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人海中如约而至

更新时间:2020-03-26 07:45:00

人海中如约而至 连载中

人海中如约而至

来源:落初 作者:凌一壹 分类:言情 主角:万辉叶磊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凌一壹原创的言情小说《人海中如约而至》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万辉叶磊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大学毕业之际,男友携款而逃,爹妈弃她不顾,人说她是落架的凤凰不如鸡。人活一世她有点背。为了还债几经波折,从一个妆品临时BA逐渐成长。一面卖货还债;一面感化程侯,乘势而起飞上枝头。她敢于为庞大的野心冒险,坦然为真实买单,直到有一天屹立于山巅。蓦然回眸,星辉里人海中是谁如约而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华大后山上,可以俯瞻大半个城市的灯火,最近处便是华大的全貌。司徒落吹着晚风,望着璀璨灯火下,情人湖如一叶扁舟。

程致恒上山时带了一瓶就,随手还带了两只高脚杯。

在山顶星空下,看着城市灯火辉煌,喝一杯红酒,还是司徒落第一次体验。

一杯灌下去,只觉得酸涩难喝,“这酒挺贵的吧?不过有点酸,不如啤酒好喝!”虽说司徒落知道红酒贵,但她绝对想不到被她嫌弃的这瓶,价值千万。

她很少喝酒,但喝起来,她们宿舍剩下三个人加起来也拼不过她,可她今天的酒量聊胜于无,酒品……呃!实在不敢恭维。

刚才吃火锅的时候,她喝了几杯啤酒,已经晕晕的,不然她回头取个包,怎么会拉着一个她连全名都不知道的男人,在深更半夜爬上山,吹着山风喝着红酒,看城市灯火璀璨。

这不是她的风格呀!

司徒落看着远处的被无限缩小,却依然壮观的璀璨城市,觉得那些璀璨都是别人,她只有身处现下的黑暗。可是她忍不住要向往那灿若星河世界。

生而为人,凭什么有的人,活的灿若星河,有的人就要暗无天日。

她指着山下的灯火,耍酒疯。她向前踉跄着走了两步,猛然回身,差点栽倒,摇晃着又站起来,指着两步开外的男人:“人海中,蓦然回首,我们不不期而遇,如约而至。”她滑稽地笑着,显然醉的厉害。

“我只想简单生活,找一位烟火有情人,共度一生。我错了吗?”

她明眸善睐,肤如玉脂,丹唇微启,徐徐道来,如一股清风缭绕在他的心头。初次见她的时候,只觉得她率真的可爱,如一缕阳光照进他的心底。再见她如夜风,徐徐吹动着他的心,有种心碎的美。

可能是身处名利场太久,这样一位不谙世事的女孩子,她的深情猝不可防地撩动了他的胸腔的某处。

这种感觉他太陌生了,只可惜,她这一腔深情不是对他的。

烟火有情人,共度一生。

他想知道那是一个怎样的毛头小伙子,如此幸运可以拥有她的深情,却如此鄙薄浅陋不知珍惜。

她的眼里充满迷茫,无助,又倔强地不服输。

她使他想起,很久以前的一场惨祸,父亲倒在血泊里,当天母亲变脸……疼彻肺腑,迷茫,无助。

他点点头,不露痕迹,看着司徒落,“你会找到的!”

“你真傻!这世间连亲生父母都不见得对你有真情,有情人?”司徒落仰头灌了一杯酒,咯咯笑起来,“听说过,没见过!”

程致恒不动声色地也灌了一杯酒。

“什么有情人,我后悔没有听我***去考托福,没有早点听姐姐的,让她给我介绍一个有钱的男朋友。”

她没心没肺的笑,眼角却有在黑夜里看不见的晶莹,只有鼻音加重,让他感觉到了她藏在心里的苦涩,但她绝口没提被骗背债的事。

司徒落伸手指向山下华大综合区后的情人湖,“我对着那片湖发过一个誓言,迟早有一天,我要让某些人,把眼珠子掉在地上。”

夜空很美,她的心有点痛。

大四的情侣,分道扬镳的并不鲜见,唯有她是被无声无息的坑掉了以后二十来年的人生。

她才二十一岁,等到还清六十万的债务就四十多了吧!她的人生就要这样黯淡无光地,每天数着挣了多少钱,挣够这个月还款的钱了没有,还款后够不够生活费,还时不时要承受流言蜚语给她的伤害。

“生活的不如意才是它本真的样子,我们必须像西格佛里德那样,刀枪不入地对付每时每刻会出现的生活中层出不群的小麻烦。”他说,“与同伴的分歧,与他人无谓的争端,来自他人不良行为的骚扰,甚至是至关重要的人的背叛。”

她扭头看着夜色微茫里的他,觉得眼前这个不知名字,曾经不愿意出手相助的男人,像一位先哲,开启了她的智慧。

虽然醉了,她却很坚定,她不要暗无天日地生活,她要改变!虽然渺小如砂,这并不影响她抬头仰望星空。

夜空很美,她开心地笑起来,眼眸晶亮如皓月。

他展眉一笑,“看在你邀请我看星星的份儿上,说吧!有什么麻烦事,我帮你解决一件。”

据说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信赖,会在初次见面的0.017秒产生。她看着他的眼眸,在她拒绝之后微微的暗淡。那个叫做信赖的东西就莫名其妙的产生了。

“谢谢你!”她笑的更加舒朗,“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司徒落,落落大方,沉鱼落雁的落。你若有心帮我,不防给我讲个笑话,让我更开心一下?”

他还很少被人拒绝过,有点不爽,呃……还有,他是会讲笑话的人吗?

不过,“程与落雁”他很满意,舒心的笑,“这个落比虎落平川,落架的凤凰不如鸡好!”

他竟然会打趣儿?司徒落回头看山下城市的流光溢彩,“可是你是谁?我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

“司徒落,我姓程。”

“我知道啊!可是,你到底叫什么啦?”她真的醉了,像个女流氓勾住他的肩膀,“大家都是可以讲笑话的朋友了,不能见了面叫你程先生吧!那多生分!”

“你没有入职培训吗?”程致恒丢下手中的酒杯,顺势扶住脚下一滑,差点栽倒的司徒落。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司徒落推他,又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妥妥地挂在他身上。

他直接搂住她,扶她站稳,“你都不看财经新闻吗?”

“我一个学历史的,财经新闻看不懂!”她一头栽在他的肩窝里,“不是让你给我讲笑话吗?怎么废话那么多?”

他叹了口气,说:“好吧!司徒落,是你自己跳进来的!”

“你可真笨,连笑话都不会讲。”她推开他,向着千重万家灯火高喊,“***生活,你若不整死我,我一定整死你!”

她拽着他的胳膊,赖着他,叫他跟着自己一起大喊。他被闹的没办法,可张了几次嘴,还是喊不出“***”三个字,最后,他终于喊出来,却是,“司徒落,祝你好运!”

两个人笑闹一团。

司徒落恍惚记得,她一脚踩空,他伸手没有拽住她,两人摔倒在山坡草地上,滚出很远。

司徒落头昏脑涨的醒来,遮光窗帘让她分不清晨昏,但一瞬之间,她很清楚,她既不在自己家也不再宿舍。

上天入地,她这是到了哪里?

脑子里除了和冷面男在山上喝酒,完全就死机。

***!司徒落太阳穴突突的跳,她得找到冷面男那个混蛋,问个清楚,他们昨天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他怎么能恩将仇报?她可是救过他的呀!这个人渣!

司徒落如鲠在喉。她不知道有没有发生要命的事,姓程的这根刺,扎的她心烦意乱。

可恶!连她的衣服都不知道去哪里了,身上穿的吊带睡裙,上面暴露就不说了,最气人的是,她个头高,这睡裙太节约布,短的她连步子都不敢迈。

她在卧室打了三圈转,恍惚中觉得门外有什么响动。趴在门上侧耳听了听,顺手捞起一个水晶摆件,一开门正好有人贴着门听里面的动静。她操起手中的摆件,劈头就砸了过去。

不偏不倚,正砸在对方的鼻梁上。对方惨叫一声,弯腰手捂着鼻子,鼻血从手指缝隙里流出。他疼的抽气,弯腰原地打转。

司徒落仍不解心头恨,一套连环腿秒斩渣男。大快人心的时候,抬眼看到一个熟悉身影从二楼正快步下来。他看见被她打的满地流鼻血的男子,愣了愣,然后……他的神情变得有些奇怪,似乎呼吸也持重起来,然后,他再次晕倒!

姓程的果然是晕血!

司徒愣在那里,晕倒的是姓程的,那么被打的这个男人是谁?

这家里怎么会有两个男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