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帝女,将军大人夜承欢

更新时间:2020-10-18 05:19:53

重生帝女,将军大人夜承欢 连载中

重生帝女,将军大人夜承欢

来源:落初 作者:残阳微雨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墨香 人气:

主角是小姐墨香的小说《重生帝女,将军大人夜承欢》此文是残阳微雨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投身忘川河千年,受噬魂之刑,只为一世重生。“我就算是化作厉鬼,也要将你们拖下地狱!”猛然惊醒!前世,她倾尽权谋,换得了凉薄之人的至高皇权,本以为一生荣宠,谁知满门被屠,孽缘荒诞。重生之夜,她笑看仇敌,恨意漫过忘川河的削骨之痛,前世的背叛凌辱全在今世血债血偿。她泣血毒誓,为屠戮而来。今生,有人愿为她披荆斩棘,抵命护她周全。即便她心寒如冰,也融化在了片片深情之中。“将军待我之情,无以为报,唯有此生,愿夜夜承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雪舞姐姐,这两日不见,你可想我了?靖云可是想你了呢。”靖云一脸天真的说到,说着便把小手揽在了穆雪舞的手臂上,撒娇的晃着。穆雪舞也是真的喜欢这小丫头的个性,率真直爽。她微笑着道“我也想你了,那日见你喜欢吃那清远侯府的点心,我叫人去给你做些新奇的可好?”从听见吃字开始,靖云的眼睛就开始放光,欢喜的神色跃在了脸上。

若是还活在前世,自己的年纪早已是当娘的了。那时,自己被扔在了废弃的院落中,每日看着服侍妈妈家的小姑娘,也是这般可爱。那妈妈每日都要鞭打自己,那小姑娘就在旁边哭泣,还会偷偷给自己拿食物。若是自己的那两个孩子能活着想来也是个顽皮可爱的少年了。穆雪舞脸上划过点点哀伤。

她和季南初成婚已是十六岁,第三年才生下了儿子,第四年上季南初就娶了比他大三岁的冯府小姐,那时冯小姐已经是再嫁了,时年二十五岁,也就是在那一年,自己的儿子生病死掉了,死的时候还不满一岁,第二个孩子……哼哼,季南初,你划在那孩子身上的每一刀,我都会用百倍划回在你的身上。

冯小姐的母家姨娘便是今朝的太皇太后,太皇太后今年不过四十五岁的年纪,太祖皇帝早逝,她二十出头便守了寡,当时太祖皇帝把皇位传给了先皇,她辅佐先皇打理朝政,后先皇又把皇位交到了不满五岁的当今皇上手上,自己逍遥快活去了,她就成了太皇太后一直把持着朝政,冯氏一族也是无限的荣宠。当然不包括四姨娘这样已经没落的旁支。

每当穆雪舞看到活泼点的小孩子,她都要回忆起自己的儿子。

那日,她苦苦哀求他放了自己的儿子,但是那冯小姐一句话就能让他杀了自己亲生的儿子,用她那不满五岁的儿子的鲜血去讨一个女人的欢心。季南初,前生我受尽的凌辱,今世我就让你血债血偿。

穆雪舞从自己的思绪中抽出来,看着眼前的靖云,一脸的慈笑,这种笑容本不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

烈枫站在她们身边,一直没有说话,一直看着穆雪舞,他心里一直觉得,这个姑娘和平时的世家小姐不同,她的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什么气质他却形容不出来,那日她沉稳下棋的模样,言色锋利又带有计谋的回击那东平侯世子,专注又哀怨的翩翩起舞......烈枫的脑海里不断闪现前日的场景:他看见一个青涩模样的姑娘帮自己擦拭酒渍,看见一席红衣的明媚少女对着自己飘飘下拜。

“哥哥,哥哥”烈枫看着穆雪舞正出神,才发现自己的妹妹正在扯着自己的衣袖叫自己,他回过神来,脸上竟有些红晕,急忙收了目光。“哥哥,可是雪舞姐姐脸上有什么,你怎么这样盯着她看”靖云年纪还小,对于这情窦为何物还不是很了解,也对男女有别这样的问题没有太多的研究。只是觉得哥哥可能是和自己一样喜欢雪舞姐姐罢了,至于是哪种喜欢,她是不明白的。

“烈枫失礼了,方才烈枫正在想事情,一时走神,望小姐原谅。”从进门开始穆雪舞就一直注意着烈枫的动态,倒不是关乎男女之情,她关心的是那日之事。想必这烈枫走神,也是对自己为何知道靖云有危险的事情疑惑,她想着近日总是要见到这兄妹的,她还是没有想好如何说辞。难道说自己重生而来,还是说自己是个半仙能掐会算。或者说自己看出了端倪。她也着实头疼。

“想是公子站久有些累,怪我怠慢了客人,我们坐下吃些点心说话吧”这时,下人已经端上来了各色点心十来种,靖云从看见点心上桌就没有移开视线,直勾勾的盯着,穆雪舞把点心都推到了她面前“吃吧,都是为你准备的”说着还一一介绍了起来。

“那日多谢小姐代我妹妹下了那一盘棋”烈枫说到。

“是啊...是...啊,若不是姐姐,我可真是要丢人了”靖云吃着那香芋粉糕,本身就有些噎,再一说话就更加噎住了,穆雪舞连忙给她端了茶水,开心的轻笑出声。烈枫对自己这妹妹也是没有办法,也跟着笑出了声,于是整间屋子都活跃了起来,靖云不好意思的眨了眨眼睛。

“公子不必挂心,我和靖云妹妹是投缘,举手之劳而已。”

“没错,我和姐姐的缘分可是很深的,听娘说,小时候还经常和娘来国公府和姐姐一起玩耍呢。”烈枫一笑,这段记忆他倒是有的,当时这两个女娃娃倒是经常见面,可是一见面就困,碰到一起就睡,比着睡。想到这烈枫不禁笑到了心里,这笑要溢出眼角,被烈枫用喝茶的间隙掩住了。

说笑了半个时辰,靖云的小肚子又是滚圆了,不住的揉着肚子。看的墨香都笑了起来。

“那日见小姐棋艺了得,不知可否和在下下上一盘?”烈枫问到。

“听闻公子棋艺不凡,京中的大家都拿公子的棋局没有办法,我这不成体统的棋艺不敢在公子面前造次。”

“小姐过谦了,那日,我看得出,若不是小姐仁慈只用了不到五成的手段,想必半柱香的时间就能赢那世子。”这话不错,穆雪舞拖着时间来羞辱季南初,原来在他的眼里是仁慈。

“那就献丑了”墨香把棋盘摆好,两人开始下起棋来,靖云本来就有些撑,看着这棋局又有些困,不自觉的打了个哈欠。

“妹妹可是累了,不如我叫墨香带着你去院里走走,我们下完这盘棋就去寻你,可好?”听到这,靖云高兴的站了起来,再坐下去她怕是要睡着了。便随着墨香去园中了。

房门口留了两个小婢女侍奉,烈枫抬头,看见正一脸专注的穆雪舞,正眉头轻锁,正凝望着棋盘。不觉又出了神。

“公子,该您下了”烈枫收回目光,看着这盘棋,看来要进入僵局了。

“穆小姐,烈枫有一事未明,不知可否告知?”还是问起了。

“公子请问”

“那日饮宴,小姐故意撒漏壶中之酒,把夹带在手帕中的纸条传递给我,不知小姐是如何知晓舍妹有难?”穆雪舞顿了顿说到:

“那日酒席宴间,我不小心听见怀笙郡主吩咐奴仆对那湖心岛的栏杆动了手脚,又看见她吩咐婢女特意送来给靖云一壶水酒,觉得蹊跷。”

“穆小姐眼力非凡,但是看那字条并不像匆忙之中写出,而且墨迹早已干透,应是很久之前所写。不知小姐作何解释?”烈枫继续追问到

“什么都瞒不过公子,宴席前一日夜里,我梦中惊悸,我梦见一个姑娘在清远侯家湖心岛舞剑,突然掉落湖中,梦中那姑娘见我便说让我相救,说是有人陷害。我惊醒之后看到枕边有片片红色梅花,觉得这是哪位神仙给的暗示,便起身写了那纸条。”烈枫并不相信的看着穆雪舞,穆雪舞说的倒是一脸真诚,当然这不是梦,但是前生似梦。也不算是说谎。只是那片片梅花是她拿来骗人的。

“我在清远侯府见到靖云妹妹,才惊觉这是昨晚梦中的姑娘,所以一直留意妹妹身边的人和事。”穆雪舞接着说道,说完喝了一口茶,用余光看见了半信半疑的烈枫。

不管他信与不信,对他而言,自己都不是敌人。留有些迷惑也是不影响什么。

“原来如此,没想到穆小姐与舍妹还真是缘分深厚,无论如何,烈枫感谢小姐的救命之恩。”

“我也有一事要问公子。”

“可是问那帕子上的酒渍?”烈枫从怀中取出个布包,一条帕子竟包了三层,把它交给了穆雪舞。

“小姐果然明察,我让人查这帕子上酒渍中的粉色粉末,得知这粉末曼陀罗花的花粉,原本饮下是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若是再闻到以曼陀罗根为原料的熏香,就会迷惑心神,剂量若是大一点就会中毒,中毒者神志不清,周身没有一丝伤痕,很难发现这毒,若是半月未吃解毒之药便会不治身亡。”原来如此,靖云在上一世并不是坠湖伤了根本,她是中毒了。

“那公子可是发现了那熏香?”穆雪舞还是淡定的下了一步棋。

“是的,当日我去查看那栏杆,我查看舞剑的高台时,发现放琴的案几上有一种从未见过的香料,只是觉得味道蹊跷,用纸包了回去,又找到檀香换上。回去命人查验,才知道其中关窍。”

“哦?公子果然是心细之人。”

“事关靖儿性命,我不得不多几分细心。”烈枫皱眉看着棋局已经胶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公子可想过怀笙为何要害靖云?”烈枫一愣,这两日光调查帕子上的酒渍,还没来得及想过这个问题。

“请小姐赐教”烈枫目光疑惑的看着穆雪舞。

“公子不知也很正常,这本是女儿家的心思,公子可能不曾听说,那怀笙郡主仰慕东平侯世子许久……而皇帝有意将靖云许给东平侯世子......”穆雪舞神情落在了棋上,淡淡的说着。烈枫很是惊讶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姑娘,脸上的稚气全然不见,像是很稀松平常的和他聊着天边的白云,一脸平淡。

“那东平侯的世子季南初,我倒是在宴会上见过,心机颇深,靖儿与他是万万不配的,虽然皇上还未发明旨,但是太皇太后已经和母亲提过此事。母亲十二万分的不愿但也无计可施,若是皇帝下旨,便无法挽回了。”烈枫对穆雪舞连皇帝赐婚这件事都知晓,又是一阵疑惑,确实不能把她再看成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了。

“此事倒是不难”烈枫惊诧的看着她,难道她已经有了计谋?又听到穆雪舞轻柔但冰冷的说到

“正如这盘棋,我若是已经无法动弹,敌人也一定是已进入死地。”

烈枫看着棋盘,诚然又是一盘死局,自己也解不开的死局,那日聚雅阁中的棋局,他已经想到了破解之法,而这盘对方只是陷入了困局,而自己已是陷入死局。

许久

烈枫和穆雪舞相视一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