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美食入道:庶长女当家

更新时间:2021-09-23 10:11:54

美食入道:庶长女当家 连载中

美食入道:庶长女当家

来源:落初 作者:黑妞黑不 分类:言情 主角:安果果廉亲王 人气:

黑妞黑不新书《美食入道:庶长女当家》由黑妞黑不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安果果廉亲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能重生得到神秘湖水,这已是老天给她最大的荣恩!这一世,她不再强求,她只盼一生安逸,家人和睦,夫君琴瑟和鸣。她有手有脚,自创一份家业,她有真心爱人,一起家国天下,待一切朗朗,她愿每日与家人一起,与美食为舞。但有一天,却发现老天待她真的不薄,她不光有神秘湖水还得到了神秘菜谱,带着忐忑,她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大亮,日头毒辣辣,声声哭泣凄厉入耳。

安果果躲在灵堂外的一根由壮年男子才能合抱得住的柱子后面,此时还不是她进去的时候,她要等时机。

安果果静静地看着,透过镶嵌在墙壁上的一扇木窗,那是安老爷子的灵堂,原本是府里用来招待客人用的厅堂,由于安老爷子是当家的,生前生意大,认识的人多,这死后来祭拜的人也都很给面子,要是厅堂设在小一点的偏厅之类,那还真的是招待不了那么多人。

这一等下去,可不是一炷香两柱香的时间,约莫一个时辰吧!安果果饿的发慌,还偷偷的跑去厨房偷了些冷了的馒头吃,等肚子觉得不饿了,又跑回来继续蹲守。

说道这丧礼,庆丰王朝不像其它地方,必须是早晨下葬或者是中午,这里可是傍晚时分,白与黑交替时,那昏黄的天地下,给人一种身在冥界的错觉。也有种说法,那个时候是地府大门开启的时间,正是送阴魂进入的好时候。

反正呢,安果果也是凭着记忆那么想想,她对于这位安老爷没有接触过,也不会有过多的感触,那些个留给她的财产,拿到手才算是她的,才算是真的。

午时过后,太阳向着西行,人来人往的灵堂里,哭声已经越来越响亮,尤其是那‘老爷那,爹那,你怎么就死了,留下我们这孤儿寡母可怎么办好呢?这安家偌大的家产,一府的妇道人家,可怎么办好你?’云云种种,都是在哭自己的凄凉悲伤,概括成一句话,‘安老爷你早不死,玩不死,偏偏在这节骨眼上就死了,还留下那么大的烂摊子!’

安果果真心佩服古人那!一个个在死人面前还这么精于算计的指桑骂槐呢!也不知道死者为大,需要清静的安歇之地吗?

安果果觉得时机差不多了,狠下手狠狠地扇了自己几个巴掌,等脸蛋儿红肿时,颠颠撞撞的跑起来,大声哭喊着,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尤其是跑到灵堂,被人拦在外面不得进去,那更是横冲直冲蛮横的很,各种刁钻手段去对付那些拦着她的家奴们,让你们拦着姑NaiNai我!场面那是一个精彩混乱,与里面那哭丧声都可以对比着打擂台了。

安果果眼泪鼻涕流啊,见谁来逮她,就擦在人家身上,嘴里嚎着,‘爹啊,女儿不孝,竟然在守孝期间病了,不能守孝……’反正是安果果想怎么说,就怎么哭,把自己那一片孝心哭给大家看,她安果果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不是不孝的人。

安果果在外面哭的起劲,里面的大夫人一听是安果果的声音,一口银牙差点咬碎,这阴魂不散的贱蹄子,与她这不要脸的娘是一路货色,老爷竟然瞎了眼会把家产留给她们!她才是当家太太,她的女儿才是最有资格继承家产的人,凭什么让贱人的女儿继承呢?她决不允许。

这一次,她不会再让这对贱人母女再在安府有立足之地,等老爷下葬后,她就要开始清理门户,谁也别想来分夺她女儿的家产。

安夫人一个眼色,立于一旁的管家立马行动起来,他是安夫人这一派的,他自然也不会想二夫人那边做大,他可是相当大管家的。

唉,这大小姐也太不识抬举了,老爷在的时候还好,现在老爷去了,就算老爷留下庞大的家产,也要看夫人同不同意,毕竟庶出与嫡出就是云与泥,天大的沟壑在那了。这般闹腾是要把安府脸面置于何处?让夫人更加的吃毒啊!等到时赶出安府时,能分到什么?恐怕连那街上的乞丐也不如吧!现在还是乖乖地,也许夫人善心一发,还能过上个吃饱穿暖的日子呢。

纵使管家心里千般万般想,脸上一点都没有露出来,稳健的脚步很快来到外面,呵斥住了吵吵嚷嚷的场面,瞥了一眼那毫无形象哭的只怕下一刻都要晕死过去的大小姐。

管家拳头握在嘴边,轻咳了一下,清清嗓子,“大小姐,你就回吧!你身体不适还是要多休息,今儿个是老爷出殡的日子,你这般,要是误了时辰可就耽误了老爷上路,下辈子要是投不了好胎,你说,这……”

“大小姐是明理之人,大小姐的孝心也是有目共睹,前儿个一直是大小姐不分昼夜的守灵,这累垮了身子,还没休息好就又来为老爷送葬,老奴看了都心疼。容老奴劝大小姐一句,大小姐还是回屋修养,老爷知道您的孝心,夫人和在座的各位也都知道,还有二夫人也病了,大小姐可不能再加重病情,这样,这样……”管家说的很动情,可听在安果果的耳中却处处是威胁,明着给你面子,说好笑,实际上呢?瞧那把人听的一愣一愣,又是皱眉头,又是豁然开朗的,表情可真是精彩的很那!

“咳咳咳,牢王管家费心了,我这身体我是知道的,就是受了些风寒,又赶上天热,所以好的不快,但是爹出殡之日,身为女儿的我怎么能不在场呢?于理不合啊!让外人看了去,还以为我们安府没有家教,不懂礼教呢!这以后还有谁来娶我们安府的女儿,谁还来和我们安府做生意?何况爹爹还把这安府的继承权托给了娘,就等我有了夫婿后,好延续这安府的香火。”安果果也不是什么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来着,既然敢给我下软钉子,那我也得回敬一下不是?

安果果轻轻松松回击了王管家,纠结着脸站在那,这大小姐的口才何时这么好了?聪明人一听都知道,这大小姐是在说,这安府是她的,他一个小小的管家别多管闲事,哪边凉快哪边呆着,还有大夫人,就算想抢夺家产,也要问过她!

王管家心惊,短短的一瞬间,把什么都想通了,原来大小姐才是这安府中深藏不露的人!那大夫人和小姐该怎么办?还有他的管家之位怎么办呢?

不行,绝对不能让大小姐坐上当家的位置,大小姐一掌权,他就无法在安府生存了!

王管家在懊恼的想办法时,安果果已经溜进了灵堂,在那大声的哭,捶胸顿足,额头都快磕出血了,来表达自己的孝心,和自己没有守完这几天灵堂就病倒,让爹一个人孤零零的在灵堂里!

啧,反正安果果是想怎么哭,就怎么哭,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表现出来的都是给外人看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