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顺流而上

更新时间:2020-09-18 06:53:18

顺流而上 连载中

顺流而上

来源:落初 作者:鹿青崖 分类:言情 主角:元姐韩先生 人气:

完结小说《顺流而上》是鹿青崖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元姐韩先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父母双亡的罪臣遗女,隐居山林十年。一朝出山,一鸣惊人。然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元姐摊了摊手:“这就由不得我了......”~~~~~~鹿有云:坑品保证不断更,温暖清新不小白,加入书架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晚间元姐没有习字,舅甥二人在书房边喝茶边说话。

“郑牧此人有些见识,只是不肯过多透漏,不过他说的外间的情形,并未欺我。”韩先生和元姐虽然住在山村里,可并未和普通村民一样不问世事。每月韩先生都带了元姐去镇上住上几日,一来和外界互通往来,二来也让元姐长长见识,她这样的身份,注定不能做一个见识短浅的村里姑娘。

除了这条消息线之外,韩先生还有一条更重要的线路,元姐也是知道的,乃是村里的李二叔一家。当年二人来此间避祸,元姐的外祖父亲自安排了心腹管事的儿子,也就是现在李二叔先来探路。李二叔来了之后,开始负责村里与镇上的交易,几乎每日都会下山。李二婶也是家里安排过来的,只说是来投亲的,和村里搭上关系,又嫁了李二叔,帮着韩先生家做活计,照看元姐,传起话来也甚是方便。

韩先生和元姐当然也是改名换姓来到此间,可与村里人却另有说辞。村里人都知道韩先生乃是秀才出身,很有学识,本还能继续考取功名,可惜得罪了上边的人,只得窝在山村里不得动弹。而元姐则是父母都没了,本家容不下她,因此跟了舅舅生活。

“吴王的势头越发大了。淮王就番之后,京里都避其锋芒,不少老臣都欲解甲归田。吴王生Xing残暴多疑,怎会容他们想走就走,纳了几位侧妃不说,还让贵妃胡乱指婚,真不知是结亲还是结仇?”韩先生说着,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可转眼有叹起气来,“这样的人偏偏时运甚旺。淮王还想着皇上尚有Chun秋,与其在京里与吴王斗法,不如去封地筹谋,可这去了还没一年,宫里就传出皇上中了风。偏偏淮地又逢大旱,淮王真是应接不暇,吴王母子怕是要抖起来了。”

“京里这样乱,不知道外祖父和两位舅舅能不能独善其身,若能出京便好了。”听韩先生这样说,元姐可以想象京里有多乱了,恐怕京里有适龄姑娘的人家都想着法儿避祸,得亏大舅家的表姐已是订了亲,二舅家的表妹比自己还小些,倒不用愁这个。

“小丫头想得倒是对,只不欲站队的人人都想出京,便不这么容易了。你外祖父和你大舅怕是走不了,不过已是在给你二舅舅谋了外放了。”说起这个,韩先生显得轻松了些,眼角有了笑意,“若能顺利,此次你外祖的回信中会有提及。”

“那太好了。就是不知二舅舅外放到哪里,若能来湖广这边就更好了。”

“这边确实不错,远离京畿,能安稳许多。这两年也算风调雨顺,况且楚王也不似吴王和淮王一般能折腾。”韩先生眯起眼睛想了一会,低声道:“楚王到武昌也有七八年了,行事颇为稳重,于民间也多有称赞。若非年龄比其他几位都小些,且舅家不显,这会儿天下的形势怕是要变一变了。“韩先生说着,思绪飘的更远了。

元姐也跟着想了想,只要吴王不称帝,他们都还算好过,可正大光明的活在世上却是不易,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不用隐姓埋名。

待韩先生回过神来,见元姐仍是发着呆,便笑道:“小丫头比我想的还多?”

元姐嘻嘻的笑,二人又说起郑牧来。

“秀姐儿跟我说,明早村里的小子们都去送那位郑公子呢。”

“此人有些功夫,便是在襄阳城里也够看了。我这些学生们明早去送了他,回头来上课必是心不在焉的。”韩先生摇摇头笑了笑。

外边二更的梆声响起,舅甥二人便各自回屋歇了。

翌日清晨,元姐梳洗了一番,穿了件姜黄色交领小袄并月白色马面裙,照例去往王大娘家。还未到村口便听见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元姐不用想也知道,必是郑牧和那群小子们。元姐心中稀奇这郑牧怎么这么招人喜欢,想探探究竟,于是快步走过去,可也不敢靠近,只靠在树后面听他们说些什么。

虎子声音最大,元姐一下就听见了,只听他道:“郑大哥,我只送你一段,到了镇上我就回来。”元姐听着,他竟有些急得要哭了,不由吃惊。

“虎子。”是郑牧,他似是有些不高兴,沉沉的声音让男孩子们都不敢出声。“你这才多大,如何能从镇上回来,难不成我再把你送回来?”

他这话虽是严厉,可元姐听了却差点扑哧笑出来,想到郑牧再把虎子送回山上来,恐怕太阳都要下山了,两人岂不是山上山下跑一圈,什么也没干。元姐捂了嘴偷偷笑了一回,又竖着耳朵听起来。

元姐那点子动静却也瞒不过郑牧,郑牧虽看不见她,却瞧得见她那月白色马面裙角,村里能穿上这样的鲜亮裙子,还舍得靠了树不怕蹭脏的也就只有谢元姐了。

郑牧暗自好笑,看着一举一动似个大人模样,其实不过还是个小孩子。再看看眼前这一群小子,郑牧只得板起脸来继续教训。

“今日谁也不准送我下山,若是谁不听话,我以后见了他,再不与他相认。”郑牧说着,从路边树上劈下一截树枝,掷在地上,自己退到树枝后面,又道:“谁也不许越过这条线。”说罢还专门点了点虎子,“虎子替我看着,谁敢犯戒,日后写了信告诉我。”

元姐听了这话,觉得很有意思。虎子是里边最可能不听话的人了,让他来监督,便再没人带头越界了。接着又听郑牧问道:“之前我说的,这几年不许偷着下山的事,都还记得吗?”

小子们纷纷点头答应,郑牧又说道:“外间可乱得很,”说完这句顿了一下,想说可能还要行兵打仗,不要出去白白送了Xing命,又怕他们听不懂,只得换了话说:“别像我似得,被土匪掠了去。而且外边也没什么好,好好呆在村里,听见了吗?”

大家自然纷纷保证,不过元姐听了却觉得郑牧真的像舅舅说的一样,不一般呢。往日也有外乡人过来村里,大都说些外边如何如何好的话,甚至有两年年成不好的时候,还有过来买丫头小厮的,更是说的天花乱坠。像郑牧这样劝了不让出去的,元姐还是头一次见。

之后郑牧又温言劝了几句,让他们千万不要跟着,便下山去了。元姐探出头看了一眼,见他果然头也不回的走了,自己也快步跑开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