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嫌女如意

更新时间:2020-10-22 05:24:35

嫌女如意 已完结

嫌女如意

来源:落初 作者:蝈蝈肚 分类:言情 主角:李氏赵启财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蝈蝈肚原创的言情小说《嫌女如意》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李氏赵启财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寄人篱下的养女,便注定人人厌弃吗?她没有更多的奢求,她要的,不过是简单平凡的小小幸福。  她最初的愿望是:几亩良田,一处栖身暖宅,若是再能嫁得一位敦厚善良的夫婿,便能组成一个和睦美满的家。  可是……待一切尘埃落定,陪在她身边的,怎么竟是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如意一出门便寻思着,爹娘往常也不时拌着几句嘴,爹向来让着娘,不一时便也安宁了,正想着,便听厢房里爆发出一声尖喝,“赵启财,你给我说清楚喽!你今儿是啥意思,跟我对着干是不?!”

她爹赵启财连哄带劝的声音传了来,“大哥大嫂今年才在镇上落了户,就是有积蓄,早也花了个光啊!眼下大哥日子正紧,闲时也常照顾咱们一家子,昨儿刚得了几尺布,赶忙就让嫂子送了来,嗨呀!你咋就偏要难为着大嫂!大哥屋里明明也没钱儿了啊!”

“噢,按你这意思,几尺布就是大恩大德了?他赵启明算个啥东西!也不想想,前些年他到外边儿去,他屋里那些地是谁帮着收整的?十钱儿半贯的,都是哪个接济的?没有咱屋,他一穷二白的赵启明能有钱儿吗,能有今日吗!”

如意战在墙根儿听着娘断断续续的吵闹,不觉便垮下了小脸儿。

在如意心中,大婶子是全家待她最最和善的长辈。而今个,娘为了借钱儿的事埋怨起大伯一家,连带着说了许多大婶子的不是,她心头多少有些失落。

她七岁,隐隐也到了明辨是非的年纪,只是眼下,一头是爹娘,另一头是大婶子,她只觉得心头涌起一股子沉重憋闷。

想着想着,先头那争吵声又更盛了些。

“今儿这通话,原就该你来提!你个姓赵的不吱声,叫我一个婆娘家腆着脸儿求你嫂子,啊?你还是个男人吗!屋里头没钱儿,怨哪个?怨哪个?你个没本事的……”

相较她娘嘹亮尖利的叫声,她爹解释的声音低沉又气弱,他又是连哄带求的说道:“大哥屋里是真没钱儿了啊,按大嫂那Xing子,有钱儿还能不帮衬咱们吗?”

“我呸!她屋没钱儿??谁信啊,没钱儿还有棉布?你个不开窍的,你还真以为你大哥大嫂待咱有多实诚?要真记咱当年那情,今儿她无论如何也该应下,还能那么干脆就拒绝了?你个吃里扒外的!净向着你大哥屋里!”

房间里,赵启财不迭点头附和着,见李氏口气不再激烈,才是忙劝道:“好啦,好啦,你看你这心Cao的,大勇成亲,不是还有咱娘呢吗,过段日子我就上老三屋里打问打问娘,这事娘还能不管吗?再说也不急今年,大勇说到底虚岁也才十八,就咱村里,二十好几成亲的那还不叫多?还非就着急今年?”

他这话说了,李氏才老大不乐意的住了嘴,半晌才虎着脸儿道:“当真?就你娘,有什么好处指不定都留给了老三,指望的上?”

赵启财忙点头,“能,能,能指望上的。”

如意侧耳听着屋里头慢慢平静了下来,正琢磨着悄悄进堂屋收拾碗筷,她娘的声音便传了来,“阿如!阿如!”

如意忙掀开门帘进了堂屋,立在外间回道:“娘,阿如来了。”

厢房门帘一挑,露出李氏一张嫌恶的脸,“只当你下地去了,还耽搁啥呢?你二哥送你大婶子,少说午时才回来!还不快去收拾锅碗下地去!”

如意轻应一声,忙抬脚朝方桌走去,利索地将碗盘落了起来,这时间,李氏又是瞪她一眼,放下帘子嘟嘟囔囔起来了。

说的那些话,无非是抱怨她年头生下的那场病花去了屋里多少钱儿,她隐约听见,那嘟囔声中似乎夹杂着一句“赔钱货”。

她虽小,也隐隐明白,娘方才并不是真的在意她是否下了地,催她责骂她,只是因为娘瞅着她心烦。

如意进了灶房,眼睛有些发红,却仍是在心底不住宽慰自己,她再勤快些,再懂事些,比三姐四姐都要听话勤恳,做最多的活儿,日子久了,娘总能待她更好的。

这样想着,她心头好受些了,麻利的将碗筷搁进大木盆里,就着丝瓜丝一下下认真的刷洗起来。

正洗着,四姐玉翠气哼哼的跑进来了,“我方才都听见了!大哥说不成亲都怨你,年头你生病,爹爹卖去那头猪值当几吊钱儿呢!这钱儿若不是给你治病花去了,娘也不用管大婶子借钱,今个也不必发这样大的火气!”

如意闻言,刷洗的动作滞了一下,心里的自责登时化作一股沉甸甸的委屈,她想:为了病那一场花去的钱,她已是内疚到了现在。只是那时,她病的那样重,若是不治病,只怕是好不了的。

此时,她有许多话想对四姐说,只是一回头,见玉翠一脸气恨,她便压下了那股冲动。

四姐脾气虽没三姐大,却向来难说话些,当下,如意抿了抿唇,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四姐别恼,阿如会仔细干活儿的,将来长大了,一定会回报爹和娘。”

玉翠站在她身后,听闻她这话便是嗤的一下,冷笑道:“不管用,你当你是什么好使的人物呢,就算长大了也是个讨人嫌的!连娘应下我的喜鹊儿梳子也没着落了!都怨你!”

吐出这话,她便是转身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如意这才恍然记起,娘是最疼爱四姐的,先前已是应下她,年头逛集市时便为买下那把她心痒许久的雕花喜鹊木梳,只因自己那一场病下来,娘便不肯再逛集市了。

而四姐平日虽不说,心头却是记恨着的。

收拾好灶房,如意摸了摸袖口夹层里藏着的几枚硬硬的铜板,加上大婶子昨日给的两个,她已攒了六文钱儿了。她跟着爹逛过几次集市,知道这六文钱儿,买一样绢花,木梳这等女娃家的小玩意是足够的,只是不知为什么,她却一点也不想将这钱儿拿给四姐。

逢年过节,三姐四姐儿总能穿得新衣裳,若娘高兴了,小玩意儿也是有几样的,只有她,年年穿着姐姐们淘汰的旧衣裳。

小时她不懂,即使娘看向自己的目光暗含嫌弃,她每日仍是欢欢喜喜的。只是这些年大了些,她才渐渐知道,她是不得爹娘欢喜的,而三姐四姐也一点儿不喜欢她,她们每日亲亲热热的在一处嬉笑玩耍,却总是避开了自己。

而这几文钱,就像是她唯一拥有的xiǎomì密,她是万万也不愿与旁人分享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