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妃上不可

更新时间:2020-09-16 06:04:54

妃上不可 连载中

妃上不可

来源:落初 作者:闻情解佩 分类:言情 主角:宫桑叶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闻情解佩的原创小说《妃上不可》,主角宫桑叶,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四个皇后都死了,那是她们愚笨,本宫如果坐上那巅峰之位,定当铲除永宁宫那老妖孽,叫她生不如死,化成白骨任人践踏。”  命运多舛,我最终逃离不了后宫的杀戮,如若善良多情不是真正的出路,便让我剑斩蒺藜,踏出一条冷漠无情之血路。  ■完结书《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完结书《隔夜茶》  ★★★喜欢本文的,请加群:6979918(敲门砖:书名)  感谢轻叹无音赞助封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母亲沈蕊洁显然受不了这种落差,原来在她眼中的低贱女人,竟然成了皇后的生母,她如何接受得了别人比她高贵?

回屋路上不断的谩骂,有失了闻家女主的风范,锦言不敢劝她,因为她知道今夜父亲一定会在周氏的房里过夜,等待母亲的只有孤独与寂寞,那幅流云富贵牡丹图,只怕是又会沾染她彻夜的泪水。

闻素语的屋子早已粉刷一新,再也看不到往日的寒酸。吉服怕是早已送过去了,凤冠霞帔是天下女儿家的梦想,只是在皇上嗜血的传闻下,比断头台更叫人惊惧。

锦言慢慢走近闻素语的屋子,自从懿旨下来,她身边站满了内庭命妇,看见锦言走近时,只以为是她是闻家庶女,敷衍得点个头,便各自忙碌着。

“你来做什么?难道又变了主意,想把这皇后位子讨回去?”闻素语嘴里的一丝讥笑,让锦言把心里的话咽了回去。

“你怎么不说话?平时看似贤良的闻家大小姐,这会子竟然对荣华富贵看得这么重了?告诉你,这个位子我是要定了,我看到闻家上下对我诚惶诚恐的模样,我开心得紧,你呢?以后只能顶着闻家庶女这个贱名活下去,怕是比我更要辛苦吧。”说罢,闻素语放声狂笑起来,屋外的命妇不停得皱眉往里窥看着。

锦言拉拉闻素语的衣袖,轻轻咳了几声,说道,“我不打扰你了,明日是你的吉日,愿你在宫里一切安好。”

锦言转身欲走,闻素语在她背后声嘶力竭得喊道,“我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的,你这个虚情假意的人。”

锦言低垂着头,不叫屋外的嬷嬷看见自己滑落的泪水,匆忙而行。

夜深了,因为积雪,却并不显得暗沉,反而更添幽洁。雪在日光下刺眼,可在月下显得那么沉静。

锦言被素语的话刺得好痛,或许在她的眼中,轻飘飘的几句话,真的只是虚情假意。我锦言不知不觉又走到了梅苑,依旧是清香飘逸,只是再也找不回纯粹的心境。

还是那两颗拥抱的梅树,手里握着暖玉,想起他捡起梅瓣的情景,心暖了起来,原来在自己的心底,始终会有一片净土为他而存在。

“你在想什么?”清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锦言不加思量,便转身投进他的怀抱。

“原来你一直在这里,你竟然没有离开。”

他的手有些凉,许是雪地里站久了,锦言把他的手放在唇边,不停呵气为他取暖,心里却为他对自己的好感动的一塌糊涂,原来自己是这么期待见到他,这份惊喜让她落泪不已。

“没有见到你,没有你的消息,叫我如何安心离去?快些告诉我,你真的要进宫了吗?懿旨已经传到太守府了?难道没有挽救的办法了吗?”夏侯君悦急切得问道。

锦言轻笑不语,只是定定得这么看着他。他慌乱,他失措,他失去往日的镇静,拥锦言入怀,吻了上来,轻声呢喃,“我不许,你,进宫,我不许……”

好像梅枝晃动,压在梅枝上的积雪落了下来,滑进脖颈间,如他的吻,轻轻痒痒的,唤起万般滋味。

夏侯君悦在得知闻素语替锦言入宫后,也是唏嘘,“她也只是一个可怜人……”

“君悦,即便我不进宫,闻家也再无锦言一人了,以后我便是闻素语,一个庶女怎么配得上一朝王爷?看来,你我终究是无缘。”

“锦言,我不许你这么说。我去求母后,只要她要把你赐给我,我就应下她那件事,为了你,我什么也可抛弃。”他声音决绝。

“弃王位?隐江湖?”

他默默点头,又开始下雪了,这个冬天格外冷,可怎么比得上心寒?

“不行,只要你没了王位,太后和皇上,只怕很快制造事端,说你遭恶人毒害无辜枉死,那时找几个替死鬼出来昭告天下,她们母子两人便既夺了命又得了利。我不许你做这样的傻事,即便你我不能相守,我也愿你好好得活着。”

“锦言,你叫我再好好想一想。”夏侯君悦声音挫败,他是个失意的王爷,才华横溢,怎奈却不是太后所出,圣上体弱不能执掌朝政,文武百官一向要拥戴夏侯君悦夺权,这叫她们母子两人如何不忌惮三分?这下只等夏侯君悦生下事端,便可名正言顺将他除去,怎奈夏侯君悦深谙君臣之道,一直韬光养晦,让那母子两人寻不着理由,抓不住把柄,局面才一直僵持在那里。

明日是吉日,他作为王爷,也会去朝堂祝贺,锦言只有催他快快离去。

锦言回到自己的屋子,绿意还等着给她卸妆,锦言记起她生受母亲一掌的样子,说道,“绿意,还疼吗?”

“小姐,绿意已经不疼了。”

“娘只是Xing子急了些,她其实不坏的,她只是为了我……”

绿意似是不想回忆此事,咬住下唇不再出声,锦言便叫她先下去歇着了。

绿意却站在原地不动,眼睛直直看着锦言,半晌才说道,“小姐,二小姐进了宫,只怕回不了这个家了,三年之期,她能熬得过三年吗?”

锦言没有想到绿意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与夏侯君悦两情相知的幸福,此刻也慢慢降温,陷进了无尽的愁思里。

“绿意,你在指责我吗?你在指责我,为什么自己不进宫,而让自己的亲姐姐去代我去送死吗?”

绿意慌忙退了两步,用手不停得摇摆着,“没有,绿意不敢,绿意知道这也不是小姐愿意看到的局面……”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可是绿意,我是真的害怕,我喜欢王爷,我要跟他在一起,我进了宫便再无机会了,难道姐姐就不能成全妹妹吗?她明明知道王爷喜欢的人只有我……”锦言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为自己辩解。

“可是绿意听说,今天二小姐那边也收到了王爷的书信……”

锦言蓦然惊心,仔细看着绿意,似是在找寻她说谎的证据,可是绿意的眼神那么坦然,那么平静,她再次陷进了悲伤之中。

**************新书上传,坑品保证,这是我的第三本书了,请大家收藏,如果有点点多余的推荐票,便来砸我吧,呵呵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