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千金归来之妇贵荣华

更新时间:2020-05-22 23:17:21

千金归来之妇贵荣华 已完结

千金归来之妇贵荣华

来源:落初 作者:心安则宁 分类:言情 主角:余知余泽 人气:

主角叫余知余泽的小说是《千金归来之妇贵荣华》,它的作者是心安则宁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余知晚五岁那年,妈妈跳楼,爸爸入狱,从此她开始了寄人篱下的生活……  传言,她目中无人、性格乖张;  传言,她毫不检点,是一个没有底线的网红;  传言,她为了得到那个角色是爬了几个男人的床;  而他是矜贵清冷的豪门公子,是众多女人想要扑倒的对象。  再次相逢,他想不明白,那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孩怎么变得那样不堪。  他误喝了那杯被人加料酒,于是,和她一夜旖旎——  她怀子归来,夺回曾经的一切,和他站在至高处。  众人惊掉了下巴,那仪态万方,气质出尘的女神是圈里声名狼藉的余知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那以后,林巧洁对余知晚采取放任不管的政策,余知晚习以为常,生活琐事和学习,常常都是自己一个人摸索。

九月一日开学,余知晚去学校报到,刚走到学校门口就看见,一群人拉着大包小包护着唐家夫人和唐逸宁。

林巧乐看见余知晚了,忙走上去拉着余知晚的手,不舍的把非要住校的唐逸宁交给了余知晚,泪眼朦胧的拜托余知晚要照顾好唐逸宁这个弟弟……

余知晚能说什么,看这架势也只好点点头,余知晚看着眼前这个小豆丁,无比烦恼,总感觉他是个麻烦精。

唐逸宁额头飘过三条黑线:都说了,他不是弟弟,不是小孩子!为什么余知晚可以读住校,他就不行,而且他现在也是六年级啊!

……

初中一年级下学期,十二三岁的余知晚,第一次来了月事,余知晚捂着痛的要命的肚子,奔出了教室,正好与进来上课的数学老师撞在了一起。

那天她穿的是一身白色的淑女裙,红色的血渍落在白若雪般的裙子上,仿若在雪上盛开的梅花。

这一幕落在班上那些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眼里,顿时炸开了锅。

班上已经来过的女生顿时红了脸,心想着:果然是没人教养的,自己生理期自己居然不知道吗,还穿一身白,不丢脸吗?

还没有来过的女生,则小声的向已知事的女生‘请教’,来过的女生则作为过来人的样子老道的告诉那些向自己请教的‘小女生们’。

男生也都交头接耳的谈论着,其中也有懂得多的,便以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告诉班上那些小白们,待大家都明白其中的原委之后,顿时一脸惊奇、震惊还有一点害羞的看着班上的女生。

班上的女生们见状又把余知晚骂了几遍,脸更红了。

数学老师被余知晚撞的那点不悦,被班上莫名的气氛代替了,她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的学生,想到这班刺头,一个个这个样子,倒是稀奇得很。

余知晚回到宿舍,内心也觉得非常羞耻,忍者身上的不适,拿出手机,查了一下,便换了身衣服,向学校的超市走去。

毫无意外的,在操场边上看见了躲在树影下的少年,他一身黑衣,更加显得他单薄。

“常哥,你在这里呀,咦,余知晚怎么过去了,她现在呀,胆子越来越肥了,不请假,直接就跑出去了,险些没把‘灭绝师太’气死!”侯树林顶着青春期特有的公鸭嗓道,看着余知晚瘦弱的身影,想到刚才的‘惊鸿一瞥’,脸瞬间就红了。

常夜在大大的榕树影下,有调皮的榕花跳出繁华的枝头,躺在他的脚边。

侯树林呼吸一滞,他没有想到常夜站在榕树下,居然这么好看。

常夜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疑惑余知晚怎么这个时间跑出去了,要知道余知晚可是三好学生:“她这个时间出教室干什么?”

侯树林嘀咕:“谁知道她去干什么,肯定是不检点,裙子上全是血,难道是被人整了?”

此话一出,常夜心中紧张:谁欺负她,但是谁又能欺负她!不知道常夜想到了什么,脸也红了,他瞥了犹不知觉的侯树林一眼不悦道:“你这个时间出来又干嘛,每天都逃课的人还好意思说别人!”而且还敢说她,想找打吗,这个臭小子。

侯树林心中不悦,好像常夜他自己也是每次都逃课吧,得,说别人都有理:他懒得跟常夜计较:“我一会就回去,诶,你去哪?”

常夜向着余知晚的方向追去了,他想着余知晚白裙上带着血的样子,与他记忆深处的那个女孩相重叠,心中升起一片复杂的情绪,待走进她,常夜脱下自己黑色的外套,霸道又不容拒绝的放在了余知晚手里。

余知晚拿着手中还带着体温的外套,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不知道这个人发什么神经:“干嘛?”

常夜呆愣了,这是两年多以来,第一次离她这么近,也是她第一次跟他说话,她的声音如他记忆中的甜软,心中被莫名的喜悦代替,他腼腆一笑:“拿着吧,你肯定有用!”虽然他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好像之前他有见过,女生裤子污了,便拿着衣服围在腰上,这样其他的人就看不见,也不会笑话她。

余知晚懒得理会他,继续向超市走去,红着脸选了一堆的卫生巾,回到宿舍,看着上面的说明,从厚薄、长短、材质、操作方法等,琢磨了两节课的时间,终于弄对了,一堆花花绿绿的卫生巾包装也全部都被拆开,壮烈牺牲了。

两节课的时间,关于余知晚逃课、裙子上全是血、不要脸等词语和谣言再次传遍了整个年级。

下午余知晚难受的坐在座位上,从来没有觉得上课是如此的难熬,她恨不能立刻下课,她浑身都感觉不舒服,又担心裤子脏了,心力交瘁的上着课,终于挨到了下课铃声响起。

班上的小团体,又开始聚在一起,眼光频频向她望来,一张张小脸充满了好奇,余知晚从来不在乎这些异样的目光,她摸摸凳子,一片干爽,终于放下心来,她背着书包,脚步像是灌铅的向厕所走去。

关于余知晚上午的传言,已经传到了小学部,唐逸宁正打着游戏,余知晚的消息也时不时的传进他的耳朵。

他不耐烦的放下游戏机:这些人真是的,烦不烦啊,每天都说他姐,有意思吗?

他敢说,余知晚就是听见了,会往心里记,才见鬼了!

虽然这么想,唐逸宁还是决定去余知晚班上看看她,心中却也惊疑不定:裙子上怎么会全是血,难道有人欺负她,给打的?

“唐少,你去哪,你等等我诶!”章学斌叫着,追了上去。

这边余知晚,上了厕所看着干净的裤子,终于放下心来,捂着绞痛的肚子向宿舍走去,准备回去睡一觉,还没有走出厕所就被几个女生堵了回来。她素来人缘不好,又脸盲,实在不认识这几个人,况且这几个人来者不善,她还是有眼色看得出来的。

“姐,就是她,常夜就是被她勾引了,才把衣服给的她!”一个圆脸的小女生恶狠狠的瞪着余知晚率先对着一个个高的女生道。

高个的女生,第一次那么近的距离打量着“传说中”的余知晚,果然是出奇的漂亮,近看也毫不逊色,只是手捂着肚子,一张小脸在灯光下煞白。

“你跟常夜是什么关系?”高个子女生开口道,年纪不大,眼神却透着阴郁。

“他就是常夜!”余知晚轻声叹息,想到树荫下的那个安静的少年,第一次知道了他的名字,慢慢的把他与传闻中的那个人联系起来。

说起来,都城学校,有很多‘出名’的人,常夜也算是这里面的一个,他是学校神奇的存在,他比余知晚大一届,很少去听课,却总能名列前茅,余知晚在年纪的榜单上总能看见这个名字,余知晚想到树荫下安静看书的少年,心中了然。

“少装蒜,他整天跟着你,你还能不知道他名字?”圆脸的女生古怪的道,觉得常夜那样单纯美好的少年,每天跟着余知晚,定是被这眼前的人所迷惑,刚开始她还没有注意,后面她仔细的观察了一段时间,虽然常夜手中拿着书或是在做作业,但他的视线频频落在余知晚身上。

余知晚觉得很冤枉,她是真不知道他的名字。

“姐,就算是她没有勾引常夜,她也着实可恨,常夜每天都跟着她,一直跟了两年,她居然还不知道常夜的名字,一点都不把他放在心上,她就是故意的。”圆脸女生继续给知晚上眼药。

余知晚闻言惊讶的看向这个女生,不禁扶额,到底要她怎样,知道了名字,说勾引;不知道名字,说忽视他,这是什么逻辑?

她肚子疼痛,没有精力纠缠,冷眼扫了扫高个子女生,直接从她们中间走过去。

几个女生看着余知晚就这么走出去,你看看我,我望望你,不知道怎么办。还是圆脸的女生反应过来,她就这么走了?!那她们过来又算怎么回事,她瞪了其他几人一眼道:“看什么,人都跑了,追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