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天价新娘:腹黑老公俏萌妻

更新时间:2020-01-09 17:45:57

天价新娘:腹黑老公俏萌妻 已完结

天价新娘:腹黑老公俏萌妻

来源:落初 作者:一落青歌 分类:言情 主角:云锦陆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一落青歌原创的言情小说《天价新娘:腹黑老公俏萌妻》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云锦陆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场乌龙,她的双胞胎儿子成了陆氏集团的继承人,而这该死的陆云锦,居然还对她亲自动手了!某日,两只争吵。“超市购物,雨中漫步,一起做饭,一起大扫除……”呆萌可爱的小正太不屑轻哼,“切,一样都没有做到,还想让我妈咪嫁给你爹地?”“书房拥抱,浴室亲亲,一起洗澡,一起睡觉……”冷酷傲娇小正太斜眼冷哼,看着亲娘,“哼,样样都做了,你妈咪还不嫁给我爹地?”“我不喜欢儿子,太吵了。”他关门嘟囔,不耐烦抓住她,“我要女儿。”“滚开!”她小腹微隆,一脚踢开他,妈蛋,不知道怀女儿容易暴躁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余南乐第一次和陆云锦独处一室。

说起来,在今天订婚之前,他们两人也就见过一次面。

两家在订婚之间安排当天的仪式流程,作为男女主角,他们自然跟随长辈一起到场洽淡,当时,陆云锦以为她是傻子,在她礼貌伸出手去准备开口说“你好”的那一瞬间,他厌恶地皱了皱眉头,先她一步,扔出来两个字。

“讨厌。”

于是,她便淡淡的收回了手,当天再未开口说过一句话。

余南乐收回思绪,打量一眼房间,弯腰从沙发上拿了两个抱枕,转身往外走。

“站住,你想去哪里?”陆云锦的西装扔在衣架上,白色的衬衣解开两颗扣子,露出形状优美的锁骨,在暖黄灯光下,明晃晃地诱人。

余南乐转移开目光,伸手开门,淡淡道:“你妈在楼下,楼上房间这么多,我去睡客房。”

看着她因为和自己共处一室,而心生防备的样子,陆云锦忽然起了几分玩心,伸手扯起一角床单:“那这个你打算怎么办?”

陆母刚才说了,明天要检查床单有没有落红。

余南乐在心底鄙视的翻了一个白眼,嘴上却是淡淡道,“陆先生不看电视的吗?电视都是那么演的,有名无实的新婚之夜,男主角割破指头,溅点血就行了,想必你也不愿意我俩真发生点什么,惹得苏小姐不高兴。”

“又不是我要去客房睡,”陆云锦闲闲地将双手交叉,枕在脑后,半躺在床上看她,“凭什么割我的手指头?”

余南乐倒是没有想到他如此斤斤计较,怔了怔,放下抱枕,转身进了浴室,出来的时候,她手里拿了一片薄薄的刮胡刀片,“让开。”

陆云锦的视线落在那片薄薄的刀片上,目光收紧,身子却没移动分毫。

余南乐见他不起身,于是走到床脚,单膝跪在床角,伸直身子,手肘撑在柔软的床上,伸出左手食指移到大约床正中央的位置,锋利的刀片寒芒一闪。

“唰”的一声,陆云锦抬脚踢开她拿着刀片的手,眉眼之间有些不耐烦,“你伤在这么明显的地方,生怕我妈不知道这床上的血怎么来的?”

经他这么一说,余南乐也觉得有些不妥,电视上虽然演得好,但是现实却是残酷的。陆母如此精明的人,明天看到她食指受伤,稍微联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皱眉低头认真思考,寻找浑身上下有没有哪里稍微隐蔽一点不会被发现,又能弄点血出来的地方。

“够了!”看她认真寻找的样子,陆云锦突然觉得心生烦躁,伸手一把狠狠拽过她的胳膊,将她拉向自己。

“啊!”余南乐一身惊呼,下一秒,身子重重的陷入柔软的床上,手里刀片被拍掉,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手,迅速地扣住她的手腕。

“你干什————”

一句话没说完,他温润的唇压了上来,堵住她柔软唇瓣,将她的一声惊呼香入喉中。

余南乐浑身一颤,睁着大眼,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呆。

陆云锦眼睛睁开一线,将她惊讶的表情收入眼底,他轻轻闭眸,虽觉得她唇瓣触感柔软,但还是用力的扣住了她的手腕。

手腕处传来的疼痛感将余南乐神思拉回,惊讶的表情转为恼怒,渐渐地,因为忍不住疼痛,她眼眶隐隐开始泛泪。

陆云锦见时机已到,微微起身,薄唇划过她的樱色唇瓣,留出一丝缝隙。

余南乐嘴巴得到自由,立刻呼疼大骂:“你这混账,疼——”

他重新俯身堵住她的唇瓣,五指再用力,掐的她手腕青紫,然后薄唇轻移。

她疼的更厉害,叫得更大声:“啊——疼——”

如此反复。

在房间里响起第五声“啊”的时候,陆母满意的点点头,直起腰,对着身后的管家嗔怪笑道:“这孩子,人家女孩子第一次,他也不知道怜香惜玉。”

管家低下头,笑着附和,“年轻人精力好火气旺,说不定二少NaiNai喜欢二少爷这般呢。”

“这样我就放心了。”陆母满脸笑意,带着管家离开。

“行了,人走了。”从手机屏幕上看着门外陆母满意的离开,陆云锦松开余南乐,将手机扔在她的旁边,半跪着起身。

身上的重量消失,余南乐立刻起身,她眼底蓄着泪水,半是身体上的疼痛半是心里委屈导致,动作迅速的翻身站起来,冲到陆云锦的面前,扬手就是一巴掌。

“啪!”

陆云锦回头,抬手在半空之间捏住她的手腕,似不相信她竟然是要伸手打自己耳光,动了怒意,“余南乐!我帮你解决了难题,你就打算用这一把巴掌报答我?”

“谁让你帮了!?”

他捏疼她的手腕,令她开口叫疼,让门外的陆母误会,她不生气。

她生气的是,他凭什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用那张不知道亲过多少人的嘴亲自己!

恶心!

“好,好,好。”陆云锦咬牙冷笑点头,一连说了三个好,“是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不管了,你割吧,你看哪儿肉多你就往哪儿割,你最好以为我妈跟了我爸一辈子的医生,她看不出来鲜血和落红的区别!”

******

次日清晨,佣人叫两人下楼用早餐。

似乎是昨晚没有睡足,两人的精神都不怎么好,特别是陆云锦,打着呵欠从楼上下来,看见了陆母,点头打招呼。

“妈。”

“来,快来吃早餐。”陆母已经装扮好,准备出门,挽着手提包,亲热的拖着余南乐的手,替她拉开椅子,“我昨天晚上问你母亲你喜欢吃什么,她说你不挑食,我就让厨房随便做了一点,你看你喜不喜欢。”

“谢谢陆阿姨。”余南乐眼圈发黑,昨晚好几次从沙发上滚下去,压根就没睡好。

“你们吃,我还有事,先回去了。”陆母看着两人似乎是大战三百回合的样子,心满意足的准备离开。

“太太。”佣人突然上前来,眼神古怪的看了一眼用餐的二少爷和二少NaiNai,凑上前去,小声的对着陆母耳边说了一句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