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歌后的蜜恋

更新时间:2020-05-24 17:09:40

歌后的蜜恋 已完结

歌后的蜜恋

来源:落初 作者:南果蛮蛮 分类:言情 主角:季之羽季之岚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歌后的蜜恋》的小说,是作者南果蛮蛮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享誉中外的蒙面歌后屡屡爆出丑闻:包养小白脸,私生子,与导师闹绯闻?面具之下用歌喉征服了世界的她到底是钟无艳转世还是背负着仇家追杀的豪门辛秘?人群深处,一直有一双注视着她的眼睛——任凭谁也猜不透他心里最隐秘的症结。抢婚夺爱封杀复仇,这是有爱有颜双商爆表的一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看了看季之羽为这个男人设置的来电头像:柯泊远穿着骚亮的蓝色西服,抓着一直粉红色的冰淇淋舔着,冲着镜头厚颜无耻油腻感极重的笑。

呵,这不是那个酒吧老板兼乐队吉他手……还设置了照片,很重视么。模样倒是真让人倒胃口。他们,是什么关系?只是工作伙伴的关系么……会不会……没由来的一阵心烦意乱,他生生按下去各种胡思乱想的念头。

可是一想到他站在季之羽给她伴奏,深情的看着她的样子,齐峻北挑衅时他捍卫的表情,秦思哲心里突然燃了一把妒火,烧的他恨不得立刻扔了女人的手机。

他看了看明显被吵到但是不打算醒过来搭理而皱着眉头的女人,利落的挂了电话,把手机调成了静音。刚刚准备把手机放回去,又停止了动作,低头看了看她,轻轻抓住她的手指解了屏幕锁。

秦思哲输入了一串数字,又按了拨打键,存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秦思哲。

想了想,他轻轻扶起了季之羽,对着镜头,按下了拍照键。一个闭着眼倚着男人胸膛,睡得迷迷糊糊的女人,一个冷着脸如同万年大冰山的男人,就这么完成了合照。

秦思哲自己甚为满意:这女人和自己很般配的样子么。

他把刚拍好的照片麻利儿的设置好了头像,车子就减速停住了。

前头的司机仿佛眼睛刚刚重获光明刚刚什么也没看到似的回头谄媚的笑:“小伙子,到地儿了。”

秦思哲心虚似的清了清嗓子,还没来得及放回季之羽的手机,后者就转醒了,迷迷瞪瞪仰脸看着自己:“到啦?”

女人馨香的热气喷在他的下巴上,像柔柔的微风,撩的秦思哲一阵心痒痒。他下意识攥紧了手机,温柔的点点头。

季之羽突然意识到自己整个身体几乎都趴在秦思哲身上,惊惶的弹出去好远,一不小心碰到了车顶,脑门儿一阵钝痛。

“哎呀……”一声娇呼,眼泪又滚了出来。

“怎么会这么笨。”秦思哲嘴上说着,手却温柔的覆上了她的头顶,轻轻搓揉着,低下头关切的想去探究她的目光。

身体的相触让季之羽的心跳的快要跳出来了。

“没事没事……”季之羽心里窘迫的要上天。她慌忙开了另外一边的门就逃下了车。

秦思哲扔给司机一沓人民币:“不用找了。”随即也迅速下了车,迈着长腿跟上了仓皇而逃的女人。

季之羽跑了两步感觉到了牛皮糖一样的男人依然跟在自己身后,便索性回了头,停了脚步,讪笑:“感谢你。我真的到家了。”

怕他不相信,说罢她还实诚的指了指小区第一排中间那幢楼的五楼:客厅里开着灯,许是妹妹还在等着自己。

想到妹妹和妈妈,季之羽立刻消除了疲劳,振作了起来。

“这回,是真的?”男人眯起了眼睛,将信将疑。

季之羽急迫的点点头,一副我再骗你你就生吞活剥了的表情:快走吧大爷祖宗,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

男人并不反驳或者讥嘲,但是更没有急切要走的样子,他低头看了看水泥地上的纹路,又抬起了头,往季之羽眼眸深处望去----

“刚刚,青山路的地址是假的,名字呢?名字也是假的吗?”

季之羽总是跟不上他跳脱的思维,勉勉强强捕捉到了他的意思:哦刚刚他给了自己名字,所以也要确认我的名字,是这个意思吗?

她困倦至极又无奈至极,知道他不好打发,随即抚了抚额角,认认真真的说:“秦先生,我说过了呀,我叫花音。花草的花,音乐的音。”

“这怎么听,都像个艺名。”男人铁了心似的不想吃她这套。

季之羽临近崩溃,不耐的挥了挥手:“怎么不是真名了。花木兰也姓花,小李广花荣也姓花……姓花的多了去了……凭什么我不能信花……”

呵,任凭谁都可以姓花,但是我更希望你是小羽毛……不过说起来,你不是也没关系……

“恩。”男人短促的应了一声,像接受了她的说辞。

WHAT?!接受了?还蛮容易的么。等等……确定接受了?……我可以走了?

季之羽已经累到了极致,再次扬起了笑容:“总之,谢谢了。也谢谢齐先生。你们都是好人。”

得,一不留神,给人发了一张好人卡。

言多必失,多说多错。季之羽转身就走,男人沉沉的声音在后面响起:“你,每天晚上都去驻唱?”

季之羽无奈叹了口气,缓缓转身:“对啊……这是我工作,除了周三休息,我场场都去的。”

能不去么,这是自己能找到最赚钱的活儿了。每周六个晚上驻唱,白天还要伺候乐器店的客户……最重要的是,安安静静卖个唱还要遇到你们这些极品客人,真真儿是累人。

季之羽心里腹诽着脸上却挂着笑,见秦思哲不说话,透支最后一点耐心:“希望齐老板和秦先生多多光临打赏。我……有点累了,您也早点回去休息,再会!”

季之羽像兔子一样窜进了黑色的楼道里,转瞬没了踪迹。

秦思哲抬眼看了看。小区老旧的很,他熟稔云市所有的区域,这儿怕是租金最便宜的地方了。记忆里小羽毛一家人非富即贵,否则也不会让外公那种身份的人盛情款待。她小时候总是穿的像花蝴蝶一样闪闪动人。如今却深夜出去卖唱谋生活……究竟是怎么了?

秦思哲想着往事,再抬头,果然她之前指着的那扇窗户,灯光调亮了些。没多久,客厅的灯又灭了,隔壁窗户,挂着花窗帘的卧室开了灯。

这回倒是没骗人。小骗子……夜更深了,不知何时那扇花窗帘的小卧室灯也熄灭了。

等到女人的体温与香味都在晚风中散尽了,男人的思绪才略略从回味里抽了出来。秦思哲凝视着灯光独自抽光了一整盒香烟,掏出了手机打了个电话-----

“老齐,找人把我车开回去。再帮我查个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