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再嫁为妃:爆萌农家女

更新时间:2021-04-22 05:19:47

再嫁为妃:爆萌农家女 已完结

再嫁为妃:爆萌农家女

来源:落初 作者:十九知秋 分类:言情 主角:崔王氏崔 人气:

主角是崔王氏崔的小说《再嫁为妃:爆萌农家女》此文是十九知秋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都说“初嫁从亲,再嫁由己!”“初嫁”,崔桦不指望了,“再嫁”正在努力中。崔桦扯着某人衣领,颐指气使:“赶紧的!给我一张放妾书?否则炸了你!”某人左边嘴角高翘:“爷,就喜欢你这刁样!”崔桦忍气,轻轻的抚平衣领,一脸谄媚:“爷~!您哪里不舒服,奴给您~揉~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云岭下的地,是成片的良田,几户连在一起。大家关系不错,有空就坐在山脚的林子边上拉呱。

崔五家的和和家的,都是个不让人的。

今日,为了个小妮子孩,争执了起来。

那时,崔桦蹲下身子,研究野菜,茂密的灌木丛挡住了她幼小的身体。

大家本着看热闹的心思,劝和家的。

青天白日的,那么大的太阳。除了下地的,谁家不躺在炕上歇晌觉,哪还会放一个小妮子孩上山。

那话里话外,就差明明白白的说出:和家的,你该不是见鬼了吧!

和家的气不过,拉着当家的去查看。

和家当家的,叫大牛,前几年过来的,做了里正的女婿。

崔五家的,娘家姓陈,闺名翠云。当家的是崔家大房那支,族长的第五个孙子,名叫崔延喜。

“呦!这是咋啦?”崔五家的迎了上来,她和和家的,两人虽要强,但都不是记恨的Xing子。

“估计是热着啦!”八月的天,秋老虎闹腾的厉害。和家的紧张怀里的崔桦,并没有,打赌赢了后的得意洋洋。

和大牛盛了碗绿豆汤,递给媳妇。

和家的抬高崔桦的头,慢慢的喂了下去。

久违的绿豆汤,滑过喉咙,她第一次觉得,绿豆汤是如此的美味。

崔桦好笑,怪不得电视上昏迷的人一碗水就能救醒,和她一样,不起来,戏就没法往下唱。

也不知,她这一番唱念做打,有没有名角的风范。

眼睛睁开一条缝,似睡似醒,崔桦嘴中喃喃:“娘~!”声音是既委屈又辛酸。

话一出口,猛然惊醒,双手抱头,蜷成一团,“别打我!别打我!”正好露出左手的伤疤。

手腕外侧,寸长的伤疤,翻着红色的皮肉,看起来甚是吓人。

崔桦的反应,吓了众人一跳。

“作孽呦!这么小的孩子。”崔五家的忍不住叹了一句,定是被打怕了!

和家的拍着崔桦的后背,温言抚慰:“乖啊!没人打你。”

崔桦探出头,似乎发现周围的人,对她没有恶意。忙站起来,慌乱的遮住手腕上的伤口,偏偏袖子短了一节,怎么也盖不住。

“你是谁家的闺女?你爹娘呢?”崔五家的问。

崔桦想了想,眼睛里有些迷茫,喃喃道:“我是阿翁的孩子,爹娘?”

和家的想再问。

崔五家的有了印象,拉了一把和家的。

“婶婶,你能不能告诉俺,啥是猪草?”崔桦就当没看见,小心翼翼的问道,“我惹大阿Nai生气了,割些猪草回去,大阿Nai就会开心些。大阿Nai高兴了,说不定就多分我们半张煎饼。这样,我和哥哥就有两张煎饼吃了。”

崔桦边说,边伸出两只手指头,似乎有两张煎饼是多么不得了的事情。

和家的鼻头一酸,扭过身试了试眼角。

崔五家的心里也堵得上,“妮呀!这晌午顶子的,你吃了没?”

崔桦眼神一暗,摇摇头,又点了点头。

“到底是吃没吃呀!”和家的急道。

“说了,大阿Nai和婶娘会生气的。”崔桦像做贼似得,左右看了看,小声说道:“不过婶子们是好人,我偷偷告诉你,别告诉大阿Nai!二伯娘早起给我留了一口馒头,婶,吃过馒头没?比煎饼好吃多了,一点也不酸。”

都是当娘的,小孩子最能引起人心底的怜悯。

和家的从自家筐里,拿出两张饼子,塞到崔桦怀里,“给,婶子给的,拿去吃吧!”

崔桦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一脸的陶醉。

烙的金黄的饼子,里面掺了油和葱花,散发的香气,勾引着崔桦常见不见油腥的味蕾。

口水横流。

她疑惑的看着和家的,在这缺衣少食的年代,葱油饼子,可是待客用的东西,小哥哥从小到大还没吃过。

见和家的给的诚心,崔桦就不客气的接过,暗暗记下,等她长大了,再还婶子的恩情。

崔桦把饼子塞到怀里,借衣服的遮挡,扔进空间,脆声道:“谢谢婶子!”

“妮子,咋不吃呀?这天怪热的,小心馊了。”

崔延喜没分家,吃食都是有数的,崔五家的也没逞强。

崔桦一脸的天真,小脸一笑,露出两个梨涡:“婶,啥是馊?这么好的东西,馊了也好吃。俺带回去,让哥哥们也尝尝这稀罕物。”

“你几个哥哥?”这饼子虽然不是经常吃,就是最差的人家,这一年到头的也能吃上个几次。可怜的孩子竟然都没吃过,怪不得把个馒头当好物。

“两个!”提起哥哥,崔桦满脸幸福。

“婶再给你一张,你们一人一张!”和家的又拿出一张,递了过去。

崔桦摇头,不接,再次问道:“婶,够了,再多我们也吃不下。你能跟我说说,啥是猪草吗?”

“猪不挑,漫山遍野的嫩草芽芽,都能吃。”和家的见崔桦不接,也没再让。更觉得这孩子乖巧懂事。

“谢谢婶!我割些回去,大阿Nai就不生气了,今早,婶娘还说茶花姐姐,猪草割的少,圈里的猪饿得嗷嗷叫!”

这句话里人们可是听出了不少信息,崔延年家的,看起来那么利落的一个人,指使堂侄女干活,还嫌三道四的。

话又说回来,这崔延勇家的俩闺女可是个能干的,家里有小子的,可要注意了。

“那你割了猪草,怎么拿?不会是想着拿两只手抱回去吧!”崔五家的插言,吃食上帮不了孩子,不过崔五是个手巧的,编的筐子,她还是能做主的。

崔桦暗道失策,这才第一天发现空间,她竟然就忘记了常识。

光想着空间能装东西,却忘了背个筐,掩人耳目。

不过,筐子一般都是藤条编的,她这小身量也背不动!

在大人眼里,小孩子可不就是想一出是一出,要是啥都能想全,那就不是小孩子了。

崔桦眼中的懊悔,让她显的率真可爱。

崔五家的笑道:“等着啊!婶儿有个小竹筐,轻便的很,就是太小了,也没啥用处。婶给你绑根麻绳,背着啊!”

和家的似乎想起了什么,也笑了:“也是巧了!前个你还跟我嘟囔,你家当家的会过,拿剩竹坯子编了个小筐,白费的功夫,又用不到。”

崔五家的麻利给筐子添了根麻绳,穿起来,递给崔桦,“妮啊!试试背的动不?”

崔桦看着竹筐,眼角发热,筐子是竹子皮编的,书包大小,两层的底子,编的又细又结实,背起来很轻。

这哪是用不到的,估计是怕她推拒,故意这么说的。

崔桦抿了抿嘴,真心的说了句:“婶子,你们对我真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