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清心一醉三百年

更新时间:2021-06-12 07:57:18

清心一醉三百年 连载中

清心一醉三百年

来源:落初 作者:乐微凉 分类:言情 主角:萧萧萧亦辰 人气:

《清心一醉三百年》为乐微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抓鬼抓到清朝去了,娘家全都被灭门,还是康熙的私生女,可为毛的惹上阿哥了捏?  烦烦烦,且看小女子抓抓鬼,泡泡阿哥,混遍大清朝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回头看了眼混乱的犹如打了场仗的地方,没有听她的话,而是拉着被吓得有点发呆的展凌也一脚深一脚浅地追了上去。

不是我不听话,而是觉得留在原地并不一定安全。今天的事摆明就是事先安排了的,不知道什么人代替了原来的老板出现在送葬队伍中,不管他原来是抱着什么目的,但肯定是和离水玥有关,而离水玥棺中产子只是其中的一个插曲而已,现在人家摆明车马就是要劫走离水玥,估计那个婴儿只是顺手罢了。现在待在这里看上去没什么危险,可是地上躺着的那六个壮汉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当中随便一个都不是两个稚龄孩子能对付的,何况也许还有后援,留在原地就等着束手就擒吧。

不知何时雨势渐小,天色渐渐泛白,遮天蔽日的乌云也散去,接下来的路也好走起来。槐树林和离家的祖坟位于一座山的半山腰,林子东西两面被两座山的山壁包夹,北边是离家祖坟的所在,南边则是上山的道路,也是我们来的方向。

沿着来路返回,暴雨过后的道路愈发泥泞,尤其对两个小孩来说,一脚深一脚浅地往前摸索,追踪的还是两个有功夫的成年人。走出槐树林子,下山的道路都是裸露的黄泥路,又是下坡,经常踩下去一脚就顺着泥路向下滑一点,或者摔一跤。我和展凌两个互相搀扶着往山下寻去,也不知道他们去哪了。

其实现在我最关心的是离水玥怎样了?我记得进入槐树林后,雷劈到棺材上时才听见棺材中有婴儿啼哭声的,极有可能孩子也是刚刚才出来没多久的,那么之前娘可能还活着或者刚刚才断气,如果是假死,那么也许现在找到还有救治的可能,可是偏偏被劫走了,真是郁卒啊!现在只能指望秋姨能追上他们了。

那个假冒的章老板,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事先混在送葬的队伍中?是料到我娘会在棺材里活回来,而专程等在那里的吗?

还有昨天晚上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直到现在我才有时间好好想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阿修罗、夜叉、罗刹?这些名字好熟悉……在哪看到过,……应该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人物。还有他们嘴里说的主公、门主、护法什么的,以及他们所谓的新计划,到底指的什么?看来以后要查查看,说不定有什么能用到的资料。也许和离家的灭门案有关。

二人尽量挑着有草的地方行走防止滑倒。走了一阵,突然右前方传来一阵高声说话的声音,于是二人循声而去,找到了另一条狭窄的小山道穿了过去。爬上了一小段山路,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只见一片望不到边的草原,草木茂盛,有些草长得比我们还高。前方情况未明,怕惊扰了那些人,于是我们借着草木的掩护偷偷地靠了过去。找了个有遮挡的地方藏好身形,才小心翼翼地往前面一块空地中对峙的二人看去。

那个章老板仍穿着之前送殡时的丧服,可是脸却不是之前的那张老态毕现的脸,而是一张鬼脸,画满了黑白相间的油彩,赫然就是昨晚赶走夜叉罗刹的阿修罗!是他劫走了离水玥和刚出生的孩子?咦?背上还背着什么,好像是离水玥,那孩子呢?去哪了?他背后七八米的一棵榆树上挂着个包袱,看花色是包那个婴儿的。

除了阿修罗外还有一个女子与他对峙着,却不是秋姨,而是一个穿着一身红衫,及其美艳的女子。红色的纱裙犹如燃烧烈火一般,裙袂飞扬,墨黑的长发随意散开在风中飘逸烈舞。额间绑着一条白色做底色黄色花纹的额冠,中间镶嵌着一点椭圆形的鸡血石,红色的衣衫配着白色额冠犹如最炙热烈火顶端那抹白焰。二人隔得不远,就这么远远对望,既不说话也不打斗。

找了一圈居然没找到展玉秋的身影。我们二人的这种龟速都赶上了,没理由却把秋姨给落下了啊?还是她就潜伏在附近伺机偷袭?情况未明,上去也是找抽的命,我们两个就找个隐蔽的地坐了下来。

“喂!臭流氓!你没事抢人家女人小孩做什么!那女的怎么了?该不会是中了**吧?哦……我知道了,你莫非就是扬州府衙悬赏一千两的采花大盗?”红衫女子穿的很辣,说话也很辣,一上来先给人家扣了顶“采花大盗”的的帽子。

“夜晚飞你给我滚开!不关你事!”还是阿修罗的声音,跟个破铜锣一样刮得人耳朵生疼。

被称为夜晚飞的红衣女子听了他的话,秀眉轻轻往上一挑,带着几分邪气:“居然知道我是夜晚飞?那你该知道我的外号吧!”说着唇边已勾起一个千娇百媚的微笑,“更应该知道我最…讨…厌欺负女人!”说完也不待对方回答,手中的长鞭便甩了出去。

夜晚飞的长鞭象灵蛇一般向阿修罗袭去,有如长了眼睛般指哪打哪,每次打到地上都跟个钉子似地扎进土里,劲力十足,激起一片飞土草屑。而每每要打到离水玥时又收势避开,长鞭舞得跟有生命似的。看来管闲事也要有本钱滴。那个阿修罗也是,有时夜晚飞没收住,他也不避开,他宁可用自己的身体去挡也不让长鞭伤害到我娘的身体。

看到这里的眼睛一亮,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两人有问题,起码阿修罗对离水玥有不良企图!一个歪主意在脑中酝酿。

悄悄地嘱咐展凌躲好,看到情形不对就跑路去找展玉秋,自己专挑着草木茂盛的地方做掩护,向阿修罗安置我弟弟的那棵树潜去。

场中二人打斗的范围很广,长鞭所到之处草屑乱飞,带着片片水雾,水雾和草屑随着鞭子的摆荡向周围划出一道道光影,旁人难以靠近。一个追一个躲,我知道阿修罗的武功肯定不弱,可他今天却象心不在焉似的急于离开,而没有尽全力,这也给夜晚飞机会缠住他。

而我就是想趁二人打斗的时候溜过去,再趁机抱走那个孩子。至于我离水玥,看阿修罗拼命维护的样子是不会轻易放弃,还得另作打算。

阿修罗一边打一边回头,看向放置弟弟的那棵大树,也是一副不会轻易放弃的样子。

我觉得一颗心都快跳出喉咙口了,秋姨不在,怕是凶多吉少,目前是指望不上了。现在只有靠我自己了,被劫持的都是这具身体的亲人,这半年的相处更是让我感受到了许久不曾感受到的亲情,不管怎样,现在都已是骑虎难下,一定要成功。

我偷偷绕过场中二人,四目张望,瞧见一条通往大树的最近的直线距离,等下就能一口气跑过去,深吸了口气刚准备开口。突然一只手将我的口鼻掩住,并轻松地将我拖进旁边的草丛。突如其来的袭击让我浑身象掉进冰窖中一样,完了,他们还有帮手,这下要大家死在一块儿了。

……………………………………………………………………………………………………

那人抱着我躲到一棵树后。

“错儿,是我。”声音很轻,却让我顿时松懈下来。

是展玉秋。

我终于能悄悄松口气了,幸好,她没事。

见我已认出她的声音,秋姨放下了捂着我口鼻的手。我立即转身,将她抱在,哦不,应该是投入她的怀里,紧紧拥住。真好,大家都没事。

微微抬起头这才看到秋姨身边还有一个人,一个小女孩,大约比离错大个一两岁的样子,也穿着和场上被唤作夜晚飞的女子同款但小了很多号的红色长衫。但与夜晚飞热火的感觉不同,她小小年纪面目清冷,面无表情,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如果说夜晚飞是火是妖,那这个女孩子就是冰是仙,红色并没有提升她的温度,反而与她格格不入。

“错儿,你要做什么?”展玉秋轻声问道。

我看了看秋姨和另外一个小女孩,想了想,还是将自己的打算告诉展玉秋,一起想办法。

“那个阿修罗一直都在保护娘亲的身体不让她受伤,一定另有图谋,我刚就是想提醒那个漂亮姐姐只攻娘亲,阿修罗必然疲于应付,我想先过去把弟弟抢过来。”

“可是这样会伤到你娘亲啊。”虽然办法是好,冒险她也不怕,可是事关自己最好的姊妹,她还是狠不下心来置离水玥于险地,即便是现在她生死不明的状况下。

“那是刚刚我的想法,只有我和凌哥哥,这个办法比较有效。现在帮手多了,弟弟和娘亲一定都能救下来的。”我还是尽量装嫩好了,自己再与众不同,也只是应该是个四岁的小女孩。

听了我的话展玉秋点点头,现在的形势并不是完全对己方不利。虽然夜晚飞这个名字她也听过,也知道江湖上关于她的许多不好的传闻,但现在她肯路遇不平挺身而出,不见得就真是个十恶不赦的人,现在的情况下只能选择相信。

“现在怎样?”开口的是红衫小女孩,说话很简洁,就如她的表情一样,简单明了。

“等。”我微笑着说道,不管逆境顺境都要笑得很开心,越困难的情况下越是笑得灿烂。

“小姐姐,那个漂亮姐姐是你什么人啊?你姐姐吗?”这个小萝莉长得太漂亮了,大大的眼睛,秀挺的琼鼻,小巧的樱唇更是让人想咬上一口。

看了眼我,又看了眼场中的夜晚飞,小女孩面无表情的吐出两个字:“师傅。”

“她是小姐姐的师傅吗?好漂亮哦,我还以为是你的姐姐呢。”见小女孩没有搭话的样子,她接着道,“那小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

“夜嫣”淡漠的表情、淡漠语气再配上红色的衣裳,真是怎么看怎么不搭。

“夜嫣?好美的名字哦。小姐姐,你的名字取得真好,是谁给你取的呀?不象我的,我叫离错,离开的离,错误的错,错一步错,步步错啊……”以下省略五千字。

一边调戏着小萝莉,一边还在注意场中的情形。秋姨刚刚悄悄潜回我们刚刚隐身的地方将展凌抱了过来,一边的我还在废话着,博取对方的同情。

夜嫣耳畔围绕着我的废话连篇,只默默得注视着自己的师傅,她已经习惯了,因为她的师傅,也就是场上的夜晚飞也是这样,没人理她也可以自顾自得说上好几个时辰。师傅告诉她话多的人一般有两种情况:一是长舌,一点小事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这种人没什么心机更没什么头脑,自己不用理她;另一种是用自己的废话让对方分心,缓解紧张情绪,或者转移话题,达到其他目的。只是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小的女孩属于哪种。

等秋姨将展凌偷渡过来后,因为天已经渐渐黑了,我也自觉得闭了嘴,开始计划接下来的事,……

………………………………………………………………………………………………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场中打斗的两个人,我偷偷转到一边,施起了法。

没多久身边弥漫起一阵紫色的烟雾,慢慢得升到一个成年男子的高度,接着出现了一个男人。没错,是朔,刚刚我做法就是招朔出来,多一个人就多一点变数。朔虽然功力没恢复,不能出现太阳底下,但是作为一个魂体存在,普通人无法看见他,有很多事交由他去做,比自己去做安全得多。

将大伙召集到一起,五颗脑袋凑在一起,一个救人的计划开始酝酿。当然其他人是不知道朔的存在的,但在我的计划中,他却是救出我娘的重要棋子。

红衣夜晚飞一手长鞭舞得犹如游龙惊凤,配合着她绝妙的轻功上下飞舞煞是好看。对手阿修罗则有些狼狈,衣服被勾破了好多口子,但仍游刃有余,如果没有第三方势力的加入,二人估计打个几天几夜都分不出胜负。可如果他能放下背上的离水玥,估计夜晚飞也不是他的对手。

只见夜晚飞用出了她的成名绝招“飞魂鞭十三式”,将内力注入招式,长鞭的顶端跟钉枪一样,一钉到地上就扎起一个深达七八个公分的小坑,看得人发憷,不知道这劲道打到人身上得有多疼。

随着暮色暗拢,雾色四起,眼前的景物也开始模糊起来,而其中就有一部分是朔的功劳。

阿修罗乘着夜晚飞长鞭出势尽去收势才起之时看了看天色,手下突然加快,估计是想早点结束战斗。可众人哪容得他劫人之后来去自如?!

展玉秋率先觑到一个机会跳入站圈,持着随身长剑攻向阿修罗。虽然她的武功平平,平时也只能自保而已,但她按商量好的的游击战法,趁着双方缠斗之时实行骚扰,攻击目标则一直锁定离水玥。见状夜晚飞也改变策略攻向我娘。这是我们之前商量好的,笃定的就是阿修罗不忍心让离水玥受伤。

场上的战斗形式瞬间发生了改变,面对两人的猛攻,一边要保护我娘不受伤害,一边要寻机会逃走,原本从容不迫的阿修罗也抽出一直盘在腰间的软剑开始认真招架起来。

但是我们这一方也不是毫无准备的,是时候让朔上场的时候。别人看不到他,可他却能碰到人。他跑到阿修罗的身后站定,准备找个适当时机弄断绑缚离水玥的绳索,再将娘亲救回。

“大家准备,一、二、三,跑。”我们三个小的则分头行动,夜嫣奔到安置我弟弟的树下,凭着她学过几年的轻功抢过襁褓就跑。我和展凌则一起攀上不远处的一个山包,躲了起来,一起等夜嫣救回我弟弟。

等阿修罗听到动静回头发现时,我们几个已经胜利大逃亡,爬到不远处的一个山包上,静待战斗的结束。阿修罗就是想追,此时也不是那么容易了。而夜晚飞和展玉秋也达成了默契,准备一鼓作气攻上去,神秘人败势已现。

就在这时,守在高地上看着下方免费现场版武打片的我眼前银光一闪,脖子随之一紧,有什么东西架上了我的脖子。定睛一看居然是昨天见过的,罗刹的那对铁圈。

脑中轰然一声,想不到眼看就要成功的情况下,居然螳螂捕蝉,难道就此前功尽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