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

更新时间:2020-01-21 14:37:12

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 连载中

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

来源:落初 作者:砚池洗笔 分类:言情 主角:容钰容滢 人气:

主角叫容钰容滢的小说是《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它的作者是砚池洗笔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泰宁侯府嫡出的三小姐与庶姐争了一辈子,也输了一辈子。庶姐才华名动天下,身家丰厚,嫁为皇子正妃,生下龙凤双胎。而她,生前夫君宠妾灭妻,枯守十年,死后身败名裂,无儿无女。至死,她方才想通,她生来富贵,不得善终的根源全在一个“争”字上头。重活一世,争不过,赢不了,便不争了。不争也不羡,静静地看着庶姐庶妹作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到容钰那声雀跃的“爹爹”,容衡边走进屋,边笑着对她说:“见到爹爹便这般开怀,钰姐儿这是饿了?”

说这话时,他已走到东侧主位边,站在墙边的两个丫鬟立刻上前齐力仔细地为他摆正椅子,容衡这才缓缓坐下。

待容衡坐定后,容钰急急地对他说:“爹爹,您今日冤了我,我不是因为饿了……”

说到这里,容钰却突然停了下来,她先侧过头小心地看了眼容华,然后瞥了眼容莲,最后才讪讪然看向容衡,支支吾吾地开口道:“爹爹,我……”

“我的确是饿了,所以见您到了便心生欢喜。”

这么明显的心怀鬼胎……

容衡故意板起脸逗她:“钰姐儿,你素来是个实诚的孩子,决不能对爹爹说假话,记住了吗?”

听了容衡这话,容钰仿佛真的被吓到了般,她的眼睛在容衡、容莲身上逡巡了几圈,最后竟不知所措地低下了头。

顺着容钰的视线,小沈氏也打量了几眼容莲,心里不由一惊:

尽管已净过面,可仍能轻易看出容莲的眼睛带着些微红肿,分明是哭过……

想到容华回她的,“两个妹妹方才在一起玩闹”,再想到容钰起初的欢喜与此时的不安,小沈氏心里明镜一般:

定是容钰欺负了容莲,容华帮她把事情压下,她便洋洋得意!

这样的骄横……

怪她大意了!

小沈氏面色不善地看向容钰,厉声道:“钰姐儿!”

她正欲把事情问清楚,这时容衡开口道:“夫人,吩咐摆饭吧。”

容钰是个藏不住事的,容莲的眼睛又红肿得那样明显,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好猜不过……

若是平日,他正可借此事教导儿女们要互相友爱,但他眼下正有一桩烦心事,实在没有心思理会两个小姑娘的玩闹。

听容衡说“摆饭”,容钰立刻抬起头来,满脸都是躲过一劫的庆幸。

小沈氏瞪了眼容钰,又看了看容衡的脸色,无奈地侧身对身后的嬷嬷道:“那便……”

这时,倩娘竟突然开口打断了小沈氏的话,她一双眼睛牢牢地盯着容莲,语气浮夸:“呀!四小姐,您的眼睛怎么又红又肿?!莫不是被人欺负得落了泪?!”

“奴才记得,您出门前说要去找三小姐玩耍……”

到底是亲娘,倩娘这是担心若容衡不出面,那么事后小沈氏必定袒护容钰,容莲便要吃亏。

苦主的亲娘喊了冤,始作俑者容钰此时一定恨透了她……

可令人意外的是,容钰还没有说什么,容莲已不满地看向倩娘,斥道:“姨娘怎么这般不懂规矩,竟敢打断母亲说话!”

亲娘鼓起勇气为她出头,她不但不感激,还因为害怕得罪嫡母而斥责生母……

容莲说了这番话后,不但坐着的人,就连屋子里站着伺候的婆子、丫鬟们也都看向她。

感觉到众人眼里的鄙夷、轻视,容莲只觉羞愤难当,可她却不得不硬着头皮、状若无事地端坐着,毕竟,若她不制止亲娘,万一容衡追究起下午的事情、她下午说的那番话被人知晓了,那么她的名声就彻底毁了!

一个是不敬主母,一个是不敬亲娘……

容衡冷冷地看了看倩娘、容莲,正欲开口训斥……

这时,容钰大声说道:“爹爹,倩姨娘冤枉人,四妹妹不是被我欺负哭的,她是自己说错了话、害怕才哭的!”

这一根筋的愣子,她倒比苦主还理直气壮……

容衡不得不管起了这桩琐事,他问容钰:“那你告诉爹爹,莲姐儿说了什么错话?”

容钰坦然道:“四妹妹说,今日登门的恩公想攀附权贵,是个不堪的人……”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有些话,就算人人心里都是那么想的,也绝不能说出口……

容衡怒目看向容莲,喝道:“可有此事?!”

容莲畏畏缩缩地站起身、挪到容衡身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道:“爹爹,都怪女儿糊涂,把下人们乱嚼舌根的话学着说给三姐姐听……”

“三姐姐已清清楚楚地教训了女儿一番,听了三姐姐说的那些大道理,女儿如今已知道错了……”

容莲跪在地上哭哭啼啼地认着错,心里想的却是:

既然躲不过去,那么她总不能白白受罚……

“三姐姐已清清楚楚地教训了女儿一番,听了三姐姐说的那些大道理……”

若容莲说,“登门之人想攀附权贵,是个不堪的人”……

那么容钰教训她的话就该是……

容衡若有所思地看向容钰。

容华心里一惊,顾不上心里对容钰的怀疑,下意识地开口维护她:“父亲,大家都知道三妹妹素来糊涂,她哪里说得出什么大道理?”

容钰看向容华。

果然是她……

尽管上辈子的婚书风波与此时必非完全一样,可容华维护她的心永远是一样的。

可是,她不能再安然躲在容华的羽翼下、受着她的庇护……

西北战败的消息即将传回来,这一次,就换她来护住容华!

听了容华的话,容衡不轻不重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笑着对容钰说:“钰姐儿,把你对莲姐儿说的话再对爹爹说一遍。”

“若你说的果真是大道理,爹爹就要好好地奖赏你!”

容华心里一惊,给小沈氏递了个眼神。

尽管不清楚眼下是个什么情况,小沈氏还是从容华的眼神里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她笑着对容衡说:“侯爷,不如先摆饭吧?今日已晚了好一会儿,待用罢饭后您再和孩子们说话。”

容衡没有理会小沈氏的话,他催促容钰道:“钰姐儿,你早已饿了吧?快些告诉爹爹你下午说了什么,然后爹爹就立刻吩咐摆饭!”

容钰心里冷笑连连……

这就是她的父亲!

舍不得容滢嫁给穆临渊受苦,却这样迫不及待地想把她推出去。

这下子,母亲和大姐姐总能看得清楚些了……

容钰一派天真地看向容衡,问道:“爹爹,你要奖赏我?”

“母亲今日在订冬衣,可我午睡得久了些,竟没能自己挑身冬衣!”

容衡心里生出不喜:这草包,就知道衣裳、吃食……

却只能耐着性子哄她:“若你答得好,爹爹就允你再挑几身冬衣!”

容钰立刻高兴地答道:“多谢爹爹!”

“不过,女儿总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我看自己挑的冬衣就处处满意,看母亲给我挑的就总有不满意的地方呢?”

容衡忍不住打断了容钰,微微提高嗓门道:“钰姐儿,我不是在和你说冬衣!你快些……”

可很快,他就咽下了未说出口的话,仔细琢磨着容钰说的那句:

“为什么我看自己挑的冬衣就处处满意,看母亲给我挑的冬衣就总有不满意的地方呢?”

……

小沈氏全然不知道各人的心思、谋算,她实诚地和容钰聊起了衣裳:“傻孩子,这世上并没有十全十美的衣裳,你并非对自己挑的冬衣就处处满意,只不过那是你自己挑的,你自然不会抱怨它……”

“否则,不就是在告诉别人、你连件衣裳也挑不好么?”

容钰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又看向容滢,感叹道:“若人人都生得如二姐姐这般美貌,穿什么衣裳都好看,便不会有这样的烦恼了。”

容滢冷然看向容钰。

容钰被她看得心里一抖:

她万分不愿招惹容滢,可这回的事情却怎么也绕不开容滢……

容钰压下杂思,仿佛才想起容衡在问他话一般,苦恼地看向他,说:“哎呀,爹爹,我忘了您方才在问我什么了……”

容衡定定地看了容钰许久。

好一个:

“这世上并没有十全十美的衣裳,你并非对自己挑的冬衣就处处满意,只不过那是你自己挑的……”

“若人人都生得如二姐姐这般美貌……”

这些话无论是小沈氏、容钰自己想的,或是别人教她们的,无非都意在提醒他:

人无完人。

即便是无可挑剔如容滢,身上也有庶出这样的小缺憾……

所以,无论他把哪个女儿许给穆临渊,都难免受到世人的议论。

把容莲嫁出去,便议论他薄情寡恩、慢待恩人!

把嫡女容钰嫁出去,或许便议论他宠妾灭妻、不怜幼女!

婚姻之事自古难得圆满,若要世人无话可说,除非……

让那穆家小儿自己相看!

可他怎能由着个穷酸医者挑他的女儿!

何况,若果真让穆家小儿自己相看,他相中的必然是容滢!

静默许久后,容衡冷声道:“摆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