何天瑞被这对泛着朦胧泪光的双眼看得竟然有了罕见的罪恶感: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如同初生的小鹿,泛着朦胧的雾气就那么无声地控诉着自己的罪恶,这叫人怎么能够承受?

这种感觉让何天瑞很不舒服。

他强忍着停住了动作,轻叹一声,腾出一只手来轻轻抚在刘若依的双眼上,遮挡了她控诉的视线,双唇凑在她耳边轻声道:“傻丫头,我喜欢你。”

刘若依视线被阻挡,却因他这句话再度想起了芮晨刚的背叛,芮晨刚拥着金朵儿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也是说他喜欢金朵儿的!

刘若依的眼泪流得更凶了,她默默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这个时候哭出声,除了让身上的男人更加有征服的快感之外,实在是没有任何用处。

何天瑞轻轻吻住了她的唇,此刻,他开始专心致志。

若依的美好让何天瑞在她体内很有些忍耐不住的冲动,他开始冲撞,这让刘若依毫无经验的生涩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颤抖。

若依眼前渐渐出现了幻觉,她仿佛来到了波涛汹涌的大海上,一个一个的波浪推着她,一次次地被抛上浪尖,又落下……没等她喘过一口气来,又一个波浪将她再次带上了巅峰……一次一次,循环往复……迷迷糊糊之间,若依发出了无法抑制地低吟。

天籁一般的声音给了何天瑞莫大的鼓励,他松开了捂住她视线的手,松开了扣住她双手的手,将她紧紧拥在怀里,带着若依攀登上了极致欢愉的巅峰……

……

良久,在两个人无法自控的闷哼呻吟声中,一切停顿了下来。

何天瑞心满意足地缓缓撤退,他刚刚的感觉好极了,身下这副身躯美好甘醇,给了他前所未有的满足,昨晚的小丫头虽然Xing感妖娆,却因为喝醉了有些迷糊,总像是缺了些什么,刚才的美好让他明白过来,自己想要确定的是什么。

若说昨晚的小丫头是因为酒后乱Xing,才在自己进入以后慢慢迎合自己,那么此刻的她如此清醒,却还是因为自己的进入而不自觉地给出反应,这种身体的诚实甚至超越了她想要反抗的理智,由此可见,这小丫头对自己竟然是有感觉的!

这个认知让他心情好了不少,他起身,穿好衣服,看着在床上还瘫软着爬不起身子来的妖娆身躯,忍不住问道:“我给你洗洗?”

“不要!”略有些慵懒的娇软声音带着些许鼻音,显然她这会儿觉得委屈,甚至想哭的样子,态度却十分坚决。

她的肌肤还有欢愉过后的淡淡粉红,双眸若水、两颊嫣红,瞧着竟然有一种别样的娇憨诱惑,偏还略带羞涩地坚持不让自己帮她洗浴。

这让何天瑞心情突然大好,忍不住打趣道:“反正都在一起了,何必这么客气?”

刘若依闻声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红艳艳的嘴唇嘟着,看着他闷声问道:“是不是这样我们就两清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