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狼君

更新时间:2020-09-21 06:33:56

狼君 已完结

狼君

来源:落初 作者:夜色浓 分类:言情 主角:小七苍翠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狼君》的小说,是作者夜色浓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不过是偶发善心救了一个血淋淋的男人回家,小七就开始发现,她的生活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做梦老是梦到一只大灰狼趴在自己身上,吐着大舌头舔她的脸,舔她的嘴,舔她的脖子。夜夜带给她惊悚的销魂。那个躺在床上帅得缺德的男人却漫不经意。为了将自己嫁出去,她还得劳心劳力的将他们变成直男再说,最后还是那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见义勇为。她色小七安分守己一辈子,如今被逼的,一包蒙汗药,扑倒,借种,天衣无缝。直到肚子隆起,某男爆发雷霆大怒,竟敢在他眼皮底下偷他的人?色小七依旧呆萌,谁叫她只想要个孩子,对孩子他爸没兴趣呢。某人继续大怒,以后,就别想嫁人了。老老实实的呆在他身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花千树白了她一眼,“我会这么蠢?”

色小七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色小七……”花千树忽然装可怜。

“干嘛?”色小七站在床头,两手叉腰,气呼呼的问。

“为我做晚饭吧,我好饿。”

色小七看着花千树,嗯,连说话都柔弱无力,看来是真的饿了。好吧,她就帮他一次吧。“花千树,我可告诉你,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明儿我连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过了,你自找出路。”

花千树乖乖的点点头。反正能混一顿饭是一顿饭,明天的事明天再想也不迟。

没多久,色小七端出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花千树看到面条头都大了。有气无力的摊软在床上,“又是面条?”

色小七没好气道:“有荷包蛋啦?”

花千树稍感兴趣,爬起来接过碗,看着面条上浮着的金灿灿的荷包蛋,好奇的问:“怎么忽然对我这么好?”

色小七坐在床头上,有气无力的耷拉着脑袋,然后一个劲唉声叹气。最后冷不防说了句:“千树,我不能照顾你了,明儿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别把生活过得跟我一样糟。”

花千树一愣,沉默了。只是埋着头一个劲扒面,一碗面吃得精光光。

晚上,色小七躺在沙发上,脑海里回想着白天的时候蓝天从楼梯走下去,任凭她撕心裂肺的呐喊他也装作听不见。还有电梯门掩上的时候,她和蓝天一个在里面一个在外面,她看见他决绝离去的表情是多么的残忍。

色小七就忍不住暗自垂泪。他们曾经是那么相爱,却输给了不能患难。

花千树躺在大床上,侧目望着沙发上一声不吭的色小七。今晚她太沉静了,总让他感到不安。

“色小七!”花千树忽然喊到。

色小七被他的靡靡之音震到了,不耐烦道:“干嘛?”

“我胸口疼,明天送我去检查。”花千树以不了遏止的口吻命令道。

色小七皱眉,她都自身难保了,他还指望她。“不是说过了吗,从明天起,你自寻出路。”

花千树道:“那先送我去检查,待医生确定我没事后你再离开,好吗?”

色小七叹了口气,“我上辈子欠你的!就这么说定了,不许再耍赖。”

花千树在黑色中得瑟的笑起来。

次日一大早,花千树色小七还在睡梦中,就听见有人蹦蹦蹦的撞门声。花千树一个警觉的爬起来,瞥到色小七睡得正憨,花千树扯开嗓子喊道:“色小七,去开门。”

色小七被这震耳欲聋的噪音也惊醒了,一骨碌爬起来,望着花千树,再惊恐的望着大门。花千树道:“发什么呆?去开门啊。”

色小七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万一是坏人呢?”

花千树叫起来,“哪里这么多坏人?再说,别人图你什么?”鄙夷的望着色小七,小声嫌弃道:“要钱没钱,要貌没貌。只有智障才会打你的主意。”

色小七咕哝道:“可是我还欠人家钱。”

花千树嚷道:“你躲在这鸟不生蛋的破地方,谁找得到你。”

色小七觉得他说得有些道理,畏惧减了大半。披头散发的走到门边,打开门,整个人顿时石化。

难以置信,会是他。

蓝天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服,打着湛蓝色的领带,配着雪色的衬衣,整个人看起来英俊非凡。

蓝天面无表情的望着色小七,目光顺势往里屋瞟。色小七一个惊惶,赶紧挪过大半个身子堵在门洞上。可是她个头矮,蓝天还是将里屋的情况尽收眼底。

色小七循着蓝天的目光望去,蓝天,他正漠然的打量着花千树。色小七就知道他会误会。蓝天冷嗤一声,冷言冷语的戏谑道:“这么快就找到新欢了?不是说让我等你吗?幸好我没那么笨。”

“不是这样的,蓝天!”色小七着急道。

花千树好整以暇的望着门口这奇怪的一对男女,女的有情,男的无义。花千树就跟免费看一场三点半挡的爱情狗血肥皂剧一样心情极佳。

“你男朋友啊?”花千树好整以暇的问色小七。

色小七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丫的,他嫌自己给她带来的麻烦不够多吗?“你闭嘴。花千树。”

蓝天的手从后面拿出来,手里是一张火红的请柬,上面印着一个大大的喜字。色小七整个人就傻了。

蓝天扬了扬手里的请柬,装作一副大圣人的样子惋惜道:“我曾经以为,我们会拥有这么一张请柬,新娘是你,新郎是我。可是现在,你把我的梦粉碎了,这是我和小七的婚礼请柬,我希望你能来。”

色小七的眼底窜起一股子怒火,“小七小七,是林小七吧?你不是说你会等我吗,等我还清了债务我们就结婚,这可是你亲口说的?”

蓝天冷笑着望着色小七,同样的音贝怒吼道:“可是你看看你在做什么?你躲在这里跟个野男人惬意非凡,你有去还债吗?色小七,你就是一个逃避困难胆小如鼠的女子,我不会爱上这么一个不可爱的女人。”

色小七委屈巴巴,豆大的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她实在难以置信这样的刻薄无情的语言是从蓝天口里出来的。

花千树懒洋洋的望着不知所措的色小七,一个劲唉声叹气,“爱你的时候,你的缺点也是可爱的。不爱的时候,你的优点也变成了缺点。”

蓝天的脸色变了变,最后将请柬塞在色小七手里,“请柬,是林小七让我送来的。来不来是你的事。”语毕转身便走。

色小七呆怔在原地,来不及思考自己该如何拒绝这份请柬,可是,突如其来的几个彪形大汉忽然跳出来,横在色小七面前。

色小七的伤心绝望淹没在几个大汉凶神恶煞的眼神里。色小七抓住门槛向后退,一边颤颤的问:“你们要干什么?”目光移到背对她不远的蓝天,蓝天的脚步忽然停滞,色小七听到他冷酷无情的声音:“色小七,你该坦诚的面对自己犯下的错误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