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半龙少女

更新时间:2020-10-24 05:11:43

半龙少女 已完结

半龙少女

来源:落初 作者:风之灵韵 分类:言情 主角:蒲佳奇斯坦纳 人气:

《半龙少女》为风之灵韵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一个半龙少女的奋斗史。她是龙和神生的,所以她只有一半是龙——半龙少女。  河中捞起一个有着龙族血统的弃婴。是命中注定的缘分,还是上天弄人的劫数?  她是被遗弃的孤儿,却备受神的宠爱。  她是一个陪王子偷香的侍卫,却收到了皇帝的聘礼。是因为真爱,还她身上的龙族血统?  她的爱情颠簸起伏,从无人问津忽然变成众美环绕。怎样一个无奈了得。  她是一个卑贱的下人身份,却被万千臣民建庙供奉。  她是人,不是神。也不想做神。  请看一个被遗弃的半龙少女的奋斗故事。  ……  本文的类型是言情+称霸+某些玄门异术,并不是完全的玄幻小说,所以有喜欢言情的读者也可以尝试看看。  作者风之灵韵已完结书《噬情曲》、《天庭剩女》、《倒霉的卫小七》、《我并不想做皇帝》。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正唱的尽兴,忽然天空之上响起一声长嘶,那嘶声犹如婴儿凄惨的啼哭,又像是用梳子摩擦镜面,吱吱——,哧哧——,声声刺激着耳膜。

众人抬头向天上望去,只见西边天空远远飞过来一片黑云,等离近了,才看见那根本不是黑云,而是一只只似雕非雕,似鹰非鹰的怪物,它们有漆黑的羽毛,长着红色的脚和蓝色的喙,一张嘴,那一条绿色的舌头香香吐吐,看得人心寒胆战。

“蛊雕,是蛊雕啊。”

巨大的刺激,有人立刻站不住了,尖叫着撒腿狂奔,但没跑出多远就被一只磨盘大的蛊雕扑到,一口叼下去,那人只蹬了两下腿,就再也动弹不得。接着又几只蛊雕飞近,开始啄食那人身上的肉。空气中顿时布满了血腥味儿,其余人都有点犯傻,眼睁睁的看着好好的一个人,一瞬间变成了一堆白骨。

那几只蛊雕吃完了,似有些意犹未尽,血红的眼睛一一扫过众人。十几名侍卫的腿,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哆嗦,想跑,却发现双腿早已使不出力来。

艾尔洛奇大吼一声,“所有人围成一圈。”

众人略有些清醒,纷纷抽出腰中佩刀,把二王子护在中间。沙罗和乌都一左一右的站在艾尔洛奇近前,短刀立在前胸,做好拼命地准备。

艾尔洛奇面色出奇的凝重,这些蛊雕,乃是**森林的魔兽,嗜吃人肉,凶残无比,他们今日不幸遇到,可以说一点生还的机会都没有。只是有皇帝神力镇着,魔兽从不飞跃森林,更不会到这片大陆,怎么今日又出现在这里?难道真如百姓所以议论的,皇帝的神力减弱了吗?

艾尔洛奇正凝思的时候,蛊雕们又是一声长嘶,挥动着翅膀开始进攻。这些侍卫哪是魔兽的对手,一口一个,连回手的余地都没有。山坡上到处响起了惨呼声。

看着一地的鲜血,沙罗的手开始剧烈的颤抖,她怕的想闭上眼,但仅存的理智却不允许她这样做。她是王子侍卫,无论何时都得保护王子的安全。

这时,一只蛊雕俯冲下来,利爪对着艾尔洛奇抓了过去,速度之快,犹如离弦的羽箭。眼看着就要抓破王子的脑袋,乌都大吼一声,向前扑倒艾尔洛奇,这一抓竟在他背上划了一道深深地痕迹,血立刻染满了上衣。沙罗叫着跳起来,挥短刀左右劈挡,居然砍掉了它一根脚趾,流出奇怪的蓝血。那只蛊雕似大怒,伸嘴对着她的头啄去,沙罗闭着眼胡乱砍着,蓝色的血液有一两滴滴在脸上,竟瞬间渗入了她的肌肤。

这时有两只蛊雕同时进攻艾尔洛奇,他左右招架,已显疲态。第三只蛊雕远远飞近,展翅在半空划了道弧线,大嘴向上一甩,就把艾尔洛奇抛到了半空。他身子急速下坠,以为这下定会摔成肉泥,没成想旁边还有一只蛊雕见了美食,顿起抢夺之心,大爪一伸,兜住他,带着就飞远了。

沙罗惊叫了声,“殿下——。”

她刚把那如钢铁般坚硬的红喙砸偏了,一转眼艾尔洛奇已经被抓走了。远远地天空中传来一声惨叫,像是已遭了不测。

“啊!”

“啊!”

沙罗大叫着向前奔跑。

“沙罗——。”乌都强忍着剧痛向这边移动,终因受伤太重昏厥过去。蛊雕嗅到了血味儿,有一两只已经开始准备享受美餐了。

“啊!——”

“啊!——”

或许受了过多的刺激,沙罗叫声远远回荡在山谷,越来越凄厉,到最后竟像是某种动物的啸鸣。随着啸声大起,天空忽然乌云密布,转瞬风声大作,电闪雷鸣,不一会儿雨滴噼里啪啦的滴落,越下越大,就好像有人在云层上大盆大盆地泼着水。

蛊雕被雨水浇淋,飞的有些不稳当,速度也慢了下来。那只抓住艾尔洛奇的蛊雕,一松爪,把他扔了下去。也是他命大,身体被一棵树挂住,晃悠了几下,几欲坠落。艾尔洛奇双手抱紧树杈,双脚蹬住树干,借着一蹬之势,爬到了树杈上。他身子刚刚坐稳,就听到沙罗的啸声又起,这一次比刚才的声音更响亮,更悠远,仿佛是从远古时代传来的声音。

艾尔洛奇吓得一哆嗦,差点从树上栽了下去,在他的印象中沙罗是人,绝对是人,怎么可能发出这样恐怖的啸声?

突然沙罗的啸声戛然而止,只瞬间从身体里冒出一道奇异的金光,那道金光冲天而起,在空中盘旋了几圈,竟化作一条金色的长龙。

在艾尔洛奇活着的近二十年里,他从来没见过龙的,唯一看过一次画像也是在王宫神殿的墙上。但不知为什么,他很确定眼前的是龙,真真正正的龙。尖尖的头角一晃,地动山摇,巨大的爪子一张,遮云蔽日,它的头只略略的向前一扫,就把一只蛊雕甩在山石之上,连骨骼都撞碎了。

这些蛊雕刚才还凶猛无比,这会儿就好像老鼠见到了山猫,毒蛇见了老鹰一般。它们逐渐向一处聚拢,发出祈求的悲鸣,身体更如筛糠一般抖成一团,再也飞不起来了。那条金龙在空中盘旋一圈,大嘴一张,喷出一团团红火,十几只蛊雕燃入了火焰,不一会儿就化成了灰迹。

剧烈的焦糊与恶臭的气味儿也顺着风雨飘进了鼻孔,艾尔洛奇被熏得连打了几个喷嚏,想再定睛看时,那条金龙已经凭空消失了。来的时候惊天动地,走的时候却无声无息。

金龙消失,沙罗身上的金光也瞬间没了,她一仰头,‘扑通’摔在了地上,眼睛紧紧闭着,从远处看根本无法辨出生死。

“沙罗。”艾尔洛奇叫了一声,急急地从树上跳了下来,匆忙间却崴了脚。

“该死的。”他低咒一声,就这样拖着腿一步步挪到了沙罗跟前。他俯下身去扶沙罗,只见她左半边脸上一片惨白,右半边脸却是青蓝一片,伸手探了探鼻息,似乎还活着。

艾尔洛奇暗嘘一口气,还好她只是昏迷了。

这时,旁边的乌都身体微微动了一下。知他也还活着,艾尔洛奇心中大喜,抱着沙罗挪过去,另一只胳膊伸过去抱住他的腰。

雨还在下个不停,并且一点也没有减小的趋势,艾尔洛奇一手拖住一个,蹒跚着向前走。大雨模糊了双眼,根本分不清哪里是山崖,哪里是小路。他努力甩落脸上的雨水,凭直觉尽量摸索着向前,有好几次差点掉到山崖里。也是他运气极好,终于找了一个废弃的山洞,可以躲避风雨。

身边的侍卫早就死了个精光,幸好与他最亲密的两个人还活着,艾尔洛奇心悸之余,还有了一种大难得生的喜悦。

今天多亏了那条龙,多亏了那啸声,只是那条龙真的是从沙罗身体里出来的吗?她应该是与众不同的吧。他忽然想起曾经在她身上割下的小尾巴,那肉肉的,带着细细鳞片的样子……

那条尾巴究竟是什么东西的尾巴?会是龙的吗?他猜不出。

不过后来他把切下来的尾巴扔哪儿了?艾尔洛奇敲了敲脑壳,隐约好像觉得是顺手喂狗了。那只他万分钟爱的猎犬。

呵呵,这事还真不能让沙罗知道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