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媚宠夫郎

更新时间:2020-02-14 13:42:51

媚宠夫郎 已完结

媚宠夫郎

来源:落初 作者:黄玉儿 分类:言情 主角:王侍卫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黄玉儿的原创小说《媚宠夫郎》,主角王侍卫,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推荐小玉的新文《囚神》简介:小玉一直很喜欢优雅的男生,梦想一个这样的男子把自己捧在手心里当小姐、当公主般疼爱,这样的男子一切都很完美,却行着优雅的礼仪,躬身对我说:“请让我服侍您,小玉小姐!”“小玉小姐,请一切都交给我来打理!”“小玉小姐,请您不用担心,有我在。”最好是能侍奉一生啦。这就是小玉的男侍系列篇(1)——《囚神》一个侍奉女主一生的缔约者,YY无限,卿们一定要收藏哦。★★★★★★★★★一不小心,穿越成北齐公主,却让人哭笑不得,因为这个公主与“卿”字完全挂不上钩。天生痴傻,又处处被挟持在生死攸关中。这样一个公主,却要惹出事端来,掠夺无数美男关进公主府内,闹的人心惶惶,暴虐王上更是大手一挥,大批的美男送进府来。没办法,谁叫她是王唯一的子嗣,淫荡罪名骂声不绝。罢了罢了,骂也骂了,这么多美男还真是难以把持。宗亲侯爷——绝色的小美男,只因投错胎,只能屈身在公主府中乞怜;闻名江湖的美男——绝色两位公子,共侍一妻,天下百姓无不摇头沉痛惋惜;邻国被俘的皇子——什么?我儿竟然看见这男子还学会了说一句完整的话,赶快洗干净送过去伺候。战国大将军——赫赫战功,只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房门前的男子一把快步上前,一把推开玉京正要亲到的元韶,怒目瞪向玉京,“果然是个傻子,连不知廉耻,水Xing杨花都不知道为何物。”

“公子,这,这是驸马爷。”倒是六子看不过,上前小心地解释道。

“额?”男子刚要出口的话语硬是被逼回肚子中,转身看向元韶:“你是驸马?”

“正是元韶。”小美男并没有计较刚才那粗鲁的一推,见问气弱的回答道,“不知道哥哥来有何事?”

一句话终于让男子找到了来的目的,忙把玉京的事抛在脑后。“既然是驸马,终于有个管事人了,我们兄弟二人既是公主的人,还有请驸马帮忙喊个大夫去瞧瞧我那弟弟的病,要是有个好歹,公主不依了怎么办。”瞟一眼床上的玉京,反正是个傻子,什么都不知道,男子傲声的说道。

“早听过哥哥的大名,江湖上人称俊脸小生的公子小白,今日一见,这名声当仁不让,既然都是公主的夫君,元韶定当尽力。”小美男一脸的惶恐,连一旁的玉京都热不住抱不平起来,这,这小美男怕什么,若是在后宫中,这样的懦弱,在已经被那些歹毒阴险加傲慢的主门害死了千百遍了。

“快,六子,快去派人请大夫来。”小美男一听忙向六子说道,“哥哥,请允许小弟去看看云哥哥的伤势。”

“不必了,大夫来了,请直接送到西院来。”男子一甩袖,不忘怒瞪玉京一眼,向门外走去。

“公主。”屋内重新变成两个人,小美男一脸没有表情的坐到床边,看着发呆的玉京,“白、云两位公子昨日刚进府中,听六子说,公主昨晚便留在他们的房内,元韶已到公主府数日,却。。。这世上的众人都不待见我,难道你也是吗?”

玉京愣愣的听在心里,看眼前只不过十三、四岁的年龄,不知道生活在怎样的现实中,为何要这样苦心的讨好一个傻子,难道她现在的一个傻子的身份他也不嫌弃?这是他的真心吗?

无以回答,玉京只能继续装傻,男子在半响没有得到回答,可能想起玉京傻子的身份,幽幽地叹了口气,独自走了。

用膳中,玉京仍旧回想着小美男那幽怨的话语,食不知味。忽听请来的大夫去了西院,玉京想起了昨晚受伤的男子来,乘六子的不注意,玉京一个撒腿溜到男子的寝室来。

未到门外,便听见男子恶毒的咒骂声,“该死的庸医,一派胡言,给我滚。”

紧接中从房中匆匆的走出一个提着药箱还未来得及合上的大夫,玉京心中一个不好的预感,狠毒的妖婆,难道~~~~~~~~~~~~~~~~~

快步走进屋中,床前的男子不住的摇晃着床榻上的人,床上之人早已经面色痛苦的陷入昏迷之中,心中一阵焦急,这最简单的常识都不知道,还被称作什么最厉害的大侠。

当日亲眼所见男子被猪耳一只手摔到墙上,口中吐血,一定是腰部受了重伤,更该是好生的在躺在床上不能动,怎么可以如此猛烈的摇晃,定会让断骨伤了内脏,最后吐血而亡。

“云弟,你睁眼看看,我是你的白哥哥啊,你不要死啊。”玉京心中一阵被压抑的内伤,在这样下去,小美男没事也会被他整成个高位瘫痪的。

“不行,我要带你出去,找北齐最好的大夫给你治病,你不会有事的。”男子说起,连忙掀起绸被,欲背起床上的人儿。

“不要再折腾了,你还嫌他伤的不够啊。”玉京再也忍不住了,不想让这样好好地一个小美男葬送了,再也忍不住出声喊道,倒是成功地的把床边的男子吓住,不由得放下床上的人啊。

“你?”面露疑惑,并不确定的向玉京身后望去,却不见任何人的身影。

“是我。”玉京再次开口承认道,并清了清长期压抑的嗓子。没办法,这情况下只有露真身了。

“你不是傻子?”男子的眼眸变暗,含有深意的盯着玉京说道。

“对,不傻。”玉京简单的说道,上前扶好床上的人,在背脊处一阵的摸索,这还得感谢做推拿师的老爸,教了她这一手现在还能救命的推拿。

见腰椎处果然有一节错骨了,还好不像想象中那么严重,玉京虽然没有多大的把握,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男子顾不得猜想玉京是真傻假傻,见玉京径直走向床前,查看着伤势,心中一紧。

“你在干嘛?“一脸警惕的问道,一双眼睛盯着玉京的一举一动,难道她要救云弟?

“快去找四、五根二十厘米左右的木头来。”玉京翻了个白眼,事实不明摆在面前嘛,终于可以用鄙夷的目光看了男子一眼。

“多大的木头?”男子一脸的雾水,听着玉京奇怪的话语。

“这么长,这么粗。”玉京没好气的比划了一下,男子此刻倒是听话,没有在这紧要的关头计较什么,只是狐疑的看了玉京一眼,乖乖的去寻找木头。

“唉,小美男,我也没有多大把握啊,不过我也曾经救好过一只猫。”玉京出声安慰着床上貌似有点苏醒的男子,好心的安慰道。

虽然是跟在老爸后面做过下手,比如递递支撑棍什么的,玉京想了想,还是没忍心把那猫现在仍无法伸懒腰这个硬伤说出来,免得。。。。。。。毕竟患者的心态最重要嘛。

“这个行么?”男子快速的出来,片刻又回来了,手上多了几个椅子的脚。

玉京接过凳脚,也勉强吧,放在错骨的位置,细心地包扎好,不知不觉一个多时辰过去了,玉京才站起身来,擦擦额头的汗。

“好了,保命是可以了,我可不能保证他能腰间有没有什么后遗症的。”玉京擦擦手,一指床上的人儿,做了个含糊其词、模棱两可的鉴定。

“你说会怎么样?”先前还打算谢一番表达救命之情的男子,在听到此番话后,愣是被吓得收回了那些话,又提着心问道。盯着她忽闪而又其他的眼睛,不由得在心中打起了问号。她能救好云弟?

“这个嘛。”就是玉京的忽悠死人专长了,加之社会上那么多的例子,有哪个医院是医死了病人还承担责任的。“你也知道都伤成这样了,刚才的大夫都说没救了,能救活我已经花了很大的心血了,怎么复原就看他自己了。就简单的说,你受了伤,重新长的肌肤还会和以前一样吗?况且是骨头受了伤,肯定也不会和以前完全一样了。”

见男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玉京满意的闭上嘴,这一天又这样过去了,还好做了件善事,玉京伸了伸酸痛的胳膊,打算回房好好地再睡上一觉。

“你不傻?”男子从床上男子的伤势中回过来,见玉京一副要走的样子,一把拉住,出声问道,他们之间的帐还没算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