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何许清欢

更新时间:2020-02-14 13:43:47

何许清欢 连载中

何许清欢

来源:落初 作者:清平果 分类:言情 主角:柳灵儿林晚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何许清欢》的小说,是作者清平果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无法拥有的善良何必苦苦挣扎求而不得?眼角落下朱砂痣,注定她为永生噩梦!给我的命,我凭什么不好好活?若说有唯一能让我死亡的理由,当封山万里染无疆鲜血该死之人永无宁日!城楼上那一眼,注定这乱世枭雄绝代佳人,以无法割舍的羁绊占据对方所有光华。何止是野心,我预谋了一辈子的念想,从遇见你开始,不共黄土不死心。ps:非虐文,轻松欢脱只为铺垫,后期发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碧荷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回来,一路跟叫魂似的喊到:

“小姐,小姐……”

苏清是在一旁的墙角蹲下来喘气,跑的圈儿多了肺就顶不住。

碧荷抓着苏清是袖子说出了一句苏清是都觉得震惊的话。

“小姐,皇上赐婚把你赐给玄王了。”

“什么?!!!”

直接雷的站哪儿了,她现在这样竟然都特么能嫁出去??!!!

“真的,我刚刚都听到那太监宣圣旨了。”

苏清是蒙了,皇上莫非觉得她嫁不出去,然后给她安排了……

“等等,你刚刚说……玄王?”

印象里那些王爷都老了吧,该不会让她嫁给一老头儿!!!!

“玄王是皇上的第七个儿子,班师回朝刚刚册封没多久。”

听到碧荷的话,苏清是顿时觉得舒了口气,皇上这么坑自家儿子真的好吗?

看苏清是一脸无知的样子,碧荷叹了口气,“前段时间玄王遇刺,传闻伤到了腿,双腿无法行走。”

“尼玛,合着这是坑我呢?让我嫁给他残废儿子?”

皇上,你挖的这坑,有点儿深。

“不是说我之前跟那个四皇子有婚约吗?我嫁给他不行?”

记得在堂会听到的大致意思是这样来着的。

碧荷看着苏清是明亮的眼睛,略微有些不忍,“前段时间四皇子也遇刺了,被刺客划伤一刀,传言是小姐克夫克的,皇上爱子心切,立刻跟相爷解了婚约,但又念在与苏家曾经有婚约且二人又情投意合的份上,将苏家大小姐许给了四皇子。”

苏清是觉得有道无形的雷劈上了她,这样都可以?合着好处全绕开她,克夫什么都是她苏清是搞得?

“不对啊,我克夫还让我嫁给他那个儿子干啥,等着办丧事儿?”

让弟弟迎娶哥哥不要的女人,这算是羞辱?这个玄王真是他亲儿子?这脑回路有点儿长。

碧荷摇了摇头,“大概是觉得亏欠小姐。”

亏欠个鸟,亏欠你让小爷一妙龄少女嫁给残废大叔,还不如直接给袋儿银子来的痛快。

事出反常必有妖,苏清是拉着碧荷在房前的台阶上坐下。

“这个玄王是个什么东西,把你知道的野史,正史,外传,全给我吐喽出来。”

玄王,夜倾玄,东夜七皇子,几个月前还权势滔天,手握重兵,赫赫有名的冷面战神,不知怎的腿忽然就瘸了,然后据说天天在家玩儿轮椅,兵权当然给那个‘坑儿子皇上’了。

13岁就上了前线,可见他老子一定不待见他,这次凯旋归来更是防着他死死的,还在京都指了婚,这不摆明了想栓自己眼皮子底下,不让他去封地吗?

“长的怎么样?”

碧荷说的津津有味被苏清是这句话问的有些发笑,不是担心他残废嘛,一下子怎么关心起人家容貌来了。

“没见过,据说看到他回城阅兵的人都说长的貌比潘安,恍若天人,想必定是好看的不得了。”

“哦。”

八九不离十,一定是那个穿的跟绿巨人一样的小子,说实话,她要是皇帝,早就把那谁搞死在外面了,亲的又怎样,那小子身上的孤王之气也太重了。

“等等,隔着城墙那么远,那人怎么看清的?去他的貌比潘安,恍若天人,说这么违心的话不怕潘安一会儿诈尸去找他?”

苏清是嘀咕着,就算是气质好了点儿,可这也扯的太大了吧,潘安是谁,就那个不受宠的谁谁谁,比的过吗?

夜倾玄:果子,把女主裁了,写成耽美文,本王不需要女主,给本王关黑屋,挖出潘安尸体去陪她洞房花烛。

“小姐怎么办啊,要不要去求求相爷,我听说玄王喜怒无常,异常暴戾,他还带过兵,要是你嫁过去天天被家暴可怎么办啊……”

说着说着碧荷泪珠儿就掉了下来。

苏清是支着头,在思考人生……

“王爷,放过臣妾吧,臣妾什么也没做啊——!”

迎接这道声音的是两声破空而来的鞭响。

“啊——!王爷饶命啊……”

换来的是更加狠厉的抽风之声。

想着一个残废坐轮椅上抽自己,真是画面太美,直接禁播。

“去求苏相的话,以他的性格一定巴不得我赶紧滚进玄王家里,不去的话,……天天被家暴。”

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脑海里开始,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要不碧荷去求三爷吧。”碧荷眼神中带着希翼。

“得了吧,圣旨都下了,谁敢抗旨,求谁都不好使,关键还得看自己,我不是克夫吗?刚好治治他的戾气。”

克夫这条人设千万别蹦啊,小爷要是压不住夜倾玄了,你就滚去耽美圈儿混吧你。

我夜哥是男主能让你压了?

碧荷眼睛有些通红的看着苏清是,“小姐,你受委屈了。”

“没事没事,反过来想想,这其实是个逃离苏府后院的机会,一旦我离开了这片禁锢之地,也相当于离开了他们的控制,不用在林晚眼皮子底下过活,说不定利用我成亲那日还能将那背后之人引出来。”

苏清是眼中划过一丝算计,打人下狠手,挖坑要深下,死人,当然要死一片了,林晚那条贱命,远远抵不上阿娘的一根头发丝儿,既然要报仇,自然要连根挖起,只要她还活着,林晚身后的那个人总会有暴露在太阳的那一刻。

“无论小姐做什么样的决定,碧荷都与小姐共进退。”

碧荷的手放在苏清是的手心里,就像小时候,苏清是将手放在碧荷手里给她暖手一样。

有些不忍的开口试探:

“这次去玄王府,怕是会有些危险,我还是想你回柳王府。”

碧荷脸上有些急,她不要在丢下苏清是一个人,苏清是见她不愿离去,接着说道:

“但是你要留下,我会用尽一切力量也会护你周全。”

“碧荷会一直在小姐身侧。”

一字一句具是认真,苏清是也无法忍受一个人的孤军奋战,有个帮手,也不错。

女子身着粉裳,急急从长廊穿过,风吹起汲地裙摆,跨进房门,噗通跪在一个男人脚下,尾袍随着她的动作缓缓落地。

“父亲,女儿不要嫁玄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