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妃弑天下

更新时间:2020-02-14 13:50:54

妃弑天下 已完结

妃弑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锦惜云云 分类:言情 主角:高景溪小宝 人气:

《妃弑天下》是锦惜云云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妃弑天下》精彩章节节选:相爱十年,她身怀他子,他却说,萧锦绣我从未喜欢过你。一碗堕胎药,了却前世尘,心思青梅,她远走天涯殊不知却仍逃不过他的手掌心,他禁锢她,玩弄她,肆意挥霍她的感情,最终却投入另一个女人的怀抱,一个光辉无限,一个零落成泥。此生恨,不死不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包扎一下伤口又不会耽搁你很多时间……而且伤口长时间不处理,很容易化脓溃烂的,这是爹教的。”她已经搬出了自己的爹,果然高景溪停步看着她,“是不是包扎了你就消失。”

锦绣皱起眉想了想,道:“好,只要你肯包扎。”

“那好,去客栈吧。”

“好。”

客栈内,锦绣率先走了进去,找好位置让他过去,高景溪走过去,正巧与凌云碰个正着,这时的高直已经被凌云扶下了楼,因为凌云去找大夫时,打听大夫时,百姓都说萧家医馆的萧大夫是神医,可是萧大夫已进山了没在家,凌云当时也没想去请什么姓萧的,因为自己主子最恨的应该就是姓萧的人,所以就去请了个已经九十高龄的大夫,可是问题就是这个大夫刚一进客栈就已经走不动,所以只能他将高直扶出来就症。

高尧靠在门边,看着满堂混乱的情况,就一直笑,有时还挑高眉撩拨花金枝,可她对他一直态度不咸不淡的,反正一靠近非打既骂。

大夫老眼昏花连自己面前的杯子都看不清,进客栈后已经前后打碎了两个杯子,高直额头青筋鄹起,抬眸看着凌云,你找的大夫?

凌云也是一头大汗,不禁对着大夫提高了声量,“大夫,能开始了吗?”

“等,等,等等……”一字等却被他费了老大劲才说完,而且好象他没带号脉小枕,“我的小枕头呢?”

那边,锦绣小心翼翼的为高景溪包扎起伤口,满眼心疼,“你骑马就不能小心一点啊,太野的马就不要骑啊。”

高景溪这时眼中竟起了一眸羞色,急催她,“快点。”

“不包好也会溃烂的。”锦绣比他有理,“你看那边,你就该觉得自己有多幸运。”

有她在,伤等感冒头疼都不会担心。

“多事。”高景溪骂她,她也只翘高嘴轻轻哼了一声。

“高景溪,我们打个赌。”

“什么赌。”

“如果我能将那人治好,你就让我进军营。”

“什么胡话!”高景溪断然拒绝,亏她能得出来,而且他不信她能治好人,包包伤口她还行,其他的他真的不信,“在夏誉那里几天便能治病救人了?”

“不信算了,不过这个赌你敢不敢。”锦绣快语道,“就说你敢不敢!”

高景溪还真没被她唬到,而且很有信心,“好。”

“拉勾。”

高景溪伸出手,“拉勾。”

锦绣道,“拉勾上吊,一百年不变,变了是……”

高景溪不耐烦接话:“小狗。”

宝石般的黑眸就像是一颗星辰滑落进高直的心坎上,这眼神就像是被复制般像极了某一个人。

“小姑娘,别乱动。”凌云阻止,可高直却挥手让他退下。

“主人,不行。”凌云坚持,锦绣一脸稚气,而且她与人打赌的话也被众人听到,而且年纪又小,怎么可能能治好主人数十年的顽疾。

“就让她试试。”高直从知觉上觉得与这小女孩也许会发生一些渊源,只是那双眼睛清灵得让他不敢一眼望尽,“小姑娘,如果不行,我可不会给你症费。”

锦绣哼哼一笑,嘴唇笑成了一个弯月,“爹教的救死扶伤,不求回报……”

熟知她的人全都集体打了一个冷颤,唯高直欣赏的点了点头,“请吧。”他伸出手腕,锦绣却不把脉,只在端详他的面色,在仔细查看了他的瞳色后又拿过凌云手中瓷瓶,闻了闻,颇有几分她爹的样子,“你的心脏以前一定受过重创,而且是旧疾。”

高直眸色满意,道:“小姑娘,你很厉害。”

“你服食的紫鸳草就是治疗这种心疾的药。”锦绣得意昂首看向一旁的高景溪,那眼神简直就是挑衅,怎么样,神医的女儿在不济做你的军医还是绰绰有余的。

“那能治好吗?”凌云问道,锦绣不急不忙从自己的腰包中掏出一些药草包给凌云,“每次五玩碗水煎成一碗,连续服食三月,既可痊愈。”

“药完了后在到萧家医馆找我就好。”

“高景溪,我厉害吗?”

锦绣追在他身边进了花小宝的卧房内,房内没有一个人,高景溪转身想离开却被后面追上的锦绣撞了个踉跄。

“哎哟!”锦绣被撞到木门上,吃疼的一叫,“高景溪,你走那么急干什么,刚才的打赌我赢了。”

“锦绣。”高景溪站定,看着她的窘态,道:“我不喜欢你,你不要每天都追着我,好不好。”

“没关系啊,我喜欢就行了,而且我觉得你现在不喜欢我,也许以后就会喜欢我了呢。”她很有信心啊,站起来拍拍灰尘,“对不对,高景溪。”她从来都是一跟筋的,就像对高景溪,喜欢就是喜欢了,就算现在不喜欢也没有关系。

“你听不懂我的话吗?”高景溪的声音变得大了许多,道:“我不喜欢你,我不喜欢你这样跟着我,不喜欢你每天都出现在我面前,知道吗!”

她没有问为什么。

只道:“高景溪你能保证以后都不会喜欢上我吗?”

她的眼眸太过清澈,任谁都不能对着那双明眸说谎,高景溪哑言,愤愤的甩袖转身就走,锦绣发笑的站在他身后大喊:“高景溪,你心虚了……”

夜晚,医馆内寂静,只是后院青莲池边有碎碎语,月光下,素竹长发披肩,银白月色倾泻在瀑布般的长发上,低头慢慢转想门边,“来。”

“娘亲。”锦绣洗澡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蒲扇,顺着她躺下,“娘亲给锦绣扇。”

“好。”

多日后——

“娘亲,我觉得他以后会喜欢我的。”

想起白天让他保证以后都不会喜欢她,高景溪哑巴的样子就觉得开心。

“你还这么小,就这么多鬼心眼……以后谁要娶了你,该受罪了。”素竹细手指轻轻为她捋顺每一寸细发,“怎么办,以后娘的绣儿嫁不出去怎么办。”

“绣儿才不会嫁不出去。”锦绣不服气的说,“而且我只要嫁高景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