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訾家庶女

更新时间:2020-04-10 08:16:50

訾家庶女 已完结

訾家庶女

来源:落初 作者:宝贝鹿鹿 分类:言情 主角:訾姝訾 人气:

《訾家庶女》由网络作家宝贝鹿鹿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訾姝訾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訾家庶女  内容简介  她是訾家庶女之女,虽是庶女,父亲与大娘都对她十分疼爱,原本她应该有一个十分幸福的童年。可不如意的是她的生身之母,訾家的二夫人,却对她非打即骂,自小没给她半点母亲的温暖。  片段一  “贱丫头,你是不是想你妹妹死,你妹妹才这么小,你竟然不看好她,让她去爬树,还摔下来了。你这贱丫头,我打死你!”随着话音,一名穿着华丽的拿着棍子狠狠的击打跪在地上的女孩。  女孩看上去约十一二岁的年纪,被打的紧紧抿着双唇,却半点不肯服软。  “够了,青烟,别打了,你要打死姝儿吗?她可是你亲生女儿!”另一名贵妇夺下她手中的棍棒。  片段二  “啪!”一记耳光重重落在訾姝的脸上。  訾姝登时被打倒在地,顿时粉嫩的双颊多了五道血痕。她缓缓站起身,唇角微微勾起你一抹冷笑,回头望着打她的女子,不带一丝情感道:“你是我亲娘吗?亲娘会将自己的女儿推入火坑吗?”  女子听后还想再打,却被訾姝拦住,:“二夫人,你如果再打,别怪我翻脸不认人!”说完便扬长而去!  原本入宫与她无缘,因为东旭国的后妃只有官居四品以上官员嫡出之女,她父亲虽然官拜从二品刑部侍郎,她是庶出之女,却不需要她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安亲王府和靖远侯府隔得并不远,不一会便到了。马车来到二门上,安亲王妃身边的岑嬷嬷早已带了软轿子等在那里。

见到訾姝和訾宸忙笑着迎了上去,:“表小姐和表少爷来了,王妃派老奴来接二位。”

訾姝点了点头,带着訾宸上了软轿,坐在轿子里,訾姝正在梳理着安亲王府的人物关系。现今府里主事的仍旧是王妃,也就是外祖母,大舅母一旁协助。外祖父和外祖母感情很好,因着外祖父是太后最小的儿子,格外的疼惜,所以在他娶妻的门户上也放松了许多,连圣上亦是这样的想法,只遵循外祖父喜欢便可。

所以外祖母出身不算高,父亲是川陕总督,并不是世家之后,太后虽有微词,但当初毕竟也是承诺了的,只能由得外祖父了,所以当外祖母怀了大舅父后,便钦此了两位世家的女子为侧妃,又过了几年又赐了两名侍妾。还有后来圣上赐了一个侍妾,除此之外,外祖父再也没有任何的妾室了。

外祖母育有两子两女,大舅舅已经请封世子,二舅舅也颇得圣意,圣上有意册封为郡王。

外祖父的五个妾室还给外祖父生了三子四女,除了最小的两个女儿一个十七岁,一个十五岁,还待字闺中,其他的均以成家。

在众多亲王中,外祖父的妾室算是最少的了,但庶出的子女却是最多的,因为外祖母心慈,没有刻意的去打压妾室们,母亲这一点就随了外祖母吧。

“小姐,少爷,请下轿吧,”外头岑嬷嬷的声音打断了訾姝的思绪。

訾姝忙牵着訾宸下了轿子,抬头一望,已然到了祖母所居住的荣安院,荣安院是一处自带花园的大院落,里面有若干个小院子,而母亲和姨母的院子都在荣安院里,还有未出嫁的两位小姐也住在嫡母这里。

如今大舅母和二舅母也跟着外祖母住,都是独门独户的院落,所以外祖母的荣安院就占了安庆王府将近一半的地方,甚至比前院还要大些。

穿过游廊,来到了正堂,早有下人打起了帘子,訾姝一直牵着小小的訾宸,而訾宸虽然很好奇,但却很安静的跟着姐姐。

正堂里坐满了人,訾姝一眼望去坐在主座上含笑望着自己的妇人,心下一片温软。

安亲王妃谢晚清只穿着家常的深蓝色金丝绵锦缎长衫,配着墨绿色的马面裙,她今年刚好五十整寿,看上去却四十来岁的样子,一点也不见老。

“姝儿拜见外祖母。”訾姝拉着訾宸跪了下去。

还未等跪下,安亲王妃早把二人拉到自己怀里,一手一个,搂的紧紧的,还未开口,眼泪就落了下来,:“我苦命的孩子啊。”这一说不打紧,便想起了早逝的女儿,哭的更厉害了。

訾姝的眼眶也忍不住红了起来,又联想到上一世安亲王府的下场,抽泣起来,宸儿还小,见此情景也唬了一跳,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停不下来。

众人见状,忙都上来劝,为首的正是大舅母和二舅母。

穿着深紫色撒花长裙的是安亲王世子妃,她容貌秀丽,约三十出头的模样,看上去精明干练,穿着淡蓝色交领襦裙的是二少夫人,也就不到三十的模样,是訾姝的二舅母,她虽是中上之资,却端贵大气,一看就是出身世家。

“母妃可不要哭了,瞧把外甥都唬住了。”大舅母将宸儿搂在自己回来,拿出手帕温柔替宸儿擦拭眼泪。

安亲王妃慢慢的收了眼泪,仍旧搂着訾姝不放,只对着大舅母道:“雨姐儿的院子可收拾妥当了,姝儿跟着雨姐儿惯了,可别让她们住的不舒服。”

大舅母含笑答道:“母妃您可放心吧,因着您的寿辰,我一早就把雨妹妹的院子收拾好了。”

安亲王妃点点头,显然对着儿媳妇甚为满意。

“姝儿,你可要在外祖母这多住些日子,你那苦命的母亲就这样撇下外祖母去了,哎?”说着安亲王妃的眼圈又红了。

不等訾姝说话,又道:“我可怜的姝儿,伤口可还疼,昨日遇到那样的事情,真真吓死人了!”

“外祖母不要伤心,姝儿不疼了,而且母亲在天上也不愿看到我们为她伤心流泪,她肯定希望我们可以开开心心的。”訾姝一边替安亲王妃擦眼泪,一边说道。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外祖母的伤心痛苦,她也感同身受,只是活着的人不能总沉浸在死去的人痛苦之中,这一点,她深有体会。

“母妃,不要伤心了,二姐姐就是没福气,也怪不得旁人,要不然就是大姐姐身上煞气太重,生生的把二姐姐的福气给克没了!”尖酸刻薄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惹得众人一愣。

訾姝冷冷的眸光望向声音的主人,是坐在左侧的一个女子发出的。

她身穿殷红色大团锦绣花褙子,嫣红色束胸襦裙,含烟芙蓉髻上攒着赤金牡丹花步摇,一双丹凤眼,唇红齿白,只是脸上挂着刻薄的笑容,破坏了这张小脸的美感。

訾姝认识她,是外祖父的侍妾沈姨娘的大女儿,东方薇。沈姨娘就是圣上御赐的侍妾,容貌格外的出众,是从前的秀女,被圣上指给了安亲王。

“薇姐儿,闭嘴,不许胡说!”安亲王妃厉声喝道,这个东方薇太过分了,沈姨娘仗着是圣上御赐的,整日里调三窝四的,就连所生的女儿东方薇和东方茜也是不懂尊卑,上不的台面的货。

东方薇并不害怕,只是轻哼一声,转过了头。

訾姝微微蹙眉,原来这安亲王府也比侯府强不到哪儿去啊,外祖母和母亲一样,太过于和善了,反而让这些妾室们不知好歹起来,一个个惯的不成样子。

祖母就应该硬气一点,这样不疼不痒的训斥管什么用啊。

“姝儿现在才算知道母亲这和善的性子是随了外祖母了,要是在我们侯府,一个小小的庶女敢在嫡母嫡姐跟前造次,早请了家法了!”訾姝满脸堆笑,看似漫不经心,却句句凌厉。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来说我,不过是个病秧子生的贱丫头而已,有什么资格说我!”东方薇也是深恨自己这个庶出的身份,被訾姝说道了痛处,哪里肯依。

訾姝自然也不肯示弱,她在老夫人跟前也是不肯服软的,东方薇算什么,她豁然起身,:“訾姝敬你是长辈,但你也莫要失了分寸,我母亲是你的嫡姐,你这样不尊嫡母,不敬嫡姐,真真丢了安亲王府的脸面!”

“王府的脸面!”东方薇冷哼,“王府的脸面早被那个克夫的女人丢光了,且不说三姐和四姐嫁的是什么样的人家,我和六妹的婚事也频频受阻,不都是因为咱们家出了个克夫的女子,人人都避之不及吗?”东方薇抱怨道,更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就好像东方若雨带给了她多大的不幸一般。

“现在更好了,昨日又被那个无恶不作的夺命双煞给劫持了,还待在同一辆马车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要是她,我早就一头碰死,省的连累咱们王府的声誉!”东方薇恨不得用全天下最恶毒的语言去诋毁东方若雨。

她恨死东方若雨姐妹了,安亲王府一共六个女儿,只有嫡出的东方若雨和东方若雪一出生便被册封为郡主,柳侧妃所生三小姐东方静和张姨娘所生的东方燕都是出嫁的之时才被封了县主和郡君。而且嫁的人家都不尽如人意。她和六妹东方茜就更惨了,安亲王妃给她说的亲事,她都看不上,所以才拖拖拉拉到了十七岁还未定下婚事。

她心里有喜欢的人,那便是楚郡王世子楚离染,楚离染今年十八岁,和她年岁相当,她甚是满意,只是她刚把这个意思透漏给母亲,母亲却一脸不屑的说,就你这样的出身品性,楚郡王世子就不用肖想了。

她的出身哪里不好了,她可是圣上的亲侄女啊,要不是有个克夫的姐姐,能连带的她说不到好亲事吗?

当然东方薇的心思并未瞒过安亲王夫妇,安亲王妃之所以给她说一些门楣低些的婚事,也是受命于安亲王爷,安亲王深知自己庶出的这四个女儿都是心比天高,一心想嫁到高门中去,但自己又没有手段和心机,一味只会摆架子,拿乔作势,没有一个成气候的,所以还是低嫁了,人家看在安亲王府的面子上容忍一二。

且沈姨娘的出身不好,东方薇又是庶出,真正的高门嫡子也不愿意求娶,只有那些不注重门风的家庭才娶一个庶女当嫡长媳。这些东方薇都看不到,只是一味的埋怨别人。

“够了,东方薇,你平时在自己院子耍耍性子也就罢了,今日这般口不择言,当真以为本王妃好性儿不会惩罚你吗?”安亲王妃的脸色相当的难看,语气凌厉了许多。

“岑嬷嬷,带人将五小姐拉回她的院子,打她二十戒尺,让她在自己屋里反省反省,若是还这般不懂事,就一直呆在院子里别出来了!”

岑嬷嬷躬身点头,吩咐站在一侧的两个丫头,去拉东方薇。

东方薇哪里肯依,对着丫头,就狠狠的甩了一耳光,:“死奴才,竟敢拉扯我,不想活了吗?”

这下连大舅母也看不下去,忙道:“五小姐莫不是失心疯了,在母妃面前如此的放肆,嬷嬷快把五小姐带下去!”

岑嬷嬷是安亲王妃身边第一得意之人,当然不会惧怕一个小小的庶女,忙又谴进来两个丫鬟,四个人连拉带拽的把东方薇弄了出去。

东方薇还哭喊着;“你们这些狗仗人势的东西,看着我不是母妃生的,就为了讨好母妃的亲外孙女来作践我,我不服,我姨娘是御赐的,我要找圣上评评理,庶出怎么了,就不是主子了吗?就该给几个奴才作践吗?呜呜呜······”

东方薇的声音越来越远,断断续续的传来,訾姝头顶一阵黑线,额的神啊,这是王府出身的大家小姐吗?这简直就是骂大街的泼妇啊,真是什么话都说的出来啊,这都是从哪里学来的啊。

“母妃作何这样对五姐姐啊,五姐姐说的都是实情啊,大姐姐的确是不详之人,否则怎么咱们姐妹的婚事都这么不顺心呢?”说话的是坐在最下首的六小姐东方茜。

她穿了件蔷薇粉的撒花对襟短襟,配了一条鹅黄色碎花罗裙,梳的是飞天髻,攒了一直海棠花步摇,长长垂珠散在一侧,显得整个人格外的娇艳动人。她的表情有些忿忿不平,却带着一丝愁绪。

“六妹妹你也要来气母妃吗?还不赶紧闭嘴!”坐在她身边的一位俏丽夫人低低的开口训斥道。

訾姝依稀记得这是冯侧妃所出的四舅舅的正室夫人,出身也蛮好的,忠勤伯单家的嫡次女,她容貌姣好,一袭翠绿色窄袖收腰衣裙衬得她身量纤纤,也就和姨母差不多的年纪,举手投足颇有大家风范,冯侧妃的出身也很高,甚至比外祖母还好些,挑选儿媳妇的眼光自然是不错的。

东方茜见说话的是四嫂,面上浮上一抹不屑,讥诮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四嫂啊,堂堂嫡女却嫁给了一个庶子,你们单家的姑娘是嫁不出了吗?你现在只不过和我一样罢了,都是庶出的。”

这话说的极其辛辣,不留一点脸面,四舅母的脸色登时拉了下来,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忠勤伯的门楣自然不算差,但比起王府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她这样真的也不算低嫁了。

訾姝抚了抚额头,她真是太好奇沈姨娘是个什么传奇的人物,能将女儿教成这副模样,佩服佩服。估计要是东方薇和东方茜出嫁到婆家还这个状况,一句话就能把婆婆一家子都恶心吐了,这样的情况低嫁了还好些,如果高嫁,那就不是结亲,是结仇了!

“东方茜,你也给我滚回院子里去,要是再多说一句,小心也给你上戒尺!”安亲王妃冷冷的看着东方茜,厉声喝道。

东方茜动了动嘴唇,似乎还想说什么,触及到安亲王妃凌厉的目光,害怕的瑟缩了一下,心不甘情不愿的站起身来走了。

“老四媳妇,茜姐儿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她就那个样子,你的好母妃自然是知道的。”安亲王妃望着四舅母的神色温和了好多,似乎也对这个媳妇打心里满意。

“母妃,我省的,六妹妹只是孩子心性,我不会和她计较的。”四舅母的笑容大方得体,让人挑不出一点错来。

安亲王妃被这对姐妹闹的没了心情,本来还想留一大家子说会子话,现下也都将人遣散了,吩咐了岑嬷嬷带着訾姝姐弟俩后头的幻雨阁,也就是姨母在家所居住的院子。

訾姝这一次没有带过多的人过来,只带了玉漱和玉敏,放了李嬷嬷几天假,让她也轻松轻松,宸儿的院子里只挑了奶娘和碧莲过来贴身伺候宸儿,如此也尽够了。

幻雨阁无论格局还是大小都和訾姝的倚雪阁差不多,此刻玉漱和碧莲她们早已收拾妥当,訾姝也觉得累了,将宸儿交给碧莲,便回了房间。

“小姐,你红枣蜂蜜茶吧,昨日受伤流血,用些红枣补补血气。”见訾姝歪在炕上,玉漱忙将好泡好的茶端了上来。

訾姝结果茶杯,红枣和蜂蜜混合在一起的甜香之气扑鼻而来,格外让人觉得舒适,她轻轻砸了一口,放在一旁的矮桌上,凝眉道:“我嘱咐你的事情都问好了吗?”

玉漱点头,忙答道:“都问了,这一次王妃寿辰,各世家大族,官员送礼的皆不在少数,王爷也依据礼单下了帖子,其中有庆国公府,和永昌伯府。”玉漱的娘出身安亲王府,这些明面的上的事情,她自然打听的到。

她虽然不知道小姐为什么会打听这些,但却绝对服从訾姝的安排,并且会非常出色的完成。

訾姝白皙的手指轻抚着茶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过了半响,才开口:“玉漱,以我的名义下帖子到永昌伯府,请靳如烟来安亲王府赴宴。”

“小姐,您这是何意?你不是不待见她的吗?”小姐最近做事是越来越出乎人的意料了。

訾姝笑道:“我自然有我的用意,你照我的意思办就是了。”

玉漱咬了咬唇,虽然一脸的疑问,但也没有再问下去。

“对了,这个沈姨娘是什么出身,怎么会把东方薇和东方茜教成那个样子呢?”訾姝不禁有些好奇的问道,她这也是有一搭无一搭的问问,并不期待玉漱会知道。

玉漱却来了精神,一副我知道的样子,神秘道:“这个我听我娘说过,沈姨娘是阳城知府的嫡女,十五岁的时候刚好赶上秀女大选,圣上见她容貌生的好,便欲留牌子,当年皇后还健在,不喜她那副妖娆风流的模样,不同意留牌子,于是圣上便将他赐给了王爷,这原也是有惯例的,皇上赐些秀女给王爷大臣们,任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知府家的嫡女,虽出身不算高,也不应该养出这样的女儿来啊。”訾姝忍不住开口问道。

玉漱的神色有些不屑,:“小姐,你不知道这个阳城知府原本也不是什么富贵人家,家境贫寒,但很有才华,靠娶了个乡绅的女儿,得了嫁妆,考了科举才一步步坐到知府的位子,您觉得一个乡绅出身的女子能交出什么女儿来?”

訾姝听到这就知道悲剧了,文官最忌讳私德有亏,阳城知府这个官位也不算小,他是绝对不敢休妻另娶的,所以就这样恶性循环下去了,不过东方薇和东方茜还真有乡下妇人那种泼辣劲,厉害,佩服。

还是皇后娘娘有先见之明,没留下这么个人物在后宫,否则要是沈姨娘真给圣上生个一男半女,养成这么个模样,那丢的可就不是王府的脸面,还是整个皇族的脸面,估计圣上胡子都得气歪了。

这时外头玉敏说道:“小姐,侯爷送郡主回来了,正巧沈姨娘也过来了,听说正在哭闹,把王妃气的不行,您要过去看看吗?”

訾姝和玉漱相视一笑,看来还真不能背后说人,这正说着,沈姨娘就出现了。

“嗯,我知道了,让玉漱陪我过去吧,你去歇着吧。”訾姝坐起身,随手整理了一下衣襟。

“是。”玉敏说完,便退了出去。

訾姝带着玉漱来到了安亲王妃的院子门口,也没让前去通报,便径直去了正房,刚来到房门前,就听里头传来哭天抢地的叫喊声,訾姝再一次扶额,这母女三个人,都是一个路数的啊。

“五小姐好歹是咱们王府正经的主子,王妃为何要让个奴才作践她,王妃若是看不惯妾身,尽管冲着妾身来就是,何苦为难小辈,可怜我那苦命的五小姐,一双纤纤玉手都被打得红肿不堪,若是留下什么伤痕,将来如何嫁个好人家啊!”沈姨娘跪在地上,边哭边喊道。

訾姝抚着玉漱的手,缓缓而来,见到此景,也不作声,只是先给坐在正座上的王妃和坐在一侧的姨母行了礼,才上下打量了这位传奇的沈姨娘。

她穿了一套碧色锦绣花褙子,高高的发髻上攒着赤金流花簪子,大约三十四五的模样,面容白皙,妩媚动人,身量娇小,一双桃花眼无限风情,举手投足间尽是风流。她虽是跪着痛哭,眼睛里却微微带着挑衅的意味。

安亲王妃和安定郡主的脸色都不好看,尤其是安亲王妃更是一脸的铁青,这个沈姨娘可谓是她一生之中颇为刺心的一个人,她和安亲王爷感情一直很和睦,虽然太后接二连三的赐了四个妾室过来,王爷只是礼遇相待,并没有特别的偏宠,日子也过的十分顺遂。

直到十八年前,正好赶上秀女大选,沈姨娘那时才年方十五,豆蔻年华,容貌姣好,被圣上选中,因着皇后的阻拦没能留用,结果圣上顺手就将她赐给了安亲王府,一开始安亲王爷也没有多放在心上,后来竟颇为宠爱,虽然也依旧顾着自己正室的脸面,但也确实让自己不痛快了好几年。

“大小姐,您是高高在上的嫡女,也是王爷的心头肉,五小姐不敢和您争宠的,您虽有那样的名声,但是有郡主的封号,谁敢对您不敬,您行行好就饶了五小姐吧。”说着又嚎啕大哭起来。

訾姝默默安定郡主身后,沈姨娘见状,又对着訾姝哀哀抽泣,:“表小姐,您是王妃的亲外孙女,自是比我们五小姐尊贵的,我们五小姐若有什么错处,您就高抬贵手饶了她吧。”

事到如今,安亲王妃和安定郡主还未开口说话,一直都是沈姨娘在絮叨不停。

“沈姨娘这话错了,五姨母是姝儿的长辈,她做什么错事也与姝儿无关,更不是姝儿该管的,倒是沈姨娘这样哭哭啼啼的样子,折损的是自己的脸面。”訾姝实在看上沈姨娘那副妖妖调调的模样。

即便是乡绅家的女儿也不是这般模样啊,就算眼皮子浅些,也不至于这么没眼色啊。

其实有些也是玉漱她们不知道的,这个沈姨娘虽然明面上是阳城知府的嫡女,其实也是庶出记在嫡母名下的,阳城知府有有一房爱妾,出身教坊,可谓低贱之极,但却生的极其妩媚风流,把阳城知府迷得整日里颠三倒四的,而沈姨娘就是这一位的女儿,知府的原配夫人没有女儿,于是在爱妾的进言下就把沈姨娘记在正室夫人名下,成了嫡出,她跟着那样的姨娘自然学出了一身的风流品格,加上嫡母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高门小姐,于是乎就成了这副样子。

当然这在阳城一代并非什么秘辛,可到东都这里就没有几个人知道了,因为像这种记在主母名下的嫡女,虽然不如真正的嫡女名正言顺,也是上了族谱,被承认的,更可况知府夫人并没有嫡亲的女儿。

可是沈姨娘这一套,男人可是很喜欢的,曾经有几年,安亲王爷也沉迷在她的温柔乡里,不然沈姨娘也不会连生二女,若不是肚子不争气只生了俩女儿,估计此刻得更嚣张。

这样的沈姨娘,安亲王妃是如何也喜欢不起来的,其实府中的侧室和侍妾,除了这个御赐的沈姨娘,其他的都还算省心,就是她是个搅家精。

“我苦命的五小姐啊,都怪姨娘不中用啊,让你在家里也抬不起头来,还要被外人揉搓,妾身不服啊,即便只是庶出,也是皇家的血脉啊,怎么就比不上一个侯府出身的女子来呢?”沈姨娘直接哭倒在地上。

“你们都是死人啊,还不赶紧将沈姨娘拉起来,这样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安定郡主首先扛不住了,对着两侧的丫头喝道,她这几年不常在家,没想到这沈姨娘越来越过分,越来越极品了。

旁边的俩丫头还没碰到沈姨娘,沈姨娘便高呼着,:“来人,救命啊,杀人了啊。”

“你给本王闭嘴!”背后传来一道威严且暴怒的吼声。

那吼声中气十足,吓得众人皆是一惊,就连沈姨娘也愣怔在了当场,任由两个丫鬟拉扯着自己。

而此刻安亲王东方正明和訾吟谦并肩站在门口,安亲王的脸色黑的犹如锅底,訾吟谦则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

沈姨娘被安亲王看的有些发毛,瑟缩着身子,不敢动弹。

二人缓缓走来,直直略过沈姨娘,安亲王妃忙起身,:“妾身给王爷请安。”

安亲王摆了摆手,也在另一侧的正座上坐了下来。

安定郡主盈盈下拜,:“女儿拜见父王。”

见到安定郡主,安亲王的脸色才缓和了些。示意她坐下,訾吟谦也随即向着王妃问了安,才坐到了安定郡主旁边。

訾姝看着安亲王,外祖父也是五十岁,只是月份上比外祖母大些,今日穿的十分随意,藏蓝色通身袍,家常的模样,看上去精神抖擞,一点也不想五十岁的人。只是此刻的脸色不大好看,想来是沈姨娘这副模样,觉得在女婿面前丢了面子吧。

訾姝走到正堂之下,郑重行了跪拜大礼,“姝儿给外祖父请安。”

东方正明看着跪在下面的外孙女,模样姣好,嗓音悦耳动听,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跟女儿如出一辙,而那通身的气派却像极了大女儿。他这一生最疼爱的便是这对双胞胎姐妹花,而訾姝仿佛集齐了二人既有大女儿的端贵大气,又有小女儿的娇憨可人。

一时间,东方正明便生了几分的亲近之意,笑呵呵的道,:“姝儿快起来,都是自家人,别动不动的就跪。”

訾姝这才起身,对着安亲王甜甜一笑,又回到安定郡主身边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安亲王板着脸望着沈姨娘,不怒自威。

沈姨娘还跪在地上,双眸红肿,楚楚可怜的望着安亲王,怯声道:“王爷可要给妾身做主啊,王妃让奴才打了五小姐一顿板子,五小姐可是咱们王府金贵的小姐啊,这样让她在王府还有什么脸面啊。”沈姨娘柔柔弱弱的模样的确很惹人怜爱。

訾姝很佩服沈姨娘,这会子收起刚才泼妇骂街的做派了,知道装可怜扮柔弱了,说话更是处处低姿态,不消说,还算是有些手段,比她那两个女儿强多了。

东方正明看她这副模样,心里气虽然消了些,毕竟刚才那一幕对他冲击有些大,他还从来没见过沈姨娘这样低俗的模样。

于是转过脸,看着安亲王妃,:“薇姐儿惹夫人生气了?”

安亲王妃有些怨怼的望着安亲王,仍旧平静的说道,:“薇姐儿对妾身不敬,还连带着说雨姐儿的不是,妾身只是教导她罢了,我身为嫡母,也是为了咱们王府的声誉着想,薇姐儿马上就议亲了,若是不收敛下性子,出阁后实在折损咱们王府的颜面。”

安亲王妃的话处处在理,句句为了王府,既然沈姨娘以脸面说事,那她也予以相同的回击,到底是你一个庶女的脸面重要还是王府的脸面重要,自然不言而喻。

安亲王点了点头,似乎很满意自己夫人的处置。毕竟安亲王妃的为人,三十多年的夫妻了,他心里很是清楚,她绝对不是一个随意为难打压庶女的嫡母。

沈姨娘眼看着事情要偏离自己的目标,很是不甘心,于是又柔柔的开口说道:“王爷,您没瞧瞧五小姐的手都肿了,还吵着不要活了,妾身这个做姨娘的,看着实在不忍啊。”沈姨娘两眼泪汪汪的,眼泪欲落不落的模样楚楚动人。

“叫薇姐儿过来,本王看看她。”安亲王爷始终存着一分不忍,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即便是庶出,也是十分疼爱的。

沈姨娘面上一喜,忙亲自遣了人去请东方薇。

安亲王妃的神色依旧淡淡的,没什么起伏,倒是安定郡主有些忧心,她可能太久没回府了,有很多事情似乎都不大一样,訾吟谦暗暗拍了拍安定郡主的手,示意她放心。訾姝离他们很近,看着他俩的互动,心下十分的欢喜。

不多时,东方薇便来了,她还是方才的装束,只是一双眼睛和沈姨娘无二般,红红的,她走进来也顾不上行礼,一下就扑到在安亲王身边,哭诉道:“父王,您看看的女儿的手,被那个死奴才打成这样,现在连个奴才都敢作践我,我不要活着了!”

安亲王爷蹙着剑眉,声音含了怒气,:“薇姐儿,起来好好说话,像什么样子?”

东方薇似乎一点也觉察不到,更加看不到沈姨娘给她使眼色,依旧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父王,母妃为了她的亲外孙女作践我,我不服,父王要给我做主啊!”

“闭嘴!”安亲王的怒吼声成功的打断了东方薇哭诉声,甚至连哭声都停了,愣愣的停在那里。

“你看看你自己,像什么样子,你母妃和你大姐姐的端庄大气一点也没学到,怎么跟个市井妇人一般撒泼耍痴,本王要是看到你这副样子,也要给你上戒尺,真是丢尽了王府的颜面!”安亲王也是一副厌恶的模样,以前他总觉得这个女儿虽然性子蛮横些,但也不失可爱,怎么现在变成这副模样。

“如今你也住在你母妃这里,以后少去你姨娘那里,少学你姨娘那副小家子气的做派!”

东方薇吓得大气也不敢出,眼泪婆娑的低着头。沈姨娘更是觉得抬不起头来,本想恶心王妃给自己和女儿争个脸面的,结果自己丢尽了脸面。

“这次就算了,你母妃也惩罚过你了,闹的本王头疼,以后若是再犯,本王绝不轻饶!”说罢烦躁的挥了挥手。

沈姨娘和东方薇如同大赦,忙手忙脚乱的爬起来走了。

安亲王这才对着訾吟谦笑道:“让姑爷笑话了。”

訾吟谦忙陪着笑脸,:“岳父严重了,今日小婿前来还有件大事要和岳父岳母相商。”

安亲王夫妇听他话语里十分的正式,颇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但仍旧听他的下文。

结果下一秒,訾吟谦站起身,对着安亲王夫妇直直跪了下去,郑重道:“恳请二老将若雨下嫁给我为妻!”

面对訾吟谦如此郑重其事的求婚,安定郡主率先坐不住了,有些害羞,还有些尴尬。十分的坐立不安。

安亲王妃也是惊诧万分,有些不知所措的望着安亲王。

而安亲王算是反应比较平静的,其实他们三人的那些过往,安亲王是知道一些的,当初三人在宫里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訾吟谦和若雨的两情相悦没有瞒过圣上的眼睛,自然也就没有瞒住安亲王,可是后来訾吟谦求娶的竟然是若雪,圣上和安亲王虽然都有些不可思议,但并未说破,毕竟孩子们的事,他们不想太过分的干预。

不可否认这些年訾吟谦对若雪也算爱护,正妻该有的脸面都给了,即便靖远侯府后宅有些混乱,也是若雪身子不好,自己不争气的缘故,作为一个当家主母,自己若是硬不起来,难道还指望丈夫处理这内宅之事吗?

安亲王没有说话,首先看了一眼訾姝的反应,毕竟姝儿是若雪的长女,年纪也不小了,手心手背都是肉,她的态度也是十分重要的。他见訾姝似乎十分高兴的模样的,并没有任何的不满,于是心下安慰了许多,想来这丫头和若雨一向亲近,自然也是欢喜的。

訾姝当然高兴,若是父亲再不提亲,她都巴不得替父亲求娶了,见到二人终于有进一步的发展,她做梦都会笑醒的。

訾吟谦此刻才是无比的紧张,他真的吃不准安亲王夫妇的意思,她本想趁着大寿那天求娶的,可后来也觉得不妥,怎么也要事先跟二老通通气,省的再出事端。

“吟谦,你先起来说话。”安亲王亲自上前扶起了訾吟谦,:“你想求娶若雨,你家老夫人可同意?”

訾姝此刻不得不佩服姜还是老的辣,安亲王一语就说道了重点之处。

訾吟谦微微沉吟,也不能十分的替老夫人掩饰,说道:“不敢欺瞒岳父,我母亲对若雨是有些看法,但这并不会影响我,我是真心实意想求娶若雨为妻的,只要您二老同意若雨下嫁,就没有人能够阻止我。”訾吟谦说的坚定,让人不得不信服。

安亲王十分清楚訾吟谦的能力和脾性,他在朝堂上叱诧风云,自然不会被后宅的女人拿捏,也不是一味的愚孝之人,肯定不会让老夫人左右他,若雨这孩子多灾多难,这些年也磨练出来了,十分识大体,知进退,她嫁给吟谦不可否认,真的很合适。

“当初本王既然愿意将若雪嫁给你,自然是看重你的,若雪去的早,这也是没法子的事,不怪你。”安亲王说着有些悲怆,顿了顿,才缓和了下,:“若雨这孩子也命苦,多灾多难的,年近三十了还未出阁,你既有心娶她,就要答应我不能计较那些闲言碎语,更加不能让她受半点委屈,你可能做到?”

訾吟谦听闻,喜上眉梢,却也郑重的点头,抱拳道:“岳父放心,我发誓,会将若雨看的比我的生命还重要,绝对不会负了她,若有一天我负了若雨,任凭岳父斩杀,绝无二话!”訾吟谦心中激动不已,十几年了,他终于娶到她了,娶到这个让他心仪了半辈子的女子。

安定郡主听到这样的誓言,说不感动是假的,但碍于女子的矜持,硬生生忍住了,低下头来显示内心的澎湃。

訾姝终于松了一口气,心中默念:娘亲,我们欠姨母的,总算可以还上一点了。

时间过的飞快,一转眼安宁郡主的尾七就过了,接下来就要准备安亲王妃的寿辰。

这些日子訾姝陪着安定郡主一直侍奉在安亲王妃身侧,整日里逗得她笑得合不拢嘴,心情自然好了许多,毕竟逝者已逝,活着的人始终是要生活的。

东方薇和东方茜姐们住在荣安院靠后面的一处二进的院落,名为蔷薇院,地方不算大,但却采光很好,精致也不错。

自从东方薇受伤后,沈姨娘天天都来探望,安亲王妃自从訾吟谦求娶安定郡主的事情拍板以后心情格外的阳光明媚,也懒得与这些人计较。

沈姨娘跨过游廊,来到正房,迎上来的是东方薇的大丫鬟,彩音,她忙替沈姨娘打了帘子道:“姨娘来了,五小姐在次间等您呢。”

沈姨娘点了点头,忙去了次间。

东方薇此刻穿着银红色交领襦裙,随意挽着头发,舒服的靠在大靠垫上,见到沈姨娘进来,忙坐起身来急切的问道:“姨娘,你可打听清楚了吗?”

沈姨娘叹了口气,挨着东方薇坐在了炕上,柔声道:“薇姐儿,姨娘打听清楚了,王妃寿辰那天,楚郡王家的染世子的确会来,可是,薇姐儿你想清楚了?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东方薇撇嘴:“姨娘也知道母妃给我说的那些亲事,我怎么能看得上眼,我虽是庶出,但出嫁之时,圣上好歹也要赐下个封号的,难道我们安亲王府还配上区区一个郡王府吗?”

沈姨娘点点头,仍有些担忧道:“话虽如此,可你一个未出阁的小姐,如此岂不搭上了名节,即便嫁过去,在婆家如何抬得起头来?”沈姨娘还是不太赞成东方薇的计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