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夫君,你欠我一场恋爱

更新时间:2020-08-30 05:57:20

夫君,你欠我一场恋爱 已完结

夫君,你欠我一场恋爱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作者:白发问三千 分类:言情 主角:何顷言青 人气:

《夫君,你欠我一场恋爱》为白发问三千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夫君,你欠我一场恋爱》这是一本已完结的都市言情小说,作者是白发问三千。男主是何顷,女主是言青。小说精彩内容:“娘,怎么可能?我不答应。”怎么可以这样,姐姐去了,就要她去给姐夫做填房。换谁,谁也不能答应啊!言青拒绝的很干脆。“你姐夫有什么不好?这十里八乡,你还找得出第二个你姐夫这么好的人,这么好的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几天熬下来,言青瘦了一圈。眼睛天天都是红的,不知道掉了多少眼泪。

崔大夫是个好大夫,他查阅了很多医药方面的书籍,每天都关注何兜兜的病情,并没有因为他的病可能会传染就退避三舍。

为了不让病情有更多的传播机会,接触何兜兜的就只有何顷、言青和崔大夫。庆幸的是没有人被感染出现和何兜兜一样的症状。

言青天天想着法子哄何兜兜喝药。何兜兜身上的水疱结痂了。崔大夫说这是好现象,兴许不是天花,而是和天花症状相似的痘症。听到这句话,这么多天以来,言青第一次露了笑脸。

“崔大夫,谢谢你,你是我们小豆子的大恩人,一定就是痘症。小豆子不可能得天花的。”言青真心实意的感谢崔大夫,就差要给他跪下。

何顷也对着崔大夫拱了拱手,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小豆子身上的痘印看起来还是吓人,但感觉是一天天的渐好。他也不再嚷着痒的难受,也有了些精神头。

“娘亲,我没有装病,我是真病了。”他还惦记着何顷以为他是装病。说话时,他用眼睛瞟了瞟在一旁打瞌睡的何顷。

言青在喂他喝粥,听他这么一说,眼圈又红了。“小豆子是最乖的孩子,怎么会装病?都是娘亲没有照顾好你。”

“可是爹都不相信我,他误解我!”何顷对他的态度,他心里还是耿耿于怀。那天的情形他还记得,爹和娘差点因为自己吵了起来。

“他现在相信了,我会好好的教育他,哪有不相信自己儿子的亲爹?”言青哄着小豆子。

“何兜兜,对不起,爹给你道歉。”靠在圈椅里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能让两个背地里议论他的人听见。

何兜兜没应声,爹给他道歉,这在记忆里好像从来没有过。自己要原谅他吗?他应该还要加上一些保证。他做错事,承认了错误,都是还要外加保证的。

何顷走了过来,坐在了床边。

“怎么?还不打算原谅爹?”他是想说点话来哄哄他的,可他好像不太擅长。

何兜兜还是没有说话,他爹这个错认得不是很有诚意。

言青暗地里拽了拽何顷的衣袖。他咋就说不来孩子爱听的话啊!看着真是着急。

何顷知道言青是在暗示自己,可自己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爹去给你买糖吧!”

自己是还惦记吃糖的两三岁小孩吗?何兜兜嘟着嘴。再说了,外面买的糖有他娘做的糕点好吃吗?

“小豆子,你爹这几天为了照顾你,都不敢睡觉的。都是听崔大夫说无大碍了,才在圈椅里眯了一小会,你看他是不是眼睛都是红的?他这几天都没离开过这个房间半步。”

何兜兜认真的打量了一下何顷,看那样子还真是特别疲惫。他身上的衣裳也是皱巴巴的,怕是有几天没换了。

“他知道错怪了你,心里肯定也很难受。他以后肯定会是一个最讲道理,最开明的爹。”

何顷觉得言青说得就是他心里所想,他忙不迭的点头。

“何兜兜,以后就让你娘监督我,看我是不是一个讲道理的好爹爹。”

何兜兜想了想,让娘监督爹,这个还真不错,反正娘肯定是自己一边的。而且娘生气是要打人的,不打自己,就打爹,娘是自己的靠山。何兜兜点了点头。

何顷觉得自己以后可能再难树立威信了。就这样也好,只要何兜兜没事就一切都好。也是,还是个五岁的孩子,要长大还有好久。有他和言青,一定会让他健康成长。

何家的阴霾总算过去,何兜兜又开始生龙活虎。父子俩有了一次深谈,具体谈了什么内容,言青不太清楚,问何兜兜他也只说这是他和他爹之间的秘密,反正言青看着他是越来越懂事的样子,言青心里甚是欢喜。

一切又开始按部就班,言青还是该去学堂的时候就跟着何顷去学堂。她也没什么事做,就偶尔给何顷添点茶水。这学堂的书房统共就这么大,言青有意无意的视线总是会落在何顷的身上。言青觉得认真的男人还是有点让人着迷,那一丝不苟的侧脸,轻展宣纸的仪态,骨节分明的手,看得久了心里竟生出一些遐想。

刚才有人送了一封信过来,何顷看了。眉头开始皱起。

“言青,言青……”他抬起头唤了两声,这个人明明是在看着自己,却又像是在神游太虚。

言青回过神,脸上有一丝尴尬,自己刚才发什么呆呢?是在看着自己夫君想入非非吗?

“有事吗?”

“我一个朋友家里出了事,要来我们家避一阵子。我现在要去阳原县接他,可能来回要个四五天,这几天你就帮我照顾好家里好吗?”

“什么朋友啊?家里我照顾着,这学堂不用我照顾吗?”

何顷看着她,还没来得及回答她的话。

“不过就学堂这些事,你让我照顾我也不会。我知道了,就是走几天,也出不来什么乱子,你放心吧!”

“我要先回去收拾两身衣衫,你和我一起回去吧。”

“是今天就要走吗?这么着急?”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出了门。

“言青,可能一起来的还有我朋友的妹妹。”何顷不确定言青会不会不高兴。毕竟一个陌生的女子要来家里住,还要住不短的时间,很多人都会多生出一些心思吧。

“咱家园子大,房间多,我让下人多收拾两间出来。”

我这个朋友的妹妹长得比较好看。这句话,何顷没有说出口。算了,言青心比较大,指不定不会往歪处想。反倒是自己,明明坦坦荡荡,却瞎琢磨了一通。言青要真有那细腻心思,自己还至于和她这么有名无实?

何顷走的很匆忙,只来得及给李香婕知会一声。言青看着他出门,心里竟似有丝不舍。

“夫君。”她突然叫住了他,心里是有话想要说的,可又不知道说什么。

何顷回过头,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她这是舍不得自己吗?

“你身上银子带够没有?出门在外,有银子才好使!”

何顷点了点头,还指望着她能说点温柔深情的话,真是那么多的话本子她都是白看了。

何顷又回走了两步,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在家等我,还有我摸你头不是把你当小狗的,你是我的娘子。”说完,回转身,这次是真走了。

他看到言青脸颊有点泛红,自己又何尝不是,刚才他这么温柔的说话,还是在言青经常看的话本子上学来的。现在心里都还有点慌乱,自己毕竟不是那书本上擅长花言巧语的俊俏小郎君,怪难为情的。这都是为了谁啊?

何顷收拾了一下比较慌乱的心思,步伐走的有点快。还有一堆麻烦事等着他呢。

言青再抬起头时,就只看到一个远去的背影。她两只手按在自己的脸颊上,这个天真是热,热的脸都在发烫。

晚上一个人独占大床,这是成亲以来第一次。

言青先是欢喜的在床上滚了两圈。然后她发现自己失眠了,旁边的枕头上有何顷的气味,可身边没他的人。身边是空荡荡的,好像心里也是空荡荡的。

坏事了,她不会是有点喜欢他了吧!难道是相处的久了,竟是生出了感情?言青甩了甩头,怎么可能?他是姐夫,他爱的人是姐姐,自己怎么可以生出什么其他心思?她嫁给他,也就是为了照顾小豆子,为了小豆子不受后娘欺负。他娶她,多半也是因为他需要一个娘子吧。他可没那么多时间应付那些踏破门槛的媒婆。

一晚上言青都在琢磨这些事,明明暗示自己不要想,一转念又情不自禁。

早上还是小豆子来敲开房门的。

“娘亲,你还没起床吗?祖母让我问你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言青一骨碌坐起身,外面天光大亮。一家人怕是都用过早膳了。让孩子来叫自己起床,真是有点不好意思。

言青连忙收拾自己,还一边对着门外说:“我没事,马上就好。”

言青来到堂屋的时候,小豆子背着书袋等着她出门。李香婕坐在太师椅上,看见她火急火燎的过来,瞪了她一眼,“像话吗?都做人儿媳妇了,还日晒三竿不起床!人家还当是我这个娘没有教好自己的闺女。”

一家子都准备用早膳的时候,还没见言青过来,花扬喜是打算去叫她的。可亲家李香婕说,怕不是生病了,言青还从没这么晚起过。她也只得附和着说,可能是身子不痛快。当时,真觉得一张老脸无处安放。还好,李香婕让小豆子去问一问,也算是解了自己的尴尬。

现在看她,哪有半□□子不爽利的样子?

言青看花扬喜对自己一脸的嫌弃。怕不是又要挨一顿削。

“我夫君出远门了,我一个人不习惯。想他,睡不着。”话一说完,拉着小豆子就出门了。

她的回答无懈可击,花扬喜一时找不到应对的话。看着她和小豆子出了门,心中一口恶气还没发泄完。转念一想,这个丫头知道念自己的男人了,也好。

她也起身,准备去各家串串门。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