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贵女逆袭

更新时间:2020-09-18 06:53:12

重生之贵女逆袭 已完结

重生之贵女逆袭

来源:落初 作者:金小乌 分类:言情 主角:青青白玉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金小乌原创的言情小说《重生之贵女逆袭》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青青白玉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前世,身为暗人,腥风血雨地为心上人铲除异己,却为他人铺就了封妃之路。路尽头,是她命归处。再睁眼,回到十五妙龄,本想假死逃匿,奈何前世对头步步紧逼,既如此,休怪她手段狠戾。探青楼,习媚术,展风华,施心计,一双素手玩转命运轮盘,却惹出桃花朵朵,朵朵妖娆。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美人眼中的疑虑散了,神色却更为凄然,许久,轻叹了口气,“在下没有别的去处,一会儿花妈妈拿银两来赎人,寨主让我随她去了便是。”

人各有志,她也不好勉强,含笑起身送客:“那……我就让人给公子换套干净的衣衫!”

美人亦起身告辞:“多谢!”

来到门边,开了厢房门,倒带进一个踉跄的身影。

酥饼稳了稳脚下的步子,尴尬一笑:“二……二当家,让老子跟着寨主做贴身随从,老子……绝对没偷听啊!”

她指了指美人:“去找套干净的衣裳,让这位凤公子换上!”

说‘凤公子’的时候,美人脸色一变,可能想起被灭族的伤心事,她便没再多说,让酥饼带着人下去了。

因有些疲累,她抱着狗崽上榻歇了会儿。再睁眼,已是日落西山。大堂里,众人正在喝酒吃肉,吵杂得很。她绕道后厨,拿了个鸡腿,顺了壶酒,缓缓地往寨子后头空旷的山头走。

前世做不了几件风流事,除了如怀Chun少女般,把一腔痴情揣了个把年头外,唯有喜好饮酒这一项了。

一壶小酒,一弯冷月,不知陪她渡过多少寂寥无眠的夜晚,也不知舒缓了她多少难散的郁气。

暗人生涯嗜血残酷,今日对饮的同伴,明日也许就变成了夺命的对手。因此她一直饮酒有度,以便时时保持着警醒,但这寨子里的酒似乎烈了些,小半壶灌下去,耳力便有些不济,远远地看着一个人走来,却一直听不到脚步声。

放下酒壶,想凝神看清那人样貌,身后传来轻微的异响。她敏感地回头望,几百米开外,酥饼正急急朝她跑来。

“小白脸,原来你在这,害我好找!”酥饼抹了把脸上的汗,挨着她坐下,顺手抄起地上的半壶酒。

她抢夺不及,酥饼把酒几口灌下了肚。

她皱了皱眉,对着那空空的酒壶,愁肠百结之际,酥饼的声音却透着莫名的兴奋。

“呀……老子还纳闷你一个人坐在这干嘛?原来是偷看人家亲热!”

亲热?她愣了下,往方才那人行进方向看去。

呵……可不是一对正在亲热的男女。

皎皎月色下是大片大片的黄色花海。男的一袭紫衫,女的一身粉衣。女子伸手从背后抱住男子,男子没有动,任由女子紧紧地贴着。

因隔得还是有些远,看不清两人容貌,但看身形,一个体态婀娜,一个玉树临风,真真是一对佳偶,绝配的一对璧人。

酥饼用手捂住了她的眼睛,“别看了,看多了会长针眼的!”边说边使劲往男女的方向看。

她使了番力气才拉下酥饼的手,果真是粗莽武夫,按得她视线一片模糊。

忽然,模糊的视线里,那个颀长的身影猛地晃了两晃,便倒了下去。耳畔跟着响起酥饼的啧啧声。

“最毒妇人心啊!刚刚还热乎的情郎,就狠心往他身上捅刀子……女人啊女人……”

她连忙揉了揉眼睛,终于赶上了这出戏的结尾。那女子俯身轻轻摸了摸男子的脸颊依依惜别后,便仓皇而逃。

见女子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柳青青忽然站了起来,往男子倒下的地方跑去……

“小白脸!死人有什么好看的!”酥饼拉拽不及,便跟在她身后。

半人高的油菜花地,看着诗情画意,跑起来却着实不顺畅。费了好些功夫,终于跑到了被紫衫男人压倒的半圆内。

男人此时侧身而卧,腹上插着一把匕首,身下已经被鲜血染透。半拢月色落在他身上,浮出朦胧的气息。

她蹲下验看伤势,果真如她方才估计的那样,刀口不深,虽是要害,但尚可一救。

目光顺着伤口往上滑,这么近,她终于看清了他的容貌。如剑的眉,挺拔的鼻,饱满而苍白的唇。眼睛紧紧地闭着,但从那根根分明略向上卷起的睫毛,就能想象这双眸子睁开时,是如何的灿若繁星。

有凤公子那样的绝色在前,白玉熙那样的伟岸在后,眼前的这位紫衣男子的容貌,诚然当不得‘难得’两字,但确是极好看的一张脸。

夜风拂动,男子身上佩戴的香囊散出香气,幽幽地往四周扩散。极重的白檀,掩不住香囊里另一股轻灵悠远的味道。

她皱了皱眉,觉得这股味道甚为熟悉,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闻过。

出神间,酥饼已经麻利地掏出伤药替男子止了血,“兄弟,温柔乡即是英雄冢,今天得亏是遇到老子,要不然你今晚就交代在这儿喽!”

“把他带回山寨!”她没有多想,就做了决定。

“你要救他?他伤得可不轻,救他费事不说,还得搭不少药钱!”酥饼讶异,“关键是,为什么要救他?”

她沉吟了一会儿,寻出一个最有说服力的理由:“他长得好看!”

“老子就知道……”酥饼握了握拳,有些义愤填膺:“虽说你是寨主,但老子还是要劝你一劝。姓凤的小子虽然娘们兮兮的,让老子瞅着不顺眼,但今日你既和他……”

酥饼的脸意外地红了红,顿了顿,又继续义愤填膺道:“这小子虽然长得也不错,但你不能吃着碗里的,又想着锅里的,万事得有个先来后到,做人不能这么薄情,没有廉耻!”

酥饼这么一说,足见他是个磊落的汉子,果真没有偷听她和美人关起门来说的话。

“行了,把他带回山寨,小心别弄到他的伤口!”她越过酥饼,踏着这溶溶的月色,往寨子里走。

请了山下的医师过来看,说是没有大碍,留下几包替换的药粉,就收了诊金离去了。因酥饼整日里念叨着凤公子的先来后到,寨子里的众人对这位可能造成她‘出轨’的公子,也有些不待见,没人愿意给他换药。于是给他换药的活,就落在了她身上。一日两次往他身上抹药,终于让她把他的身份抹了个通透。

极出色的容貌,似曾相识的香气,身上多处未愈合的刀伤,还有他迷蒙中喃喃喊的烟霏,种种迹象,都堪堪嵌合一个人的名字——公仪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