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朱门庶女

更新时间:2020-04-07 09:13:58

朱门庶女 已完结

朱门庶女

来源:落初 作者:不吃羊的草 分类:言情 主角:李管家府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不吃羊的草的原创小说《朱门庶女》,主角李管家府,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本是朱门庶女,奈何被亲父抛弃,流落街头。朱门逼迫,以至亲要挟,无可奈何,满面红妆,良缘既已成,那便,锦上再添花。斗姨娘,清小妾,我的丈夫,我做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爷,可是官家……”

“别问,去做即可。”莫天澜对李管家做了个禁止再问的手势,快步朝前走去。

“诶。”李管家看着自家老爷远去的身影,摇了摇头。不管时境如何变迁,在自家老爷的心里,瞿氏,终究是占了大地位的,哪怕那个女人曾经背叛了当初的誓愿,早已经远去不再。

注:官家,当时对皇帝的称呼。

“老板,来俩包子。”离了一字并肩王府,庶心心情愉悦,一路哼着小歌,在一家包子摊前坐了下来。

“好嘞!”老板愉悦的应了一声,端着两大包子到了庶心面前。

“姑娘,你的包子,四文钱。”庶心拿起一个包子大大的咬了一口,脸上带着陶醉之情,一听了包子的价格,脸色由晴转阴,不可置信地看着老板,使劲将包子咽了下去。

“四文钱?”庶心看着老板,起图将老板的脸烧个洞。老板脸上带着憨笑,点点头。

“是的,姑娘,四文钱,您要不信,您可以去周围打听打听,咱家的包子不仅个儿大,而且哪,那味儿也是非常的美,就是并肩王府里的主子,隔三差五的,也要来我这儿买几个尝尝哩!更何况,咱们处在闹市里,有事当朝新贵的屋檐下,地面租金高,这包子啊,这个价已经很便宜了,前面,就是前面那家云贵包子点,还买三文钱一个哩!”

“啊呸,你坑谁呢!就你这俩包子,还四文钱,这包子,一口包子三分之二的空气,还没有蒸熟,还四文钱,你是欺负我穷吗?退货退货!老娘不要了!”庶心脸上满是嫌弃之情,看着那包子,怎么都觉得格外的厌恶,也不管卖家听懂没有,脸一转,将包子一甩,站起来,大踏步朝外面走去,一边走还一边骂骂咧咧,颇为不忿。

“难得出个门,还碰了个如此黑心的店家,一个包子两文钱,还又冷又硬,还自称什么美味,连王府里高贵的主子也来买着吃……”

“你……你……你……这个泼妇赖皮!”老板双手颤抖,指着庶心的背影,又看了一眼盘子里只剩下的一个半包子,冤屈不知往哪里算去!这包子,叫他还怎么卖?

“六子,你就别生气了,你不知道,她可是咱们京城里,鼎鼎有名的卫小鱼,你难道不知道么?嫁夫莫嫁莫天澜,娶妻莫娶卫小鱼。这卫小鱼啊,连乞丐见了都嫌倒霉,今儿个就讹诈了你俩包子,你就知足吧。”旁边摊主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庶心的背影,淡淡地对包子摊的老板说道。

“不过,你这包子,怎么干巴巴的,像没有蒸的啊?”

“这怎么可能,我和我家婆娘今儿大早上起来做的包子……”老板再看了一眼桌上的包子,双眼瞪直。“这……这……这……这怎么可能?”店家看着庶心远去的身影,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呀!

不远处,庶心得意地笑了一声,从怀里掏出两个热乎乎的包子,其中一个还被咬了一大口,沾着点点口水。

“小样儿,叫你一直盯着老娘看,活该。老娘的风华月貌岂是你等可以看见的?”庶心一边看一边吃着包子,一边到处张望,走走停停,缓缓朝西市走去。

东大街不仅生意繁华,更是达官贵人居住地,这条街上是什么官人的府邸,那条街上是什么亲王的府邸,甚至于一条街上有时两扇朱门面对面的也有之,朱门对着朱门,繁华绕着繁华,让整个东大街都偷着一股富贵之气。“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庶心摇摇头,感叹了一句,将最后一口包子塞进了嘴里。“月氏王朝正是鼎盛时期,并且如今官人治国有方,又有并肩王爷平定东蛮之乱,人民生活安定,到处一片繁华,请问姑娘,何来的路有冻死骨?”

一个黄衣女子自轿内走出来,袅袅娜娜,芊芊素手扶着身边丫鬟的手臂,眉如画,眼似秋波,肤如凝脂,身段窈窕,腰细如柳,嘴角微窍,脸上漾着盈盈浅笑,一对梨窝更显其风华绝代。就连其身边的侍女,也是穿着华丽,美貌非凡。庶心偏过头,端怡亲王府五个字在太阳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又是朱门大户,还是皇亲贵胄。似有什么东西打开了记忆的闸门,庶心呆呆的看着,忘却了身边的黄衣女子。“我要你永远记住,不管你用的什么方法生下这个孽根,孽种就是孽种,下贱就是下贱,哪怕他身体里流着我的血,她也是个下贱的种!”

如锤子摔落,滴落心田,一阵剧痛笼罩了庶心的身心,庶心后退了一步,才堪堪站住了脚步。似乎有一些东西在脑海里翻滚,庶心捂住胸口,茫然的看着眼前的女子,那笑,就像回忆一样,让自己心痛。

“以后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让这个下贱的种进入书房,谁敢违背命令,杀无赦!”现实和回忆像一张无形的大网,死死地套住了庶心。“喂,臭要饭的,我家郡主问你话呢?”女子身边的丫鬟嫌弃地看了一眼庶心,撇着嘴,仰着头,说道。

庶心偏头看着站在女子身边的小丫头,忽然很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樱蓉?呵呵,呵呵……”

就在小丫鬟惊讶于庶心知道自己的名字的时间里,庶心缓缓走到黄衣女子面前,拿起一缕女子垂落在胸前的青丝,目光忽转不定。“明天,你就要及箳了么?月冬?永康郡主?”

转过身,在黄衣女子惊讶的神情中,庶心挺直腰杆离去,走了几步却又停了下来。“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曾经我比你白过。”

“小姐,您没事吧。是奴婢的失误,让此等女子脏了小姐。”樱蓉回过神,看见自家小姐的摸样,慌忙跪了下来。月冬叹了口气,眼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起来吧,今天的事情不要和别人说起,记住,谁也不能说。”

“从今天起,我月庶心将不再是你低贱的女儿,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庶心擦去眼角的泪,快步朝西市走去,越过西市,一路朝西,最后在贫民窟停了下来。

“老淮小夕我回来啦!”看着自家破落的大门,庶心脸上换上了愉悦的笑容,轻推了一下,大声唤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