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空间之商女擒冷王

更新时间:2020-09-16 06:01:36

重生空间之商女擒冷王 连载中

重生空间之商女擒冷王

来源:落初 作者:古月羽姜 分类:言情 主角:萧云夕老天爷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空间之商女擒冷王》是古月羽姜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萧云夕老天爷,书中主要讲述了:无忧无虑的白富美萧云夕,在经历父母突然离世,亲舅变脸出卖,逆袭逃脱之后,好不容易半工半读完成学业,正准备大展拳脚,创造属于自己的巅峰人生,怎奈一场空难,将她打回原形!  来到没电视、没空调、没电脑的异世,没关系,咱是适应力超强的小强!  缩水成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小包子,没关系,咱就当重温一回童年!  哥哥瘦弱,娘亲包子,外家极品,没关系,咱有华夏五千年的智慧结晶,有穿越福利—鸿蒙空间,斗得了极品,发得了家财!  可是.....哎哎哎!那个冰块脸,麻烦你离本小姐远一点,本小姐今年才四岁,不约好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也许是没有想到病歪歪的据说快死了的萧云夕会出现在这里,李玉梅准备打人的手一顿,而一旁看热闹的张桂心也是一愣,林惜月则趁着张桂心愣神的瞬间,挤开她的身子,从厨房里跑了出来,快步走到萧天傲身旁,一把将他从地上拉起来,紧紧的搂在自己怀里低声抽泣。

这时萧云夕也跑到了自家娘亲和哥哥身边。她先是拉开萧天傲捂着的小手,仔细看了看那红肿的小脸,嘴唇抿的紧紧的,皱起的眉头都快夹死苍蝇了。

虽然只是皮肉之伤,没有伤到牙齿,但是看着那张原本呆萌可爱的正太脸,变成了如今眼睛都被挤成一条缝的猪头脸,萧云夕心中的怒火就噌噌噌的往上冒。

“哎哟,这不是夕姐儿吗?不是说病得很重一定要让家里拿钱请大夫吗?跑得这么精神看着不像啊?我说小姑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现在家里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可不比以前还有上百亩土地的光景了,你再怎么的,也不能让小孩子装病骗家里的钱吧!”这时,一股阴阳怪气的女声大着嗓门嚷嚷道。

原本还在愣神的李玉梅一听见张桂心的话,立马醒过神来。

只见她快速将手上的鞋子往地上一丢,屁股往地上一坐,一边拍打着大腿,一边大咧咧的骂起来:“都是一群黑心肠养不熟的白眼狼哦,当娘的让女儿装病骗家里的钱,儿子还跑来偷鸡蛋吃,那些鸡蛋都是要卖了给家里男丁教束脩的哟!就这样被这个小杂种给偷吃了。

嫁出去的女儿这么多年带着别人家的小崽子,吃家里的,用家里的,现在还要偷家里的,这日子还怎么过哦,我可怜的儿子哦,将来的状元爷就快上不起学了,钱都要被外人骗光了,还想坏你的名声哦,我可怜的儿哦~”

萧云夕呆滞的看着李玉梅的表演,心中不停吐槽:你这是准备拿奥斯卡吧,这颠倒黑白功夫,杠杠的啊!

“二嫂,你…。你怎么能这么说话,我们什么时候骗家里的钱了?夕儿直到昨天晚上还发着高烧呢,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她今天早上才刚醒过来,你说话可要凭良心啊,再说天儿也不会偷东西的,他说没拿就是没拿。”林惜月虽然平时性子软绵,但是一涉及到自家的两个孩子,立马炸毛了。

“哟~这怎么冲我来了,我不是看夕姐儿现在好好的,脸色红润,精神抖擞的,跑得比我家玉美还快,不像重病的样子嘛!再说了,这不是大嫂说傲哥儿偷东西的嘛,又不是我说的。”张桂心伸手虚扶了扶盘着的发髻,仍旧笑呵呵的说道,不过这话里话外可不还是在说云夕是装病,顺便还把矛头转到了李玉梅那里。

萧云夕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对这二舅母的做派无语至极,她现在用墙灰摸得黄黄的脸她也看得出红润?再说了,你算她喝了空间灵泉水变得白嫩嫩,但是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瘦弱可不是立马补得回来的。

最多刚才一着急跑得快了点,但是因为担心小正太天傲的伤势她跑过来的时候绝对算不上精神抖擞,甚至还有点打飘,毕竟长期亏损的身体,机能一时半会也恢复不了多少,没看她现在额头出了一头的汗,还气喘吁吁吗?

萧云夕表示绝对不承认那一头汗是因为听见张桂心说的装病时而偷偷掐了自己一下给疼的,至于气喘吁吁当然也是装的。

毕竟一个大病初愈的人,一时反常还可以用情急之下爆发出了潜力这个理由来圆,你要是病刚好就立马跟一个正常人一样活蹦乱跳,那肯定是不正常的,萧云夕可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把她当小白鼠切片研究了。

看来这个二舅母的心计可比大舅母强多了。刚才轻描淡写几句话就给了张桂心一个发作的机会,不但不用她自己出头来对付林惜月,还可以顺便坑一回李玉梅。

谁都知道林惜月是林书和林秦氏从小疼到大的,虽然林秦氏在林书过世之后,因为要靠儿子养老的关系,为了不让儿子和媳妇心里不舒服,不敢再像过去那样事事以林惜月为重,就算明知道儿子、媳妇私底下有使些小绊子为难林惜月,但是只要不过分,她一般也不好说什么。

毕竟女儿是嫁出去过的,现在住在娘家,按时下人的观念,本就有些不太合规矩。

再说现在家里的条件也不比从前,以前的上百亩良田虽说都还在家乡,地契、房契什么的都在,但是那里是疫区,当年又死了那么多人,没人敢去种植,而他们怕招来麻烦也不敢回去。

虽然当时逃出来的时候把家里的银钱都带了出来,但是最值钱的还是那些田地和三进老宅,手中的现银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

到了宋泉村之后,落户,置办房产和田地,加上给林书看病、吃药等等,几乎把家里的所有银钱都花光了,就这样,他们也只是将三间正房和左右紧挨正房的一间厢房修成了青砖瓦房,其余的两间厢房和厨房,后园罩房,都还是黄泥墙茅草屋,田地也只置办起了二十亩,其中十四亩是水田,剩下的六亩都是旱地。

和以前坐拥三进大宅,百亩良田的富贵生活,是完全没有可比性的。

林秦氏虽然有时也觉得女儿看上去憔悴了不少,但是想着家里不比从前,日子过得紧吧了许多,林惜月又是个不会背后告状的人,就算受了委屈也是自己一个人躲着哭,在林秦氏面前从来不会说哥哥嫂嫂的不是。

而且自从林书去世之后,林秦氏伤心过度,身体就不怎么好了,于是将管家的权利暂时交给了长媳李玉梅,自己只仍旧掌管着家里的银钱、房契、地契等财物。

毕竟她年纪大了,虽说还没有分家,但是按规矩以后她是跟着大儿子生活,李玉梅又是个在她面前惯会装的,时间久了,林秦氏也只是以为是现在家里条件不好,女儿比以前劳累了才那么憔悴。

毕竟,林惜月以前在家是几乎不用干任何活,当大小姐养的,就是嫁人之后也过的是有丫鬟伺候的少奶奶生活。

现在人手不够在家却要轮流烧饭,洗衣什么的,更何况还要照顾两个四岁的小孩子,人会憔悴也正常。

至于她现在越来越差的衣着,李玉梅在林秦氏面前的解释是这是林惜月自己愿意,她毕竟是个寡妇,以前那些上好的衣料衣服是不能穿出去的,那样于名声不好,对两个小的也有影响,穿衣打扮要素净,最好是穿布衣。

林秦氏想想也是这么回事,这个年代的人对名声尤其看重,特别是寡妇,如果穿得好点,打扮得漂亮点,就会被人说不安分,当然,如果准备改嫁的,又另当别论,但是仍然会被人议论,名声肯定会不太好听。

至于后来林惜月的衣服都变成了打着大大小小补丁的破旧衣裳,而且几乎不出门了,李玉梅又在林秦氏面前解释,说以前给林惜月说过买些布料做新衣,但林惜月体恤家里银钱紧张,自己又要给孩子他爹守节,不用置办新衣,也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拒绝了。

林秦氏对于大儿媳的话,并没有全信,而是事后找来林惜月求证,但当时林惜月是个包子性子,不愿意娘亲因为自己和嫂子闹矛盾,就顺着大嫂的话承认了下来。

时间久了,林秦氏也习惯了现在林惜月的穿衣打扮。而实际上,林惜月当初逃难带出来的那些好点的衣服首饰,早就被李玉梅和张桂心找各种借口“借”走了,而她虽然明白这个“借”肯定是要不回来的,但是考虑到自己现在住在娘家,还要依靠哥哥嫂嫂帮忙养大两个孩子,也就顺水推舟的借出去了。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以前对她还算客气的哥哥嫂嫂,在发现从她身上再也榨不出油水之后,对她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不仅让她干的活多了,穿得差了,还经常吃不饱饭,平时背着林秦氏,还是时不时对她一阵冷嘲热讽,说她是个丧门星,克死了相公,又克了整个村子,甚至连林书的死也说是被她克的。

到去年林家文从军走后,林秦氏身子愈发不好,基本不出屋子,一般都是在正房左厢房炕上躺着,李玉梅和张桂心早就不满林惜月三母子住在正房的右厢房,于是找了个借口,将他们赶去了后院低矮潮湿的罩房。

林秦氏发现后,私底下问过林惜月,是不是嫂子们欺负她,赶她出去的。

看着母亲花白的头发,因为生病而消瘦的身子,林惜月只好强颜欢笑的解释是因为孩子们大了,太吵闹,会影响林秦氏养病,才主动搬到后院去的。

林秦氏听后,打量了女儿好一会儿,才无奈的叹了口气,不再提这事。

至于林惜月母子原本住的正房,不久,就让李玉梅以自己的长子林玉谨是林家长子嫡孙,又年纪渐大,快要说亲为由,霸占去了。将打着同样心思却没有成功的张桂心气得差点咬碎银牙。

总之,他们就是想通过这些手段让林惜月自己受不了提出分出去单过,这样就再也不用养着他们娘三。

毕竟有林秦氏在,他们还不敢直接把林惜月三人赶出去,到时候林秦氏一个不孝压下来,他们也没有好果子吃。

这个年代的人,如果被长辈告不孝,那可是要坐牢的,连带着自己的子女都要受影响,儿子没法考科举,女儿也不好说亲。

今天张桂心就是抓住了厨房丢东西这件事挑起李玉梅的怒火,让她对林惜月和萧天傲出手。

看着坐在地上不停咒骂林惜月一家三口的李玉梅,张桂心轻蔑的撇撇嘴。就是一个只知道撒泼打滚的蠢货。

她可是知道萧天傲口中的三表哥,也就是李玉梅的二儿子林玉慎是什么德性,八岁了还就只知道在村里撵鸡做狗,跑厨房偷吃的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李玉梅有时仗着自己管家的便利甚至还会偷偷给自己儿子留些好吃的让他躲在厨房吃独食。

这让张桂心更加嫉妒愤懑,毕竟有时候她想找李玉梅单独要个鸡蛋给自己的儿子林玉言补补,李玉梅总是找各种借口搪塞推辞,过后还常常摆起当家大嫂的姿态训她一顿。

也就李玉梅自己觉得自己儿子这些做派是什么聪明啦,比别家的小孩厉害啦,如果读书就肯定可以考上秀才,甚至举人、状元什么的,又自大又愚蠢。这不,在上个月硬是仗着长房长媳的身份撒泼耍赖的从家里公中的银钱里又拿出二两银子,将林玉慎送去了私塾。

这样一来,家里三个男孙都上了私塾,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在其他庄户人家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林书以前毕竟是个秀才老爷,祖上也出了许多读书人,家里也算是半个书香人家,对于送家里的孙子读书一事,林秦氏也是十分赞成的。

林书的三个儿子也都是从小读书,只是大儿子林家栋和二儿子林家梁实在不是读书的料,也心不在此,混了几年私塾后,连个童生都没考上,就回家当起了二世祖,当然,田地什么的还是会种的,毕竟他们家还是庄户人家,田地又多,以后这些都是要他们继承。

唯一一个念书好的林家文又一心尚武,他会用心念书也是希望将来可以成为一名儒将,所以除了花了一小部分心思学习文人必须学习的东西外,大部分的心思还是用在苦读各种兵书和学习武艺上。

谁知还未学成就遇上了那场瘟疫,后来林书又去世,在给林书守完三年孝期后,趁着朝廷征兵,毅然离家进入了梦寐以求的军营,当了一名小兵。

但是今天李玉梅和林惜月在厨房这么一闹,肯定会惊动老太太。看李玉梅今天这架势,势必是想把事情闹大。

也难怪,毕竟现在林玉慎也上了私塾,以后是要考科举的,要是传出他有偷盗的行为,那绝对是一大污点,别说考科举了,私塾可能都念不成了。这是李氏绝对不能忍受的,她花了这么多心思才将林玉慎送去读书,是绝对不希望看见他被赶出私塾的。

所以,她今天是铁了心要把这污水泼到萧天傲身上了。就算不成功,也要把林玉慎摘出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