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与你的时光同行

更新时间:2021-09-24 06:55:53

与你的时光同行 已完结

与你的时光同行

来源:落初 作者:月舞袖白 分类:言情 主角:姚慕辰王树 人气:

完结小说《与你的时光同行》是月舞袖白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姚慕辰王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姚慕辰第一次见到解欢。一个是天之骄子,像电视剧里面走出的翩翩少年。一个穿着烂布鞋,像个乞丐一样脏兮兮的站在柴草堆里。相互凝视的那一刻,他就生出了想把她放在手心里宠的想法。给她买好吃的,给她买漂亮的新衣服,给她买洋娃娃,把她变成一个城里的小公主。磨平她的自尊,扭转她的倔强。让她从对他不屑,变成崇拜、变成喜欢!作为一个正常的女孩子,就应该追捧他不是吗?然而事实却是……他慢慢为了她放下高傲,从矜贵变的卑微,甚至愿意和她远离喧嚣,只为了她那一句:“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他用行动向她证明:“你在哪里,家就在哪里。”……小剧场……“欢欢,以后在学校,只有我能这么叫你。”姚慕辰一脸霸道的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姚慕辰脸上的鄙夷不加掩饰。

他对王树唏嘘道:“开玩笑吧?现在还有这么穷的人家?做戏太过,你把观众当傻子?”

王树忽略了姚慕辰桀骜不驯的态度,笑了笑,不解释。

《命运交换》固然有一部分剧本和特别的内幕安排,但也有一部分作为真相,播放给观众。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才能达到一定的节目效果。

别看有些梗土到老掉牙,可对于观众来说,只有那些才能吸引他们,让他们看的津津有味。

王树看见了柴草垛里的解欢。

女孩背着柴火的清瘦身影,狼狈却不可怜,大眼炯炯有神的看着他们这群来人,很容易博得同情。

王树眼底有些许满意,这个小女孩没有让他失望。

姚慕辰也看见了解欢。

他直愣愣的杵在原地,有点接受无能。

如果不是解欢扎着一个辫子,他根本分不清她的性别。

至少他印象里的女孩子都娇滴滴的。

皮肤就算不像莹莹白雪,也没有这么黑这么糙。还有那身衣裳,女孩子不都是爱干净吗?

她们都喜欢颜色鲜艳的裙子,哪怕溅上点水渍都要叽歪半天。

可是这个……好吧,他愿意相信,这一家是真的穷,不是演的那种。

姚慕辰戴着太阳镜,解欢看不清他的表情和眼神,只能感觉到这个穿着光鲜的男孩距离她很遥远。

他的皮肤比乡下的女孩子都要白。

几乎连汗毛都是白色的。

他站在那里,高高在上,解欢都能看见他鹰勾鼻子下的两个鼻孔。

王树率先出声喊她:“欢欢,这就是你的新哥哥,他叫姚慕辰。”

解欢移开了定格在姚慕辰脸上的视线。

却抵不住耳边响起的阵阵私语。

同村和解欢年纪相当的女孩子见到姚慕辰,便开始议论起来。

“这个小哥哥就是城里来的?他可真好看,像大明星。”

“喂,你们说他能愿意住解欢家吗?”

“谁知道?反正都怪解春!本来都没她家的份儿,硬是凑到导演跟前去求机会,说走就走,连她妹妹都不顾了。”

“你们瞅解欢跟个二傻子似的,就这么上电视,还不给咱们村丢死人!”

……

王树带着不情不愿的姚慕辰来到解欢跟前,让两个人更清楚的认识彼此。

“把眼镜和耳机摘了,有点儿诚意!”王树对姚慕辰要求道。

姚慕辰不满的勺他一眼,先说:“咱们可都讲好了,拍摄归拍摄,拍完就回酒店,我才不住这破地儿!反正你事先准备的有剧本,我住哪里也不影响。”

王树无奈的皱起眉头,反复问道:“你真不想亲身感受一下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姚慕辰立即摇头,像拨浪鼓一样。

“我才不住。”

“唉,那好吧。”

王树看向解欢,对她笑了起来:“你爸爸在家吗?”

解欢总觉得现在的王树没有昨天初见那样能给人好感。

她更多的是不懂。

王树的非好非坏,似正似错,让解欢无法产生信任。

“我姐她好吗?”解欢没有回答问题,出口,却是这样一句。

王树有点意外,这个小姑娘,比他想象中还要有性格。

“她很好,在新家的生活很快适应,她让我转达给你,不要惦记她,还有……好好照顾自己。”

解欢用沉默作为回答。

好好照顾自己,看似轻飘飘的一句话,对她来说又是多么沉重?

她更愿意相信这是王树自己想对她说的。

姚慕辰在王树的强烈要求下摘下了太阳镜。

解欢终于看清他的脸和表情。

少年眉目天成,俊俏卓然,微微一笑,仿佛春风刮过大地。

“你好啊,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姚慕辰客气的和解欢打招呼,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难以靠近。

但是解欢下意识就不想和他接触。

因为他们不是一种人,他就像飞过天空的华丽孔雀,而她,是扎根在这片大地上的一株小草,卑微且渺小。

解欢低垂着眉眼,两条眉毛微微皱在一起,显然是在不高兴。

王树也有点搞不懂解欢。

一般十六岁的女孩子都开始萌发了对异性的好感,猛然见到像姚慕辰这样帅气的男孩子,就算不自然也该害羞才是。

解欢真的很烦恼,他看得出来。

王树只有把解欢的反应归咎为生活的不如意。

也是,家里的活儿全是她干,肚子都要吃不饱了,哪里有闲心对异性害羞?

王树猜想解平安应该在家,给不远处的工作人员打了招呼,对解欢道:“走吧,我们先去你家,先让姚慕辰见一见你爸。”

解欢眨了下眼,点头,率先在前头走。

姚慕辰跟在王树的身后,等解欢的距离拉远了,才说:“这丫头脾气真怪,你确定她会按照你的要求做?”

王树心里并不确定,但是对姚慕辰,他打了包票。

“她会听话的。”

在穷人眼里,没有什么是钱摆不平的。

再有骨气的人,被钱逼上绝路也会妥协,这是每个人都要接受的现实。

哪怕是他自己……曾经默默无闻的时候,一块钱,就把他折磨的快要疯掉。

钱这个东西,能让人快速的成长。

王树结束的心中的感慨,一只脚已经迈进了解家大门。

解欢把柴火放在柴堆,熟练的生火烧水。

或许年龄小的关系,让她不善于接待客人,而且以前解春在家,这些都轮不到她来做。

她想不到,便专心忙自己的事。

王树也不打算指望解欢,让姚慕辰在院子里等,他自己推开了解平安的房门。

解平安的呼噜声他在院子外就听见,眼看着到下午,这家伙可真能睡。

王树把解平安叫起来说话。

院子里,突然响起一阵狗吠!

“滚开!你敢碰我,老子宰了你吃肉!”姚慕辰脸色都白了,看着对他呲牙咧嘴的大黑狗,心里发怵。

他敢笃定,这野狗肯定没打狂犬疫苗!

“汪汪汪!”大黑警惕的盯着姚慕辰,两颗利齿呲着与他对峙,大有他敢动一下它就会下口的架势!

姚慕辰吓得在原地不敢乱动。

解欢听见声音从柴房里出来,就看见一人一狗对峙的一幕。

“大黑。”她叫了一声,大黑狗立即撒欢儿似的朝她跑去,一边跑一边摇尾巴,随后叫一两声,像是在告诉她:看,我抓到了一个坏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