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家国天下之草原公主

更新时间:2020-02-14 13:51:45

家国天下之草原公主 已完结

家国天下之草原公主

来源:落初 作者:光头菩提 分类:言情 主角:小九山神庙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家国天下之草原公主》是光头菩提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九山神庙,书中主要讲述了:北庆太穷,天灾加上大安的人祸,温饱难继。北庆太富,牛和马,黑油与金铁。周边三国的统治者谁能不想要呢?周边国家的朝堂玩儿的是政治,北庆全民玩儿的是血性,所以北庆的朝堂色彩就是两个字,贫,战。北庆的皇帝说“因为他们惧怕我北庆子民的骁勇,害怕我们有一点发展。解决了粮食和食盐,我们就会是天下的王者。”北庆的和亲公主说“为什么这么卑鄙呢?想要我们的牛马羊,想要我们的金铁黑油也就算了,还想要我们做他们的奴隶。”北庆王子阿达撅着屁股捡着荒草,“姐姐,在这里种地,要是大安人打来了,抢了我们的庄稼,怎么办?”“阿达,你是谁?”阿朵严肃的看着阿达。“阿达五岁,练功两年,为什么跟十岁的阿健哥哥打?”阿朵一面捡着荒草,一面问阿达。“我是阿达,我是草原上的阿达,我要肩负我的国家,我要保护我的子民,为了保护小朋友,为了保护老阿嬷,为了没有人攻打我们”阿达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归顺之路这是一种必然,国家的困境,使得人们一心团结。而且还是一个民族几代人构筑的相互信任,周边国家的朝堂玩儿的是政治,北庆全民玩儿的是血性。

所以北庆的朝堂色彩就是两个字,贫,战,这两个字也构筑了北庆全民的生存基调,整个国民的情感生活都是以此二字为底色的,伴生了激情与大义并存的民族性格。

带着这样心气的国民,在数百年的两国征战中,因为国土资源和国民总数的差异,再骁勇的战士也只能忍着一口气的为自己的国人求得暂时的安宁。

这口气一直憋着,憋了多少代人,连五岁的阿达都开始觉得憋的难受。

大安的统治者其实很会试探北庆的底线,试探到北庆的统治者甚至有的时候都会希望大安跨过那条线,来一场全民参与的厮杀。

大安的统治者是想而不敢,北庆的统治者是敢而不想。于是大安和北庆就构成了天下最难解的局。

心理和思维上生来就是个成年人的阿朵,在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的时候,就会想,北庆想要破局好像只有两条路可以选。

一种是用全民彪悍的热血,以北庆四十万人的力量对上大安二百万的军队,三百万的百姓。再以大安的物产丰富对以北庆的风雪严寒为诱饵。来一场豪赌,可是有胜算吗?

阿朵想了很久,看着姑姑普丽诺言的婚嫁马车远去的场景,阿朵的答案清晰了。除了两败俱伤,没有别的结果。

四十万人,打进大安的国土,杀的尽大安的军队和百姓吗?大安的统治目前并不腐朽,人们的反抗势必激烈。如此只有两种结果,大安的燕姓王朝要么被本国国民而取代,要么被西京和东胜两个邻国所取代,而北庆面临的只有两个结果,一种是被亡国灭族,另一种是在自己的国土接受对方的奴役,把自己家园的物产奉给敌人来奴役自己的同胞。

大安的富饶,北庆的彪悍,谁都不会把东胜和西京两个国家放在眼里。可是就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大安和北庆两国却都不敢在彼此的对赌中觉得自己一定能够获得胜利。

东胜和西京从不和北庆做粮食与食盐的交易,表面看是这两国摄于大安的压力,实际上无非是怀着和大安一样的目的。

阿朵能想明白这些,大安的统治者又怎么会想不明白呢?

那木四将军呢?他又是怎么想的呢?在三年前的变故中,谁又是谁的棋?谁又把谁下成了棋?

到随军回营之后,阿朵都在想着这个问题。阿朵想的另一条路就是归顺,这条路普丽诺言在少年时,与大安的太子熟识以后,也曾认真的和自己的兄长探讨过。

北庆的皇族有个传统就是在对外御敌中都喜欢身先士卒,他们并不多在乎自己的皇族身份,也没有家天下的思想,对于皇室来讲,无人继承皇位,那么还有丞相,丞相不行、还有将军。所以皇室在对外战争中早死的几率都很大,却很少死于内斗。普丽诺言也是从小小的孩童时期就在哥哥的怀抱里,执行着北庆人不惧战争的精神传承。

北庆人彪悍,却并不鲁莽。北庆人不畏死亡,却不代表他们不珍视生命。相反的,国土辽阔,可生活资源匮乏,连年战争,国人锐减,使得他们更加渴望和平。

十五岁的普丽诺言少有的出现了人生困扰,于是她更迫切的开始思考,什么样的道路适合自己的国家。

在她看来,归顺并不可耻,能和平的解决战争,是皇室对这个国家做出的贡献。

当她对自己的亲哥哥普丽天泽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的时候,他的哥哥只是看着她笑了笑就给出了结论。

“还好你是公主,你要是王,就你这脑子,就让族人给你的幼稚和愚蠢陪葬吧!”他的哥哥说的话毫不客气扎进了普利诺言的心里。她的心立马打了个激灵。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归顺以后,我们的族人冬天的时候不用再畏惧苦寒?”天泽看着他愚蠢的妹妹很是无奈。

看着她点头以后接着说道“你是不是还觉得,我们的族人也可以完成地域的迁徙,迁往大安温暖的南方,那里有丰收的粮食,青葱的山林,以我们的族人的能力,即使打猎也能够生活的很好?”天泽话落,诺言狠狠的点了点头。

“那我问你?我们为什么守着那么些矿产,还在夹缝中求存?”天泽问道。

“还不是因为太难开采?”诺言回答。

“这只是其一、那大安人可不可能把好的地方留给我们,他们来雪原开采矿产?”

诺言摇了摇头。

“那我再问你,他们连卖给我们食盐和粮食的胸襟都没有,连从我们手里用粮食换取黑油,铁,黄金的勇气都没有,我们的族人之所以能发展到现在,是不是因为我们足够强悍?”看了看表情凝重的妹妹他接着说到。

诺言骄傲的点头。

“因为他们惧怕我北庆子民的骁勇,害怕我们有一点发展。”

“因为解决了粮食和食盐,我们就会是天下的王者”普丽天泽的语气不甘,坚定,也有愤懑。

“你说,这样的我们,他们敢不敢让我们入驻他们的国土?”天泽有些骄傲的说。

普丽诺言摇头。

“哥哥!我以为给他们想要的,给我们想要的,大家和平共处好了”说到这里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为什么这么卑鄙呢?想要我们的牛马羊,想要我们的金铁黑油也就算了”说着说着普丽诺言无法抑制自己的悲伤,开始哽咽难言。

“还想要我们的族人当他们的奴隶,奴役我们用自己家园的矿产来武装他们继续欺压我们的族人。”

“哥哥,我们要是跟他们拼了又如何?”小公主用希冀的眼神望着自己的哥哥。

普丽天泽只是摇了摇头“我们的敌人还有东胜和西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