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贤妻限时购:州长,请秒杀

更新时间:2022-03-19 10:28:00

贤妻限时购:州长,请秒杀 连载中

贤妻限时购:州长,请秒杀

来源:落初 作者:吾乃女汉纸 分类:言情 主角:绍小姐 人气:

《贤妻限时购:州长,请秒杀》是吾乃女汉纸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贤妻限时购:州长,请秒杀》精彩章节节选:她不过是个又守旧又可笑的老姑婆。当男友与闺蜜亲热嘲笑的耳语传入她的耳洞之时,她的整个世界都轰然倒塌。瓢泼大雨,一夜激情,她将自己彻底颠复。本以为一切都将是结束,不料却只是隐隐地开始。被他紧紧拥在怀里,由他咬着耳朵愤愤地说道:坏妞,你最好识相一点。从今日起,为夫要将你打造成为贤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用不用,领导客气了。”说话间,女人的水杯已送到简安的面前。简安客气的寒碜几句,连忙双手谦卑的接过水杯。

“小蔡,这是小简,今天她就算是正式过来工作,办公室安排在你旁边,你带她过去一下,然后跟馆里的所有同志蹿蹿办公室,让大家都熟悉一下。”显然是苏遇景打过招呼的,胡馆长的态度特别好。

一刻也没让她冷着,便让蔡玟去安排。

“小简,既然来了就不要客气了,先跟小蔡下去熟悉一下。小蔡跟你一样,也是新来的,早你两个月。现在在办公室里做人事工作。你呢……我们昨天加班开会专门做了一些研究,决定让你先做专职秘

书,听从办公室张主任的安排。刚好张主任出差了,过两天才回来,到时候再介绍你们认识。”跟蔡玟交待完,又不忘记跟简安交待。

“蔡科长好,以后多关照了。”幸好爸爸和哥哥都在行政单位上班,官场上的这点小礼节简安还算清楚。

领导叫她小蔡,她可不能叫。

暂且不说她不知道到底是自己大还是这个小蔡大,就说她早进几天单位,她也得对她礼貌一些。反正见到年纪大的直接叫领导,见到年轻的叫科长准没错。

“领导放心,我这就带小简过去。”蔡玟冲着胡馆长点了点头,然后拉开办公室门走在简安的前面。

简安踩着蔡玟的脚印,顿时觉得心里比刚才见胡馆长还要更加不安。

刚才在办公室里,还偶尔看到蔡玟冲着胡馆长微笑点头。可一出办公室,蔡玟的脸就挂住了,像简安欠了她一屁股债似的。

才刚跟她见面,才刚认识好不好,她哪里做错得罪她了?

“我叫蔡玟,你叫我小蔡就行了。这边是你的办公室,隔壁是我跟小卫的。昨天晚上领导专门为你的事开过会了,你的办公电脑什么的今天上午就会配齐,所以不要着急。”正在简安自我反省之中,蔡玟忽然停下来看了简安一眼,上前将她肩上的衣领往里扯了扯。

“这是行政单位,以后穿衣服注意一点。”声音冰冷冷地,不带一丝温度,让简安听不出这到底是关心还是别的什么。

“啊?呵呵……”她正要说她一点不着急电脑的事情,却又马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很普通的一条白底蓝竖条的连衣裙,而且领口是最普通不过的小圆领,哪里露了?

再往蔡玟的身上看去,不由让简安心里更加的怪异,不知道到底是她的着装有问题,还是自己的着装有问题。

只见她穿着一件深咖啡色的短袖衬衫,下面黑色长裤,束着马尾,看着很精神,同时也……很“前辈”。让简安甚至出现幻觉,觉得她好像看到了几十年前爸爸办公室里的某位阿姨。

“我们馆一共有四个科室,分别是办公室、法制科、档案管理科、业务科。办公室一共有五个人,主任跟副主任出去了,做财务的小周早上要去银行,所以现在还没来。现在就我跟做机要的小卫两个人

,所以我们办公室就没必要转了。另外法制科两个人,一般没什么事,总来的迟,这会儿估计还没来,所以等一下我再带你去认识。这段时间档案管理科正在整理人口普查的资料,很忙,一早我们就不

要去打扰了,等中午下班的时候都会在楼下大厅里遇上的。再然后是业务科,都出去给别的单位整档案了,空了城,所以也不用去了。你稍微在这里坐一下,熟悉一下工作,我去忙了。我的办公室就在

旁边,有什么事可以过来找我。”一口气,几句话,就把领导派给她的任务给支解了。

简安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便只看到蔡玟匆忙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办公室门口。

好吧!她最不喜欢跟生人见面了,譬如说刚刚跟蔡玟……

独自一个人呆着就很好。

自我安慰了一番,然后取了抹布在办公室里做起了卫生。

打扫一新,站在自己办公室的窗口,不由长长舒了一口气。

窗外绿树成荫,飞鸟成群,好一幅盛夏的美图。

能在这样好的办公环境下工作,不久的将来她会有一个好的心情的吧!

而这一切,全是苏遇景的“多管闲事”。

浅浅一笑,其实他并非是那种不近人意的阴险男嘛!

拿出手机,飞快的按上几个字:“谢谢你,我已上班,十分顺利。”

“要不然等一下我,就半小时?”这话说的,谁能忙得过州大大人?不是寒碜她么?

“小简,过来一下,我给你介绍。”正走至二楼至一楼的楼梯间,一楼大厅的蔡玟已高声招呼她下来。一看,这不,连胡馆长也在。

无奈,收起手机,这就小跑至大厅。

“这是今天刚来的小简,简安,现在暂时安排在我们办公室工作,以后请各位领导和前辈照顾。”蔡玟年纪倒不像很大,但场面上的话说的一套一套的,让简安也觉得值得演习。

“这位是管理科的石科长、杨科长……”蔡玟一一做着介绍,一小会儿就将大厅内十几号人全面介绍完毕。

要说人人都记住,那肯定是假话。简安用心地听、微笑着看,也大概记下了一大半儿。

进餐的酒店自然是离的最近的南茵大酒店,步行也就十分钟左右,两桌人已松散地坐在双桌包间内。

“小简,看样子……你刚大学毕业吧?”席间,相互谈笑,同事们的重点自然放到新进单位的简安身上。

“毕业有几年了。”简安知道,有时候言多必失,特别是像她这种关系还没转正,且非正常手段上班的人。基本上处于别人问,她简单地回答阶段。

“哟,那以前是做什么的?”一桌子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似乎都对简安十分感兴趣。

“呃……对不起,我打个电话。”拿起电话走到包间外面,然后长长舒了一口气。

她出自官宦家庭,当然知道在行政单位是要注重形象的。这个形象不是光指外表,还指人品、生活作风等……

倒不是她虚荣心重,只是她的过去并不辉煌,根本不值一提。

“好了,这段时间大家辛苦了……”菜式纷纷端起摆好,胡馆长举起酒杯……

正好简安进来,也端起豆浆杯跟着和和几下,趁大家都没注意到她这个小角色,偷偷从侧门溜了出去。

边从小州旁边的超市跑,边给苏遇景打电话。

“哎呀!”电话没打通,却结结实实撞在一堵肉墙上。

拜托,长那么结实做什么?撞的疼死人了!

摸着脑门道了声“对不起”,却听到那“肉墙”身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抬头,“肉墙”不是苏遇景,又能是谁?

要说……不是亲眼看到猿就这样踩着粪,还真没人信。

见他也是打算进超市,很白痴地傻笑两声,扣上手机:“州长大人还亲自买菜呀!”

“你不是有事么?”这丫头,成天浆浆糊糊地做什么呢?真是没法用常人的智商去判断她。

“嘿嘿,做完啦!我马上买菜,一会儿就请你吃饭。”直接奔向卖肘子的台面,结果很不凑巧,晚上肘子已卖完。

正想与他商量换什么别的菜,但刚一对上他那张黑脸,马上闭上还未彻底张开的嘴,蹿到另一台面上买自己平时会做的另一拿手好菜。

“我不吃洋葱。”见她正在挑洋葱,苏遇景抱着肩膀冷冷地提醒。

“我不吃土豆。”见她挑土豆,苏遇景又挑剔地明示。

放下洋葱,放下土豆,刚去拿南瓜……

“我不吃南瓜。”

“不吃胡萝卜、不吃山药……”

总之,简安拿什么,他便黑着脸“不吃”什么。

“那你吃什么,我就买什么,OK?”他存心刁难她么?简安转过身来,直直地盯着苏遇景,这个男人怎么这么麻烦呢?

“酱肘子。”苏遇景却不急不躁,抿着嘴似笑非笑的回答。

“可是肘子卖光啦!我买不到啦!”哪有这样的人?别人请吃饭,他还点菜。点菜不说,净捡没有的点,这不是为难人么?

“那随便好了。”见到简安急了,他却放在心里笑了。就这么沉不住气?还自称是熟知人内心的言情写手呢!

“随便?你的随便很不随便好不好?洋葱不吃,土豆不吃,南瓜不吃,胡萝卜和山药都不吃……你说,你到底吃什么?”她总算是看出来了,现在的他十分的幸灾乐祸。

“我觉得……你是不是又绕回去了。同样的问题,我不想回答第二遍。”苏遇景耸了耸肩,似乎面对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很无辜的侧过身去。

简安无语地看着前面硕高挺拔的背影,恨恨地咬了咬牙。

好吧,今天是她请客,总得请的人满意。

干脆不问他了,趁他转身,飞速地挑了几样他刚才没否定过的菜式,匆匆买单走人。

可是有个问题……

之前挑的那几样全是自己的拿手菜,后来买的这几样……她还真不太会,譬如说剥皮小黄鱼,到底是煎还是红烧?再譬如说带鱼,放什么佐料会比较好?还有这个墨鱼仔,到底怎么做呀……

天,走在半路,她发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

刚才跟他一起买菜时过度紧张和愤怒,买了一堆自己不太会做的菜不说,因为站在卖鱼的专柜,全部买的都是鱼,而且连配菜都没有买……

“怎么?刚才付钱的时候少给人家钱了,怕人家追过来呀?”看着简安那魂不守舍、“心事重重”的样子,苏遇景阴阴地一笑。

这丫头一定又要犯事了,一看那小样就知道。

“那个,一会儿去你那里做饭吧?我担心贾静在家,我又不会说谎……”眨巴了几下眼睛,看了看苏遇景那幅事不关己的样子,简安忽然想到另一个更加紧迫的问题。

“行。”其实这样也算方便,反正他平时也会煮点面条什么的,那里做饭的锅碗瓢盆都有。

“小遇,其实你长的挺好看的,别总绷着张脸,看着挺渗人的。”见他这会儿答应的爽快,还有了一点点说话的气氛,简安又偷偷瞄了他一眼,小心翼翼地跟他“打商量”。

“刷……”

一道极剧杀气的目光打了过来,扫在简安的身上,硬是差一点将她石化。

真的,骗你是小狗,简安真真的确实听到了“刷”的一声。而且那道声音,此刻依然在她的耳洞里轰轰作响,余音未断……

“小遇”?

这是什么狗屁称呼?

一般情况下,别人都叫他“苏州长”;如果是同学、朋友为表示亲热,那就是跟他父母一样叫他“遇景”。可以说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听过有人这样奇怪地叫他,今天还真是让他长见识了。

小遇,乍一听,似乎是个女孩子的名字;再一听,似乎叫某个宠物名字。总之,这就不是个什么好的名字。

再加上不管是年龄还是身份背景,他哪一点小过她了?她怎么想得出“小”这个字?

真是没大没小、没高没低、没尊没卑、没上没下……

“哎,好重,能不能帮我拎一下?”都走到电梯口了,其实再重也不差这一步了。为了缓和这过于紧张的气氛,简安痞痞地将手里的购物袋往苏遇景的大手里一塞,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擦汗状。

她是真的出汗了,却并不是热出来或者是累出来的,而是……过于紧张。

这个苏遇景,上辈子他一定是个大恐怖份子。

不然怎么往他旁边一站,就觉得气场过于迫人呢?

苏遇景这一次倒没有推,手里的购物袋确实还有些重量,让她拎了这么久,还真是难为这小东西了。

取了钥匙,开门……

还好,对门的门没有打开,证明贾静还没有回来。

不过自从被她撞见那次“借醋”事件后,她似乎对苏遇景真的没有了兴趣。就算听到他回来的声音,也没有开门问候的激情了。

“油、盐、酱、醋……嗯,家当还挺全的。”走进他的房子,来不及欣赏一眼,便跟着苏遇景直接来到厨房。首先检查了一下应有的材料,然后打开购物袋取出自己买来的食物。

“那个……你家有没有生姜大蒜?”忽然记起,她买了鱼怎么能不买这些必备的佐料呢?

“我又不做饭,能有这些就已经不错了,哪有那么多要求?”苏遇景鼻子冷冷一哼,似乎已经从她的话里预示到了某些不太好的讯息。

“哦……那个,有没有点料酒呢?或者不一定非要料酒,就是啤酒、黄酒,或者是没喝完的白酒也行。”鱼是一定要去腥味的,如果没有生姜大蒜什么的,那料酒就一定不能少了。

苏遇景不出声,只是安静地抱着肩冷冷地看着她,那想让人撞墙的眼神似乎告诉她:“你说呢?”

“好吧,我那边有,我自己过去拿。”怕了他了。要么不说话,一张嘴又损死人了,跟他相处怎么就这么累呢?

只得起身向外走去,不料刚开门便连忙“砰”的一声紧紧关住。

天啦!

他、他怎么找这里来了?

她住这里只告诉了妈妈,难道是……

可是他怎么问的妈妈?

是不是已经暴露他们分手的事实?

如果已经暴露,那妈妈怎么会这么平静,到目前为止连一个电话也没有?

“怎么?没带钥匙?”看着她神经质一般的样子,苏遇景不由摇了摇头。这丫头就是个浆糊妞,什么时候做事让人放心过?

“楼下去说!”被突如其来的拥抱憋的满脸通红,似乎这四周全是苏遇景那双阴阴地眼,连忙按响下行电梯,拉着绍青就往电梯口钻入。

“怎么?你有朋友在?要不然我去打个招呼?”笑盈盈地看着简安,他自认为现在的自己并不给她掉面子。

“我们分手了,你还找我做什么?”简直懒得问他是怎么找到她的,一出电梯,简安便拉着他来到地下停车场。

“傻瓜,前段时间很忙很忙,又拧不过你,当然得同意跟你分手。好了,现在忙过了,我当然得把我的小新娘给哄回去!”其实,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前段时间一直在忙市政广场竞标的事情,今天刚刚在州政府拿到了竞标书,心里的一大块石头终于落了地。这是第一次跟政府合作,只要做的好,以后政府的各大建设项目都有可能会给他做。到时候,

他就会是整个沸城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商建筑商了。

当然,不管是多大的商,也只是一个凡人,也只是需要一个家庭的普通人。而十分适合帮他管家的这个人就在面前,他怎么允许自己错过?

绍青冲着简安嘻嘻一笑,就要伸手去揉她的头发。

她的头发很好,黑亮自然,在这个崇尚“时尚”的年代,真的十分难得。

她的皮肤更好,除了用些简单的护肤品外,从来不用化妆品。总是那样凝白透亮,清爽怡人,让人总是忍不住想……

“绍青你算什么?你凭什么没空就敷衍我,有空就骚扰我?”见他又要“动手动脚”,简安连忙往后退去。

从前,她是那么依恋他忙碌一天后回来的那个怀抱;从前,她是那么爱听他叫她“傻瓜”。可是就在那一天,就在她看到他与席玲相拥的那一瞬,她的整个内心都瓦解。

从前那么喜欢的东西,现在怎么看起来这么假呢?

“傻瓜,跟我还这么认真?这周末是小龙的生日,刚刚我还跟你妈妈打电话,跟她商量周末回去的时间。听话,回去后正好走走亲戚朋友,正式发送喜帖……”

“我们结束了你懂不懂?结束了!请你不要再来找我,也不要再跟我家里人联系,我们之间再也没有关系!”他装傻么?他听不懂人话么?他这样算什么?又当她是什么?

“妮妮,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情。现在我们都走到这一步了,你说退出,你让我们两家人怎么想?我妈昨天还问我,说你有段时间没过去吃饭了,还让我这几天一定带你过去一趟。还有你爸爸妈妈,如

果他们知道你要跟我公斤,你让他们怎么想?当年为我们的事情都闹成那样,现在你又……”看!她还是她,还是那个可爱又别扭的小丫头。只是,这个小丫头现在不肯跟他继续站在一条战线上,而且

翘着小嘴闹独立。

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情?

在简安看来,结婚从来都是两个人的事情。

两个人连感情都没了,或者是变味了,那还有什么必要在一起?

如果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情,那她当初就不会众叛亲离地跟他离乡背井跑到沸城来。

如今,他却拿着“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情”来教育她,他真说得出口!

这边,苏遇景正一脸怒气地抱着肩膀伫在客厅窗口。

下去十来分钟了,他一直站在窗口,却没看到他们俩从公寓走出。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他们此刻正躲在某个黑暗的角落,正做着某件见不得人的事情,譬如说那晚她从夜店出来后……

只觉得等待的时间越长,心里便越是窝火!

取出手机,手指悬在键盘上犹豫片刻,却往另一边一挪,打开短信发件箱:“立刻回来,立刻!”

收起手机,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他这是怎么了?

她不过是一个流连夜店的常客、喜欢攀小开的劣女,怎么就把他一颗平静坚硬的心给搅乱揉开了呢?

正当简安没法与绍青周旋之时,忽然收到苏遇景的短信。取出一看,不由心里一紧。

“妮妮,跟别人合住总归不太方便,要不然去我那里住?”看着简安一会儿看时间,一会儿看手机,绍青有些试探性地问道。

“你搞错了。我不是跟人合住,是……跟我男朋友同住。绍青,你回去吧。我现在不是老姑婆了,我家里我自己会处理。你那边如果需要我配合,随时给我电话。”兴许是这段时间谎话太说多了,忽然

急中生智,张嘴便给自己找了一个十分好的借口。她知道,只有她这样说,他才有可能真正放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