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玉锁清魂

更新时间:2020-07-02 10:18:14

玉锁清魂 连载中

玉锁清魂

来源:落初 作者:一冉素心 分类:言情 主角:元氏闻香 人气:

经典小说《玉锁清魂》由一冉素心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元氏闻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从沉入血池的那一刻,几百年的孤寂成就了它的邪魅。那一夜辗转承恩,他的一时兴起改变了她的一生。感受着血尽之后的畅然,手中玉玦浸透,她唇角勾起一抹冷艳,重生如玉,从今日起,我便是你,令狐沉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距离皇陵不远的某个暗处,几个夜行衣蔽体,黑布蒙面的盗墓贼正蹲守于一处低洼内,露气顺着草茎浸湿鞋袜,夹杂着夜的凉意席卷而来,其中一个小个子受不住冻,忍不住伸直了腰背跺了跺脚,却立马被身边的另一个高胖子给摁了下去:

“想死啊,那么多双眼睛盯着。”

“都蹲了半个时辰了,再这么待下去,腿都要废了?”小个子嘴巴里叽叽咕咕,眼神里满是不耐。

“少他妈废话,今天令狐挚当班,出了岔子谁都跑不了。”胖子狠狠地瞪一眼小个子,嘶哑着嗓音微微调整了姿势。

顷刻的寂静,小个子不觉缩了头去,令狐挚的声名在他们这类人眼里无疑是恶鬼一般的存在,心思缜密,手段狠辣,落到他手上的盗墓者无不气绝而亡,命丧荒野,即使有幸逃脱,也是形如枯槁,生不如死。小个子朝着皇陵的方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这皇陵第一守卫的称号绝非浪得虚名,若不是生活所迫,谁会找死走上这一条路。

“有人来了。”轻轻的一句,宛如晴空霹雳,瞬间震慑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对于如坐针毡的他们而言,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几个人?”高胖子强压住内心的慌乱,屏息凝神地向外张望,却一无所获。

“不好说。”脸贴着地面的老者佝偻着背,蓬乱的头发上沾满了杂草:“方向不同,有马蹄声。”

“不会是被发现了吧。”小个子瞬间惊起。

“闭嘴。”高胖子一拳砸在他头上,随即凑近身侧的老者:“我们几个可还能应付?”

老者没有说话,换了只耳朵继续探听:“一匹马,如果没有令狐挚,应该可以。”

胖子闻言微微皱眉,一时的沉默,旁边的小个子捂着头,眉毛拧成了一条蚯蚓。

隐隐的,马蹄声由远及近,此时不光是那个老者,几乎所有人都听见了,并且确认了,马上的不是别人,正是令狐挚。

“该死。”胖子暗骂一声,手中的铁钎紧了紧,目光中杀机陡现:“今儿个算大伙儿倒霉,备家伙。”

事出突然,一众人来不及多想,忙依着胖子的指令纷纷准备就绪,漆黑的目光映着惨白的月色闪闪发亮。

“站住。”陡然的一声威吓随着令狐挚的驶近将一众盗墓者吓了一跳,小个子的嘴巴瞬间被捂住,惊呼的声音堵在了嗓子眼,裤子却湿了一片。

“蠢货。”胖子暗骂一声,目光却犹疑着打量一圈,并未发现异常。

“老大,咱几个都没动啊。”后面的一个瘦高个不觉凑了过来小声道:“他在叫谁站住?”

“别说话。”胖子眉头紧皱,将身子往下埋了埋,这个时候,他其实比谁都紧张。

“玉儿?”

惊讶的一声,没有唤住正在浑浑噩噩中的令狐沉玉,却怔住了不远处正紧张备战中的盗墓贼们。

“玉儿?谁是玉儿?”小个子嘴巴漏了空,顾不得湿透的裤裆,忙挂在胖子肩上好奇道。

胖子厌恶地一把推开他,继续警惕地注视着令狐挚的举动。

“这个时候你怎会出现在这里?”令狐挚忙跳下马背,匆匆行至令狐沉玉跟前,今夜轮到自己守夜,远远地便瞧见一抹白影向着皇陵方向径直而来,没有犹豫,令狐挚瞬间策马飞驰,未曾想却遇上了自己的妹妹令狐沉玉。

“玉儿?”见令狐沉玉没有回应,令狐挚不觉再次皱眉轻唤。

令狐沉玉唇角微扬,眼底的笑意勾人心魄,令狐挚狐疑地看她一眼,面前的令狐沉玉神色冷然,目光空洞,自己在她跟前宛若无物,这与平日里习惯了插科打诨的令狐沉玉简直判若两人。

没有理会令狐挚的呼唤,令狐沉玉依旧不声不响地朝前走去,而方向所经之处,正是那几个盗墓贼的藏身之所,月色氤氲在这荒凉之地,令狐沉玉的每一步都仿佛踏在了盗墓贼的心坎上,生生践踏着他们逐渐渺茫的希望。

盗墓贼手中的利器逐渐握紧,破釜沉舟的一战呼之欲出,结果随着令狐挚一个劈掌,战事告捷,令狐挚直接敲晕了已然唤不回来的令狐沉玉,纵身上马,携着令狐沉玉飞驰而去。

跌宕起伏的几分钟使得盗墓贼们瞬间精疲力竭,个个瘫软在地,小个子更是直接将身子往地上一横,深深体会着什么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无力感。

结果未等他感受完,地面蓦地一阵震颤将横躺在地上的小个子直接给蹦了起来:“什么情况?地震了?”

“震你个头啊?”胖子直接一脚过去,小个子瞬间被踹翻在地,“再给老子废话,信不信老子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

“可是——”小个子捂着肚子还想说什么,结果一见胖子那恶狠狠的目光,瞬间又给憋了回去。

“等一下。”就在此时,驼背的老者突然开口,随即将铁钎伸至鼻下深嗅几口,然后又将铁钎打入地下,如此几番,老者面色微变,转身看向胖子声音低沉道:“这下面,是空的。”

竹苑,一众下人正齐齐跪在厅堂下瑟瑟发抖,为首的落烟更是前额着地,一动也不敢动。

夫人元氏此刻端坐堂前,眼中寒气逼人。闻香立于一侧,面色亦有些难看起来,方才将所有侍候小姐的下人都找来问了一遍,结果居然没有一个知晓主子的去处,看着元氏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闻香不觉为落烟捏了把汗。

“夫人!”就在元氏仅存的一点耐心快被消耗殆尽之时,婢女红袖匆匆赶来,倾身在元氏耳边低语几句,元氏神色微动,目光扫过一屋子的下人后随即冷然起身。

“夫——”一边的闻香话还没出口便被红袖的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于是乘着元氏挪步的瞬间匆忙凑近红袖小声道:“那这些下人怎么办?”

“继续跪着。”红袖的目光不觉落向依旧俯首在地的落烟:“她也该有个教训,你替她操什么心。”说罢,红袖忙跟上元氏,携其匆匆而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