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名门毒医

更新时间:2020-04-07 09:12:42

名门毒医 已完结

名门毒医

来源:落初 作者:倾咔 分类:言情 主角:恩泽叶子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名门毒医》的小说,是作者倾咔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作为精通岐黄之术又擅长用毒的的现代女军医,方青罗表示:姐从来就不是吃素的!  so重生古代,身世复杂又如何?且看她如何经营药田,打理农庄,玩转名门,“毒”来“毒”往,逍遥自在。  =====  某咔新书《带着萌宝去种田》已发布,种田甜文,绝对值得一读,求围观!  穿越成为大了肚子的弃妇,白若竹决定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空间吃空间,带着萌宝种田经商奔小康。可是一个两个都想给她家宝宝做爹,你们够资格吗?  “娘亲,我想有个爹嘛。”“娘还在观察,观察一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顾妈妈一听担忧的说:“小姐可要三思啊,我们毕竟势单力薄,还是少跟他们冲突的好。”

方青罗笑了起来,“妈妈,谁说我们势单力薄了?这里可是我的封地,外面那些村民都是我封地的百姓,不说远的,这村里的人就够他们吃一壶的了。”

如果是以往,顾妈妈肯定会继续劝下去,但如今她张了张嘴,还是选择听方青罗的安排,这半个多月以来,她看到了和以往不一样的小姐,也相信小姐一句话便能让村民听她吩咐,这在以前顾妈妈根本想都不敢想。

她是看着方青罗长大的,但其实方青罗八岁前并不是这样,就如同其他女孩子一样,在爹娘的疼爱中长大,而且聪明、漂亮,直到有一天,星耀国亡了,方青罗被送进了穆恩侯府,她便一日日的消沉下去,Xing子也变得越来越懦弱了。

好在这次经了场大难,小姐的Xing子变了,也敢豁出去了,最难得是她并不冲动,并且有勇有谋,就跟当年的王爷一样,想到这里,顾妈妈双手合十,默默的拜了拜菩萨,感谢菩萨的保佑。

方青罗让芍药帮她更衣,换上了一身月白色的家居衣裙,又找了个木匣子,把七叶紫兰放了进去,然后不紧不慢的对芍药说:“芍药,你去跟刘有文家的说一声,让村长带几个人把外面穆府的人收拾一顿,记住,到时候就这样说。”方青罗凑到芍药耳边交待了几句。

芍药一听眼睛亮了起来,“好,小姐我这就去办。”

方青罗喜欢芍药这种爽利Xing子,在她得“天花”病的最厉害的时候,人人都像避瘟疫一样避着她,也只有顾妈妈和芍药豁了命来照顾她,所以对顾妈妈和芍药,她是打心里喜欢的。

当时她刚穿成这个时代的方青罗,记忆也模模糊糊的,她干脆老老实实对两人说自己伤了头,好多事情记的不大全了,就记得带着兰芷打算逃出去,结果被抓了回来,

当时顾妈妈和芍药吓得不轻,拉着她问了半天,方青罗无奈,只能说:“有些事记得,有些事不记得,大概伤好了会想起来。”她笑了笑又说:“不过我记得顾妈妈是我的Ru娘,从小照顾我,对我一心一意的好。记得芍药是直爽Xing子,心直口快。”

顾妈妈当时眼睛就湿了,太好了,小姐没有忘了她,她就知道小姐跟她最亲了。芍药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小姐好像不讨厌她了,以往小姐总说她爱闯祸,出去都不带她,不过也幸亏如此,否则她八成跟兰芷是一个下场。

“别慌慌张张的,把手洗了再去。”方青罗笑着说。

芍药嘻嘻的笑了,“好嘞。”说完欢快的跑了出去。

顾妈妈看芍药这样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说:“这丫头到了田庄心都野了,跟个皮猴似的。”

芍药出去净手,然后急冲冲的去了灶房找刘有文家的,按方青罗说的交待了一番。

刘有文家的是后山村村长刘长寿的大儿子刘有文的媳妇,方青罗来庄子养病,身边只带了顾妈妈二人,人手不够只好找村长说了一声,村长便把自家大儿媳妇给派来了。

刘有文家的是个利索人,脑子也好使,在乡里算是精明人物了,听了芍药的话后,立即拍着胸脯说:“这事你放心,我马上回去跟公爹说,郡主是活菩萨转世,心底慈善,我们不会让人欺负了她去!”

看着刘有文家匆匆离开的背影,芍药高高兴兴的回了屋子,向方青罗汇报了一番。

方青罗脸上挂了微笑,“待会就等着看好戏吧,顾妈妈,你跟芍药都过去,待会给我狠狠的打,把这些年的气都出一出。”

顾妈妈是曾经的王妃选中的Ru娘,Xing子自然不会太懦弱,这些年她其实早憋屈的慌了,现在小姐都发话了,她怎么可能不从?

“好,是该教训那些狗仗人势的东西了,小姐没准他们入庄子,他们竟敢偷溜进来,实在太放肆了。”顾妈妈一时间雄心万丈,连胸脯都挺的高了几分。

芍药看向方青罗的眼睛亮亮的,小姐真是变了,现在这样多好啊,哪怕明天她们就要遭难了,也比天天受窝囊气的好。

很快外面传来了吵闹声,是村里的人在外面喊着捉贼,看来好戏要开场了,顾妈妈跟芍药听到动静就去了前院。方青罗则不急不缓的开始配起药来,好像外面的热闹跟她无关一般。

“最后一味药了,可不能出了差错,否则浪费就大了。”方青罗口中轻声说道,七叶紫兰不能说极其珍惜,但它偏偏长在深山里,气味又被蟒类所喜爱,普通人并不好获取,她也是提前布置了几天陷阱,才险险的得了三片叶子,自然不能浪费了,余下的以后或许还用得上。

抓药、配药并不是极难的事情,但如果想把药效发挥的更好,就得在配药的分量上下功夫了,方青罗前一世做的极好,所以她的医术在国际上都是知名的,她除了私下里是华夏国特种部队的首席军医,另外还有个身份,就是国际知名的中医师。

没多会功夫,方青罗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药也终于配好了,她自己拿到小炉子旁边,亲手熬起药来。前几副药也是她亲自熬的,芍药和顾妈妈抢着要做,别被人回绝了,这熬药也是有讲究的,按她们那样扔到了锅里,然后倒了水去熬,那药效要浪费不少了。

而且,在吃药方面,她不愿假以他人之手,不是她怀疑顾妈妈和芍药,只是前身长期中毒,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谁也说不清楚,她所有的经历告诉她,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所以,她中毒的事情并没有告诉顾妈妈和芍药,一方面有所顾忌,一方面也不想吓到了顾妈妈二人,她们一直以为她是出了天花,还供了痘神娘娘,等她水痘退了,两人没少给痘神娘娘磕头谢恩。

庄子外面已经乱做了一团,后山村村长刘长寿带着一群村民把穆府的人围了起来,穆府的管事王大喜高声说道:“你们想反了?我们是穆恩侯府的家仆,奉侯爷之命来探望郡主,你们围着我们是做什么?”

村长刘长寿胡子已经花白了,他吹着胡子说:“放屁,你们哪里像侯府的家仆?明明是来打家劫舍的,刚刚有人看到你们偷溜进郡主的庄子,还被丫鬟打了出来。你们少打着侯府的旗号招摇撞骗了,我看你们是惦记郡主的财物,图谋不轨吧?”

“对,你们要是侯府的家仆,郡主为啥不见你们?你们还敢偷摸摸的溜进去,侯府哪有这种规矩?你们肯定不是好人!”刘有文家的跟着喊了起来。

一起来的村民也跟着吵了起来,“郡主是菩萨心肠,只赶了你们出来没有报官,你们还不赶紧滚!”

王大喜气的脸都红了,他打着侯府的旗号出来办事,什么时候遇到这样的待遇?吃了闭门羹不说,还被一群乡巴佬骂了,他哪里忍的下这口气?

“放肆!我是堂堂侯府的管事王大喜,你们再不退下,别怪我不客气!”

“想动手是吧?我们可不怕你!”村民李二根举着锄头喊道,他挡在最前面,那样子好像要吃人一样,把王大喜骇住了,不由朝后退了两步。

李二根的儿子小蛋前几日落水,差点丢了小命,正巧方青罗采药回村时碰见了,便救了小蛋一命,还免费送了草药让李二根煎了给小蛋驱寒气。小蛋是李二根家的独苗,所以李二根一家恨不得把方青罗当菩萨一样供着。

刘有文家的突然指向一旁的李婆子,叫了起来,“就是那婆子溜进庄子对郡主不轨,真是没了王法了,看我不打的她满地找牙。”

刘有文家的说完就冲了上去,跟她一起来的媳妇、婆子也冲过去打人,王大喜急忙叫人去拦着,却被村长带的人拦住了,好在只是推推拉拉的,并没有真的动起手来。

王大喜这下是真的有些怕了,他来的时候虽然来了七八个小厮,但哪里是那些土里刨食的庄稼汉的对手?而且对方人数明显比他们多,原本他以为这些乡巴佬会惧怕侯府的威名不敢动手,现在他才知道,他想错了。

好在他们只是动手去打偷溜进院子的李婆子,王大喜往后退了退,并没有叫人动手,至于李婆子,活该她不规矩。

李婆子叫的跟杀猪一样,一边喊一边的四处乱逃,正逃着就看到顾妈妈和芍药走了出来,她急忙冲过去说:“顾嬷嬷,我是大夫人院里的李婆子,你赶紧叫他们停手,否则大夫人知道了,迁怒了青罗小姐就不好了。”

顾妈妈脸冷了下来,这李婆子语气好了许多,可这话里还不是带着威胁的味道?

顾妈妈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抽到了李婆子的脸上,说:“什么腌渍东西,竟敢冒充侯府大夫人的名了?侯府什么时候有你这种没规矩的东西?我在侯府住了六年,从来没见过你这号人!”

李婆子指着顾妈妈,不敢置信的说:“你、你敢打我?你少装傻了,看我不回去告诉大夫人,你等着……”

她话没说完,另一侧脸又挨了狠狠的一巴掌,这次是芍药打的,芍药瞪着杏眼大声说:“一个偷鸡摸狗的婆子,竟然敢冒侯府的名,看我不打教训你!”

芍药说着又要去打,李婆子这下才明白了,对方就是不认她,要把她往死里打呢,她心里慌了起来,朝王大喜喊道:“王管事,赶快来救我,我是来给大夫人办事的,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挨打。”

王大喜嘴角抽了抽,大夫人怎么派了这么个浑人过来?还嫌侯府的脸丢的不够吗?还是嫌大夫人名声太好了,非得给她抹抹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