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世子他今日又病了

更新时间:2019-12-31 15:55:44

世子他今日又病了 连载中

世子他今日又病了

来源:落初 作者:隔壁山海妖 分类:言情 主角:叶卿小姐 人气:

《世子他今日又病了》由网络作家隔壁山海妖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叶卿小姐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京城有传言,荣亲王府世子,久病不愈,十足十的病秧子。又传言,容世子一缎白绫遮眸,估计是有眼疾,走个路一步三咳,命不久矣,可惜当今圣上宽厚仁慈,独宠一个病秧子,委实令人痛心疾首。而伪佛系少女遇到善良小白花的某人之后,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先是三观尽毁,再是底线被无数次刷新,然后还被病娇白莲花骗吃骗喝。她身体力行的证明,传言传言,可信,又不可全信,必要时绝对不信!!!后来京城有谣言,相府嫡女,因贪图世子美色,三次舍身相救,而后以救命之恩胁之,并有言:汝不娶,吾便自刎于湘江!世子清冷,不从,此女不堪受辱欲投湖西去,世子心善留之,而后因其胁迫娶之。某日某女闻此言,秀丽绝美的脸色微沉,纤细手指差点将手中的花枝折断,咬牙切齿道:“果真恬不知耻!”彼时有人踏雪而至,昏黄的灯光衬的他愈发身长玉立,一双墨华的眸子盛下她周身光景,显的越发夺目,他步步逼近她,修眉长睫皆落了霜雪。绯色的薄唇轻启,声色温浅:“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卿挽脚边跟了一只狐狸,它通体雪白,活动灵巧,总是上窜下跳,绕的身侧绿俏已是头晕眼花。

“小姐,为何不走水路了,这下山可何时才能到头?”金盏哀嚎。

“九幽湖此时不宜,许是皇家在办些节日,我们若迎面撞上,实为不妥。”叶卿挽说完,却已经察觉不远处的竹林有所动静,用耳力来判断那些人的步伐厚实沉稳,却又不失轻巧,定然不会是普通人,她带着绿俏不动声色的向后撤退到隐秘的地方。

“小姐……”金盏欲张口说话被叶卿挽及时制止。

“嘘,金盏你自左侧的路途回去,在京城咱们的云来客栈等我,你且记着我若不去寻你,你便等着,不要做出什么傻事来。”

金盏还欲张口说话,叶卿挽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绿俏对着叶卿挽一双宛如若星辰一般的双眼,拒绝的话如鲠在喉。

叶卿挽看了眼单纯的金盏,有些事她终究不能让这个丫头参与进来:“金盏,你且信我。”信我不会出事,信我会平安。

明明是个将笄之年的女孩罢了,偏生纤瘦的身体里总是能迸发出令人信赖的温暖,一如初见时她手里握着一把灯笼,在隆冬的冰天雪地里把她从深渊里拉出来。一双温暖又明亮的眼睛微微弯起来,稚嫩的声线里透着一股坚定甚至执拗的倔强:“你且信我,我带你回家。”

金盏神色一紧她也知道时间不能耽搁,咬唇狠狠的点了下头,银环告诉过她,担心是没有错的,但是不能成为拖累,此刻她便不想成为小姐的拖累。一双眼睛含着泪道:“金盏至死都信小姐,但求小姐平安。”说完便向叶卿挽吩咐的那条路走去。

叶卿挽看着金盏逐渐消失的身影才放下心来。

回头看了眼狐狸,却发现根本没有了,好家伙,她只让金盏走,还没让它跑呐。

那玩意估计早就察觉危险,麻溜的跑路了。

“想必这便是大小姐了!不枉我这老婆子好找,若不是梵音寺地界难寻,也不会让小姐走这些冤枉路,可还饶恕我这年过半百的老婆子。”她人未到声先至,嘴角带着尖佞的笑意。

叶卿挽看着一众人出现在视野中,其中四个壮汉抬着一顶素色的软轿,轿子的一侧立着精瘦的中年女人。

她喜笑颜开的冲着叶卿挽走过来,面色和蔼道:“一路小姐受苦了,快快上矫撵,若是晚了时辰,相爷怕是要迁怒了。”

叶卿挽唇角一勾,声色清脆中透着几分温婉:“我却是不知,这位老嬷嬷如何识得我,难不成我脸上写着我是你家小姐?莫不是认错人了?”她抬头璀璨一笑,好似天真无邪。

“小姐莫怕,老身也算是伺候过先夫人的,小姐如此面相,与先夫人无二,定然不会错的,况且……小姐如此天姿……实在让人……”怪不得柳姨娘一心要做掉这个素未谋面的嫡女,果真红颜祸水呵,她向身后的四个人使了眼色。

“嬷嬷做事不先思而后行吗?我此番初下山来柳姨娘送我四个轿夫一个嬷嬷我心里很是感激呢,却不知嬷嬷刚才是怎的?眼睛抽筋了不成。”叶卿挽嗤的一笑,手腕一翻,一枚银针自手腕的镯子某处射出来,直指对方的肩膀。

对方大惊,手臂一麻整条胳膊竟然如同废了一般没有知觉的垂下去。袖口里的药包掉了出来,老妇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动弹不得。:“哼,大小姐好本事,到叫老身小瞧了。”

叶卿挽看向那蠢蠢欲动的四个人,神色玩弄:“到不是我好本事,实在是你们如此杀气腾腾,不得不叫人心生惧惮,我也是无奈之举,况且,今日柳姨娘的手笔大了些,请得蛮族人来要我性命。”

“那又如何,双拳难敌四手,何愁做掉你一个丫头片子?”话落,那口吻竟然有了拼命的架势。

“嬷嬷这般视死如归,却不知以柳姨娘的人品还有人值得为她卖命?”

那妇人忽然之间却红了眼眶:“怪就就怪你生错了人家,怪就怪你不该自梵音寺中下来!柳氏又算什么东西!不过你到是得谢谢她将消息提供出来。咯咯咯。”

叶卿挽脑海里极快的闪过什么,快的她抓不住,寒刃破空而来打断她的思绪,一个侧身灵巧躲过。那些人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杀过来,利刃出鞘。

叶卿挽与他们缠斗在一起。那妇人站在那里咯咯的笑起来:“给我留活口。”

叶卿挽觉得今天可能是失策了,她未曾让父亲派人来接她,无非是想要留住柳姨娘残害嫡女的证据,可如今才发觉柳氏怕是有所提防,暂不敢轻举妄动了,这一波人古怪的很,无论是武功还是招式都是十分怪异,像极了扭曲的动物……动物?!

她手中只有摄魂铃,可根本就没有学会掌控,免不得会被反噬也说不定,一时间竟然只能躲过那些暗器的侵袭,实在被动的紧。

衣袖被利刃滑破,在皮肤上留下了伤口,那刀上定是被涂什么药。如此一来,她根本不能在与之纠缠下去。

旋即想到了什么纵身一跃,施展轻功自九幽湖的方向疾驰而去。身后那些短刃在阳光下露出寒芒,叶卿挽只觉得身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些人轻功也如此了得,将手腕间的银针悉数甩了出去,又向天空发射了一支细小的信号。那些人,不能留活口了。

叶卿挽能感受到内力开始极速的衰减,那刀刃上的药力开始发挥作用,余光瞄了一眼脚下的高度,若是摔下去,头会成烂西瓜吧。她这么一想,刚要运气安全着地时却发现内力亏空的更快。倏忽间内力一空,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往下坠落。

“啊!———!”

“唔!!!”

“嘶~”

“咔擦、”

“咔擦、咔擦、嘶~”

“碰!!!”

叶卿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压断了一颗又一颗树枝,直到腰肢被挂在一个比较粗的枝干上才堪堪停下来。

“唔~”本能的痛呼一声,身体个个部位似乎被拳打脚踢过一般,钝痛接连而至袭来。

就在最后差点又要掉下来的时候后领子一紧被一双大手粗鲁的拽了下去。

还来不及惊呼就听见耳畔雄雌莫辨的声线响起来。

“这是从哪里掉下来的猫儿。不如叫本座好好瞧瞧。”

他话刚落叶卿挽的下巴就被他挑起来,首先映入眼帘的一双绯色狭长的眼睛,精致的眉眼之间最为醒目的是眼角之间对称的暗红色朱砂痣,使得原本就狭长邪魅的眼睛平添妖气。蓦然的叶卿挽就想起拐带出来的白狐狸。

来不及多想,叶卿挽将自己的下巴从他的手指间解救出来,这才看清楚面前的人,一张阴柔绝美的面容配着鲜红的衣袍摄人心魂,乌黑的长发垂在他的身侧,未用任何发簪或者别的饰物别住,随意散漫里却透着无比的尊贵,这样的人当真才是真正的雌雄莫辨。

而就是这样的人叶卿挽才觉得委实不好打交道,到不如少惹事为妙,走为上上策。

“小女子学艺不精,若打扰了先生还望先生海涵。”说完,叶卿挽脚下一转就要离开。却发现耳边一道极细的风声掠过,一道影子就立在了自己面前。

还未赞叹他轻功了得,头顶就想起一道不阴不阳的声线。:“你这猫儿好生随意,一句海涵便觉得此事草草了了?”他尾音微微上扬带着无形的胁迫。

叶卿挽眉心一跳,果真不是个善良的,头顶的压迫还在,她尽量挑着好话说道“自然不敢,不过看着先生面相俊美无俦,是个谪仙般的人,周身气质华贵,看起来是雅量之人,是以才觉得定不会与我这样的小丫头计较。”

话音才落,头顶就传来轻呵:“你这猫儿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实在可笑了些,谪仙般的人???这世上谁都是谪仙般的人,唯独本座甚少听闻此话,况,本座偏生就是狭隘之人,无论老幼少孺惹了本座,本座都喜欢斤斤计较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叶卿挽“…………”她还能说什么?跪地求饶,痛哭流涕,抑或是五体投地膜拜?

会死的更快吧。

空气忽然陷入安静,远处的皇家画舫上似乎有人在作诗

“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香。

细看诸处好,人人道,柳腰身。”

又有人道:“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

叶卿挽只觉的头顶传来嗤之以鼻的笑意,:“猫儿,你说若是把你抛出去,那些人有当用什么词来形容你呢?”

“什……什么??”叶卿挽怒。

“呵,本座可舍不得你这样的猫儿被别人观赏了去。你生什么气,你是本座头一次看到最为满意的猫儿。”说着他又懒懒的挑起了叶卿挽的下巴。沉沉的目光打量,眸间闪过惊艳。

两个人四目相对间,

叶卿挽看到他一双绯色的眼睛透着极浅的戏谑,忽而泛起一股奇怪的温柔好似漩涡想要人沉沦进去,从他绯色的眼睛里能清晰的看到自己倒影,许是自己的衣服配着他绯色的眼睛,时而朦胧时而清晰竟然生出了琉璃一样的色泽煞是惊魂艳丽。

耳畔响起一阵带着蛊惑的韵味:“好看吗?”

“一般般吧,我见过天元时下兴起的画本子上的插画,那上面的眼睛大概就是你这样的吧。”

叶卿挽说完这么多才发觉刚才红衣妖怪对他说话的语气实在太过温柔,不由得身心出现一股恶寒,向后退了几步。

仔细回想了一下,才惊觉,方才他对她在用媚……媚术???而且是可以杀人的那种。?!叶卿挽根本无法想象若是自己中招可,后果是什么。

“本座若想杀你,方才便动手了,你可知美人在哪都是招人羡慕的,你这样的皮相实在让人欢喜。有美人兮,本座如痴如狂。”他话里邪气横生,带着勾人夺舍侵略。

“先生这话,委实让人心惊。”叶卿挽终究皱了眉,若有必要,她自当不会束手就擒。

“猫儿这性格,让人欢喜,看似懵懂,实则聪慧,只是……你这样的人怎么无欲无求呢。呵。”他的控魂术,从未有人逃过,唯有那一人他想要试试,却没有机会罢了。

“先生多虑了……”

“我真真不喜猫儿唤本座先生,实在生分,不若赐你个特例唤我一声栖梧听听。”

他倒是不生分,说起话来,张嘴就来,这厮狡猾,危险。

叶卿挽不理,偏头余光看了眼远处的画舫,这次竟然比她上次看到的还要热闹,不过那湖面看似平静,从这个角度,却能发现那湖下竟然有些东西,具体是什么她却又看不清楚。

心底道一个不好,这里看来有事要发生了,她不想参与,也不打算在这里久留。她曲解对方的意思,张口道:“听先生这话,是不计较了,如此便多谢了。既如此,告辞了。”

“那船快翻了,不若和我一道走你看如何,又或者你可陪我在这里看看,谁是被最后救上来的。”显然他并不打算让叶卿挽走的干净。

他“慷慨大方”的将她心底的疑惑解答出来。反衬的她方才“猥猥琐琐”的观察。

果然,她玩不过他,叶卿挽此刻发觉他像是猫,自己就是只即将脱水的咸鱼,如此,倒不如见招拆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