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后宫之清悠

更新时间:2020-08-07 06:25:22

后宫之清悠 已完结

后宫之清悠

来源:落初 作者:可可豆一枚 分类:言情 主角:莫逸清莫仲棠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可可豆一枚的原创小说《后宫之清悠》,主角莫逸清莫仲棠,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后宫女人如娇艳的鲜花,一批凋落自会有新的一批盛开,花开花落,永不间断。  是坚持战斗到底,享尽荣华富贵;还是退守冷宫,孤独终老。  在充斥着算计、背叛、欺骗与冷漠的后宫,  姐妹、朋友、盟友,又有几人能信!  莫逸清能坚持到底,达到自己的目的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莫逸清与陆婉凝、丁妙仪聊了一会儿,见天色不早便各自回自己的院子。

回到院子后,莫逸清发现院子变得特别安静,其她三人都躲在自己房中,想来顾夏两人的事影响很大。一直到用晚膳,莫逸清也没有见到那三人,只得独自一人用膳。在之后的几日,整个驻秀宫平静许多,众人也安安分分的学习宫中礼仪,没有再生事端,而北豫苑的教习姑姑也换了一个。

驻秀宫中除了正殿、东西配殿,在正殿后面还有一个小花园。花园中种植了不少月季、蔷薇,如今正值六月花开,姹紫嫣红,很是漂亮。百花丛中坐落着一凉亭,专为赏花之人而设。此时,莫逸清正坐在凉亭中,等待陆婉凝和丁妙仪的到来。

莫逸清一边悠闲的坐着,一边欣赏着这些盛开的娇艳花朵。信手摘来一朵红色月季,如血般鲜红,如火般耀眼。这宫中的女人也如这花朵般,虽然光鲜亮丽,但也很快就会枯萎,枯萎后又会有新的盛开,永不间断。谁还会记得那碾落泥土中的花朵,曾今也是那般美好。

就在莫逸清感怀宫中女人悲剧命运之时,花丛的另一端走来两人,一粉一黄两少女。

“我和你说一事,你可千万不要与其她人说哦!”其中一少女身穿粉色罗裙,裙摆处绣着朵朵白色蔷薇花,侧身低语:“我从伺候我的宫女那里得知,这驻秀宫有一侧门可通往雪湖。据说,雪湖有这皇宫最美的景色,不容错过呢!”

另一名少女身着杏黄纱裙,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问道:“这和我们来这有何关系?”

“你笨啊!”粉衣少女用手敲黄衣少女脑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来这当然是因为门就在这啊!我们悄悄过去,千万不要让别人发现,不然就糟糕了。”

“嗯。”黄衣少女轻声应允,随粉衣少女悄悄溜至驻秀宫一处侧门。

粉衣少女虽不想让人发现,却殊不知花丛另一端的莫逸清将这一切看的一清二楚。莫逸清默默地注视两人,看着两人偷偷摸摸的离开。

“莫姐姐,等久了吧!”

丁妙仪突然一拍,将莫逸清吓了一跳,连捂住心跳加速的胸口。

“妙仪,看你把清儿吓得,下次可不许这样了。”同来的陆婉凝见莫逸清着实被吓了一跳,责怪丁妙仪的鲁莽。

丁妙仪回嘴道:“我也不是有意的吗,谁知道莫姐姐在想心事啊!”被陆婉凝那么一责怪,丁妙仪觉得有些委屈。

“即使清儿没想心事,你也不该这般鲁莽。万一吓出个什么好歹来,可如何是好。”

丁妙仪听陆婉凝这么一说,细想觉得自己刚才确实有些鲁莽。幸好莫逸清没事,要真被吓出个什么来,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

陆婉凝看丁妙仪开始反思自己刚才的行为,心中也有些放心,转身询问莫逸清状况:“清儿,可有吓着。”见莫逸清摇头,继续问道:“对了,刚才你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连我们来了都没有注意到。”

“也没想什么事。”莫逸清摇了摇头,将刚才的事与陆丁两人简单说了一下。

“慕芷薇和柳玉瑕两人来小花园,干什么要偷偷摸摸啊!”丁妙仪听完莫逸清的话,很是好奇的询问。

“这我们哪里知道。”陆婉凝坐到莫逸清身旁,讥讽道:“想来定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关于慕芷薇的。”

莫逸清从陆婉凝话中听出她对慕芷薇的不削,也不怪陆婉凝这般轻视,只怪那人行为举止确实有些不像话。

莫逸清与慕芷薇真正有接触,还是在东华苑中。那一日,丁妙仪有些不适,她与陆婉凝便一同前去探望,正好在门口偶遇慕芷薇。两人对慕芷薇的出现很是奇怪,毕竟东华苑没有人与她有交际,她这会儿来是为何事。直到后来,莫逸清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原来慕芷薇是来与朗湘悠攀关系的。

朗湘悠何许人也,莫逸清起初只知道她家世显赫,至于有多显赫就不是很清楚,直到与陆婉凝再次谈起才真真了解。她原以为北豫苑的人家世够硬当了,却没想到朗湘悠更甚,也难怪东华苑她与她的人能独处一个院子。她的亲姑姑是当朝的太后,堂姐是当朝皇后,姐夫又是朝堂上有名的齐王。那日殿前,顾倾城虽叫嚣,却也拿她没有办法,因是此原因。

“我也当真佩服她的勇气,我与朗湘悠一同住了那么久,她除了刚开始和我说过一次话,以后就再没有说过。我每次想与她改善关系,她却是爱理不理。后来我也懒得再和她说话了,谁高兴这么天天给人赔笑呀,她不稀罕与我讲话,我也不稀罕她讲呢!不过慕芷薇想和她攀关系,还真是勇气可嘉。”

一说到朗湘悠,丁妙仪就忍不住抱怨个没完,讲叙她在东华苑的种种遭遇。讲朗湘悠如何的高傲、目中无人,她的俩亲信如何狐假虎威,她如何的可怜,一度想搬去和莫逸清、陆婉凝一同住。

对丁妙仪的抱怨,莫逸清只是一笑而过:“那也没办法,谁让人家家世显赫有资本呢?”

陆婉凝赞成莫逸清的看法,对慕芷薇却非常的看不顺眼:“做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明知别人不理会自己,还一个劲的倒贴,不但不会让人接纳,反而更加的鄙视。”

“陆姐姐是在说你自己吧!”丁妙仪看陆婉凝一脸鄙夷的说慕芷薇,就不由的将其带入思考。

“哼。”就在莫逸清三人讨论慕芷薇之际,慕芷薇不知何时冒了出来,冷哼一声,眼角扫过三人时带着些许怒火。但没有停留多久,慕芷薇就风风火火的离开。

“她这什么眼神,我们也没有说错她什么。她的丑事早就传遍了整个驻秀宫,有胆子做就没有胆子承认了?”陆婉凝对慕芷薇的眼神非常不喜,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事说错什么话。

面对陆婉凝的不悦,莫逸清只是低头不语。每个人都会有她不喜欢的一类人,陆婉凝也不例外,而慕芷薇恰巧就是她讨厌的一类。

就在陆婉凝纠结慕芷薇的眼神,丁妙仪却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咦,她今日怎么打扮这么隆重,那条绣着蔷薇的粉色裙子倒是挺好看的,不过与她的妆容有些不搭配。”丁妙仪思维跳跃,一下就从谈论慕芷薇的人转到她的打扮。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小花园事件之后,发生了一件惊人之事。这件事,莫逸清也是从丁妙仪口中得知。

在经历小花园事件后的第二日,莫逸清去寻陆婉凝指导一些她不明白的事。两人正热火朝天的讨论,丁妙仪就急冲冲的跑进来,气喘吁吁。莫逸清和陆婉凝只得放下手边之事,一人为她端茶,一人为她拍背舒气。

莫逸清轻轻抚丁妙仪后背,为其舒气,温和的说:“慢慢来,有什么事让你这么急冲冲的。”

“大事啊!这可是大事情啊!”丁妙仪不顾口中还含着茶水开口说话,结果被茶水呛到,莫逸清只能替她拍背,减缓她的不适。丁妙仪勉强将口中茶水咽下,道:“南瑢苑的柳玉瑕昨夜消失了一晚,今日早晨才刚回来。你们可知道她昨晚去哪里了吗?”

“据南瑢苑那里人的说,好像是她与慕芷薇闹翻了,气的找了一个地方躲了起来吧!”陆婉凝将今日晨间听说的事道出。

“事情才不是那么简单呢?”丁妙仪神神秘秘的说道:“昨~日~夜~里~柳~玉~瑕~她~侍~寝~了~”

“什么,侍寝!妙仪这事可不能乱说。”

丁妙仪见陆婉凝十分激动,音量也提高许多,连忙捂住她的嘴:“嘘,轻点。这事我也是从朗湘悠三人的谈话中听到的,这事除了驻秀宫,宫里早就众所周知了。”

看着丁妙仪一脸认真样,再回想昨日的情景,莫逸清低头沉吟:“昨日我便疑心明明两人一同出去,回来的却只有慕芷薇一人,定然有什么事发生,没想到会是这么惊人的事。”

“就是。”丁妙仪附和道:“刚开始我也不信,但看她们一副信誓旦旦样,在结合朗湘悠的身份,这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丁妙仪得意洋洋的将她从朗湘悠那里得知的消息,一一详细告诉两人:“原来,那日慕芷薇与柳玉瑕是偷偷去雪湖。谁知柳玉瑕一时失足落水,慕芷薇见状急忙呼喊找人求救。而非常的巧合,圣上正好路过,命人救了柳玉瑕。许是见柳玉瑕楚楚动人,当日就临幸了她。那慕芷薇则不巧了,她去搬救兵回来时,发现圣上和柳玉瑕早就走了。原本她也有份,结果却让柳玉瑕一人独占,能不气吗?”

莫逸清觉得这事也太过巧合,不像是无意反而更像有意。细想慕芷薇那日的打扮隆重,就知她去雪湖前定是听到什么风声。不然光赏景,不会这么精心打扮。这样一想,莫逸清也为慕芷薇感到可惜,一场预谋就这么泡汤了。

“难怪那日慕芷薇一个人回来,脸色还那么难看。原本一同外出,结果好姐妹侍寝了,她却什么也没捞到。”有那么一瞬间,陆婉凝觉得慕芷薇也挺悲剧的,“既然柳玉瑕侍寝了,怎么又回来了,难道没有什么奖赏?”

丁妙仪早知会有这么一问,原本嬉笑的脸变的严肃起来:“听她们说,圣上原本想给她个位分的。但是皇后和清贵妃知道后不同意,太后也是坚决反对。说圣上开了这么一个先河,是不是驻秀宫的其她人都可以这么效仿,所谓的规矩也成了一张废纸。”

莫逸清探究的问道:“圣上屈服了。”

“嗯。”丁妙仪点点头算是默认了。

“那柳玉瑕以后要怎么办?这样一来,她可算是得罪了顶头的三人,以后的日子恐怕不会好过了。”一想到柳玉瑕的未来,陆婉凝对她有些同情。

“可不是。”莫逸清淡淡道:“她以后的日子定然好过不到哪去,能不能离开驻秀宫还不一定呢?”

“唉~”丁妙仪双手托腮趴在桌上,也为柳玉瑕的未来惋惜。这宫中的女人,荣辱全系一人身上,得不到那人的关怀,不知今后日子会有多艰难。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