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我在烈火中等你

更新时间:2020-06-02 05:55:08

我在烈火中等你 已完结

我在烈火中等你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暮千禾 分类:言情 主角:苏一宁陆煦言 人气:

完结小说《我在烈火中等你》是暮千禾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一宁陆煦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二十五岁那年,我终于嫁给了我最爱的男人,却经历了世上最可怕的噩梦。 我落魄肮脏腐烂奢靡,偏偏遇到了许琛之。 他冷漠不苟言笑,却助我漂洗过去,免我流离失所。 一纸婚约困住了你我,但不料旦夕祸福。我以为我终于摆脱了噩梦,却跌入了另一个更可怕的噩梦里。 和许琛之的相遇,走上的不是人生巅峰,而是秘密和阴谋的漩涡。 但爱情,偏偏在这份阴谋里疯长似草。 你说,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及。 我说,无所谓,若爱你是自焚,那我便在烈火中等你。 因为许琛之,我曾经真的想过和你过一生,但现实永远是爱情无法挣脱的枷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7 我在等风也等你

这世上有种男人,像是裹着糖衣的毒,明知道他日会是万箭穿心,还是挡不住此刻的心跳。

当然,我很清楚此刻的心跳无关爱情,只是诱惑。

我看着眼前这张俊朗得毫无破绽的脸,笑得谄媚,“许先生何必把风花雪月的游戏说得那么矫情。”

许琛之闻言,唇畔的弧度勾得更深了,手掌突然落到我腿上,探进浴袍的衣摆慢慢往里面摸去,“看来戚小姐很熟悉这种风花雪月的游戏。”

我整个人都僵住了,嫣红的脸颊逐渐褪色。

男人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手指顺着皮肤不断深入,动作慢吐吐的似乎在故意折磨着我的神经。

我最终还是忍不住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不让他继续。

那天晚上的事情历历在目,我觉得恶心。

许琛之嘲讽一笑,温热的呼吸覆盖在我的耳朵上,“不是喜欢风花雪月的游戏?”

我整个人都无措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的绝望又多了一分,“许先生。”我咬着牙看着他,对上他深邃的眸,“非要这样你才肯放过我吗?”

“嗯?”

“我知道像许先生这类人从来不缺女人,也明白许先生想要的东西,动动手指就能得到。既然你这样非要这样才肯放过我,那好。”我吐词冷静,嘴角保持着微笑。

许琛之就这样看着我,唇角始终弥漫着某种浅笑。

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死死的咬着唇,忽然手腕用力把身上的浴袍整个扯了下来,就这样站在灯光下,不着寸缕。

许琛之的视线狠狠的震了一下,声音也跟着冷了下来,“你干什么?”

莫大的羞耻感充斥着我的胸腔,但我依旧咬着唇,隐忍的意思很明显,“许先生,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今晚之后,请你放过我。”

听到我的话,许琛之冷冷的看着我,眼眸里没有丝毫的欲望,冷冽的声音传来,“衣服穿上。”

在这样的情况下,说不耻辱是不可能的,但我依旧僵持的看着他,“不要是吗?”

许琛之眯起眸子,视线像是透着冰,“我喜欢矜持的女人,不是能随随便便在男人面前脱衣服的女表子。”

看着男人冷漠的脸庞,我感觉全身的血液几乎都僵硬了,“那好,许琛之,请你以后别再纠缠我。”

说完,我俯下身捡起地上的浴袍,手指颤抖着。

“戚月,看来我真是没看错你,没有江尘,你就一无是处得只剩下这具取悦男人的身子了?”许琛之嘲讽的声音传来。

我紧紧的系上腰带,眼眸里满是冰冷,“许先生,我可以走了吗?”

“我一贯觉得女孩是用来被疼爱的,尤其是我喜欢的女人。”许琛之不紧不慢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低沉的嗓音莫名带着一层蛊惑,“不过,我不太喜欢被拒绝。戚月,希望日后你不会为今天的选择而后悔。”

我手指捏成拳,脸上的表情很笃定,“谢谢许先生的提醒,我先走了。”

“住这里。”许琛之捡起茶几上的手机,迈开长腿从我身边走过,低沉的嗓音从头顶飘过,“女孩子受寒对身体不好。”

直到看着他拉开门走出去,我紧绷的神经才松弛下来,整个人都跌到在柔软的地毯上。

戚月,做得好,你终于,一无所有了。

我缓缓闭上眼睛,甚至不敢醒来,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明天该去哪里,该做些什么。

但无论怎么绝望,人还是得生活。

第二天,我离开了许琛之家,拿着身上仅有了一点钱租了月租房,买了一箱泡面,我得证明就算没有那些人,我也能活得很好。

我别的不行,文采还算可以。凭借着我肚子里那些墨水,我成功的找到了一份财经杂志的工作。

我努力隐藏着那顿昏暗的过去,渐渐的和苏一宁拉开了距离,每天省吃俭用,半年之后,终于搬进了一个还算可以的房子。

这段时间,苏一宁来找过我,一直和我解释那天晚上的事情,她说后来她找到了陆煦言,陆煦言和那个女人没什么,却怎么也找不到我,打不通我的电话,后来到我家去找我,我小姨说我已经搬走了,江尘那边也没有我的消息。

听苏一宁的意思,根本不知道我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我也没有心思去深究这些了,苏一宁是我在安城唯一的朋友,我怕真相会让我们血肉模糊。

道了一句有空常联系之后,我和苏一宁的联系便越来越少了。

这件事情就像我心里的一个伤疤,虽然我表面看起来阳光明媚积极上进,但心口的伤疤却难以愈合。所以,我自动屏蔽了所有于这件事情有关所有的人。

包括许琛之。

我甚至想过一辈子都不会再遇到他,毕竟安城那么大,我们的生活圈子不同,不主动的话这辈子无法再见面也正常。但我还是错了,我的人生好像满满都是狭路相逢。

命运总是让相遇措不及防,所以离开显得蓄谋已久。

在杂志社工作了大半年,我文采还算可以,不爱八卦不爱请假,主编凌姐对我的印象还算不错,这几个月大有要提拔我的意思。我也想好好抓住这个机会,争取拿到更高的薪酬。

这不,大周末的我还躺在沙发上撸剧,便接到了凌姐的电话,“七月啊,我们杂志这期要采访安城的商业传奇,今天晚上的饭局很重要,你准备一下过来吧。”

“凌姐放心,我一定准时到。”听凌姐的意思,是打算把这个商业传奇交给我去采访了。

“穿得体面点。”说完,凌姐便挂断了电话。

为了这个所谓的饭局,我把我压箱底的衣服都拿出来了。这半年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我基本上没买什么体面的衣服。

按着凌姐发的地址,我来到了吃饭的地方。这是一个五星级酒店的包厢,推开门走了进去,凌姐提前到了。

看到我来了,凌姐挥挥手让我在她旁边坐下来,“七月,这次机会是我好不容易争取到的,你一会儿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让他答应我们的采访。”

“好。”都舍得来这种地方了,这个人物肯定不一般。

话音刚落,包厢的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错落有致的脚步声传来,凌姐示意我站起来,朝着包厢门的方向侧了侧身子。

然而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进来的人竟然是许琛之。

他薄唇轻抿,满眸子的傲慢与清高,看到我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正常,朝凌姐点点头,在靠门的位置坐了下来。

我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半年前的事情如同电影一般在我眼前放映。

“七月,快给许总倒茶。”凌姐拉了拉我的衣角,连忙说道。

我这才反应过来,拼命按捺住自己复杂的情绪,拿起茶壶给许琛之倒了一杯茶。

“许总,很荣幸能和你一起吃饭。”凌姐笑笑,明显有些激动,“听说很多杂志社的人连见你一面都难,如今我们能坐在一起,真是缘分啊。”

许琛之不紧不慢的端起那杯茶抿了一口,目光若有如无的看向我,“今天刚好有空而已。”

“许总,这是我们杂志社的记者七月,如果可以的话,以后就由她来采访你。”凌姐不动声色的看了看我说道。

我盯着许琛之,居然有些期待他接下来的话。

他却淡淡一笑,低沉暗哑的嗓音带着明显的疏远,“小凌啊,我答应和你吃饭,可没答应接受你们杂志社的采访。你知道我向来不喜欢曝光自己的生活,更何况还是被这种业余的人曝光。”

业余?居然说我业余?

我算是听出来了,许琛之这是在报复我!半年前他三番五次的向我示好,我拒绝了,想不到风水轮流转,如今换我求他了。

“戚月,以后你来求我的时候,我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这是他半年前对我的警告,没想到这么快就生效了。

听到许琛之这样说,凌姐只好陪着笑,不敢再提采访的事情。

饭吃到一半,许琛之突然揉了揉太阳穴站了起来,“小凌啊,我突然想起公司还有些事,饭就吃到这里了,只是我刚才喝了酒,能不能麻烦七月小姐送我回去一下?”

本来以为没有希望的凌姐听到这句话,连忙把我推到了许琛之面前,“当然可以,七月车技很不错,一定可以安全把许总送到公司的。”

虽然很不情愿,但我也不好直接拒绝凌姐,半推半就的,我上了许琛之的车,发动了车子。

半年的时间,许琛之已经换了新车,崭新的宝蓝色宝马,很适合他爱装逼的气质。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许琛之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点燃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深邃的眼眸深不见底,“七月,我们又见面了。”

我的心突然揪了一下,对上他那双漂亮的眸子,我的脑子里出现了短暂的失神。

“这一次我没有强迫你,也没有刻意安排,是你主动来到我身边的。”许琛之低沉好听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微微一怔,不明白他到底想说什么。

许琛之突然凑到我面前,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七月,这一次,你逃不掉了。”

这句话仿佛一个魔咒,把我们的人生再次捆绑到一次。

隔了许久,我才回过神,不适的扭过头,语气带着淡淡的疏远,“许先生,我是代表我们杂志社来和你谈采访的,既然你拒绝了我们的采访,那以后我们还是不要见面了。”

“这句话你可以原原本本的告诉你凌姐,我赌她马上开除你。”许琛之徐徐低笑道。

我尴尬一笑,忘了许琛之本质里就是一个心机满满的商人。

好在许琛之的公司很快就到了,我踩下刹车,虚伪的笑着看向许琛之,“许总,公司到了,你路上小心。”

许琛之不紧不慢的从副驾驶下来,顺便打开了驾驶的车门,“谢谢你,七月小姐,你可以回去了,保安会把车开去停车室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