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帝妃正风华

更新时间:2020-10-22 05:24:15

帝妃正风华 已完结

帝妃正风华

来源:落初 作者:兔霸天下 分类:言情 主角:沈小连胜 人气:

主角叫沈小连胜的小说是《帝妃正风华》,它的作者是兔霸天下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王爷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听书吗?”瑾兮的上辈子是十六年前的事情了,那些不管是欢喜还是悲伤的事,她都已经能够冷眼旁观了。瑾兮大抵是不自由的,上辈子为人卖命,刀尖舔血过活,这辈子魂穿阑州,寄居在启家嫡女的身体里,却又不得已化身成苍奡忠义侯的遗女,处心积虑地待在瑞王苍寂桐的身边,瑞王要的是十六年前先帝毒发、忠义侯战死、武家灭门的真相,而瑾兮只想让启家族人能够安身立命。十六年前的旧事牵扯着前朝的往事,野心、爱情、仇恨、毁灭交织在一起,那些真相再是鲜血淋漓都要公之于众。十里红妆,瑾兮摘下凤冠,她从未想过,她和苍寂桐之间会隔着血海深仇,她要如何走到他的身旁,如以前,满心欢喜地唤一声“夫君大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本以为朝堂上会掀起血雨腥风,没想到还是平平静静地过去了,如往常一样,皇上退朝,百官各自告退。

苍寂桐依旧坐着没有动,像是睡着了,公公走上前去,“瑞王,皇上请您去趟宣勤殿。”

苍寂桐慢悠悠地睁开眼,他就知道皇上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与其走出殿门又被叫回来,还不如安安分分坐在这里等,苍寂桐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裳,起身,“走吧。”

“王爷这边请。”

苍寂桐走得很慢,面色有些苍白,他看着周边的回廊殿宇,熟悉得可怕,自他出宫立府,这内宫便很少来了,不是他不能来,只是他不愿意来,他幼时,父皇母后就常带他在宫里四处玩,可是——想这些做什么呢,苍寂桐自嘲地笑了。

苍寂桐进宣勤殿时,殿里只有皇上一人,“皇上。”

“坐吧,这里也没有外人,你也不必拘谨。”

“谢皇兄。”

皇上亲自为苍寂桐倒茶,“新到的茶,你尝尝。”

“臣弟不喜欢乌龙。”苍寂桐不喜欢喝乌龙茶,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啊,是朕疏忽了,你很久不来宫中了,都忘记你的喜好了。”皇上将茶壶放下,“来人,送壶酒来,就拿朕珍藏的青梅雪酿来。”

苍寂桐挑眉,“十年难得一坛的青梅雪酿,皇兄竟舍得?”

“当然舍得,谁让朕唯一的亲弟弟如此嗜酒呢?”

皇上都把青梅雪酿拿了出来,又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苍寂桐是不得不喝了,只是瑾姑娘吩咐过不能饮酒的,这雪酿一下肚,他的伤估计要发炎了。

宫女将青梅雪酿置于桌上,正要开封,皇上挥挥手,“下去吧。”

“是。”宫女应声退下,小心地将门带上。

“我们兄弟二人很久没有畅饮一杯了。”皇上打开酒封,也不倒入酒杯,直接提着坛子往喉咙里倒,自己喝了一大口,才递给苍寂桐,“朕忽然想起,你第一次喝酒,还是朕给你偷来的,却被父皇责罚去抄写经书,那时你也就七岁,却写了一手好字。”

苍寂桐接过酒坛,仰头灌了一口,有些晃神,这事很久远了,他却记得很清楚,“皇兄偷的还是进贡的酒。”

“是啊,父皇怪你小小年纪不学好,还重罚了你,你得抄一千遍,朕这个主谋只抄了五百遍。”皇上靠在椅背上,少了往日的威严。

“皇兄是太子,还要辅佐朝政,总不能把时间花在抄书上。”苍寂桐将腔中翻腾的血气压下,唇色有些苍白。

“在别人眼中,父皇是宠爱朕,可是朕知道,父皇宠的是你,爱之深所以责之切,父皇是将你——”作为储君培养啊。

苍寂桐知道皇上未说完的话是什么,也只当听不懂,闷头喝酒,这青梅雪酿太烈,他的伤口很疼。

“这雪酿好喝,但是太烈,朕都有些醉了,就是你,喜欢喝,还喝不醉,这剩下半坛就给你了。”皇上以手扶额,将酒坛子递给苍寂桐,他料定苍寂桐受了伤,这酒定能将他的伤势逼出来。

苍寂桐接过酒坛,有些无奈,这酒他不得不喝啊,“谢皇兄,这酒不喝完,皇兄是不会放臣弟走了。”

“你得了好还卖乖,这酒是你最爱喝的。”皇上笑了笑,只是这笑容里没有半点温度。

苍寂桐提着酒坛,仰头一饮而尽,他随手将空酒坛放到桌子上,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酒渍。

“皇上政事繁忙,臣弟就不打扰了,告退了。”

“来人送瑞王。”皇上也不多留。

苍寂桐退出宣勤殿后,忍不住轻咳一声,脸色更加苍白,可是宫里眼线多,他不能再漏破绽。皇上既然认定是他夜探死牢,就一定不会放过他的,这件事本就棘手,再加上他身受重伤,瑾兮说他撑过六个时辰就能活命,现在不过三个时辰,他又喝了大半坛烈酒,气血逆行,也不知道能不能活命。

苍寂桐第一次觉得出宫的路这么长,还要穿过御花园。他远远地就能看见五皇子苍玄越在亭子里站着,苍寂桐真的不想和五皇子遇上,可是苍五皇子似乎是在等他,不想也知道,是皇上吩咐的。

“皇叔今日好兴致,您很少来御花园的。”五皇子等苍寂桐走近了才缓步上前。

苍寂桐还是淡漠的样子,“不好。”

“皇叔既然来了,不如坐坐?”

“不好。”苍寂桐冷冷出声,不打算耗费时间,直接绕过五皇子。

“皇叔。”五皇子连忙上前一步,拦住苍寂桐的去路。

苍寂桐看都不看他一眼,衣袖微动,也不见他如何出手,只见五皇子被无形的气流弹开,连连倒退了三步才站住,而苍寂桐身形微动,转眼已经离开了御花园,连皇上派来送他的公公都被丢在了亭子里。

五皇子看着苍寂桐离开的方向,冷冷哼了一声,掉头往宣勤殿而去。

“儿臣见过父皇。”

“起来吧。”

“谢父皇。”

“可见到瑞王了?”

“见到了,皇叔似乎很不耐烦,着急回府。”

皇上摩挲着大拇指上的玉扳指,“他向来沉稳,今日却……”

“不过皇叔好像没有受伤,或是未受重伤。”

“此话怎讲?”

“皇叔动用内力,硬是离开了。”

皇上忽然笑了,“那更说明他受了伤,否则不会在宫里动手硬要离开。他性子素来乖僻,不喜人接近,但很少这般不近人情。”

“父皇的意思是,他伤势凶猛,不能再拖了?”

“八九不离十了。”

“那么此时皇叔正赶回府中。”

“朕查过,药王未来皇城,这次闹得太大,瑞王怕是不敢招药王来京,免得先漏了马脚。”

“那儿臣立刻带人去瑞王府——”

“不,再等上一会,等他到了王府,等王府里的人手忙脚乱了,你再去登门拜访,看看瑞王究竟如何。”

“儿臣领命。”

“带几个禁卫军去,瑞王府的护卫是个中高手。”

“是,父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